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修傑看著樂天。

「那就多謝了。」

樂天將這些天寶古錢以一個奇怪的圖案擺在王修傑的面前。

王修傑看著樂天的動作,他怎麼就感覺樂天做的事好像和自己無關呢?

樂天一揮手,這些天寶古錢居然在地上四處滾動。

王修傑驚訝的看著這一幕,他又看了看樂天,這個傢伙怎麼感覺神叨叨的呢?

「風水位在東方?」

樂天說道。

他收起了幾枚天寶古錢。

「走!」

樂天又加了一些柴火放在火堆上,他帶著王修傑走出了這個房子。

兩個人剛剛離開,陳瑾蕭姐妹就齊齊的睜開眼。

「這個傢伙在幹嘛?計算風水位?難道他要盜墓?」陳瑾蕭奇怪的問。

「你在這裡守著,我去看看。」陳瑾秀說道。

陳瑾蕭點點頭。

來到了村子的正東方,樂天抬頭看了看!

王修傑跟在樂天的身後,他看著這個傢伙不斷的四處遊走,時不時的用手電筒照著那些山上的石頭。

「這裡足夠給你做一個生基了!」樂天說道。

「什麼?」王修傑奇怪的看著樂天。

「以你現在的身體情況,我沒有太好的辦法幫你祛除體內的凶煞之氣,不過我可以增加你的生命力!變相的抵抗凶煞之氣對你的影響。」 作死後我成了病嬌的小祖宗 樂天回答。

王修傑聽得似懂非懂。

「搬石頭!」樂天吩咐。

王修傑雖然是莫名其妙,但是能讓自己活下去他怎麼也要試試。

「我給你布置一個延壽增福穴!」樂天說道。

「我還沒死呢?」

王修傑一邊搬石頭一邊問。

「你慌什麼?」樂天哼了一聲。

樂天看到石頭的數量差不多了,他就將王修傑喊道自己的面前。

「接下來我問你的話要如實的回答,一個字都不能錯,否則就失效了。」他嚴肅地說道。

王修傑點點頭。

樂天取出了一張黃紙。

「姓名!生日!」他開口問道。

王修傑如實的說了。

樂天拿起王修傑的手指,直接咬破了,開始在黃紙上快速的寫著,王修傑疼的一哆嗦。

「取幾根頭髮!指甲!上衣脫下來,鞋子脫下來。」樂天繼續說道。

「你到底要幹嘛?沒有衣服我不得凍死啊?不穿鞋怎麼走路?」王修傑簡直是莫名其妙的看著樂天。

「你費什麼話?你沒穿襪子嗎?你衣服裡面沒有衣服?」樂天哼了一聲。

王修傑沒辦法,不過好在最後樂天將鞋子換成了襪子,登山衣換成了內衣……

這樣總算不至於讓王修傑太難受!

「你到底要幹嘛?」王修傑問。

「給你造個衣冠冢……」『樂天回答。 於深然嗓音淡淡,“抱歉。過去的事情我無力改變,但這次,我會查明真相還你清白。”

沈寧的心又一次慌亂了。

沈青屍體被送回家的畫面,她一輩子都忘不了。

於深然這個名字,她不管是不是錯恨都恨了四年。

然而當他如此坦誠的一番話後,她對這個人的恨意竟然一點點消失,她突然就怕了,就好像心被掏空了。

於深然收拾了下桌子,“我讓學校食堂送幾個菜過來,你午飯就在這裏吃。”

沈寧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點了頭。

她只要一想到走出這扇門就要面對怎樣的眼光,身子不爭氣的僵住。現在這間辦公室就像把傘,不管多大的風雨都能阻隔在外。

於深然給沈寧泡了杯熱咖啡,她接過,緩緩的喝了口就捧在手心。熱氣衝上來,灼着她半邊腫脹的臉,隱隱疼着。

於深然走到窗口站定,右手隨意的插進了褲兜,後背修長且挺拔。

沈寧看着他的背影抿了下脣,嗓音清洌的問,“你,你剛剛說有懷疑的對象了,是,是誰?”

他轉身,雙手盤於胸前,倚靠在窗臺上,“暫時還不能告訴你,有幾點我還沒想明白,等我弄清楚那幾點,案子也就柳暗花明了。”

沈寧將咖啡杯往桌上一放,有點擔憂的問,“如果兇手是我們寢室裏的其中一個,會不會還有人被殺?”

“不會。”他不疾不徐,眼底意味深長。

沈寧若有所思,沒有說話。

兩人就在辦公室裏靜靜待了一會,於深然站着發短信,沈寧坐着喝咖啡,誰也沒有再去靠近對方。

十五分鐘後學校的廚子推門而入,於深然在辦公桌上墊了報紙才允許廚子把飯菜放上去。

送菜的人走後,沈寧一時好奇忍不住問了句,“你有潔癖?”

於深然看她一眼,薄脣輕掀,“或許有。”

“學校大食堂裏的飯菜你不會覺得不乾淨嗎?”她又問出來,或許早在餐廳第一次見他開始,這個男人身上的神祕氣息就太惹人探究。

於深然正調着每個盤子間的距離,聽見沈寧的問題,動作微微一滯。

他輕瞥她一眼,“眼不見爲淨。”

沈寧沒有說話。

不大的辦公桌上,兩人面對面坐着吃飯。

於深然舉手投足都滿溢着高貴的氣息。他吃相真的好優雅,咀嚼的動作十分緩慢,完全聽不到任何令人難受的聲音。

沈寧盯着他,不知不覺就忘了動筷,直到……

手中的筷子被於深然奪走,她才緩過神。

於深然用沈寧的筷子夾了好幾筷子菜放在她碗裏,沈寧的心忽來一股強勢的暖意,卻在下一秒被他冰涼的話澆熄。

於深然不急不緩,“看我,似乎填不飽肚子。”

沈寧一聽,頓時收斂眼光。

於深然抓起她的手,將她的筷子放回她掌心,“吃飯。”

沈寧低頭吃着碗中的飯菜,吃的越來越慢,最後竟然出了神,眼神全然沒有焦距。

於深然發現了她的異樣,眼睛一眯,“爲什麼不吃?”

她微微一驚,擡頭看向他,輕淺聲音中透出些許冷意,“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和我恨的人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

於深然輕扯脣角,“你可以繼續恨我,我不在意。一個月警訓結束,我們不會再見面了。飯還是要吃。”

沈寧皺了下眉頭,怎麼說自己和他乾的都是同一行,不可能碰不上,而他向來嚴謹,如果沒有把握應該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她輕聲問了句,“什麼意思?”

於深然放下筷子,“我要退隊了,這次來警校任職教官是我臨走前最後一個任務。” 不遠處的陳瑾秀也在看著這一幕,她倒是可以看得懂樂天在做什麼,只是對於樂天會費這麼大得勁救一個陌生人感到有些好奇。

「你可不要小看了這個東西,有了這個衣冠冢,你的命數在冥冥之中就被替代了!可以讓你的今生得到一些福報!不過這裡沒有必要的東西,我只能做這樣一個簡易的,不過保你多活一兩個月是很輕鬆的。」樂天說道。

王修傑點點頭。

奇怪的是,這個墳頭一起,他那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就減輕了許多。

「別擔心……這個世界上救人的方法有很多,你不一定就會死。」樂天看著王修傑說道。

「多謝!」

王修傑點點頭。

做完了這一切,這天也快亮了,兩個人返回之後,發現張清宇也回來了,正在呼呼大睡中。

陳瑾蕭姐妹看著樂天和王修傑。

王修傑閉上眼就睡了。

樂天看起來毫無睡意,他看了看兩個女人,沒有主動搭腔。

「你居然懂這麼多東西?會奇門遁甲,會風水異術,會奇淫巧技?你到底是什麼人?」陳瑾蕭低聲問道。

「我告訴你我是個警察,你是不是不信?」樂天回答。

陳瑾蕭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那你的目的呢?」她看著樂天。

總裁的神祕少奶奶 「我的目的就是跟著這個人!至於你們要做什麼事……和我無關!」樂天指了指李大涵。

「這麼簡單?」陳瑾秀皺眉。

「怎麼了?非要我說我要和你們搶這裡大墓你們就滿意了?」

樂天反問。

「你找到這裡有墓?」陳瑾蕭的眼神一晃。

「我警告你們……我對墓地沒有任何興趣!你們願意去盜王母娘娘的墓也由的你們,但是有一點……你們不要扯上我!也不要打擾我的事!我們互不干涉!」樂天冷冷的說道。

對方是專業的盜墓賊,這是樂天不想接觸她們的主要原因。

挖墳掘墓極損陰德,樂天可不想自己陰德大損。

「很好!那我們以後互不干涉!」陳瑾蕭點點頭。

樂天閉上了眼睛,搞了半天……王修傑的異常只是因為中了那顆人蔘的毒,那麼誰才是趕屍人?

現在這個名字幾乎毫無疑問了!

天亮了,一群人都醒了過來。

「咦?你今天的氣色看起來不錯哦。」唐巧和王修傑打了個招呼。

「是嗎?我也覺得今天有精神了。」

王修傑點點頭。

唐巧一愣,她倒是沒想到王修傑會對自己這麼好說話,她只是看到這個人身上的陰鬱的氣息好像少了許多,整個人變得陽光了。

「出發嗎?」張清宇開口。

「吃點東西吧?」王修傑開口說道。

「好!吃點東西……」

樂天點點頭。

火堆還沒有熄滅,樂天也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個不鏽鋼鍋放在火堆的上面,這裡的水倒是有,弄了幾包速食麵就煮上了。

「你哪裡弄來的這個?」陳瑾蕭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傢伙的背包就那麼大,哪裡能放的開這麼大的鍋?

「路上撿的。」

樂天回答。

陳瑾蕭微微皺眉,騙鬼呢……

不過有熱飯可以吃,但是讓所有的人都很開心。

特別是唐巧,樂天就是看唐巧不想吃壓縮餅乾才拿出了鍋子。

飽飽的吃了一頓,唐巧摸了摸肚子。

「喂……」她突然輕輕地碰了碰樂天。

「怎麼了?」樂天還沒吃完。

「你說我肚子里會不會有孩子?上次和你在一起,什麼保護都沒做。」唐巧突發奇想。

「不可能吧……如果有了的話,這都要兩三個月了吧?你早就吐的死去活來了……還有心情吃泡麵。」樂天看了看。

「說的也是……」

唐巧嘟著嘴。

可是話音剛落,她就真的開始噁心了,看了看樂天。

唐巧勉強將噁心的感覺壓了下去。

樂天吃完了自己的碗里的泡麵,他就想將碗直接扔了,反正魔笛裡面有好多。

「嘔……」

唐巧終於忍不住吐了。

無巧不巧的吐了樂天手裡的碗一小半碗!

「我飽了……」

樂天還以為唐巧怕他吃不飽呢,結果一抬頭,發現唐巧的鼻孔裡面還彈著一根泡麵呢。

「卧槽……你幹嘛?我就是那麼說說,你也不用這麼拚命裝懷孕吧?」

樂天驚訝的看著唐巧。

唐巧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嘔……」

她又吐了。

樂天無語的看著這個女人,剛剛唏哩呼嚕吃的太急了,估計是胃受不了了。

唐巧吐了個天昏地暗。

陳瑾蕭實在看不過去了,她抓起唐巧的手腕,捏在手中號了號脈。

「你幹嘛?她就是吃著急了,沒事的。」

樂天看著陳瑾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