犁頭兒看了一眼前方陡直的峭壁,大聲說道:“大家休息一會吧。”人們聽到犁頭的話,全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氣。不是因爲人們的體能不行,而是因爲在雪地裏行走,是一件非常耗費體力的事情。

這時,一陣微弱的吼叫聲,從一旁的石壁上傳了出來。

見狀,我急忙站了起來,走到石壁前一看,只見厚厚的積雪上面,竟然躺着一隻野貓崽子!

我趁着大家不注意,將野貓崽子放進了,今天早晨犁頭兒發給我的棉襖當中。

野貓崽子躺在我的懷裏,不一會便傳來了一陣呼嚕聲。

犁頭兒磕了磕手中的菸袋,對着我們擺了擺手,“好了,繼續走吧。”

山谷兩邊的峭壁,就好像被人用斧子劈開的一樣,不但十分整齊,而且還有一些人爲雕鑿過的痕跡。

走到一顆枯樹前的時候,老人精說什麼也不走了。蹲在原地,有氣無力的說道:“我不走了,不走了!”

犁頭兒不耐煩的看着老人精,說道:“又怎地了!”

“馬上就到神宮寨了,你把我放開。”犁頭兒聽到老人精的話,眼神幾經變換,最終解開了老人精手上的繩子。

犁頭兒瞪了老人精一眼,沒好氣的說道:“走吧!”

穿過山谷,地面上的積雪漸漸淺了下來,老人精指着山頂上的樹林,說道:“神宮寨,就在上面。”

犁頭兒看到山頂上的樹林後,顯得有些激動,“走!”

老人精一本正經的說道:“等等,要上神宮寨得登閻王道。你們要是死在上面,可別怨我啊。”

犁頭兒眼神中迸發出了一絲異樣的目光,堅定地說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通往山上的路,只能允許一個人過去。無奈之下,我們將馬匹栓在了山下的樹林當中。

老人精走在山路上,十分謹慎。不時地朝着山下看去,等我們快走到山腰時,老人精突然大叫了一聲,“你看石虎!”

順着老人精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被我們拴在樹林當中的馬匹,此刻竟然全都跪在了地上,剛剛進山時遇到的石虎,此刻正在撕咬着一匹白馬!

犁頭兒一咬牙,不捨的說道:“顧不了這麼多了,走吧!”

老人精嘿嘿一笑,突然唱起了京劇,“恨石虎,將爺的戰馬絞倒!”

駝背老者白了一眼老人精,狠狠地說道:“京油子!”

“京油子衛嘴

子保定府的狗腿子。”

犁頭兒瞪了老人精一眼,怒衝衝的說道:“你有完沒完!”

老人精見犁頭兒有些生氣,這才悻悻的閉上了嘴巴。

向前走了一會後,一塊巨石攔住了我們的去路。巨石和石壁之間,只有一個很狹小的縫隙,只能側着身子過去。

老人精走到巨石前,側着身子緩緩地蹭了過去。他站在巨石後面,笑嘻嘻的說道:“三胖們就別過來了,容易變成肉夾饃。”

走到大石前,我猛吸了一口氣,一閃身走了過去。而那些體態較胖的人們,則只好停在原地。

原本以爲走過巨石,前方便沒了障礙。哪知道,前方的山路更加崎嶇了。路上的障礙層出不窮,就好像有人故意設置的一樣。

老人精興沖沖的指着前方的峭壁,說道:“閻王道就在前面。”

大風吹散了前方的霧氣,看到霧氣後面的峭壁後,不由得我暗吸了一口涼氣。

只見一個人爲搭建而成的木梯,靠在前方的峭壁上。牆壁兩旁有許多,奇形怪狀的岩石,整個石壁呈現出了I字形,光是讓人看到心裏就十分害怕,更別說要登上去了!

次元勇者 犁頭兒饒有興致的看着我,說道:“怕死的可以回去,我不勉強。”

王瘸子揪了一下我的袖子,嘟囔道:“上去吧,我們回不去了。”

聽到王瘸子的話,我搖了搖牙,跟在老人精後面,登上了木梯。

因爲霧氣的原因,木梯非常潮溼,稍不留神就有掉下去的可能,我死死的抓着木梯,心裏爲王瘸子擔心了起來。

低頭向下看去,只見王瘸子一隻手死死地抓着木梯,正在努力向上攀爬着。

老人精登上了石壁,囑咐道:“小心了,上面就是閻王道了。”

石壁上面有許多凹槽,非常相似用於攀巖的石壁,只不過這裏沒有保護措施,摔下去就不可能重來了!

這時我赫然發現,在凹槽的兩邊,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石洞,這些石洞可能是供人休息準備的。

老人精非常靈活,不一會就和我拉開了距離,我看着身下的王瘸子,說道:“王大爺,小心點。”

王瘸子站在石壁上,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好。”

我雙手死死地撐住石壁,緩慢的爬了上去。突然,我腳下一打滑,差點沒有掉下去。

老人精輕笑了一聲,說道:“小子,你小心點。你這一掉不要緊,別砸下去幾個!”

重生之意隨心動 “哎。”我強忍着內心當中的恐懼,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我突然看到兩旁的洞穴當中,竟然有許多白骨!

看到白骨後,我本能的大喊了,“啊!”

犁頭兒面無表情的說道:“這些人都是害怕,不敢向上攀爬。活活餓死的。”

枕上合夥人,總裁佔婚不愛 就在我打算繼續向上攀爬的時候,老人精突然大喊了一聲,“誰也別動!”

駝背老者非常不解的問道:“怎麼了?”

老人精指着石洞當中的棺材,說道:“棺材在動!”

(本章完) 我看着石洞當中的棺材,直接愣在了原地。

就在這時,犁頭兒對着我大喊了一聲,“快往上爬!”

犁頭兒的喊聲讓我反應了過來,急忙向上爬了過去。

還沒等我走多遠,身下就傳來了一陣怪叫,低頭看去,直接一條幹枯腐爛了的手臂,正死死地抓着王瘸子的肩膀,想要將他拖進石洞當中。

駝背老者見狀,急忙從口袋裏取出了一枚銅錢,準確的扔進了棺材當中。

棺材裏冒出了一陣黑煙,手臂無力的耷拉了下去。見王瘸子並沒有什麼事情,我心裏鬆了一口氣,繼續向上爬了過去。

爬到木梯的頂端,一條湍急的瀑布,突然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老人精看着瀑布,沉吟了一會說道:“現在是汛期,雪已經開始融化了!”

犁頭兒登上了石壁,皺着眉頭說道:“怎麼辦?”

老人精表情非常嚴肅的說道:“跳過去。”

看着湍急的水流,我不禁暗自感慨,老人精的做法太過冒險了!

“別怕,瀑布後面有一條小路。”說完,老人精縱身一躍,跳進了瀑布當中。

犁頭兒拿出酒壺,猛灌了一口燒酒後,跟在老人精後面,跳進了瀑布當中。

“沒事,跳過來。”瀑布那面傳來了犁頭兒的喊聲,我低頭看了一眼深不見底的懸崖,背後的汗毛全都乍了起來,閉上眼睛朝着瀑布衝了過去。

瀑布後面的石壁非常溼滑,要不是犁頭兒拉住了我的手臂,我差一點就要掉下去了。

過了一會,人們紛紛跳到了石壁上面。犁頭兒清點了一下人數,隨即向前走了過去。

老人精嘴裏嚼着馬肉,說道:“這條路上有機關,我勸你們最好管住自己的手。”

衆人聽到連連點頭,向前走了一會後,一條人口鑿制的石梯,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跟董王墳一樣,這座大山也被人掏空了。洞頂處有一個缺口,好像是用來照明用的。

老人精非常虔誠的對着石梯鞠了一躬,隨即向上走了過去。

在登上石梯的一剎那,一股凜冽的寒意,突然從我腳尖竄了上來。

低頭看去,只見石梯的空隙當中,竟然有許多頭骨!這些頭骨好像是被人特意鑲在裂縫當中的,頭骨整齊的排列成一排,面部全部看着天空,讓人看了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駝背老者看了一眼腳下的骷髏,淡淡的說道:“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老人精輕笑了一聲,語氣凝重的說道:“神宮寨!”

犁頭兒看了一眼四周,不解的問道:“這就是神宮寨?”

老人精拍了拍手,掃了犁頭兒一眼,“這是神宮寨的地牢

Wшw▪ тт kán▪ ¢ ○

。”

等我們走過石梯,來到山頂的時候。一座殘破不堪的宮殿,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宮殿的規模並不是很大,只有一個學校操場大小。殘破的木門,證明這裏已經很久沒人居住了。

“神宮寨,原來外界的傳聞是真的!”從犁頭兒近乎瘋狂的眼神當中,可以看出他現在很興奮。

老人精看了我們一眼,說道:“進去吧。”

老人精緩緩地走到了殿門口,這時殿門旁的一尊小鬼雕像,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小鬼雕像雖然有些損壞,但是顏色卻非常鮮豔,就好像剛剛被人粉刷過一樣。

就在這時,老人精突然拍了一下小鬼的頭頂,一閃身進入了大殿當中。

犁頭兒見老人精逃跑後,大喊了一聲,“不好,快抓住它!”

一個青年漢子,急忙跑到了大殿門口,就在他踏進大殿當中的一剎那,一條繩索,突然從地板上冒了出來,死死地掏出了漢子的腳踝,隨即將他掉在了房樑上。

駝背老者眯着眼睛,淡淡的說道:“有機關!”

漢子倒吊在房樑上,一動不動好像昏過去了。

王瘸子看了一眼駝背老者,問道:“怎麼辦?”

犁頭兒臉色非常凝重,說道:“別衝動,等等看。”

想起老人精在進入大殿前,曾經觸碰過小鬼雕像的頭頂。我突然明白了過來,走到小鬼雕像面前,細細的觀察了起來。

王瘸子見狀,急忙對着我大喊了一聲,“陳亭,快回來!”

我發現小鬼頭頂上的鼓包處,竟然有一道裂痕。看到這裏,我緩緩地按下了小鬼頭頂。

緊接着,漢子從房樑上落了下來,躺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犁頭兒輕笑了一聲,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絲欣喜的神色,“真有你的!”

等我們走進大殿後,卻發現大殿裏早已沒有了老人精的蹤跡。一尊殘破的韋陀佛像,屹立在大殿中央。

韋陀神像刻畫的非常傳神,一雙似閉非閉的眼睛,讓人感覺到了一絲不怒自威的氣勢,但臉上的表情卻非常慈祥,這可能正是佛家雕像的真諦所在。

令人奇怪的是,韋陀手中的金剛寶杵,竟然舉過了頭頂!

按道理來說,韋陀金剛手中的寶杵,一般只放在肩上、手中、地上,用來昭示寺院的規模大小,可是將寶杵舉過頭頂的韋陀,我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王瘸子點燃了一顆香菸,淡淡的說道:“這佛像有些怪異誒。”

一箇中年男子搓了搓手掌,興奮的說道:“不管那麼多了,據說神宮寨有一副吳道子所畫的鐘馗圖。我們去找找。”

犁頭兒此時已經冷靜了下來,蹲在地上緩

緩的說道:“等等。”

“犁頭兒,難不成我們還要在這裏過夜?”說完,中年男子徑直朝着偏殿走了過去。

犁頭兒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好了,大家四處找找吧。一定注意安全!”

駝背老者走到犁頭兒面前,輕聲說道:“犁頭兒,這裏不對勁啊。”

犁頭兒點了點頭,指着一旁正在大肆翻找的人們,說道:“我知道,可是你看他們。”

就在這時,偏殿突然傳來了一聲慘叫,見狀,我們急忙趕了過去。可是偏殿裏卻空無一人,只留下了一灘血跡散落在地上。

犁頭兒看到地上的血漬後,大喊道:“不要找了,我們快退出去!”

可當我們退到閻王道時,卻發現木梯已經被人毀壞了!大雪越下越大,無奈之下我們只好返回了神宮寨大殿。

回到大殿,我們將大殿裏翻了個底掉,卻沒有發現那中年男子的身影。他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看着殿外的大雪,我心裏非常不安,這裏給人的感覺太過詭異了,我們必須儘早離開這裏!

朦朧間,我隱約聽到門被人推開了。見狀,我急忙坐了起來,“誰!”

聽到我的喊聲,正在休息的犁頭兒幾人,全都站了起來,十分緊張的看着殿外。

犁頭兒喝了一口燒酒,皺着眉頭說道:“也不知道山下的人,怎麼樣了。”

駝背老者嘆了一口氣,顯得非常沮喪,“哎,人爲財死鳥爲食亡。要不是我們貪財,也不會着了老人精的道道兒。”

犁頭兒靠在牆上,淡淡的說道:“明天早晨我們找一下,有沒有其他通往山下的路。都休息吧,我來值夜。”

躺在地上,我輾轉反側卻怎麼也睡不着。只好睜着眼睛,跟犁頭兒一起守夜。

就在這時,那陣奇怪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我和犁頭兒對視了一眼,悄悄地將一旁的木棍,拿在了手中。

犁頭兒走到門外,看了一眼,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快睡吧,明天還要趕路呢。”犁頭兒打了一聲哈切,盤腿坐在地上,閉上了眼睛。

這時,我突然想起了遠在娘娘廟的葉蘭母子,不知道常化風會不會找她母子的麻煩,陳三有沒有遵守我們之間的諾言,這一切都是未知數,只有等我變強之後,才能找到答案!

就在我剛剛閉上眼睛,準備睡覺的時候。一旁的王瘸子,突然揪了一下我的袖子。

王瘸子對着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對着我使了一個眼色,示意我朝着韋陀佛像處看去。

借過明亮的月光,我看到韋陀佛像那雙傳神的眼睛,此刻竟然在不停地晃動着!

(本章完) 看到韋陀的眼睛動彈後,我心裏非常害怕,腿肚子直轉筋。

王瘸子對着我搖了搖頭,隨即閉上了眼睛,假裝睡了過去。

我眯着雙眼,死死地盯着韋陀佛像,生怕它突然暴起,用手中的金剛寶杵將我砸成肉餅。

等我仔細一看才發現,這韋陀神像的眼睛,忽上忽下非常不穩定,這明顯是有人站在佛像裏面,注視着我們!

發現問題後,我緊繃着的心臟,突然鬆了下來。佛像裏面的人,十有八九就是老人精!

這時,犁頭兒突然將一個小球,塞到了我手中。示意我將小球從佛像的眼眶中,扔進去。

“哎呀,尿急!”我用我那十分低劣的演技,開始表現了起來。

我跑到佛像跟前,假裝脫下褲子,趁着佛像裏的老人精不注意,猛地一跳將小球扔到了佛像當中。

緊接着,一陣淒厲的慘叫聲,從佛像裏面傳來了出來。

只聽撲通一聲,慘叫聲便突然消失了。犁頭兒趕忙從地上坐了起來,跑到佛像前說道:“進去看看!”

來到佛像後面,我們發現佛像身後竟然有一個暗門!打開暗門,一個深不見底的地穴,出現在了我們眼前。

駝背老者朝着地洞當中看了一眼,不解的說道:“這通到哪裏?”

犁頭兒拿着一把手電,朝着洞穴下面看去。只見,上午消失在偏殿裏的那個中年男子,此刻正躺在地穴下面,生死不明。

犁頭兒將手電遞到了我面前,說道:“你們在這裏呆着,我下去看看。”

駝背老者拉住了犁頭兒的手臂,緊張的說道:“底下太危險了。”

“讓我丟下同伴,不可能!”看着犁頭兒堅定地目光,我心裏突然冒出了一股暖流,自己人生當中不正是缺少這樣的朋友嗎?

犁頭兒毫不猶豫的跳下了地穴,就在他跳下地穴的一瞬間,一個粗壯的手臂,突然將犁頭兒拽到了一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