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大手一揮,一股奇妙的力量傳遞過來,空氣中的元力分子似乎活躍了,蒼無惑感覺自己平靜了不少,心裏震驚的同時,也更加期待大師兄的回答了。

“不知道,回去查。”他還是不喜歡多說話,說完兩人就一起沉默了,蒼無惑雖然失望,但也不願意自找沒趣。 這電驢子傳出嗚噠嗚噠的聲音,兩個人使它不堪重負,蒼無惑感覺它時刻都晃動着,感覺要垮掉。

果然,在上橋的時候他嘚嘚的響個不停,緊接着蒼無惑感覺屁股一熱,向後看去它已經冒出了黑煙。

琅趕緊把它停了下來,皺着眉頭,道:“糟糕了,這玩意兒居然是毀在我的手裏……要賠錢。”

聽他這麼一說,蒼無惑就有點迷惑了,這電驢子難道很貴嗎?

“它很貴?”蒼無惑摸了摸頭。

大師兄琅再它上面鼓搗着,想要把它修好,可是又冒出了一陣黑煙。

他點燃了一根菸,深吸一口,一腳把它踢到了河裏。

“完全壞了,看來我要打工好久了。它要600驚魂點,實在太貴了。”琅有些沮喪,神情頹敗,彷彿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蒼無惑無語,他知道殺死一個e級的怪驚魂點大概有100到200,這大師兄好歹也是十大勢力的人,怎麼說也不會窮吧,就是幾隻怪而已。雖然看不透他實力有多少,但能當上大師兄的人怎麼着也不會弱吧?

“你有所不知,這個驚魂遊戲城有10個狩獵區,裏面怪物很多,有的等級也非常高。”大師兄說道。

蒼無惑更加迷惑了,道:“不會都被人佔領了吧?”

琅的眼中呈現無奈,嘆了一口氣,道:“之前我們是有兩個的,不過都被搶走了。現在到他們的狩獵區去的話得交六成所獲得的驚魂點,所以現在的人生活很難。”

難怪這裏看起來那麼頹敗,看來這裏的人還真的被壓迫的太厲害了,蒼無惑也終於知道爲什麼那眼球出來後說出那樣的話他們不害怕卻是無比的興奮了。

“之前的天魂學院很強嗎?十個就佔了兩個。”

大師兄表情浮現出一股自豪,道:“當然,之前都是排名第一的!”

蒼無惑心中激動,越是強大那他能得到線索的可能性就越大,要知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再怎麼某些東西也是不會變的。

大師兄走在前面,不再說話,蒼無惑默默的跟着,氣氛壓抑。

蒼無惑想給他600驚魂點的,但覺得這不是時機,他看得出來大師兄骨子裏的那種自傲,那是弱者所沒有的東西,一但他開口那麼必然會被他排斥。

他正愁找不到時機的時候,前面突然來了一輛越野。

大師兄突然停了下來,把他擋在背後。

那越野停了,從上面走下來幾對男女,他們揹着或拿着各種各樣的武器,很是囂張的來到了大師兄面前。

前面是個染了個紫發的青年,手中是一把砍刀,如同一個混混,嘴裏叼着一根菸,斜視着琅。

“琅師兄,上次您還欠我們2000驚魂點呢,不知道您有了嗎?”

琅拉了蒼無惑一下,示意他不要說話,道:“那個女孩弄壞的東西我會陪給你的,說了給我一個月,還差一天吧……”

“一個月!上次說的期限已經快到了,不過明天來了誰都不認識誰,我想今天就要回來。”紫發青年不耐煩道。

“就是!亂出風頭,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那份實力!”後面的人也說道。

琅有些苦澀,他總共的驚魂點也才700多,除去了那電驢子的錢,他算得上是一貧如洗了。

“驚魂點……我會給你,我琅說話算數,只是現在我真的沒有……”

“還沒有?我看你們真的是窮得快連衣服都穿不上了!”

“真是給十大勢力丟臉!”

“你們還真敢自稱是十大勢力之首?一羣垃圾!”

“別,人家好歹是大師兄,你們怎麼說話的!”紫發青面表情一橫,又道:“還不給大師兄道歉!”

“大師兄,對不起……”

“哎呀,真是對不起了。”

“是我們魯莽了,大師兄。”後面的人笑着,紛紛道歉。

蒼無惑在後面看去,大師兄的手握得緊了,看來也是強忍着心中的怒意。

“看來你也是給不起這個數目了。”紫發青年拿出了一條鞭子,甩了一下。“我成豐也是說話算話的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只要你承受住這十鞭子,這事就算了了,大家以後見面,還是朋友?怎麼樣,大師兄您要不要考慮下?”成豐笑着,期待的看着大師兄。

後面的人突然後退了一步,這和說好的不同呀,現在怎麼變成打他了?萬一還手怎麼辦?

成豐善察人心,知道大師兄琅是個什麼樣的人,這是他幾經考慮後下定的決心。

看着他那期待的目光,大師兄沉默了,過了一會兒道:“可以!來吧!”

琅把衣服一扯,露出了那健壯的上半身,是個完美的型男,惹得蒼無惑一陣眼紅,想當初他也是這副身材,只不過皮膚是黝黑的。他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白皙細嫩得像個女人一樣,吹彈可破。

成豐眼神一亮,道:“大師兄,這可是你答應的,你可別還手啊。”

“儘管來!”

“好!果然是第一的漢子!我成豐,佩服!您忍着點!”

話是說的無比的佩服,表情也到位了,但他心裏可癢了,握着早準備好的皮鞭,手微微的顫抖,也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激動。

“哼哼,要是誰知道我成豐鞭打大師兄,那眼睛驚訝得還不得掉下來?”他這樣想着,彷彿看到了無數美女在他懷裏聽他的光榮事蹟。

意想不到的是那皮鞭一下就被一個英俊的少年給握住了,並沒有抽到琅的身上。

“小子!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成豐氣得話都快說不利索了,看着這個微笑的少年恨不得把他給打趴在地上。

“我今天是來還錢的,我差大師兄好多錢呢。”

外面的只是全程看蒼無惑挑戰boss,並不知道隧道里的具體過程,所以大師兄此刻也愣住了,不知道蒼無惑在幹什麼。

“胡說八道,你哪裏欠……”話沒說完就被蒼無惑一個眼神給打住了。

也罷,先看看他要幹什麼吧。

“2000驚魂點是吧?給,拿去。”蒼無惑在腦海中一劃,向他轉了不多不少的兩千。

“這……”成豐看着那交易過來的兩千頓時就愣住了。

他的本意就是來打大師兄的,卻是沒有想到突然走出來這麼一個少年,二話不說,很是闊綽的就拿出了2000驚魂點。 這些人也是傻眼了,他們被成豐找來就是來壓壓場面的,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本以爲對着大師兄吼兩句就夠了,卻沒想到成豐居然這樣做。

蒼無惑看着那皮鞭,從大師兄旁邊停頓了一下,低聲快速的說了兩句什麼,但又很是靈巧的跳開了。

成豐鞭道一改,擔心打到大師兄身上,頓時橋面上出現一道鞭痕。

“你打我幹嘛,驚魂點不是給你了嗎?”

他哪裏不知道這個成豐那壞心眼,論心機蒼無惑覺得他還是太嫩了。

什麼是最高深的實力演技派,說到底就是三個字,不要臉!

蒼無惑一副委屈的樣子,結合現在的模樣那可愛的樣子真得迷倒萬千的少女。他可憐兮兮的看了下大師兄,又道:“那個女孩我記得她不是被你殺了嗎,我覺得大師兄不應該給這驚魂點。”

成豐被壞了好事,心裏早已經氣急敗壞,牙齒緊咬,追趕着蒼無惑要給他一個教訓。

“你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裏!”大師兄怒吼,健壯的身軀上爆發了一股強大的氣勢,一跳就來到了他們中間。

成豐嚇了一跳,趕緊停了下來,他知道琅是一個修煉狂人,不在乎關心外面的事,想要賭一把,便道:“沒,大師兄,這個小子之前偷了我們東西,我剛剛纔發現是他,現在想要教訓他一下。”

的確他猜對了,大師兄不知道蒼無惑纔剛從新手區出來。

然而……

大師兄眉頭一挑,身上捲起了一陣風,道:“我說的不是這個,你教訓誰和我都毫無關係,我想要知道他剛剛說的是不是真的!”

成豐腿一軟,被這又攀升不少的氣勢再一次嚇到了,頓時就急了,道:“沒有啊,那個女孩我不是放過她了嗎?我怎麼會殺她……”

蒼無惑頓時就笑了,看着成豐,緊逼道:“你叫她來坑害大師兄這麼重要的事,你怎麼會不殺她滅口!”

大師兄手一甩,一股勁風吹了過去,成豐頓時摔倒在地上。

“你胡說!我只是把她打發走了,並沒有殺她!大師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殺她,您叫我放過她,我真的放了她的!害怕他們搞砸了,我親手放的啊!”

大師兄冷哼一聲,一把飛劍冒了出來,插在了他脖子旁邊。

“成豐!你記得那天嗎?”大師兄身上的其實在持續攀升,旁邊的鐵鏈都被震動了。

成豐想起了這一個男人的可怕,曾經的可怕,還有那驚魂榜……

“哪……哪天?”他回過頭想要尋求幫助,可那些人早已經跑光了。

(這羣只會吃飯的傢伙!)

橋面劇烈的晃動了一來,那把劍插的地方出現了無數的裂縫,它快速的蔓延,很快就來到了蒼無惑腳邊,嚇得他趕緊退了一步。

“那天!那個女孩是我送回的家!而你說是你親手放的,你的記性真差呀!”

成豐一愣,給了自己一個大耳巴子,暗道自己怎麼這麼不懂事,亂說話。在大師兄那強大的壓迫感之下,他還真的慌了手腳。

驚魂戰力排行榜,琅,第三名!

這是蒼無惑剛纔去查詢的,這可真讓他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個沉默寡言的男人居然這麼強!

在那幾個剎那間就想好了這個計策,這就是他自創的“陣腳慌亂法”。要不是那幾個人退後一步,蒼無惑還真沒信心來這樣賭。

“老實把一切都交待出來,雖然今天殺不了你,但你能確定在我的追殺下活過三天嗎!”大師兄的威嚴此刻體現得淋漓盡致。

成豐不敢動彈,那把鋒利的劍似乎隨時都能斬斷他的脖子。

他嘆了一口氣,把一切都說了出來。

原來那個女孩是他安排的,他看出了大師兄那樣的性格,他賭對了,大師兄果然爲了幫她而“犧牲”自己,他知道天魂學院的人都太窮了,剛好利用這一點,本想着今天來羞辱大師兄耍耍威風,他臨時做了改變,這樣羞辱他感覺不痛快,乾脆壞人做到底,直接來個鞭打,那豈不是“大快人心”?

可惜的是,出現了個蒼無惑。

蒼無惑聽完,鬆了一口氣,心道自己猜對了,果然自己就是天才。這樣想着,不由得笑出了聲。

“笑什麼?”大師兄這副嚴肅的姿態很是嚇人,生人勿近的感覺油然而生。

蒼無惑眼睛一轉,道:“我在高興,這樣壞的人終於還是落了個這樣的下場!師兄,我們怎麼處置他?”

看着大師兄不再看自己,蒼無惑鬆了口氣,好壓抑的眼神。

大師兄用劍把他託了起來,道:“系統的原因,我們殺不了他!”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很明顯的,成豐鬆了口氣。

“所以,把你的東西都交出來,這件事就算了!”

“哈?”蒼無惑一愣。

“什麼?”成豐也是呆住了,一向嚴肅正經的大師兄什麼時候做出這樣的勾當來了?

“什麼什麼,趕緊的,晚了你就走不了了!”大師兄也是無奈,最近事太多了,多得都無暇修煉了,學院又需要大量的驚魂點來改建,他也是被逼急了。

成豐一震,只要不殺自己就好,趕緊就把身上的所有東西都交了出來,又劃過了大部分的驚魂點給大師兄,不過大師兄做出了更爲驚人的舉動,這舉動讓蒼無惑都驚爲天人!

成豐可是一點也不敢馬虎了,他知道大師兄什麼樣的人,言出必行,雷霆萬鈞。此刻看着大師兄走了過來,一臉無辜……

成豐走了,不是開車,是走了,車也被大師兄搶了,他的心裏迴盪着大師兄的話。

“誰要是把今天這事說出去,我讓他後悔當一個玩家!”

晚風很涼,成豐一貧如洗了,他這樣走了,又抱緊了手臂。

越野車上。

蒼無惑看着大師兄,覺得他太霸氣了,他從來沒有想到一個人居然能霸氣到連別人衣服褲子都扒掉的地步。

“今天,謝謝了。這是剛纔你給的2000驚魂點。”他看着前方,嘴裏叼着一根菸。

蒼無惑笑笑,道:“這算什麼,你是我大師兄嘛!”

“你解開了我的一個心結,之前一直覺得不對勁,一切都太巧合了。現在終於知道了。修道之人最忌諱心結,琅欠你一個人情,以後必還。”

他一骨碌的說出這麼多話,蒼無惑很是驚訝,再一次笑了。

“人情?這人情算做友情如何?”

大師兄看了蒼無惑一眼,第一次笑了,這是個率直認真的男人。 蒼無惑一來到這天魂學院就直接無語了。

幾塊破爛的木板簡單的搭在了那鏽跡斑斑的大門上,上面纏繞着許多不知名的藤蔓,已經快要完全覆蓋住了那四個大字,甚至這幾個字也因爲年久而變得有些模糊了。

這是塊不大的場地,大師兄掏出來一把鑰匙嘎嘎一聲就打開了那大門,領着蒼無惑走過那塊長滿了綠草的場地。這場地不大,幾十畝見方,上面還有一顆巨大的樹,看起來很是蒼老,似乎有幾百年的歷史了,上面掛着許多的紅綢緞,寫着許多人的名字。

一個人也看不到,跟着大師兄,蒼無惑來到了這場地後面的一處十分密集小矮房,它們前面擺着大理石做的茶几,幾處還有老歪柳。一股清淡的香薰味傳來,蒼無惑感覺身體突然輕了許多,他看去,原來屋檐下都有一個銅製小香爐,絲絲的白煙從裏面飄了出來,就是它發出的味道。

“這地方還真是古色古香。”蒼無惑笑了笑,在這高樓聳立的城市裏居然有這別具一格的風景,這讓他眼前一亮。

大師兄招呼着他,來到了一間房間裏,這裏很整齊,裏面有一股清香,桌子上還有一壺茶水,杯子裏還是熱的,冒着煙,看來有人來過,應該是纔沒走多久。

“這個小師妹,不是叫她等着嗎?又跑哪去了!待會回來這次定要好好教育她!”大師兄表情嚴肅,對於小師妹的離去很是不滿。

“那個……還是算了吧。”蒼無惑被這表情又嚇了一跳。

不過今天琅比較高興,一揮手,道:“你好好熟悉一下這裏吧,這裏今後就是你的家了。我還有事要先走了,等他們回來就會告訴你一切的情況。”

說完大師兄琅大步的走出了房間,很快就離開了。

這大師兄,風風火火的,把蒼無惑獨自一人留在這裏。還別說,這裏的人還真夠少的,到目前一個人也沒看見。

“太坑了!這臭老頭,活活的綁架了我一百年!那可是一百年!不是一年兩年!還是在”蒼無惑坐在凳子上,心中發氣,驚魂點的一百年可不能按一百年壽命來算。

他倒上了一杯茶水,慢慢的品嚐了起來。

淡淡的清香,茶味很爽口,這裏雖然看起來都很破落,但一切都給人一種舒心的感覺,漸漸的蒼無惑也放鬆了下來。

“是家……嗎?”

對於家蒼無惑還真沒有什麼感覺,沒有父母,沒有親戚朋友,除了張牧和唐悠兒,他還算得上真是一無所有了,如果說溫情,那就只有在他們二人身上體會過吧,奇特的三人小家。

蒼無惑回憶起以前的時光,想起三人在那經常看夕陽的大樹下一起吃着東西,相互打鬧卻無比溫馨的日子。

這樣想着不知不覺他的眼前流下了一滴眼淚,那表情不知道是哭還是笑了。

一隻溫暖的小手搭在了他的後面,讓他回過神來。

“你怎麼哭了?”很溫柔的,是個小女孩的聲音。

蒼無惑不着痕跡的用手劃過眼淚,回過頭,道:“沒啊,剛纔眼睛進沙子了。”

十多歲的小姑娘,她身着紅白的古裝,精緻小巧的臉蛋粉嫩無比,手上纏繞着綾羅綢緞,淡紅色的小靴子搭配得相當的美妙,她就是個小仙女。

“真的嗎?”她歪着頭,笑嘻嘻的又道,“你就是新來的老五吧?”

“老五?”蒼無惑愕然。

“是呀,加上你,我們今天一共就五個師兄弟了呢。”

蒼無惑早有所猜測,但也萬萬沒想到這裏居然才那麼五個人?這人數少得也太可憐了吧?

驚魂遊戲城玩家人數不容置疑,多得不計其數,在他想來這怎麼也是個十大勢力,來投靠的人應該很多。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天魂學院被嚴厲打壓,被其它九個刻意孤立,嚴令靜止外人進入這天魂學院。而且天魂學院只收天賦特別高的人,一般人他們還真看不起。這樣長久往來他們的人數就越來越少,目前就剩下這幾個了。

“我叫汐茹,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師姐了!”她十分高興,暗道終於不再是最小的那一個了。“雖然我看起來才10來歲的樣子,但我可是已經有20歲了呢!”她笑了笑,走到了那牀鋪邊,那裏有個櫃子,她把它打開了,取出了一套古裝,遞了過來。

“來,待會兒穿上它。”

蒼無惑接了過來,放到櫃子上。

“好了,待會你穿上這衣服就來飯堂吧,待會兒我們一起吃飯。”她笑了笑,翩翩而去。

蒼無惑古怪的看了這衣服一眼,打開後眼睛一亮,笑得無比的燦爛。

飯堂。

“師妹怎麼還沒弄好啊,我都等不急了,餓死我了!”

“就你最慌,再等一會兒又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