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與獵物之間,陡然翻轉, 六大掌源者將虛空亂流徹底封鎖后,派出屬於他們的祖境大能爭奪永生之秘,天地造化,不想林浩異軍突起,將一眾祖境大能當做了滋潤他體內宇宙的食糧,

六大掌源者得到關於虛空亂流內的消息后,勃然大怒,連忙撤去封禁法陣,

但這一切都需要時間,在他們撤去封禁法陣之前,林浩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擊殺了足足三成祖境大能,更是將神農道祖,太乙道祖,麒麟聖祖,萬妖聖祖等人尋到,收入體內宇宙之中,

不要小看這三成祖境大能,這可是整個鴻蒙宇宙,六大真界所有的祖境大能啊,三成就與倆大真界相當,

一個修士要想邁入祖境,不知要修鍊多少萬年,不知要汲取多少天材地寶機緣造化,更是要吸收天地本源之力在體內開闢出一方世界,才能登臨祖境,

晉陞祖境后要想更進一步,也是千難萬難,這過程中不知道要吸收多少鴻蒙宇宙的能量,

可見一個祖境大能身上擁有多大的價值,那三成蘊含的更是超乎想象的浩瀚能量,

林浩利用毀滅之力將這三成祖境大能的肉身,靈魂和體內世界完全煉化吸收后,他的體內宇宙開始劇烈震蕩,


無數星辰移動融合,逐漸形成一方巨大的陸地,整個虛空都在顫抖,濃郁的天地能量從天而降,不斷融入新生的龐大陸地中,

這新生的陸地在融合無數星辰,吸納無邊的天地能量后,開始了不可思議的進化,他新生的氣息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亘古滄桑之氣,鴻蒙蠻荒之感,甚至玄奧的天地法則也在加速形成和完善,時刻發生著奇妙的變化,

體內宇宙的變化雖被濃縮了億萬倍,但依舊按照玄奧的天地規則進行著,

林浩沒有理會體內宇宙的變化,沒有理會元力修為的急速提升,也沒有理會那些在封禁之力破除后,立刻駭然逃離的祖境大能,

林浩在封禁之力破開的剎那,直接用隨著體內宇宙演化而暴漲的神念,穿越數個星域,落在了秦天界,

哧啦一聲,林浩徒手撕裂虛空,一步邁入裂縫之中,

神念所及,瞬息而至,

在道聖掌源者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他便來到秦天界的昊陽城上空,

沒有任何猶豫,林浩揮手,無數流光頓時從他身體中溢出,化作九條龐大的遠古神龍,每一頭都堪比昊陽城大小,宛若九龍戲珠般將整個昊陽城環繞,

此時整個昊陽城都在劇烈顫抖,無數修士飛上半空,驚懼的看著環繞昊陽城的九頭神龍,

秦皇玄嬰更是立刻發動十二都天魔煞大陣,藉助陣法之力使自己修為提升到祖境之後,出現在昊陽城上空,大聲道:「哪位前輩高人快快住手,難道前輩不知道此次浩劫嚴禁祖境大能出……」

秦皇話沒說完,在看清了林浩的模樣后,頓時大驚,只是數年不見而已,他竟然從林浩身上感受到一股令他心神顫抖的威壓,這威壓強大無匹,彷彿林浩的一個眼神都會令自己灰飛煙滅,

這種感覺極不真實卻清晰無比的出現在秦皇的腦海中,

「林,林兄,是你嗎,」秦皇不敢相信問道,

林浩對秦皇擺擺手,心神全力控制九頭神龍包裹控制住整個昊陽城,隨後他雙目爆睜,大喝道:「收,,」

一字出口,昊陽城四周的空間都扭曲顫抖,神龍咆哮中居然包裹著整個昊陽城化作流光,沒入林浩體內消失不見,

「沒,沒了,這,這……林兄,」看到這一幕,以秦皇的定力也目瞪口呆,語無倫次,

「秦兄莫要抵抗,神農師尊會跟你解釋的,」林浩看了一眼秦皇,把他一同收入了體內宇宙,

就在秦皇被林浩收入體內宇宙的剎那間,整個秦天界,甚至整個道聖真界的天地都驀然震動起來,一道又驚又喜的天地之威將林浩籠罩,更是在林浩身前凝聚出一具身高數萬丈的天地巨人,

這天地巨人的模樣與道聖掌源者一般無二,在徹底凝形后,他的聲音宛若天威般回蕩:「你就是林浩,本尊非常感謝你進入我的真界,作為報答,若你將第九真界的碎片交出,將玉皇大帝那老兒的秘密留下,我可以准許你在我的道聖真界內輪迴轉世,」

「輪迴,你是不是要對我搜魂啊,」林浩神色平靜冷冷道,

「當然,若你識相,便完全放開神魂,否則……神魂俱滅,」道聖掌源者冷漠說道,聲音中透著濃濃的輕蔑,

林浩聞言,眼中殺意大盛,沒有任何言語,他沖著那數萬丈的天地巨人就是一拳,一拳落下,黑光衝天而起,半空中更是幻化成一頭龐大的黑暗巨龍,這黑暗巨龍直接將道聖所化巨人纏繞,

哧啦之聲驟起,巨人的身體在黑暗巨龍纏繞中,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融化,化為一條千丈寬的能量洪流湧入林浩身軀,

「這,這是毀滅奧義,林浩你等著,等我的真身前來殺你,,」道聖氣急敗壞咆哮,

面對道聖掌源者的咆哮,林浩冷笑一聲,低語道:「區區一個天地分身就想威脅我,你也太天真了,既然如此就從你道聖開始吧,」

說完,不等道聖瞬移而來,林浩翻手取出一枚熒光四射的鱗片,這鱗片是當年妖王帶小白離開時留下的鱗片,

眼前晃過小白的身影,林浩嘴角浮現出笑容,神念破開當年看來無比強大的禁制,輕易的找到了百獸山的坐標,

「和那老頭說的一樣,那老狐狸沒騙我,他果然是小白的父親,」

林浩臉色微紅,連忙撕裂虛空來到了道聖真界的萬妖界百獸山上空,神念橫掃,將小白收入體內宇宙后,更是將整個百獸山的妖獸仙禽一同收起,

那些解釋和事後處理,自由體內宇宙的萬妖聖祖,神農師尊自會處理,

此時,卻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若是讓道聖掌源者察覺林浩的意圖,恐怕秦天界,萬妖界都會頃刻間毀滅,畢竟這裡可是道聖真界,,


解決了萬妖界的事情后,林浩又取出一個詭異的骷髏頭,這骷髏頭是在擊殺蘇魔后儲物袋內發現的,這骷髏頭內有林青陽和蘇靈兒的魂絲,,

「這蘇魔當真該殺,竟連蘇靈兒也不放過,」林浩呢喃,右手一揮將林青陽和蘇靈兒的魂絲輕易的取出,更是尋著魂絲的指引找了林青陽和蘇靈兒的所在,

「幸好他們被派來了道聖真界,」林浩長長舒了一口氣,他瞥了一眼,半空中出現的巨大虛空裂縫,感受到道聖掌源者的氣息,林浩沒有猶豫,接連撕裂虛空后,將林青陽,蘇靈兒等人一一找到,收入了體內宇宙之中,

隨後他直接來到道聖星上空,將剛剛抵達道聖星逍遙快樂吃喝玩樂的麒麟子找到,

在做完這一切后,林浩站在星空中,嘴角不覺間上揚,一幕幕場景在腦海中急速掠過,從藉助陰陽雙火孕育先天踏入修真,到五嶽山報仇殺魔,再到絕情峰上,蠻荒秘境之中大吃神獸,在到龍域驚險……

其間種種,多少生死,多少離別,多少傷感和殺戮,此時想來,都成過去,都成了記憶,

細品過往,林浩微笑閉目,

在他閉目的瞬間,他的整個人,似乎與之前有了難以形容的不同,

在這一瞬,他的體內宇宙都是一顫,也發生了某些不同,裡面的祖境大能同時色變,他們驚恐的發現,他們本來所能調動的一絲絲天道規則,也在這一刻完全消失了,

輕嘆一聲,林浩望向身下的偌大星域,輕輕揮手,至此,他的一生,他的所有因果才徹底和道聖真界,和這方鴻蒙宇宙了結,

揮手間,林浩的身體再次發生變化,所有的結構急速重組,詭異到了極點,與此同時,本來灰茫茫的混沌體內宇宙開始凝聚,最終散發出一股人的氣息,這股氣息屬於林浩,這一刻,整個體內宇宙便有了魂,

「天聖九轉神功,第八重成了,」

林浩本以為體內世界成形的時候,天聖九轉神功第八重便會突破的,但第八重並沒有隨著林浩體內宇宙的形成而突破,他也始終沒有找到原因,此刻他才知道,他與這方天地宇宙還有因果,

當因果了結時,才是道體成就之時,的確是道體,萬道聖體,

天聖九轉神功第七轉成就是至強肉身鴻蒙聖體,而第八轉成就是融萬道本源的萬道聖體,

擁有鴻蒙聖體的林浩,肉身強度超越了永恆神兵,是整個鴻蒙宇宙的至強肉身,

擁有萬道聖體的林浩,可隨意融合世間萬道,這道是林浩體內宇宙演化之道,隨著體內宇宙的成長而成長,

掌源者初步煉化神源碎片,便是半成的萬道聖體,因為他們只能引導和借用宇宙本源,卻不能和林浩一樣,直接調動,

一個是偷,借,

一個是伸手拿來,

天饒之別,

至此,林浩才心中大定,擁有了和掌源者對抗的資格,

他站在浩瀚星空中,遙遙看著撕裂空間,氣急敗壞趕來的道聖掌源者,臉上露出了冰冷殺意, 道聖每一次撕裂虛空找到林浩時,林浩總是提前一步找到他所要找的人,將其帶走後離開,接連數次,使得道聖心中惱火,更是越發忌憚,

這可是他所掌控的真界啊,做為掌源者他就是萬能的,他就是神,萬萬想不到,整個真界的本源威壓竟不能影響林浩絲毫,這讓他頭皮徹底發麻,驚恐至極,,

這一次,當他察覺到林浩位置后,立刻撕裂虛空,當他邁出虛空裂縫后,看到林浩居然靜靜的站在星空中沒有逃走,

「你不逃了,那就受死吧,」道聖害怕林浩又一次逃走,立刻右手探出對著林浩一指,

這一指落下,頓時整個道聖真界的本源意志降臨,更是有濃郁的本源能量化作無數黑色鏈條,穿越虛空,將林浩的雙手雙腳,盡皆捆綁,使他動彈不得,


這鐵鏈蘊含了整個道聖真界的本源之力,力量源源不盡,被束縛的林浩,臉色瞬間大變,

「嘿嘿,小子,你永遠也不懂掌源者的強大,在我的真界,我就是神,讓你生便生,讓你死便死,」道聖看到林浩驚恐的樣子,心中那一絲驚恐逐漸散去,他一步步走向林浩,心中的貪念急速攀升,

「多少萬年了,自從我煉化了神源碎片成為掌源者之後,我便開始怕死,怕的要命,今日我便可以真正的永生,成為真正的神,從此這整個鴻蒙宇宙唯我獨尊,」

道聖哈哈大笑,雙目閃爍著駭人的精光,他並指成刀,砍向林浩的脖頸,神魂更是將林浩徹底籠罩,要捕獲林浩的神魂,強行施展搜魂之術,

砰的一聲,掌刀切在林浩的脖頸上,本應該斷裂的頭顱竟絲毫無損,反觀道聖的手掌居然瞬間崩裂,鮮血長流,,

「這,這……」道聖駭然失色,剛要倒退,

就在這時,林浩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手臂探出狠狠握住了道聖掌源者的手臂,同時他身體四周黑光閃爍,濃郁的黑暗之光噴薄而出,瞬間將所有的鎖鏈覆蓋,將道聖掌源者的身軀覆蓋,

「這是什麼鬼東西,放開我,放開我啊,,」

「我的力量,我的身體,你到底做了什麼,」

道聖驚駭尖叫,連忙調動整個道聖真界的力量轟擊林浩,

然而林浩怒喝一聲,體內宇宙噴薄而出,一個巨大的陸地虛影憑空出現,生生將道聖真界的本源之力排出萬萬丈範圍,更是將此地徹底隔絕,

林浩吸收了整個鴻蒙宇宙的三成祖境大能,更是徹底融合了第九真界碎片形成的宇宙,足以和道聖真界抗衡,

那束縛林浩的鐵鏈,本來是道聖掌源者想利用真界本源之力捆縛林浩的,如今卻宛若飛蛾撲火般被林浩吞噬,就連道聖掌源者也在慘嚎聲中,被生生煉化,

其實道聖和林浩的實力相當,就連道聖真界和林浩的體內宇宙威能都是相差無幾,

道聖掌源者本來不會這麼快落敗的,他敗就敗在不該靠近林浩,

道聖掌源者依賴的道聖真界是不能移動的,它就在那裡,同時道聖掌源者也僅僅只能調動部分真界的威能而已,

但林浩的體內宇宙卻是在他體內,可隨他而動,更是可以全力施為,

道聖掌源者倒是敗的乾淨利索,


他在黑暗中驚恐的尖叫著,嘶喊著,絕望著,

林浩盤坐在星空中,竭力煉化道聖掌源者,抽取道聖真界的本源之力壯大自身宇宙,而其餘掌源者卻沒有一人敢進入道聖真界,他們也只能是焦急的等待著,

時間就在這焦躁的安靜中悄然流逝,

一晃十年,五十年,一百年……

五大掌源者和無數修士都在觀望,可他們能清晰的感受到道聖真界的虛弱和悲鳴,

「到底是誰贏了,」滅生掌源者擔憂道,

「道聖真界的氣息在削弱,但我們不能感知林浩的氣息,說不好,」幽冥掌源者聲音低沉道,

其餘掌源者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憂慮,

三百年轉眼即逝,期間,五大掌源者先後派出了無數修士前往道聖真界打探,卻都一去不回,只有數個片段被傳回,

從數個片段中,掌源者們看到了一副巨大的畫面,道聖真界的中心星域似乎存在了一個龐大的黑暗漩渦,漩渦中隱隱有一座透著亘古滄桑的大陸漂浮,

這大陸極大,甚至比數百數千個星辰都要大,而且這龐大的陸地以極為恐怖的速度迅速成長,隨著它的成長,道聖真界漸漸虛弱不堪,

若不是依舊能夠感應到道聖掌源者的氣息,五大掌源者早已認為道聖已經被殺死了,

又是在焦急中等待了七百年,距離林浩進入道聖真界,足足過去了一千年,

深深的不安一直縈繞在每個掌源者心頭,

「道聖還活著,但我們不能等下去了,」滅生掌源者用嘶啞的聲音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