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男人不留長髮了,穿衣服也換了新樣子,屋裏的裝潢也變樣兒了,好新鮮,以前只在潛意識下活了18年,先在她可要切身體驗一番。

先去看看她前世的恩人,現在的老媽,看她過得怎麼樣,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或者不順的地方,現在的她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她可是有靈力的靈女,好多事情在她眼裏都是小事一樁。

晨曦打開衣櫃尋找衣物,雖然是自己穿過的用過的,可還是叫人很興奮。

這些衣服好簡潔,穿着也舒服,最主要是方便,方便走動就是最好的。

晨曦輕鬆下了樓,站在院子裏,呼吸着新鮮的空氣,望着藍藍的天空吶喊。

“人間,我來了!”

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爲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在哪兒?”

晨曦剛進門兒沒多久就接到了明主的電話,人類真聰明還發明瞭手機,這方方的東西既然能和地球那一頭的人說話,太方便了。匕匕·奇·中·文·網·首·發

“晨曦? 禍國 聽得見嗎?”

“啊,聽得見,你說吧。”晨曦抓過桌上的葡萄放進了嘴裏。

“在哪裏?”

“當然在家了。”

“在家?管理員說你還沒回別墅,回老別墅了?”

這明主以爲她的家只有那兩處是嗎?“我回我自個兒家了,錦繡花園。”

“今天不是週末,你回那邊做什麼?”

晨曦拿着電話回了自己的臥室,鎖上了門。

“我回我自個兒家還要理由嗎!”

“晨曦,你不好好待在書房學習,亂跑什麼!你是不是又哪裏不舒服了?”

他倒是很關心她,不就學習嗎,去哪兒不能學,何況憑她的能力還學不好功課!

“我很好,你忙你的,不就學習嗎,沒問題,放心,哈,我不會讓你去陪那個狐狸精一夜,放心!”

電話那頭好像斷了線似的靜悄悄。

“斷了?那我掛了。”

“你這說的是什麼,現在立馬趕緊回來!”

好凶啊,他啥時候變得這麼兇了,當冥主的時候也沒見他對她兇過…

“不回。”晨曦望着鏡中的自己特淡然的捋了捋頭髮。

“孟晨曦,你別忘了你的身份!”

晨曦把電話往遠處放了放,急脾氣,着什麼急!

“啥身份?契約妻?乾妹妹?拜託,你已經違約着了,我還沒和你爭論呢,你倒好先着急了,我也是懂情意地,也知道人間冷暖地,你放心,我不會翻臉不認人,放心吧,哈。”

見對方沉默,晨曦接着說道。

“還有,以後我去哪兒那是我的自由,只要不耽誤做你的乾妹妹不就好了,放心,我有分寸,我去吃飯了,再見。”

嘟嘟嘟…

朱明手握着手機傻眼了,她敢掛他的電話?至今沒人敢掛他的電話,這孟晨曦反了是吧,還和他提什麼違約,最近他是不是對她太好了,以至於讓她都忘了自己姓什麼!

朱明合上電腦,拿上外套就出門了。

晨曦把手機扔在一旁,用手指觸摸自己臥室裏的一切,親身觸摸就是有實感,漂亮的臥室,雖然不華麗但是充滿了溫馨,自己在這樣的環境里長大也夠幸運的。

咚咚咚,“晨曦,吃飯了。”

“來了哦。”

晨曦衝了出去,陪着老媽老爸吃飯,沒有比這個更暖心的了。

“晨曦,多吃點,看你瘦的,怎麼感覺又瘦了呢。”老爸夾着菜關心的問道。

晨曦低頭一看,自己這身板子也太嬌氣了,要麼怎麼那麼沒力氣,拎着兩兜子東西就感到了累,不行,明日開始得鍛鍊身體了,再怎麼懶也得把身子立起來再說。

晨曦大口吃着飯,查閱老媽的面相,面相舒暖沒有凶氣,度過了那一次的劫難後應該沒什麼大劫了吧,來前算過,好像只有那一次的劫難。

晨曦真心希望老媽的此生平平安安開開心心。

一家三口溫馨吃完飯,一起看電視,晨曦正入迷於電視這奇特的東西時,家裏的的門鈴響了。

“來了哦。”晨曦攔下要去開門的老媽,自己跑了出去。

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爲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明主,他怎麼來了?

朱明看到一身睡衣,表情淡然的晨曦更加上火,他怒氣衝衝地衝進了屋子,降低着聲音咬字道,“爲什麼不接電話!”

電話?他說的是那個手機嗎,對了手機呢?晨曦摸了摸身子,沒有,手機呢?對了放在臥室裏了的。

他不會找不到她才特意跑到這兒來的吧?

朱明見晨曦的母親走了出來只好忍住火氣,“伯母您好,我找晨曦商量點事情。”明主對晨曦使了使眼色。

“媽,我去去就來。”晨曦披上外套關上了防盜門。

她還沒轉過身,他的手就伸了過來擒住了她的小手,整個人就那麼硬拽着下了樓。

晨曦藉着樓道里的暖光看了眼明主,除了頭髮以外真的找不出不一樣的地方,這傢伙連牽手的姿勢都沒變。

是不是她沒接他的電話,叫他擔心了?可愛的冥主,失憶了還這麼掛念着他,她是不是得很受感動纔是,回到冥府是不是考慮不要對他那麼的冷淡?

經不起誇的人,剛要轉變想法,就被他狠狠地甩到了牆角,疼死她了。

晨曦正要離開那個牆角,高大的身影壓了過來,她都來不及閃開,後背就那麼緊緊地貼住了牆壁。

他就那麼緊貼着她,這姿勢感覺好曖昧!他這是生氣了還是獸性大爆發?記憶中貌似有過類似的情況,結果都是她吃的虧…

不怕不怕,她又不是從前的孟晨曦,肯定有辦法的。

“大晚上的你要幹嘛?”晨曦趁着明主眨眼向旁邊急速移動了起來,誰知明主的大粗臂一下擋了過來,弄得晨曦無處可逃,這傢伙速度還夠快的嗎,好吧,看你接下來怎麼辦?

“我問你呢,爲什麼沒接電話?”朱明已經相當忍住了火氣,這野蠻女還不老實,明明是在考驗他的極限。

“就爲這事兒啊,手機放臥室裏了,所以沒聽見鈴聲了唄。”晨曦動着眼珠找尋機會。

“就爲這事兒?多大的事兒是纔是大事!你那麼掛掉電話又不接,你不覺得解釋點什麼?”朱明動了動耳朵底下的肌肉,這種表情往往很生氣的時候纔會流露出來。

晨曦纔不管明主的微表情代表什麼,一她沒做對不起他的事兒,二沒做害人的事情,有什麼可膽戰心驚的。

她特坦然地答道,“解釋什麼?電話裏說的夠清楚了,剛剛解釋的也夠明瞭了,不懂你在折騰什麼!”

朱明感到掌心全是汗,心裏全是冰,他鬆開了手向後退了退…

她是他認識的晨曦嗎,看着像又不像,她這是怎麼了?

“喂喂,你沒事吧?”

晨曦在明主面前晃了晃手,“沒事我上去了,還要看電視呢。”

朱明的心潑涼潑涼,那顆被晨曦化開了的心瞬間結上了一層冰…

難道在她的眼裏真的沒有他嗎?她只是把他當僱主,當乾哥哥看待?那她夜闖他的臥室是什麼意思?她的那眼神又是什麼意思,孟晨曦你到底怎麼想的!!

朱明拽住轉身離去的晨曦,一把把她拉近了懷裏,他要試一試,試一試她的心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是在吻她嗎?他是在吻她嗎?她怎麼不推開他?

雖然他是她的夫君,可是他們只有過一夜,洞房花燭夜後他們再也沒有合房過,突然這麼一吻,叫她一下亂了手腳。http:///

難道來到人間後,她喜歡上了他?不,不,不僅僅喜歡,好像還愛上了他!

她,愛上了冥主?怎麼會?怎麼會?

在冥界這些時日,冥主百般地寵愛她,她不也無動於衷的嗎…

雪兒,真的是無動於衷嗎?她的心悄悄地反問她,是啊,真的是無動於衷嗎?好像不是!

那顆堅守的心來到人間前就已經衝破了防線,只是一直自我否認不敢面對,要不是再一次來到人間,可能那顆死去的心,已經被他收服了…

難道,她真的忘記了柳逸晨?那個用生命救她的男人,那個她曾經深愛過的男人!

那一年她捨去性命嫁給冥主就是爲了挽救心愛的男人柳逸晨,她爲了挽回柳逸晨的魂魄來到了冥界,和冥主談了個生死約,那就是,她嫁給冥主換回柳逸晨的命。

新婚那一日,她丟棄性命來到人間當了冥主的愛妻,卻把心留給了柳逸晨,她以爲自己永遠會這樣,誰知…誰知這一刻她愛上了冥主…

愛上了他,可是這個點這麼吻,貌似哪裏不對!

失憶的冥主正在親吻她,她該怎麼辦?晨曦動了動身子,身子越動越緊,動彈不了。

“on,on,放開我。”晨曦在明主懷裏掙扎,熾熱的脣仍緊貼着她的脣,怎麼也掙脫不開。

在怎麼親密的關係,也不能在大馬路上親親啊,何況他倆在人間還不是夫妻…

“放開…”晨曦仰着後腦勺試着掙脫。

呼吸都困難了,還不鬆開…

晨曦見明主絲毫沒有鬆手的氣象,只好踩他腳丫。

“啊!”已經數次深受**襲擊的明主,還是不由自覺的尖叫了起來。

“孟晨曦!”

“那,我都呼吸不過來了,況且,咱又不是那個什麼關係,你餓了嗎。”晨曦發現自己的手腳慌亂,嘴更是不受理智的控制,竟然始了胡言亂語。

“孟晨曦,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是我,是我自始至終自演自唱,對不起,失禮了。”

朱明轉過了身,失望的擡頭遙望那遠方的星星。

晨曦,不知爲什麼好想留住她,可她的手始終沒伸出去…

“你的腳沒事了是吧?踩我的力氣那麼大,應該好了吧,傷剛剛好還是小心一些,我,不送你上樓了。”

明主的聲音顫抖着淒涼的讓人心痛,他的背影憔悴的讓人揪心,月光下的他顯得很是孤寂。

晨曦拽住了他的手,“不要走。”

朱明像被魔術棒定在了原地似的,一動不動,他沒聽錯嗎?她是說不要走嗎,這一句‘不要走’他判了多久,他好怕她不留她,就讓他獨自離開,好怕…

這一生經歷過不少事情,沒有一件事情讓他這麼懼怕過…

前一秒,要是真的就那麼的離開了,他覺得自己很難再有勇氣邁出一步!

晨曦,你心裏有我的對不對,對不對!

孟晨曦,這輩子你就是我的!

明主轉過身,抱住她,抱得緊緊的,緊緊的…

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爲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晨曦的頭埋在暖暖的胸膛裏很是舒心,她把頭埋得深深地,雙手緩緩地擡了起來抱住了他的腰。

他的身體暖暖的,帶着一股香氣,那熟悉的香氣就在鼻尖,她能愛上他嗎?晨曦自問,卻不知怎麼答,不管答案怎麼樣,此刻就想這麼抱着。

他抱得越來越緊,抱得她喘不過氣。

“明主,我喘不過氣來了。”晨曦擡頭望向他,他的眼眉舒展着,眼眸更是閃閃發光。

“晨曦,等你滿了20歲,嫁給我。”明主的脣輕輕地親了下她的額頭。

晨曦感到血液變熱,臉頰紅潤,她好像真的愛上他了…

這一時刻的她完全不知道冥主爲她做的遠遠不止這些,等她明白過來的時候卻錯過了太多的風景,可那是許久以後的事兒了。

不管怎樣,明主這張臉長得太完美了,特別是那豐厚的脣,剛剛吻下去的感覺還真不賴,憑什麼他突襲吻她,她就不可以?

晨曦踮了踮腳試着親她,可個子不夠高根本夠不着,她正站在那裏不知所措的時候,她的下巴被他勾了起來,隨後深深地一個吻落在了她的脣上,甘醇香甜,回味無窮。

就在熾熱香吻時,明主的電話響了起來,晨曦不好意思的離開他的懷抱退倒了樓梯口。

“明主,我回去了,相信我,我會考上貝京,相信我不會影響朱家的事情。”晨曦急忙回過頭背對着他揮了揮手,她怕再不回頭就離不開他了。

咚咚咚,跑上樓,心,咚咚咚,跳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家的。

茫茫然中簡單和老兩口打完招呼,晨曦就回了自己的臥室。

那顆亂跳的心始終沒停止跳動,晨曦打開窗戶遙望,希望能看到明主的車,可只有幾盞路燈以外什麼也沒有看到。

晨曦消聲嘆氣擡頭,發現月亮啥時候變成了明主的臉,完了,她真掉入情河裏了。

一堆事兒還沒搞定,就談上戀愛了,還是和冥主,她的夫君!什麼時候開始她愛上他了?等一等,冥主失憶,他是不是故意的啊,故意用這種方式…

不管他的動機是什麼,能確定的是她的心動了,他在慢慢地佔據她的心!

牀上的手機響了一聲,晨曦急忙拿過手機一看,是明主發來了微信。

“回到臥室了嗎?”

“到了。”晨曦咧着嘴打字。

“那我回去了?”晨曦探出頭朝樓下觀望,明主還沒走嗎,他想確定她到家後纔要走嗎,好體貼。

“路上小心。”晨曦的嘴始終沒合上。

“想你。”

晨曦的嘴越咧越大,她不知看了幾遍‘想你’這兩字,她抱着手機在牀單上滾了好幾圈,猛然想起她還沒回信,急忙端着手機坐了起來。

“我也想你。”發完微信不好意思的紅了臉,好像自己在他面前說出了這句話似的。

手機鈴聲又一次響起,晨曦急忙打開查看。

“對了,腿不能再亂踹了,不乖就把你抓回家。”

晨曦又一次笑了出來,“我的腿只踹你一人。”看着文字自己都覺得肉麻,匆匆給刪掉,重寫道。

“知道了。” 愛情有時就這麼簡單,簡簡單單一句話就能讓你笑,讓你哭。

她雖然是靈女,但也是個女人,自然沒逃出愛情的魔掌。

自從回到臥室,晨曦的心像飄在半空中似的飄飄然,頭腦缺氧,甚至忘記了自己要做什麼,她傻傻的望着天花板胡思亂想。

這個時候他應該到家了吧,要不要發短信問一問?晨曦拿出手機看了看又收了起來,還是別發了,名義上他還是她的哥哥,她不能太隨心所欲,還是收斂點爲好。

可是,明主會想她嗎?應該會吧?

“想什麼呢?”貓頭鷹漂浮在上空,背貼着天花板,臉對着她問道。

晨曦被貓頭鷹的忽然到訪顯出了吃驚,她本能性的滾到了牀的一旁。

“你什麼時候來的啊,都不發出聲音。”

“有一會兒了,不是我不發聲音,是你一心想着冥主,聽不見看不見罷了。”貓頭鷹站直身體站在了窗戶牆面。

“都被你看到了?”晨曦不好意思的坐了起來,撓了撓頭。

“看到什麼?”

咦,難道貓頭鷹不知道她和冥主接吻的事兒?

“沒什麼。”晨曦閉上眼,讓靈魂離開軀體。

“靈女,別怪我多嘴,冥主爲了你真的付出了很多,請你不要辜負他。”貓頭鷹的表情異常的嚴肅,讓晨曦不得不重視起來。

貓頭鷹說冥主爲了付出了很多,付出了什麼?貓頭鷹指的是,在冥府時,他對她的好?還是陪着她來到人間的事情?難道除此之外還有什麼?

“明主爲了我付出了很多?他付出什麼了?”晨曦直接問道。

“到時你就知道了。”貓頭鷹穿過窗戶飄落了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