特性:漂浮

攜帶道具:無

遺傳技能:起風、泥巴射擊、大地之力、信號光線

基礎技能:龍爪、龍息、龍之舞、潑沙、音爆、出奇一擊、忍耐、擲泥、重踏、流沙地獄、岩崩、超音波、刺耳聲、大地之力、龍尾、地震、沙暴、吵鬧、破壞光線、龍神俯衝

傳授技能:逆鱗、熱風、龍之波動、蟲咬

技能學習器:守住、覺醒力量·水、羽棲、噴射火焰、燕返、鋼翼、替身

看到這隻沙漠蜻蜓的數據,青木的臉色也逐漸嚴肅了起來。

如果沒有那些隱藏起來的底牌的話,這隻沙漠蜻蜓的確會是這次所有上島訓練家中的佼佼者,甚至說第一實力也不為過。

難怪雷吉斯將這位羅的資料放在最後一位,的確是有些道理的。

而且對方作為龍系精靈的專精者,顯然不會只有這麼一隻龍系精靈。

要知道,龍系精靈除了出了名的實力強大之外,還有就是出了名的廢資源。

一般人是無法培養起一隻龍系精靈的,更別說一群了。

這個羅在火箭隊中,肯定有著不小的靠山。

青木悄悄的看了一眼雷吉斯,這個人在火箭隊中,應該也有著不小的背景,就是不知道他這次有沒有帶著底牌。

明明是一次精英級訓練家的任務,卻硬是要亂入這麼多准天王級別的精靈。

只能說,夢幻島的誘惑太大了。

沙漠蜻蜓緩緩的落在了地上,一個身穿著米黃色短裝,脖子上綁著一個藍色的圍巾,頭上還有一個防風鏡,一副在沙漠地帶生存的裝扮。

「羅。」雷吉斯看著眼前出現的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羅先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凱洛格,然後再看了一眼青木,最後將視線停留在了雷吉斯的身上。

前妻,離婚無效 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雷吉斯,沒想到你也這麼快就到這裡了,看來最近速度見長啊。」

「呵呵,謝謝誇獎,倒是你,有沙漠蜻蜓還速度這麼慢,是不是最近實力下降了啊?」雷吉斯反嘲諷道。

兩個人一見面就出現了針鋒相對的跡象。

至於青木,和被他解決掉的凱洛格,兩人根本不在乎。

都將對方視為這次的主要競爭對手。

隨著羅的到達,彷彿接收到了一個什麼命令一般,一道道人影紛紛出現。

有的人在一出現之後,就走到了羅的身旁,也有人在出現之後到了雷吉斯的身旁,正是青木所認識的寒松還有青鳳。

當然,也有一批人誰都不選擇加入,默默的站到了一旁。

青木皺著眉頭看著這一切,總覺得有些彆扭。

————————————

第一更!求月票! 青木則自然而然的被這幫人認為歸於了雷吉斯的一方。

半個小時之後,這裡居然聚集起了近十五人。

他們每個人資料都有被雷吉斯收入到他給青木的小冊子中。

羅的身旁站著五個人,加上他就一共有六個人。

雷吉斯的身旁除了青木、寒松和青鳳之外,還有兩個青木沒有見過的人,一共也是六個人。

還有三個人並沒有加入到任何一方。

不是因為他們的實力夠強,而是因為他們和青木一樣,剛剛抵達森林,沒有選擇加入到任何一邊。

之前被青木解決掉的凱洛格,也與他們差不多。

「正好,因為這次的動靜,居然把所有人都聚集起來了。」雷吉斯環顧了一下四周后說道。

羅倒也沒有再和雷吉斯起爭執了,點點頭道,「就剩下這麼幾天了,現在還沒有抵達這裡的人,估計也沒有幾個活著了。」

「那就商量一下,怎麼進遺迹吧。」

雷吉斯停頓了一下,突然對著旁邊的三個人問道,「喂,你們三個,有沒有興趣到我這邊來,不用送死,聽從安排就行。」

羅也對著三人說道,「我這裡也一樣。」

順帶著,他旁邊的沙漠蜻蜓扇動了幾下翅膀,秀了一下存在感。

於是,原本猶豫著的三人,紛紛走到了羅的身後。

雷吉斯的臉色有點難看。

不就是一隻沙漠蜻蜓們,一天到晚炫耀。

不過那三人加入對方的隊伍中,對整體實力的影響還是比較大的。

但是這也是一種隱患,畢竟是三個並不怎麼了解的人,突然加入到一邊,想要信任還是比較麻煩的。

然後,在雷吉斯和羅的帶領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就朝著遺迹走去了。

而青木則彷彿一個透明人一般,默默的跟在隊伍的最後面,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至於精靈們,在雷吉斯出現的時候,青木就將獃獃王他們都收了起來,只留了一隻耿鬼在影子中,還有烏鴉頭頭緊緊的跟在身旁。

這裡距離遺迹已經不是很遠了。

在快抵達遺迹的時候,青木的身邊出現了一個人,青鳳。

兩人算是在試煉島上也有過一些交流,也不知道是雷吉斯授意,還是青鳳自作主張,給青木講解了一些關於遺迹的情況。

在之前,其實有人進去過,但進去之後卻沒有再出來,至於裡面是什麼情況,現在的人誰都不了解。

所以雷吉斯和羅商量后,覺得還是要聚集更多的人進去,才能夠確保安全。

這才出現了今天的事,青木與凱洛格戰鬥所帶來的動靜,也算是成為了這次事件的開始。

謀天下,王妃不好惹 弄得青木真的是一點準備都沒有,突然的就說要組隊去遺迹了。



來到遺迹的門口。

說是遺迹,其實就是一棟非常破舊的建築,精靈世界中的那種古老的建築。

但是這個建築說實話,其實只是一個擺設。

因為遺迹的真正入口通往的地方是地下世界。

按照青木的性格,絕對是要調查一番才會進入的,但是雷吉斯和羅兩人顯然不想這麼浪費時間。

而且可能他們之前就抵達過這裡,做過簡單的調查了,於是帶著兩隊人直接進入到了這個入口中。

一開始只是一個普通的岩石洞穴,洞穴中沒有什麼光亮。

也就是這幫人都是火箭隊中野外生存的行家,手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照明設備。

青木遠遠的跟在最後面,手中拿著專業的洞穴火把。

看著走在最前面的雷吉斯和羅,青木總覺得事情太簡單了。

簡單到,進入遺迹之後,連一隻守衛的精靈都沒有。

連生命古樹那種開發的地方,都有一隻准天王巔峰的路卡利歐作為守護者,而這裡作為夢幻真正居住的地方,居然連一個守衛都沒有?

而且雷吉斯和羅兩人走的太堅決了,好似周圍的通道都是擺設,兩人直接朝著最深處走。

就像是…就像是知道目的地在哪裡一樣。

別的人雖然多多少少也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就被牆壁上的一些壁畫給吸引住了。

上面描繪著很多古代時期的情況,還有一些從未見過的小精靈。

青木也在這些壁畫上看到了夢幻的身影,但是從壁畫上描繪的情況來看,夢幻更多的還是作為觀察者,觀察著世界上所發生的事情。

無論是戰鬥、災難、亦或是豐收,夢幻都出現了,但是都沒有參與進去。

感覺她是孤立在世界之外的存在。

所以這些人都只是在仔細的觀察著這些壁畫上的東西,並沒有細想雷吉斯和羅的異常。

也就是青木這個對於夢幻這種精靈還算了解,所以並沒有覺得壁畫上有什麼吸引人的,夢幻的樣子青木就算重活了兩世,也記得清清楚楚。

帶著一點疑惑,青木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閃身進入到了一條分支之中。

然後默默的在分支通道中等待了一段時間,讓耿鬼跟在那幫人的後面,青木可以跟隨著耿鬼留下的標記前行。

因為通道並不大,又有十幾個人,而且每個人身邊多多少少都跟著一兩隻精靈。

每個人也無法做到絕對的信任,所以彼此之間的間距就有些大了,青木的消失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視。

他從進入遺迹開始,就一直默默的跟在最後面,也沒有人會去時刻注意他的存在。

除了青鳳!

在青木消失后的不久,青鳳就發現了,但是她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青鳳與青木一樣,是後期被雷吉斯招募的,和寒松有著本質上的區別,寒松從一開始就跟在雷吉斯的身旁,他們兩人才能夠做到彼此信任,青鳳很多時候都被他們排斥在外。

一直留一個心眼的她,在發現青木不見之後,也找了個機會消失在了分支中。

一個人的不見可能不會有什麼影響,但是兩個人的消失,雷吉斯也不是傻子,還是發現了。

可是他並沒有說什麼,還是默默的走在最前面,只是前進的速度要快了幾分。

他不遠處的羅也發現了雷吉斯的異常,稍微留意了一下後面的情況后,眉頭就逐漸皺了起來,然後和雷吉斯一起,加快了前進的腳步。

一隻耿鬼隱藏在影子中,遠遠的墜在他們的後面。

青木則是選擇一點點的前進。

————————————

第四更!求月票! 「青鳳。」青木發現了和她先後離開的,躲在通道中的青鳳。

直接帶著獃獃王走了上去,拍了一下青鳳的肩膀,同時對獃獃王使了眼色,讓其在青鳳的肩膀上留下超能力坐標,以防萬一。

被人拍了肩膀的青鳳嚇了一跳,連忙轉身,手中緊緊的握著兩枚精靈球。

發現是青木之後,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邪魅闊少的嬌柔妻 「你不是早就走了么?怎麼還跟上來了?」青鳳拍著胸口,小聲的問道。

青木嘴角帶著嘲諷的笑容,「雷吉斯和羅兩人演的還真像,你都沒有發現吧?」

聞言,青鳳苦笑了一下,「我是真的沒有發現,洞穴里的壁畫真的是有點吸引人,我還是第一次進來,看到你不見了,才發覺有些不對,找了個地方躲起來,準備避避風頭。」

其實青鳳這次上島,還真沒有要爭什麼遺迹寶物的意思,更多的還是想要在夢幻島上尋找一些適合她精靈使用的草系道具,和一些未被開發島嶼上的大量資源。

青鳳是雅典娜的嫡系手下,但她又不是雅典娜唯一的嫡系手下,她能夠在雅典娜那裡得到的幫助和好處也並不是很多,而且隨著實力的提升,雅典娜也開始將很多困難的任務交到他們這批人的手上。

這次上夢幻島,還是她找了多方關係,最後才爭取來的。

畢竟雅典娜在憤怒湖和柳伯戰鬥結束之後,實力就大損了,青鳳也一直找不到她人,所以現在的日子過得越發的艱難。

當然,這些東西她不會跟青木說,但其實青木也猜測到了一個大概。

畢竟雅典娜被柳伯虐的時候,他也在場。

「那走吧,跟上去看看,你在這裡可是什麼好處也別想得到了。」青木說道,就走出分支通道跟了上去。

青鳳猶豫了一下,還是沒能忍受住誘惑,也小跑著跟了上去。

雷吉斯和寒松說是將他們兩人拉入到小圈子中,但更多的還是和寒松一起將她和青木排斥在外。

倒是讓青鳳覺得自己和青木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而且,青鳳覺得青木雖然為人孤僻,但是相對而言,可信度比雷吉斯還要高一點。

跟在青木的後面,青鳳小心翼翼,躡手躡腳的。

其實還有一點她自己都沒有想明白,可能只是下意識的反應,意識的自我選擇。

那就是在她的潛意識裡,青木的實力要比雷吉斯弱的多,與青木一起行動的話,她的自主性也會強很多。

至少有足夠的話語權。

遠遠的尾隨在雷吉斯等人的後面,青木憑藉著耿鬼留下的記號,慢慢的跟了過去。

青木一個人的消失,肯定不會引起他們的重視,但是青鳳一起消失的話,那麼以雷吉斯的能力,肯定是察覺到了。

一直在通道中前進,慢慢的,青木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很淡,如果不是對鮮血特別敏感的人,是無法察覺到的,就比如現在站在青木身旁的青鳳。

但是青木聞到了,因為他對於這種東西極其敏感。

在分支走道的一個角落裡,看到了一小塊即將乾涸的血跡,按照這個血跡的時間,絕對是在今天,但是今天他們才剛剛進來啊。

不過很快,青木就想明白了些什麼。

雷吉斯和羅兩人在演戲,想要騙過所有與他們關係不親近的人,至於目的是什麼,青木暫時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