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昃也是男人,從小也會做一個俠士的夢,而魔門便是墨家,墨家便是遊俠劍客的鼻祖。

是滅是放?

這是一個問題。

就像漢姆雷特那個經典的天問。

“唉……”又嘆了口氣,身形一晃,穿越天空,雲層,再次飛回到天朝之中。

姬老的房間裏,姬老依舊痛苦的揉着腦袋。

他剛收到消息,很多被抓的官員都已經失蹤了,說是失蹤,一定就是死了,而還有很多,直接被送到大西北,一個人就發一把鐵鍬,然後給種一萬棵樹的任務。

“唉……”姬老嘆了口氣,他已經預示到了,就從今天開始,會有多少個家庭來各種上報,而且民衆也會被有心人所牽扯,成爲對抗黑水營的主要存在。

但黑水營他能搞嗎?

就算把整個國民都得罪了,怕是也不能得罪黑水營啊,畢竟……他們太有錢,太有能量了。

正這時,電話響了起來,接起來聽了幾句,他的臉色……就奇怪了起來。

趕忙打開牆壁上的電視,撥到一個電視臺。

果然,上面看到了彷彿世界末日一樣的報道,作爲千年中立國的瑞士,如今卻好像是被大軍入侵了!

瑞士,這個極度有錢,極度美麗的國家,就好像在一堆豺狼虎豹中的一塊巨大的肥肉。

但它卻一直中立,即便是各種臨近的戰爭,也牽扯不到它。

爲什麼會這樣?

有人說是因爲大部分掌權者的金錢全部存在這裏,它要是壞了,就壞了很多站在世界頂點的人們的利益,所以沒人動。

但真正的原因,是因爲它的強大!

永遠保持最先進的武器,最完備甚至讓人感覺有些浪費的軍備,還擁有舉國體制的避難所,裏面可以供所有人民居住五年之久。

可就是這樣一個地方,被侵略了?!

眯着眼睛,通過那閃動的鏡頭,姬老還是看出來了。

進攻者……正是黑水營。

一個個黑色甲冑,一跳幾十米高,一拳打彎一輛坦克,子彈,炸彈,導彈,在他們面前只不過是一些小爆竹。

太……太過分了!

屏幕正中心,正是瑞士最大的一家銀行,他們破門而入,什麼工具都不用,徒手將那半米多厚的鋼板門都踢飛出來。

一堆一堆的黃金隨便用大鐵盒一裝,直接背在身上。

每一步踏出去,都會在地面上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和裂痕。

一番搶劫行動完事了,還有一個傢伙提着一把很大的黑劍,站在最高的建築物上,朗聲說道:“這,就是挑戰我們黑水營的代價,這,就是你們不聽黑水營要求的代價,速速散去,如若再敢忤逆,這個國家也沒有必要留着了。”

說完,猛地向下一劈,一棟八九十層高的樓,作爲瑞士商業區象徵的大樓,竟然被這麼一劍分成兩半,中間起碼拉開三四米的距離。

最可怕的是,這棟樓竟然就這樣立在那裏,絲毫沒有要塌掉的意思。

姬老的眉頭一陣亂抖,再次嘆了口氣,閉上了電視。

怪物樂園 他已經明白了爲什麼黑水營出手了。

顯然是爲了把那些貪官的錢財給追討回來。

其實這些都是以前的‘爛賬’了。

自從幾年前,上官無極給國家帶回來最先進的網絡技術,已經把所有公民的資料都備錄了。

一個人的個人賬戶的數字,所有的財權都一目瞭然。

如果錢用來行賄,拿着筆錢就會變成‘消失的錢’,從數據上消失了。

腹黑VS呆萌:竹馬誘青梅 雖然依然是杜絕不了貪污腐敗,但卻控制住了‘數量’。

試想一下,一千萬的錢幣就必須用兩個大口袋才能裝得下。

如果是一個億,便是幾立方米的大小,就算是藏都藏不住。

所以這些‘黑錢’就會變成……黑金幣!

也直到在數據歸庫的一年後,姬老才明白過來,上官無極爲什麼把這個技術帶了回來。

一個世界,必然有‘黑錢’,而黑金幣就是最好的‘黑錢’承接者,甚至可以脫離國家的監管,變成‘世界貨幣’,真正的貨幣。

所以就讓黑金幣出現瘋狂的增長,價值早已是一年前的數倍甚至數百倍了。

層層遞進,環環相扣,黑水營已經不經意的,利用世界上存在的那些‘黑暗’,把整個國家都掌握在他們手中了。

所以……姬老這兩年對於黑水營的一切,都是放任不管的狀態,因爲他發現,黑水營主要針對的目標是外國,他們纔是真正叫苦的存在。

尤其米國。

怕是現在米國的三分之一的財富,都被黑金幣給換過來。

這理解起來很複雜。

簡單來說,便是三分之一的米國人民在用黑金幣,他們所產生的或者曾經產生的對這個世界所有的價值,都歸黑水營所有了。

這……纔是黑金幣最強大的力量!

說實話,姬老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

所謂領導,便是要把需要領導的事物控制在手中,但他現在已經控制不住了,又哪裏說得上是領導?

正這時,王昃卻從外面飛了進來。

身體一晃,就從窗戶旁邊漫步的走了過來。

“怎麼了?又頭痛了?”

王昃好心的問道。

姬老卻瞪了他一眼,怒道:“還不是你害的?沒事搞什麼搞,非要弄個黑水營這種怪物,今天打了瑞士,難免它事後不對天朝進行報復!”

王昃一愣,笑道:“他們真的去打了?呵呵,看來之前的協商是失敗了,這個瑞士,真是不懂得情調,給臉不要,倒是需要教訓一下。”

姬老翻了翻白眼,怒道:“你還在這說風涼話?快想想該怎麼解決這個事件吧!”

王昃攤手道:“這有什麼好想的?他們若是敢來,那就……嘿嘿,給天朝的版圖再加上一塊‘飛地’好了。”

“唔……”姬老的眼睛猛地瞪大了,本要怒喝幾句,突然轉念一想,發現……這並非不可能的事情,就算現在黑水營真的把瑞士給解決了,作爲世界警察的米國現在對王昃這一派人根本就不敢言語,他們不出面,這事必然就沒有人能管。

國與國嘛,其實就是那麼回事,一旦均衡打破,你想怎麼來怎麼來。

若不是二戰後多了一個核彈,讓那些小國家有了‘拼命’的能力,現在哪還會有二百多個國家?

幾個大國互相商量一下,世界的版圖就重新劃分了都。

王昃摸着下巴說道:“那些都是小事情,相反……我覺得最近會有很嚴重的大事發生,到時候我甚至不敢保證我還會繼續留在國內,要是真到了那時候……我希望您老可以照顧好我的家人。”

姬老撇了撇嘴說道:“有這麼強大的黑水營幫你看家,你都不放心?”

王昃搖頭道:“世間之事,瞬息萬變,誰知道會不會突然出現一種力量,可以跟黑水營抗衡?但唯有一點不會改變,只要有人想要統治這個世界,那就必然想要留下上面的居民,而一個國家……就是代表着居民的價值和意志。”

姬老明白了,皺了皺眉頭問道:“你……你這是不是有點過分了?你想要拿整個國家的人民,去擔保自己家庭的安全? 總裁的替罪新娘 這……呵,怕是後世歷史中,你的筆墨要不那麼幹淨了。”

王昃眯着眼睛沉聲道:“唉……那也要我們能有後世的情況下……再說了。”

他擡起頭,目光透過層層天花板,看着蔚藍的天空,雖然看似平靜,但那裏……彷彿真的有些什麼東西。 突然,天變。

一團黑雲籠罩下來,將世界整個罩住,形成無盡的黑暗。

王昃猛地一驚,趕忙從屋子裏面閃現出去,直向天空飛去。

卻發現這真是一個極其龐大的黑雲。

比整個地球還要大了七八倍,彷彿一個巨大的黑洞,緩慢的靠近地球。

正好將太陽遮擋住,讓整個地球一絲光線都透不進來。

哪來的?這也太突然了吧!

就在幾十分鐘前,王昃分明就站在寰宇之中,地球的周圍很安寧啊,一點突兀的事情都沒有啊。

那這團黑雲又是如何來到的?

一時間,整個世界都陷入了惶恐之中。

曾幾何時,那些讓人人心惶惶的滅世傳聞,又被他們想了起來,一個個都瘋狂的離開家門,向外跑着,也不知道要跑到哪個方向去,彷彿認爲只要離開城市,就能多一份安全一樣。

交通徹底癱瘓了。

王昃深深皺着眉頭,看着這個自己根本看不明白的黑雲。

身邊一動,黑衣女神大人飛了過來,站在他身邊說道:“怎麼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王昃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她們吶?”

黑衣女神大人知道王昃說的是那些個女人們,忍不住有些生氣,說道:“她們?都被那個狐媚子給抓着吶,那狐媚子也是敬業,牢牢的把所有人都看住了。”

王昃無語的笑了一下,擡起頭又看向天空。

正這時,有一道光線飛了過來,正是精靈王。

他現在……造型有點奇怪,身上一套白色西服,胸袋上還有一朵鮮花,頭髮也是油光鋥亮,即便在這低溫宇宙之中,也有一股香氣飄了過來。

尤其……他臉上還有好多個紅色脣印。

顯然這個賣麪皮的傢伙,現在的小生活正經的不錯。

精靈王略顯激動的問道:“這……這是怎麼回事?這才消停了幾天?”

王昃直接選擇無視了他,畢竟……他一直都比較討厭長得好的男人。

又是一晃,擎天道人竟然出現在這裏。

王昃有些費解,問道:“你不在那裏好好看着崑崙,過來這裏幹什麼?”

擎天道人苦笑一聲,說道:“崑崙已經沒有看着的意義了,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王昃搖了搖頭。

擎天道人道:“這片黑霧……就是被崑崙一直壓制的那個黑色巨坑啊!”

王昃猛地瞪大了眼睛,支吾道:“它……它不是在地球上……好好的嗎?”

擎天道人道:“沒有了崑崙的壓制,又感受到其他世界的動盪,那個壓制它的平衡自然就被打破了,唉……真沒有想到,這種劫難竟然出現在我的時代,真是……倒黴!”

王昃又連忙問道:“它到底有什麼用?”

擎天道人苦笑一聲說道:“有什麼用?別說它擁有可以腐化萬物的能力,就算它在這裏不動,不出一年時間,地球也會陷入到冰河時代,沒有了太陽的光芒,光靠地心那點熱度,你認爲地球能夠抵禦宇宙的冰寒嗎?”

“呃……”王昃腦袋上的汗就流了下來。

他現在不但不知道這團黑霧是什麼,更是沒有辦法去對付它。

猛地一愣。

黑霧?

王昃親自到過那個深坑的底部,倒是看到過類似的黑霧,而且……還吸收的不少,也正是那源源不斷的霧氣,才讓自己煞氣大成的。

皺了皺眉頭,心中忍不住想到,難道這次針對整個世界的大難,又得靠自己來解決?

不能吧!

深吸一口氣,王昃現在就想轉頭跑路。

卻正在這時,他轉過頭來,發現一片漆黑的地球之上,竟然亮起了一道白光。

跟城市中黃色的光華色調不同,是那麼的閃亮與耀眼。

想都沒有想,王昃直接一個閃身飛了過去,女神大人在他身後急忙跟上。

到了目的地,發現這裏是天朝極西,過了那道山脈,曾經……找到了崑崙的地方。

讓王昃大吃一驚的是,許久不見的神龍竟然躺在那裏!

全身都是傷痕,一股股的血從身體中流了出來,直接形成了一個小河。

神龍歪了歪腦袋,看了王昃一眼,虛弱的說道:“你……你來了。”

爹你今天讀書了嗎 王昃趕忙過去,神龍,作爲現世存在的唯一龍族,它就是整個天煞派別的首領。

可是王昃左右都看了,都沒有發現顧天一他們。

站在神龍的大嘴巴旁邊,咬了咬牙,從自己的小臂上咬下來一小塊肉,直接扔到神龍的口中。

這設定崩了 彷彿靈丹妙藥一般,肉如肚子,神龍眼睛猛地就是一亮,比剛纔要死不活的模樣強了不少。

神龍重重呼出一口氣,說道:“總聽說,好奇心害死貓,沒想到今天也能害死我這隻龍。”

王昃聽着神龍的打趣,忍不住喝道:“少他媽的廢話,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神龍那個比王昃身體都要大的眼睛眨了一下,彷彿發着一陣笑意。

他說道:“天空那個奇怪的霧氣出現的時候,我正好在附近的山脈修煉,突然感受到這裏有一種能量波動……

我過來一看,就發現這裏的空間竟然開始扭曲,然後……就出現了一個很小,但卻很深很深的地洞。

我嘗試着縮小身體下去看了一下,結果突然有一道白光衝了出來,不但把我打回了原形,還身受重傷,要不是你過來……我說不定都死翹翹了!”

隨後……

王昃等了好一會。

“呃……”王昃怒道:“這就完了?!”

神龍道:“那還有什麼?如今我在這裏連動都不能動一下,你還要求我去探明究竟?你不要這麼殘忍好不好?”

“靠!”

王昃沒好氣的飛起一腳踢在神龍的眼睛上,疼的他在地上一陣扭動,掀起風塵無數。

吐了口口水,王昃走到神龍所說的那個小洞旁邊。

其實也不用找,太明顯了,一道光束直通天際,稱得上是現在地球上最亮的地方了。

伸手試探了一下,接觸到光柱,明顯感受到一種很強大的力量,具有傷害性。

王昃的手有些發麻,收回來一看,上面竟然多了一些細密的口子。

皺了皺眉頭,黑炎直接從手上迸發出來,直接衝那白光衝了上去,直接給‘挖’出一個空檔來。

王昃趕忙把自己的腦袋伸到裏面,向下看去,發現……下面很遠很遠,起碼有半個地球的距離,有一個‘蛋’。

他好奇壞了。

扭頭看了一眼神龍,覺得自己可不能像他那麼倒黴。

一道黑炎激起,王昃就要往下衝。

但正在這時候,身邊一個人影閃過,竟是女神大人直接跳了進去。

“呃……被……被搶先了……”

大約一分多鐘,女神大人又再次回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