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遠山和聶父看著王明宇和聶思思都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原本王明宇要來的時候他們還有點不敢相信,來美國並不簡單。這不是從寧波到上海竄親戚,而是跋山涉水、遠渡重洋,他們二老來過一回,記憶尤為的深刻。兩個的肩膀都明顯的有著抖動的痕迹,顯然是激動所致的。

王遠山大聲道:「我兒起來,我兒在中國和日軍的表現我們已經通過報紙知道了,我心甚慰啊!武漢會戰的失敗也怪不得我兒,聽到我兒打敗日軍的消息,我與你聶爹爹大飲三天,實在是快哉快哉啊!~哈哈哈哈」,王遠山的確是驕傲的很,有子如此也應該無憾了。

王遠山以前只想著讓自己的兒子能夠學點好,但是他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兒子居然能夠成為抗戰的民族英雄,成為日軍聞風喪膽的那個人。王遠山作為商人雖然略有奸詐。不過那是身為商人的本色,無商不奸,否則怎麼能夠在生意場上生存下去呢?但是王遠山本人還是一個民族愛國的商人。

聶父和王遠山的關係之所以這麼的要好,皆因為他們都是同一類人,這一次雖然他們遠離了是非之地,但是他們的兒女都奮鬥在抗日戰場的第一線。

這些足以讓他們自豪和驕傲了,因此王遠山怎麼看王明宇怎麼的順眼,畢竟一個有這麼大出息的兒子,誰不喜歡呢?要論產業,雖然說王遠山自己覺得自己也是富甲一方,但是現在到了美國才知道,和自己兒子的在短短几年時間裡建立的產業相比,自己手上的那些產業都已經變成了零頭了。

當然王遠山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已經不是他的兒子了,或者說自己的兒子肉體上還是他得兒子,但是精神上已經不再是他的兒子,而是一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一名有知識有文化的軍人。否則他的兒子絕對不會有如此的成就的。當然王遠山肯定只是覺得自己的兒子突然有能耐了,絕對不會懷疑王明宇。

望子成龍是每一個父母的願望,王遠山看到自己的兒子成了龍,只有高興的道理,哪裡還有懷疑自己兒子的?即便是不相信,卻也要接受這樣的現實。

王明宇和聶思思站了起來,幾個人都去了會客廳,現在在美國兩個老人病沒有養老,而是利用他們的經驗將中勝製藥和中勝軍火發揚光大,入股了更多的有前途的企業。在王明宇略微翻看的資料中,很多大公司的股份雖然不是很多,但是都是後世耳熟能詳的大公司。

不過蝴蝶的翅膀已經開始扇動,這個時代的歷史已經偏離了軌道,但是歷史前進的腳步不會停止,它的整體趨勢也是不會停止的。只是時間略有快慢的問題。王明宇現在就屬於一個另類的存在,不過王明宇也知道,即便是在另類,那也只不過是滾滾歷史中的一滴水一般。

「爹,這一次過來的目的想必你也知道了吧?雖然目前日軍沒有任何的大動作,但是一切都只是暫時的。日軍現在也是騎虎難下,他們絕對不會放棄對我中華民族的侵略,所以只有不斷地加強我們的實力才能夠與之抗衡,甚至消滅他們!」王明宇坐在了客廳那邊直奔主題道

「這件事情都是王介在負責的,我們主要是為公司出謀劃策,具體的*作問題我們是插不上嘴啊!」王遠山道

「少爺,你交待的事情我已經幫你問過了,那個你說的什麼直屬隊的裝備絕對不成問題,兩千套我已經聯繫了。不過至於戰鬥機和坦克這些就有點懸念了。」王介也不隱瞞直接說道,有點懸念這個話頗為讓人耐人尋味了,意思就是有希望又沒有希望的感覺。

「你現在聯繫的事哪幾個公司?與我們有業務往來沒有?」王明宇問道,顯然他覺得自己是買主,有錢還買不了東西?

「少爺,說實話,戰鬥機我基本上可以搞定,美國這邊我們的關係經過這幾年的發展還是很不錯的。即便是派美國的軍艦護送都沒有任何的問題,上一次我們不是也這麼做的嗎?只是少爺沒有說明白要多少架飛機?要多少輛坦克?我沒辦法跟人談啊!」王介苦笑道「具體的其實我也不怎麼清楚,目前飛機和坦克的價格大約在多少錢左右?」王明宇問道,對於價格其實王明宇並不了解,但是也知道絕對不便宜。

「目前德國的坦克報價在二十萬美元到三十萬美元之間。飛機我們選擇的是美國本土自己這邊入股的一個公司的飛機,不過想要便宜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啊!現在一架戰鬥機連同配備的彈藥大概需要一百五十萬美元左右一架~!如果大規模購買肯定是有便宜的,而且少爺還是股東呢!」王介道

「飛機大約六十架左右吧,太少了形成不了什麼氣候。不過坦克一定要多點,看著來吧,至少弄他個百十來輛吧?越多自然是越好,坦克多了,我們這比的傷亡自然就小了。」王明宇笑著說道,實際上內心中還是盤算著價格,不過看上去似乎也花不了多少錢啊。

「不過德國那邊的坦克製造商有一個要求,讓我們很是惱火啊!」王介氣憤的說道,顯然他也是遇到了什麼義憤填膺的事情。

「哦?他們提出了什麼要求?」王明宇饒有興趣的看著王介問道,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是有辦法解決的。

「少爺,他們說他們想要用他們的這些坦克換取盤尼西林在整個歐洲的銷售權!」王介氣憤的說道,「他們這是坐地起價,又不是就他們一個國家有坦克,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換一個國家,省的受他們的鳥氣!」

王明宇則是沉默不語,這個時候德國已經露出了他們的獠牙,控制整個歐洲大陸的盤尼西林?德國人的心也太黑了吧?今年九月份恐怕德國就要開始他們的侵略計劃了,現在他們這麼做的目的顯然就是為了不讓其他國家得到盤尼西林,從而加速他們的侵略步伐。這樣的事情堅決不能同意的。

王明宇道:「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同意,整個歐洲的銷售權必須控制在我們的手裡,如果德國非要搶奪控制權,那麼你告訴他們至少要付出十億美金的代價,否則免談。另外告訴他們,有生意不做那樣很不好,如果他們不做我們的生意,我們也不做他們的生意!」

王介一聽樂呵道:「好嘞!那咱們就多弄點坦克回來!」,王介得到了王明宇的命令那底氣就十足了。不過王明宇卻是搖搖頭道:「王介啊,不要再一棵樹上弔死,這是我們老祖宗說過的話,同時在德國、蘇聯等國家購買坦克,我看德國不可能給我們多少坦克的。」

王明宇這樣的判斷也是來源於他的記憶,這個時候德國一切的發展基本上都是為了他們的侵略,現在他們能夠賣點坦克給自己已經是不錯了。而且還外帶了條件,胃口真是很大。不過王明宇自然不為所動,你做出一,我就能做十五。你不賣我,我也不賣你!不過這樣跟德國的交流也換不來多少的坦克。

王明宇繼續道:「至於飛機嘛,這個還是要由你出面,不過你最近頻頻大動作,自然會引起有心人的關注,到時候你買的這些東西都被投放到中國的戰場上去,稍微聰明點的人很快就能聯想到我們之間的關係了。因此這件事情能低調就低調點,能秘密就秘密點。」

王介笑道:「放心吧,少爺,這些東西我懂,不過現在我在美國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老爺在幕後,前面就是我打點,認識的人也不少,就算是有危險,他們還得保護我這個財神呢。不過就怕給少爺帶來麻煩,我盡量做到不露痕迹!」

王明宇站起來拍了拍王介的肩膀道:「辛苦你了啊!等到勝利的那一天,我們就能好好的鬆一口氣了!購置這些東西所需要的錢財,你們自己把握一下。我就不問了。盡量是越多越好,不過後勤補給一定要跟上,否則咱們買回去那麼多的東西也沒有用啊!」

王介道:「這個油的問題一時半會很難解決,不過如果少爺能夠給我們提供一個固定的安全的地點,我到時候可以讓他們建一個小型的煉油廠,這樣就不需要擔心什麼,不過還是要小心為上。咱們中國那邊可是不太平啊,能找到這樣一個地方還真是不容易,主要是設備不好運輸進去啊!」

王明宇問道:「設備可以拆除嗎?要是可以拆除的話,我們可以把這些設備放在飛機上,然後油飛機非常西南地區。在那一帶咱們肯定能夠有地方建立這樣一個地方,只是原料的問題也是要亟待解決,看來現在的一切還只能從美國等國家進口了。」

王明宇也是頗為的無奈,現在已他們的技術條件,實在是很難做到這些。王明宇他又不是萬能的,總不能讓他變出汽油來吧?最多在日軍那邊搶上一點,不過那只是杯水車薪,所以到時候只能自己建立一個穩定的輸出油的廠,否則到時候敵人來了,自己人這邊沒有汽油了,那真是搞笑了。

王明宇現在討論的只是一個大概的方向,具體的問題還需要王介*作,不過這些問題只能慢慢來,談生意如果失去了耐心,那麼等待他們的只有挨宰了。

王明宇的時間非常的充裕,即便是318集團軍現在遇到了日軍,那也是完全可以抵抗得了的,所以他一點都不擔心。但是德國人卻是等待不了了,如果歷史沒有改變,他們原定的計劃就是今年的九月一日發動戰爭。

現在著急的應該的是他們才是,於是王明宇告誡了王介一番,意思讓他在談判的過程中,不要顯得如此的焦急。一旦戰爭爆發,盤尼西林的價格絕對居高不下,到時候得不償失的是他們德國人。

聶思思和聶父兩個人團聚的場面也是感人無比的,這一次王明宇打算讓聶思思在美國盡孝,實際上也是不願意在讓聶思思受苦了。在外面顛沛流離一般的生活對於一個半大的女孩來說實在太過殘忍了一些。而且兩個老人身邊也沒有至親的人,對兩個老人來說也是非常的殘忍的。

不過這件事情,王明宇打算等等再說,畢竟今天剛回來,主要是團聚,王明宇問清楚了現在的狀況之後,一家人就其樂融融的開始了團聚的生活。吳培林和姚子青也被安排住下,這一次他們兩個出來實際上就是出來玩一玩,具體的事情其實沒有多少。 幾日之後,王介從美國的另一個城市西雅圖回來了,這一次王介是去美航談判,具體的談判結果顯然不是很讓王介滿意。現在大多數人都盯上了盤尼西林的價值。這讓王介非常的惱火,這憑他們這點東西也想佔有中勝製藥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這簡直讓人貽笑大方。

不過美航的代表卻是堅持這個底線,雖然王介代表的中勝公司是他們的股東之一,但是中勝製藥持有的美航的股票卻是很少的,大概只佔據了不到百分之四的股份。總價值雖然相當的高,不過在美航他們卻是沒有任何說話的權力。這一次美航的談判為什麼這麼的強硬,這些卻是不得而知的。

其實美航的幾個大股東早就知道了中勝公司繼續這樣的軍火渠道,雖然在美國有很多的軍火商,但是販賣戰鬥機的軍火商並不是很多。原因自然是一般的軍火商沒有這個實力,現在全世界幾乎都處在戰火之中,或者說很多地方都有著小的衝突,隨時都可能爆發大規模的戰爭。

在這樣的情況下,美航公司的人自然覺得自己是水漲船高,你要飛機?好啊,我們樂意啊,我們拿幾千萬甚至上億的飛機和你們公司換一些股份那是給你面子吧?他們認為這是互惠互利。而且他們用一億美金左右的價格購買中勝製藥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們覺得他們還是太仁義了。

也就是說他們估價中勝製藥的市場價值大概在五億美金左右。不過這只是他們看到目前亞太地區的戰爭而言,這些軍火商人其實非常的關注整個世界的戰爭格局,哪裡有戰爭他們的嗅覺是異常的靈敏,目前歐洲那邊已經是山雨欲來,他們想通過他們的預判,來贏得利益。

如果歐洲戰爭一旦爆發,中勝製藥的市場價值至少會翻好幾番,也就是說美航公司絕對不是想賺這幾架飛機的小錢,他們看重的是後面的大的盈利目的。盤尼西林可謂是暴利行業、壟斷行業的代名詞了。想想看,全世界只有一家有這個技術,但是戰爭中卻又是不可或缺的代表,那不是等著宰人嗎?

王介心中很是生氣,他生氣的是,這些美國佬是不是覺得自己是個中國人好欺負?各個都把別人當傻子呢?即便是外人不知道中勝製藥的底細,他還能不知道中勝製藥的底細嗎?好傢夥,一下子要中勝製藥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要是買幾次飛機豈不是把中勝製藥都送出去了?真是痴心妄想!

王介走的時候忍不住猝了一口這些卑鄙的人,如果不是少爺急需這些飛機的話,他豈能這麼低三下四的跟他們談判?還讓自己回來問問?這有什麼好問的?答應了他們才有了鬼呢,娘的,這念頭還真是讓人無語。王介悶悶不樂的坐著飛機回到了加州,因為他也做不了主。

會客廳內,王明宇聽著王介義憤填膺的說著,笑道:「做生意都是這樣,他們利用自己的優勢來威脅別人,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恩?這些資本家不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但是飛機嘛又不是只有他們一家有,我們只是因為我們占著股份所以我們就近原則買他們的,他們還以為全世界就剩下他們一家了?」

王明宇此刻雖然表面平靜,但是內心也是怒火中燒,這些王八蛋把中勝當成他們的提款機了?買點東西還要拿股份買,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不要臉到極頂了。他們倒是想的很好,只可惜他們也只能做做夢而已,即便是百分之五的股份都不可能,何況百分之二十?他們不值這個價錢。

王明宇道:「過兩天你讓傑弗遜打個電話給他們的老總,就說德國人想拿歐洲的代理權,我們的價碼是十億美金!他們應該知道了。」

王明宇覺得,這些軍火商無非是看到現在戰火紛飛,知道盤尼西林的價格居高不下,想趁火打劫。但是這個底線給他們,他們或許就不會無理取鬧了。只不過一個歐洲的代理權就要十億美金,他們想要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所需要的錢財簡直無法想象。

王介笑道:「傑弗遜總裁多次要求過來見一見少爺,不過眼下傑弗遜總裁的行蹤太過引人關注,我委婉的拒絕了他。少爺您看?」

王明宇道:「呵呵,找個時間過來讓他見一見我,好長時間沒有見面,我也挺想他的,他為中勝製藥也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啊!」,實際上傑弗遜現在就把王明宇當上帝一樣的供著,原本瀕臨破產的傑弗遜現在的身家至少過千萬了,而且這還是最為保守的估計。

在美國,有錢就等於有了一切,傑弗遜從一個底層的人現在到上流社會,簡直是一步登天。這一切只不過是因為他到神奇而古老的中國一趟早就的奇迹。這讓傑弗遜對中國充滿了敬畏,與一般的美國人不同,傑弗遜看到中國人的態度是絕對的恭敬的,所以他對王介也是非常的尊敬。

王介是王明宇的心腹,這一點傑弗遜知道,而且傑弗遜更知道,在美國像他這樣的管理人才簡直是多如牛毛,比他好的也是如過江之鯽一般。為什麼現在還用他?還不是因為他和王明宇那一點點的關係?美國是一個金錢至上的國家,能夠有這樣的信任簡直是無法想象的。

王介點點頭道:「少爺,那我就讓傑弗遜總裁在今天夜裡過來一趟,晚上應該不會有那麼多的人知曉,而且我派人把五公里以外的路全部封死,這樣傑弗遜總裁過來就沒有任何的問題了。」,對於傑弗遜王介也同樣很是尊敬,因為傑弗遜一心一意的為自己的少爺打江山。

人和人之間都是這樣,你對我尊重,我對你也尊重。王介和傑弗森就是屬於這樣兩個人,說起來,王介能夠在美國混的風生水起還是傑弗森帶領他得。如果傑弗森要吭他,其實他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所以現在兩個人的關係就像兄弟兩個一樣。而且他們都是為王明宇辦事的。

王明宇現在的地位非常的高,與之前相比幾乎是不能比的。想當年傑弗遜遇到王明宇的時候,只不過是一個紈絝少爺,但是現在的王明宇已經貴為國民革命軍的陸軍二級上將,這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兩個人。王明宇或許代表的就是軍界的一個奇迹。

交待傑弗遜的事情,也由王明宇親自來了。這幾天王介跑來跑去的,王明宇讓他在這邊歇兩天,然後在跑,王介也沒有拒絕。聶思思一直陪著自己的父親,使得王明宇也是無所事事。不過有一件事情讓聶思思沒有想到,自己的月事已經一個半月沒有來了。

當然聶思思只是隨便的提一提,王明宇也沒有在意。畢竟偶爾的月事不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這樣的事情卻被府里的一個保姆注意到了。這個保姆也是中國人,是被王介聘請過來的,這兩天一直服侍聶思思,聶思思也不懂這些,有些事情都是和這個保姆說的。

這個保姆式生過孩子的,自然有這方面的經驗,於是這個保姆說道:「少奶奶,你可能是有喜了。」,聶思思一聽臉色一紅,不過隨即狂喜的問道:雲姐,真的假的?會不會只是那個…那個不正常?」,聶思思此刻心中自然是既興奮又緊張了。

這個保姆雲姐道:「那你以前有沒有過不正常的表現?如果沒有的話,我想基本可以肯定是懷孕了!我要提前恭喜少奶奶了啊!」

聶思思簡直不敢相信雲姐的話,如果說她不想要孩子簡直是不可能的,戰爭中隨時都有可能犧牲,如果能夠留下自己的後代,那麼聶思思感覺自己也是無憾了,現在居然很有可能是懷孕了,聶思思自然沒有理由不激動,但是又怕自己空歡喜一場,心中很是忐忑。

雲姐道:「少奶奶,府里就有醫生,我們現在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這個院子里的確有醫生,而且還是兩個私人醫生,一個是中醫一個是西醫。兩個人各有各的作用,不過王老爺子卻是更多的相信中醫多一點,而府上的年輕人多半是相信西醫的。

聶思思悄悄的讓雲姐找來兩個醫生,這個西醫卻是沒有任何的辦法,懷孕時要檢測的。但是他恰恰還沒有帶這些儀器什麼的。聶思思急的團團轉的時候,那個中醫笑道:「少奶奶,只要讓我把把脈,老夫也能看出個八九不離十來!」

這隻不過是老中醫的謙虛之詞,老中醫對於喜脈還是很有把握的。聶思思飛快的伸出自己的雙手道:「快幫我看看,快幫我看看!」

老中醫飛快的把脈,然後另一隻手擄著鬍鬚笑哈哈的說道:「恭喜少奶奶,賀喜少奶奶!老夫斷定這是喜脈,絕對不會錯!」,一旁的西醫頗為有點不服氣的看著這個老中醫,不過他也知道這個老中醫的實力,只等自己的儀器一到,一看便知。如果不是那就等著這個中醫出醜了。

聶思思聞言喜極而泣道:「謝謝醫生,謝謝醫生!」,聶思思現在坐在那都不敢動彈了,知道自己懷孕之後,現在她已經不知所措了。老中醫笑道:「少奶奶,等老夫給你開幾副安胎藥就好,平時不要激烈運動,不過要多活動活動,多補充點營養即可!」

聶思思連忙點頭,雲姐早就跑過去報喜了,說來說去不也是為了拿點賞錢么?這個規矩在中國就相當的普遍了,到這邊當保姆,顯然家境也不是很好,不過雲姐在這邊頗為的舒坦,上上下下都沒有把它們當做下人看待,都是和老爺一個飯桌吃飯的。

雲姐飛快的跑到了會客廳,此刻王明宇正在和王介談論事情,而王遠山和聶父此刻正在後面下棋,距離均不是很遠。雲姐還沒有進門就直接喊道:「少爺,少爺,老爺,大喜啊大喜啊!!少爺、老爺,大喜啊!」

雲姐咋咋呼呼的,就連後面的王遠山和聶父都被驚動了,不過他們聽到大喜的時候也是一臉詫異的看著對方,這個時候能有什麼大喜?不過兩人也是暫停了棋局,一人端著一個茶杯慢慢的朝前走著,顯然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他們此刻很少有什麼喜事讓他們失態的了。

王明宇看著雲姐過來笑道:「是雲姐啊,呵呵,什麼喜事啊?雲姐可是嚇我一大跳啊,要是沒有喜事,我可是要扣雲姐的工錢的啊?哈哈哈」

雲姐也是笑道,他知道這個少爺和他開玩笑,雲姐也不客氣的說道:「少爺,這一回你不但不會扣我工錢,還要給我賞錢呢啊!」

「哦?」王明宇倒是來了興趣,問道:「究竟什麼事情啊?難不成我高中狀元了?可這是美國,也沒有狀元一說啊,哈哈!」

雲姐哈哈一笑道:「少爺,不是你高中狀元了,而是你要當爹了!」

「呵呵,我要當……」王明宇話說到一半,騰的一下站起來抓著雲姐的胳膊使勁的搖晃道:「你說什麼?雲姐,你再說一遍?我要當什麼了?」

「少爺,你可別搖了,在搖我人都散架了!我說少爺要當爹了,要做父親了,少奶奶懷孕了,剛才王老醫生確定了,是個喜脈!」雲姐笑著道王明宇愣在當場,一時間不知所措,想當爹這個大家都懂的。但是突然收到這個消息簡直讓王明宇被喜悅沖昏了頭腦,只剩下一個智商現在幾乎為零的王明宇在那一旁傻笑的份了。就在這個時候聽到了兩聲茶杯摔碎的聲音,顯然是王遠山和聶父兩個人剛進來也聽到了雲姐的說話。

王遠山和聶父兩人也是跟王明宇差不多愣在當場,或者說幸福來的太快,讓他們一時間難以消化,真是千呼萬喚始出來啊,王家的香火傳承了。

PS:忙就一個字啊,等兩天再穩定一下更新,大家先看著!感謝a紀大煙袋、雲語風等各位大大的支持與厚愛。 王遠山和聶父被這幸福衝擊的幾乎眩暈過去。這個時候王遠山遠比聶父震撼的多,聶思思身懷的可是他王家的骨肉啊。雖然說聶思思是聶家之人,不過他既然已經嫁入王家,那就是為王家傳宗接代了。王遠山愣神了許久,王明宇卻也沒有回過神來,實在是太讓他激動了。

一旁的雲姐實在有點難受了,本來以為可以得到賞錢,沒有想到現在老爺少爺都愣住了,雲姐很失望,剛欲離開。王介用胳膊搗了一下王明宇,王明宇這才回過神來,王介小聲的對著王明宇說了幾句,王明宇立刻哈哈一笑道:「賞,必須要賞!王老醫生賞五百大洋!雲姐賞五百大洋!」

雲姐一聽立刻興奮的差點蹦躂起來,要知道她現在一個月的工錢可只有五十塊大洋啊。而且這還是待遇非常高的了,現在一下子就多出了將近一年的工錢,這不得不說是一筆小橫財了。王遠山聽到王明宇的說話,這才回過神來,大聲叫道:「好啊,好啊!該賞,該賞!」

聶父現在倒是清醒了許多道:「都該賞,下人都應該賞。這錢我出了,哈哈哈」,聶父也是高興,可以說這個孩子是王家河聶家集萬千寵愛於一生的一個孩子,大傢伙自然都是高興萬分,而且賞下人的這點錢對於他們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的事情。

「對了,思思呢?現在在哪裡?雲姐,你快帶我去啊!」王明宇興奮的對著雲姐說道,這實在是太激動了點,居然連老婆都忘記了,思思才是正主啊。

「啊!~~~~~~~」雲姐驚呼了一聲道:「少奶奶還在王老醫生那邊,剛才我太激動了,就跑過來告訴老爺少爺了。」,實際上雲姐也是抱著打賞的想法過來的,果不其然,這一下子就得到了五百塊大洋的賞錢,實在是太過令雲姐詫異了一番。

王遠山笑哈哈的說道:「這可真是一個大喜事啊,真的確定了?雖然王老中醫的醫術我不曾懷疑過,但是我看這件事情還是要細細的斟酌一番啊,最好到就近的大醫院去看看,確定一下。可不要空歡喜一場啊!」

王明宇很是點點頭道:「父親大人,這件事情的確讓我沒有想到,一定要認真的複查一下,確定了之後,我看思思就呆在這邊吧。原本我就是想讓思思留在美國的,現在正好借這個機會,讓兩位父親大人共享天倫之樂!不知道兩位父親大人怎麼看的?」

王遠山狠狠的點點頭道:「你的這個想法我是同意的,現在正是戰爭的關鍵時期,思思在那邊本身就不安全,為看可以這麼辦!」

聶父自然也是點點頭,這可是他的女兒,現在既然自己的女婿如此的愛護自己的女兒,他自然沒有任何的反對的道理。兒行千里母擔憂,自己置身萬里之外,自然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平安無事才好。看著聶父點頭同意,王明宇自然也是舒了一口氣。

王遠山等人很快的來到了後院之中,現在他們要請醫生看看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聶思思一聽到自己懷孕的消息之後,整個人都顯得有點無所適從,現在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她也知道自己的懷孕意味著什麼,所以只能坐在那邊等待著王明宇的到來。

王明宇看到聶思思,輕輕的握著聶思思的手道:「思思,這件事情一會還要請這邊的醫生檢查確認一下,待會你可要做好準備啊!」

聶思思點點頭道:「恩,確認一下也好,如果錯了那可怎麼辦才好啊?」,聶思思的表情顯得有點無助,因為她也深怕這件事情萬一空歡喜一場豈不是讓所有的人失望透頂嗎?但是王老中醫那麼肯定,在加上聶思思自己的表現,聶思思心裡其實也覺得這件事情八九不離十了。

過了一會,幾個醫生帶了一些設備過來檢查,其實也就是一些測驗是否懷孕的試紙之類的東西。王遠山和王明宇等人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著結果。可以說是望眼欲穿一般的等待。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之後,幾個外國的醫生都是一臉笑容的出來,王明宇的內心也是鬆了一口氣。

在翻譯的指導下,這才知道聶思思的確是懷孕了。確定了之後,大夥都是興奮異常,再也沒有任何的事情比這個事情更大了。王明宇陪了一會聶思思,然後讓眾人去買了很多的營養品之類的東西開始給聶思思補充營養。現在的聶思思儼然就是一個皇后一般的待遇。

安排了這些事情之後,晚上王明宇還要接待從加州總部過來的傑弗遜,這一次傑弗遜是秘密來訪,所以很多的事情都要安排好。傑弗遜現在可是很多國家諜報人員盯著的人,現在王明宇的任務就是劈開這些人和傑弗遜接觸一下,把之後整個的計劃都安排好。

實際上抗日戰爭現在已經度過了一個最為艱苦的時期,日軍的大規模的進攻基本上都被抵擋了下來。在也無力組織這些進攻了,現在的目的就是與日軍周旋周旋在周旋。一旦318集團軍成型之後,他們可以說是遇神殺神的一支部隊。

日軍現在最大的依仗就是他們的工業實力,實際上他們的國力現在已經成為他們的羈絆。不過日軍卻是不會放棄的,這樣的半途而廢與他們如果拿下整個中國所獲得的收益相比,簡直不值一提。當然日軍如果能夠在東三省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勢力而不是急於的擴張的話,那麼或許效果更好也說不定。

不過日軍顯然胃口實在太大,大到他們足以撐死的地步。人類社會都在不斷地進步,而日軍現在停滯不前,中國一直在進步。差距已經在一步步的縮小,但是他們並沒有認識到這一點,反而還一心抱著他們軍國主義的思想,註定了他們最終是失敗者。

即便是現在,日軍如果控制東三省的話,在東三省他們完全可以建立一個國家和中國直接形成對峙,他們目前的勢力來首,佔據那麼大片的土地,短時間之後還是可以發展起來的。到時候北方蘇俄和南方的中國雖然對於他們都有威脅,但是日軍的實力是不容小覷的。

不過現在日軍的兵力太過的分散,而且消耗非常的大。他們硬生生的把他們的優勢轉化為他們的劣勢。現在他們是騎虎難下,雖然他們現在退回東三省還來得及,但是面子問題也是日軍考慮的一個問題,他們不可能放棄富庶的南方地區的,這也是為什麼日軍拚命的進攻的原因。

但是中國真的有那麼好拿下嗎?熟悉中國地形的人都知道,越是往西邊,中國的地形越是複雜。而在這個年代,越是複雜的地形,兩邊之間所謂的實力差距就是越小,甚至在一定的程度上足以超越這種實力上的差距。例如游擊戰等戰爭就是一個例子。

日軍的優勢在於他們的機械化程度非常之高,但是中國人也有中國人的優勢,他們佔據著地利人和,他們可以讓日軍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他們可以讓日軍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情況下都有可能被襲擊,甚至被殺害。

如果日軍和中國的土地面積對等或者相差不大的情況下,那麼日軍倒是可以拿下中國,管理一個比自己差不多的大的國家,這樣的經驗自然來的很快。但是中國和日本的國土面積相差二十六倍之多,而且日本只不過是一個靠漁業為生的小國。

他們想吞併中國,但是他們不懂得中國的國情,不能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不懂得懷柔的政策等等等等,他們一系列的錯誤導致了他們最終是不會去的任何的成就的。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日軍想通過大城市達到佔領中國的目的,顯然是行不通的。

眾所周知,中國最廣大的力量都分佈在農村,而日軍參考的卻是蘇俄的那種方式。要知道蘇俄就是依靠城市包圍農村,但是蘇俄是一個相對先進的工業化國家,他們城市包圍農村的策略是完全行得通的,但是在中國,這套理論卻是行不通的。

即便是蔣委員長其實也是有點學習蘇聯那種的形式,認為只靠著幾個大城市就可以統治中國,這簡直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傑弗森在晚間秘密的來到了王明宇的房間之內,進門之後的傑弗森和王明宇互相的擁抱了一下。王明宇現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熱情很是格外的高漲,不過看在傑弗森的眼裡,顯然以為王明宇對於他的熱情,這也算得上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王明宇對著傑弗森也是直奔主題,傑弗森在這邊的時間並不可能很多,否則引起別人的注意那就得不償失了。王明宇對傑弗森交待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其中包括了中勝製藥的代理權價格和美航公司的談判等等等等,傑弗森都是一一的受教了。畢竟王明宇是大老闆嘛!

當然傑弗森自然是十分的敬佩王明宇的,聽到美航居然這麼的提出條件,使得傑弗森也是異常的惱火。傑弗森現在認識和控制的一些美國政要還是有不少的,很多人都是他引薦然後登上高位的。 二仙山真人傳 傑弗森決定對美航軟硬皆施,否則美航的這些人肯定不肯就範的。

要知道中勝製藥現在就像是一個香餑餑一樣,任何人看到了都想咬上一口,如果都讓他們得逞的話。現在的中勝製藥姓什麼,恐怕沒有人知道了。王明宇自然也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王明宇現在抵抗日軍最大的依仗就是他有著充足的軍費。

如果一個人要砸別人飯碗,恐怕人家也是很生氣的。王明宇現在就是這樣的心情,傑弗森自然看得出來,而且中勝製藥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雖然說王明宇是幕後的大老闆,但是中勝製藥和中勝軍火可都是他們的心血,都像他們的孩子一般的。

目前德國方面的談判依舊在繼續,但是美航方面的談判陷入了一個僵局。美航的人實在太過貪婪了一些。但是王明宇也不得不和他們談判,雖然說他們要求無理,雖然並不是他們一家有飛機。但是在西海岸的海關王介已經打點好了,而且西雅圖正好在西海岸的出海口那邊。

很多時候條件便利自然是非常好的一個理由。現在王明宇要購買美航的飛機自然也是這樣,何況自己還佔有百分之四的股份,這豈不是美哉的事情?王明宇現在也是比較著急的,話說出來已經兩個月了,現在事情還沒有任何的眉目呢。

看新聞說蔣夫人那邊已經頗有成效了,自己的事情到現在卻連個影子都沒有談成呢。而且即便是談成了有沒有現貨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招募飛行員的事情現在也在緊鑼密鼓的進行著。

培養飛行員現在看來已經來不及了,咱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而且日軍的飛行員都是精挑細選,飛行員的事情可以在戰鬥中慢慢培養,而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時間。王明宇的意思是飛機一到就可以直接投入進行包圍工作,別的事情可以再議。

至於煉油廠的問題,王介也在加緊的談判之中,估計這個問題不是很大,因為這些東西都是人家穩賺不賠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看重盤尼西林的價值的。這些石油大亨們對於這些暫時就是沒有任何的興趣,而且他們也知道投資這些人家不一定會樂意。

美國之行現在最大的收穫就是聶思思懷孕了,這件事情是目前來說唯一值得王明宇慶賀的一件事情,不過飛機、坦克、煉油廠等各種物資裝備的事情仙子都還沒有任何的消息。直屬隊的裝備雖然在弄,一時半會也弄不齊全,而時間不等人,一分一秒的在走著,王明宇中焦急不已。

王明宇決定一定要在一個月之內搞定這一切,然後在三個月之內全部搞定走人。

PS:求幾朵鮮花,感謝各位的厚愛! 聶思思像對待國寶一般的被豢養了起來,當然這一切都是源於大家的小心謹慎。要知道王明宇可是一直都呆在戰場上,任何的意外都是非常的令人接受不了的。他們敢不小心?

這幾天王明宇沒有事情就過來陪一陪聶思思,現在的王明宇頗有一種寧靜淡泊致遠的心境。不過他也知道這樣的日子過不了多久就要沒有了,因為事情辦妥了他就要回國了。

傑弗遜那邊還沒有任何的消息,這一走就是三天的時間,美國人的辦事效率是不是都這麼低?三天連個消息都傳不回來?王明宇笑著搖搖頭,還是耐心的等待著他的消息。

時間又過了兩天,實際上這幾天傑弗遜一直都在忙活著美航的事情,只不過美航的這幫人實在太過貪婪了一些。

當然這些人也知道他們的要求實際上很過分,不過利益使得他們不得不放棄他們這種想法,如果真的能夠得到中勝製藥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的話,那麼他們這幾個股東的價值就要增加很多了,何樂而不為呢?

而且他們現在已經把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的股份,下降了百分之五。這難道還沒有誠意嗎?可是令美航的人失望的是,傑弗遜的態度異常的強硬。根本連談判的機會都不給。

傑弗森為什麼要給他們這個機會?他們認為他們是什麼?是施捨?是仁慈?如果他們真的有錢不想賺的話,那麼中勝製藥也無可奈何?雖然現在是物資匱乏的年代。

美航公司的大股東之一史密斯今天是碰到了一個極大的難題,因為今天他負責過來和傑弗遜談判,事實上美航公司的內部根本不是一致的團結,很多人知道,這樣的威脅只會失去一個優秀的客戶,但是在利益的驅使下,使得他們已經變得幾乎連自己都不認識了。

史密斯之前調查了中勝製藥的背景,但是並沒有查出來。但是史密斯可以猜出來,中勝製藥一直和日本作對。雖然他們名義上是說,對於發動戰爭的國家他們是絕對不歡迎的。

可是史密斯是什麼人?他可是個地地道道的人精,上一次過來談判的人是中國人,這就表示,其實中勝和中國肯定有著至關重要的聯繫。如果史密斯的中文有點基礎的話,那麼他就可以知道中勝的基本意思,可惜他不懂中文。

但是這根本不妨礙他得判斷,現在史密斯來到了傑弗遜下榻的酒店,準備搞定這一切。這一次美航的底線就是至少拿到百分之五的股份。百分之五的股份看上去花一億去買實際上是美航吃虧。

但是王明宇卻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在即,這個時候中勝製藥是發展的階段,這個時候一億對於他們來說根本不需要。也就是說美航這筆投資如論是虧是盈利都不可能摻和進中勝製藥這個大染缸裡面的。

因為什麼?自然是因為中勝製藥現在沒有上市,股權的分配還是處於保密階段,這個時候如果美航參與進來,他們就有權利查看很多機密的事情,甚至財務都必須要公開。這些受制於人的事情,王明宇是自然不會同意的。

而在這個時候美航自然不會想到這個問題,他們認為這麼具有誘惑力的條件,中勝製藥應該很爽快的就答應下來了。這也不是美航公司誇張,實際上一億美金購買百分之五的股份,其實按照目前的市場行情來說,還是很不錯的。或者說是非常不多的價格。

當然前提是第二次世界不爆發,如果一旦爆發戰爭,中勝製藥的身價至少還會漲好幾倍。甚至十倍百倍都是有可能的。不過美航公司的股東之一史密斯不會想到這些,他今天的目的就是取得中勝製藥的股權,至於為什麼那麼多的股東一致要股權呢?

這些史密斯也不是很清楚,作為公司的執行董事,他被董事會派過來談判越是無可奈何個的事情,實際上他根本不願意摻和進這個漩渦之中。不過現在事情既然已經到了他得身上,他即便是不想做,也不得不做不是?

史密斯敲響了傑弗遜的房間。這一次的聲音看上去是傑弗遜有求於史密斯,但是史密斯知道,他們也不是唯一的選擇。即便是這一次雙方之間的生意談不成功,但是也不能傷了和氣。

至少這一次最少還要保證這一億美金的訂單不是?做生意講究的是和氣生財,難免下一次就用不到他們。而且最為重要的事中勝製藥的大股東實際上還佔據著美航百分之四的股東,單單這一點就讓史密斯不得不對傑弗森客氣點了。史密斯把傑弗森當成了美航的股東之一。

「傑弗森先生您好,這一次冒昧來訪還請見諒!」史密斯一臉笑容的看著傑弗森,彷彿兩人就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般,做生意的人自然始終都是保持著笑容的,這樣的生意才能長久嘛。

「哦?史密斯先生,我現在可不太好,你們這種強盜一般的行為已經讓我們公司的高層震怒了。現在我們只能聯繫波音公司,看看他們那邊有沒有存貨了。」傑弗森一臉沮喪的說道,顯然對於美航的做法他實在是很生氣,史密斯看到這裡也是心驚肉跳。波音公司?那不是他們的死對頭嗎?

「傑弗森先生,波音公司可是我們美航的死對頭啊,你要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虧損的最後還是我們?你可是我們美航的股東之一啊!」

傑弗森擺了擺手,顯得很是不以為然,繼而冷笑道:「你們就是這樣對待股東的嗎?我現在對於這些很失望啊!忘記告訴你了,波音公司也有我們的股份,只不過沒有美航多而已。實際上對於我們來說,任何一家公司都是一樣的。只不過這邊距離我們的賣家相對比較近一點。」,傑弗森的話已經很明確的告訴了史密斯他們的態度。中勝製藥是絕對不可能妥協的。

史密斯略微有點尷尬,現在也不得不令他有點尷尬,原本以為中勝製藥這一次的目的就是為了在他們這邊購買飛機。但是現在他們並不是唯一的選擇,這使得史密斯慌張了,如果最後連一億美金的訂單都飛了,那不是平白無故的增強波音公司的實力嗎?現在想想也是,人家憑什麼就要買美航的飛機呢?

公司的商業間諜真是不知道幹什麼吃的,居然連中勝製藥是波音公司的股東都不知道?這一下臉真是丟大發了,其實這也怪不得人家商業間諜,在波音公司的股份並不是以中勝製藥的名義購買的,而是以個人的名義吸收的。

所以也沒有吸收多少的股份,實際上波音公司的股份只有百分之一多一點而已。傑弗森為了給史密斯來一針強心劑繼續說道:「德國想要我們在歐洲的代理權,都被我們公司的高層拒絕了,十億美金!只有十億美金才能獲得我們公司在歐洲五年的代理權!否則一切免談,誰也不是傻子,如今歐洲烽煙四起,一觸即發!我們絕對不會出售我們的股權的。」

史密斯連忙點頭道:「是是是,這個我們知道,現在我們是懷著誠意過來的。我們想…想…」,史密斯想了半天也沒有說出來,原本他們以為一億美金購買百分之五的股權那是相當的多了。但是現在他們發現,和中勝製藥向德國人提出的條件一比,這一億美金實在是太過稀少了一點,以至於史密斯羞愧難當,竟然不好意思開口了。

「哦,史密斯先生,有什麼話儘管說,談生意嘛,開價談價實在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傑弗森倒是一臉無所謂的說道史密斯擦了擦汗道:「額,傑弗森先生,這件事情請容我回去和董事會商量一下!如果可以您也可以去參加董事會討論此事,您作為股東之一,有這個發言權。」

「不必了吧,現在我的條件就是這樣。如果你們願意賣就賣,如果不願意賣我也沒有辦法。我還沒有聽過一個資金過剩的人會把自己的股份拿出來購買東西,你覺得這樣現實嗎?而且我們並沒有打算出售股份,甚至並沒有打算去上市!現在我們高層認為我們很好,沒有任何的理由用自己公司的股份來購買這些東西。這些是做生意用的,不是我們的必需品。」傑弗森擲地有聲的說道史密斯點頭應是

回去之後史密斯立刻召集了幾個大股東商討此事。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買不買中勝製藥股權的問題了,而是能不能把這單生意拉過來。這些股東聽說中勝製藥的高層居然還握有波音公司的股權,頓時炸開了鍋。

如果說之前他們還有一些希望的話,那麼現在這個希望已經化為了泡影,實在是讓人沮喪不已。現在美航公司的人也沒有了原來的奢望,這年頭想占別人便宜的事情還是少做為妙啊。

否則什麼時候掛了都不知道,沒有想到一次交易居然還會把自己的競爭對手給曝光出來,不過現在也知道了中勝製藥的底線了,那就是他們不出賣自己的股權。就在美航公司的人退而求其次的準備與中勝製藥的人準備交易這一批的飛機的時候。

史密斯突然爆料道:「這一次可能惹怒了中勝製藥的高層,今天我看了,傑弗森雖然好像是中勝製藥的總裁,但是我發現他並不是真正的幕後大老闆。當然這只是一種感覺,我感覺中勝製藥的總裁可能是中國人,這是我的嗅覺。當然也只是嗅覺!」

史密斯的話讓底下掀起了驚濤駭浪,這怎麼可能?中國人一?這不是開玩笑嗎?這麼出名的公司怎麼可能是中國人呢?這史密斯一定是瘋掉了。

不過另一個股東卻道:「史密斯先生這麼一說我也有這個感覺,你們不覺得這個公司招收的中國人太多了一點嗎?而且傑弗森總裁的資料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吧,他可是從中國回來之後突然發家的。雖然他們吹噓中國遍地是黃金,但是去中國的可是很多,怎麼他一去就能變成這樣呢?如果說幕後還有一個人,我倒是認為有可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