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少都發火了!”

見到任雨柔一家人。

楊老太面色陰沉,給任鳳萍使了個眼色,她便氣沖沖的走過來,低喝道:“今晚在場的,全都是臨城市有頭有臉的人。就連我們任家,都排不上號。特地叫他們來,就是讓你們給王少賠禮道歉,一會兒態度給我端正點,要是搞砸了,那就不是被掃地出門那麼簡單,我會讓你們生不如死的,知道嗎?!”

“哎……”

好歹是一家人,但是說得這麼惡毒,偏偏任東國毫無辦法,只是嘆息。

而張春琴也學乖了,今晚就是爲了爭取最後的希望,她只是點頭道:“大姐,你放心,今晚……”

“賤人,閉嘴!”

任鳳萍完全不搭理張春琴,而是瞪着任雨柔。

任雨柔心如刀絞,卻不敢違背,爲了媽媽,她只能忍辱負重,抿着嘴脣,點頭道:“大姨,我盡力……”

“主角來了!”

剛說完。

人羣中,不知道誰喊了一嗓子。

音樂停,圍着王少的一幫人,也都紛紛扭過頭來,看向站在中間的任雨柔一家人。

“他們,就是惹王少不開心的傢伙?”

“聽說,有個傻子還打了王少的人,就那傻不拉唧的吧?”

“今晚,好好道歉,表現好了,還能給條活路,否則……”

“不過,這號稱臨城之花的任雨柔,長得確實不錯啊,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難怪能被我們王少看上眼。只可惜,不上路子,否則,當個小情人玩兒幾天,還是可以的,哈哈哈。”

一幫人,肆無忌憚的嘲弄着。

所謂的上流社會,不過是披着一層外衣的流氓而已。

“過來。”

王少聲音不大,但是語氣霸道,手中端着紅酒,坐在寬敞的椅子上,一隻腳還掛在邊上,一副玩味模樣的看着任雨柔。

其他人的都紛紛住嘴,甚至乖乖的站在兩旁,讓開道路。

任東國低着頭,張春琴則是抿着嘴脣,只有葉天縱陪在任雨柔身旁。

“還愣着幹什麼,滾過去啊!”

任鳳萍生怕惹王少不高興,見到任雨柔發呆,還用力推了她一把。

如果不是葉天縱抽手抓住,很可能會倒地。

“拂……”

葉天縱猛然一個回瞪,嚇得任鳳萍倒退了幾步。

這傻子真是麻煩,做起事情來,不計後果。

早知道這樣,當初就該給這死丫頭找個瘸子或者瞎子當老公。

“葉天縱,你別亂來。”

這種場面,不允許出現半點差錯。

在來的路上,她已經想好了,只要不爲難媽媽和葉天縱,自己受點委屈也沒事。

這王少,自己得罪不起。

現場還有這麼多有錢人在,要是處理不好,恐怕離開任家,也沒有他們的立足之地。

“我聽老婆的。”

葉天縱微微點頭。

收回了目光,跟隨着任雨柔,走到王少面前。

而楊老太,則是領着一幫任家人,快速圍繞在王少身邊。

等二人趕來之前,楊老太率先表態道:“王少,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別和我們任家一般見識。這丫頭不識擡舉,讓您費心了。不過,我已經教育過她了,今天,誠心誠意來給您道歉,只要您滿意,隨便怎麼樣都行。”

“道歉就得有道歉的誠意。”

王少抿了口紅酒,瞥了一眼任雨柔。

今晚,穿着參加晚宴的晚禮服,胸前一片溝壑,令人遐想萬分。

尤其是水嫩的皮膚,加上白皙的映襯,不得不說,這個女人,很完美。

而且,身材苗條沒有絲毫贅肉,這樣的女人,如果能放在牀上大戰幾百個回合,想想都覺得銷魂。

前有手下去警告她,後有自己打電話過去威懾,現在就連她本家的任家人都在幫忙說話。

今晚,她必須臣服!

而且。

等自己把她玩兒過之後,該滾蛋滾蛋,對於拒絕過自己的女人……

他不會心慈手軟!


“我這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站着跟我說話。”

王少雲淡風輕。

任雨柔則是微微一怔。

“明白!”

楊老太又給任鳳萍使了個眼色,她心領神會,立刻喝道:“死丫頭,聽不懂人話是不是?今晚你是來道歉的,有你這麼站着給人道歉的嗎?還不快給王少跪下賠禮……”

“跪下,只是禮數,磕頭,纔是誠意。”

王少追加了一句。

“我……”

任雨柔欲言又止。


這是赤果果的羞辱。

一個女人,當衆跪下,磕頭,認錯。

而且,現場還有不少人拿着手機拍攝。

很顯然,這段畫面,一會兒就會上傳到網上。

那以後,她還怎麼見人?

“受不了了!”

任東國終於爆發。

不過,不是衝別人,而是衝自己。

雖然不是親生的,但是二十年的相處,他早就將任雨柔當成親閨女看待。

可怎奈,他在任家,人微言輕,沒有任何地位可言。

之前在酒店羞辱還不夠,還要帶到人家裏來,他看不下去,悲憤的說了一句,轉身便往門外走去。

“嗚嗚……”

“你們,你們真的太欺負人了……”

張春琴除了哭之外,別無他法。

就連控訴,都很小聲,怕又得罪了對方。

但是任雨柔,面色則是從忐忑到釋懷。

既然是來道歉的,她就做好了各種準備。


如果能用自己的尊嚴換來一家人的平安,她任雨柔,義無反顧!

“媽。”

任雨柔喊着一聲:“只要您能安穩,我做什麼都願意。”

“葉天縱……畢竟是我老公,這一切,就讓我一個人來承擔吧。”


然後,她掀起裙子,作勢要跪下。

“跪!跪!跪!”

“臨城之花,給王少下跪,哈哈,真是大新聞!”

“還得磕頭,我要聽見聲音喲,這段視頻一會兒放到網上,肯定火爆啊!”

“嫁一個傻子,又給王少磕頭,哼,不就長得好看點麼?裝什麼裝?”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圍觀的富二代們,各種冷嘲熱諷。

而王少卻邪魅一笑,這只是開胃菜,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

“吧嗒!”

可誰知道。

還沒有來得及下跪,一隻手,忽然拽住了她,一把撈起來,摟在懷中:“我的女人,跪天跪地跪父母,給畜生跪,門兒都沒有。”

Www▪ t tkan▪ C 〇

…… 衆人驚呆!

這貨的話,很霸氣。

如果是出自某個權勢之人,恐怕會無比震驚。


但是,卻出自一個傻子之口,頓時引來衆人大笑。

而楊老太則是怒不可遏,直跺柺杖,喝道:“你個傻子,又犯病了是嗎?趕緊撒手!”

“你信不信我立馬把你抓回精神病院去!”

任鳳萍招呼了兩個任家人,想要將葉天縱拽走。

“啪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