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兒,爲了朕的千秋大業,辛苦你了。”

君臨天輕輕的在庚桑瑤的發間落下一吻。

“吾皇,我們是夫妻,本就應該同甘共苦的。”

“瑤兒這句話朕愛聽,得此賢妻,夫復何求呢!”

“吾皇,如此擡舉瑤兒,瑤兒真是有愧於吾皇,到現在也沒能懷上吾皇的孩子。”

說完。庚桑瑤低下頭去,裝做一臉的憂傷,她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雅芙會先懷上他的孩子。

“瑤兒,這種事情是急不來的,我們還有很長的路呢。”

君臨天笑着安慰庚桑瑤,想來也奇怪,他們幾乎夜夜雲朝雨暮,可她這麼久了,依然沒有懷上他的龍種,君家向來子嗣少,他這一代,的開枝散葉才行。

庚桑瑤沒有說話,也許,愛情只是一種感覺,而這種感覺會隨着環境和心境而變,只是,她對沐雲軒的心,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在心裏告誡過自己,如果她的最愛離開了她,她就會讓自己的心慢慢的等一等,時間沖洗,讓心靈沉澱,她心裏的苦也就會慢慢的淡化了,可是她對沐雲軒的心,只怕永遠都不會淡化了。

“瑤兒,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哦!沒有,吾皇,瑤兒只是覺得心裏對不起吾皇。”

庚桑瑤擡眸,故作深情的看着的看着君臨天。

“你啊!就是喜歡東想西想的,你休息吧!朕還有事情要處理,晚一點再過來。”

君臨天起身,不打算在多留。

“恭送吾皇!”

“不用起來,歇着吧!”君臨天溫和的看了她一眼,滿眼的柔情。

看着君臨天離開以後,水倍巫師給逐夢使了一個眼色,逐夢會意,走到外邊守着。

“瑤兒,你也看到了,吾皇對你真的很不錯的,那本禁術,你就不要在修煉了,可好?”

水倍巫師再一次勸道,她不能讓瑤兒墮入魔道,有一個君臨天就夠了,可不能在搭上瑤兒。

“水倍姨,你就放心吧!瑤兒心裏有分寸的。”

庚桑瑤無所謂的說道。

脣角蠕動了一下,擡眸看向水倍巫師。

“水倍姨,你去齊聚十七異士,我們要好好的商討一下對付明月山莊的事情,這次一定不能在失敗。”

對付明月山莊,是她最感興趣的事情。每次一想起蘇紫陌會死,她的心裏就會熱血沸騰的。

雖然不是所有的堅持都會有結果,但總有一些堅持,能從一寸冰封的土地裏,培育出一朵怒放的花朵的。

沐雲軒,你想替蘇紫陌守護明月山莊,那我們就來較量一下吧!

“好,瑤兒,三天之後,就能把所有的異士召回來的,瑤兒你計劃一下三天後的行動,剛好,月影宮的人也會在三天以後攻打雲城。” ♂!

“月影宮的人已經到皓月國了?”庚桑瑤驚訝的看着水倍巫師。

“是啊!剛剛只顧着說其他的事情,忘了告訴瑤兒,月影宮這次偷偷潛入皓月國的,只有在沐雲軒沒有任何防備之下,才能攻破雲城,最近雲城裏只有沐雲帆在,如果他們沒有任何防備,的確很容易攻破雲城。”

“哼!”庚桑瑤聽完以後,卻冷哼了一聲!

“雲城要是那麼容易攻破的話,君臨天早就動手了,就是因爲太瞭解雲城風裏的一切,太瞭解沐雲軒的能力,君臨天才不敢輕舉妄動的,白傲蓉把雲城想的太簡單了,之前的四國,沒有那一國的皇帝敢動雲城的。”

“這次月影宮的任務非比尋常,老族長也許會給他們好的玄器也說不一定。”

“是嗎?”

庚桑瑤冷冷一笑,“我就不相信老族長會這樣偏心?”

水倍巫師在心裏嘆了一口氣,瑤兒心裏始終還是對老族長又期盼,可是一個連自己兒子能殺的人,又有什麼事情不能做的呢?

“既然都在三天以後行動,那就一起行動吧!”

庚桑瑤笑了笑,這樣沐雲軒分身乏術,看他怎麼守護明月山莊。

“瑤兒,這個計劃不錯,我這就去傳信給十七異士去。”

水倍巫師突然變得高興起來,這一次,就算是不能徹底打倒明月山莊,也要讓明月山莊受到重創。

明月山莊裏,青楓快速的往明月軒走去,半路上卻遇到了青蓮。

“青蓮。”

青楓語氣溫和的喊道,不似之前那般冷漠。

“青楓,你也是剛剛從外邊回來嗎?”

青蓮一身幹練的白色衣裙,非常的又女俠風範。

“嗯!昨天晚上有一批殺手潛入了皓月國京城,你那邊是不是也有什麼消息?”

青楓看着她也來明月軒,應該是來稟報少主的。

“不錯,我這邊收到的消息和你的一樣,走吧!少主和聖主都在明月軒裏。”

“好!”青楓難得莞爾的笑了笑。

明月軒的書房裏,蘇櫟正在看書,每天他都會抽出半個時辰的時間來學習爲人處事的道理。

沐雲軒無事,便在一邊陪着蘇櫟看書,一大一小,姿態慵懶,氣勢不凡。

“櫟兒,你每天都會抽出一個時辰的時間來學習這些,櫟兒你可看得懂這書中的意思?”

蘇櫟從書中起頭來,笑了笑說道:“爹爹,多數都能看得懂,這書是孃親寫下的爲人處事的細節,簡單易懂,卻很實用。”

沐雲軒皺了皺眉頭,沒想到是陌兒寫的?

“可是這字跡….?”

沐雲軒只是想說,這字跡並非陌兒的筆跡。

“這是慕容叔叔的筆跡,孃親讓慕容叔叔記下來,然後孃親用了一種特殊的印刷方式印刷以後編輯成書的,這書可以說是隻有明月山莊有,爹爹你看這裏,孃親說,做生意的人一定要學會爲人處事,可要處世就就要先修身,容盡天下難容之事,其實,說的就是寬容別人也就是寬容自己,有了寬容,才能容盡天下難容之事。” ♂!

“櫟兒……。``し”

“聖主,少莊主。”

沐雲軒正想說話,青楓和青蓮走了進來,兩人齊聲喊道。

“何事?”

沐雲軒擡眸看着兩人。

“聖主,探子傳來消息,昨夜京城裏潛入大批殺手。”

青楓稟報道。

“少主,大多數在城東候命,青楓和我們查到的就是同一批殺手。”

接着,青蓮也把自己查到的稟報蘇櫟。

“哎!你們都在啊?”

夜輕寒一身白衣,臉上掛着幸福的笑容。

“夜叔叔,你是不是也得到什麼好消息了?”

蘇櫟開口問道,這兩天夜叔叔可開心了,和姑姑是形影不離的。

“櫟兒,還是你瞭解我,看來我來晚了一步了,青楓,青蓮,看來你們的眼線已經查到了。”

夜輕寒看了看青楓和青蓮,這兩人都是打探消息最快的人。

“可能不會有夜公子知道的多,畢竟我們還是沒有查清楚那些人的身份。”

青蓮回頭看着夜輕寒,也許他帶來的消息能讓她們知道那些人的身份。

“青蓮,那正好,我知道的剛好是你們不知道的。”

夜輕寒走近他們,蘇櫟也無心思在看書。

“夜叔叔,是月影宮的人,對不對?”

蘇櫟淡淡的問道,白皙的小手慢慢的合上手中的書。

“啊?”夜輕寒吃驚的看着蘇櫟。

“櫟兒,你怎麼會知道的?”

“猜的。”

蘇櫟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你這猜的也太準確了一點吧?”

夜輕寒摸了摸鼻子。

“現在只要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就可以了,只是上次夜叔叔你說過,巫族派出月影宮的人是來對付雲城的。”

沐雲軒看着兒子笑了笑。

“看來,這京城裏的大小事務都瞞不過櫟兒的眼睛。”

“**使人有了無限的動力,手中擁有的又怎麼會想失在去,這京城裏的大小事,櫟兒自然要知道得清清楚楚纔是。”

蘇櫟對這一點比較自豪,孃親專門教了他一種收集消息又準又快的消息。

“看來,我以後不用經常往這明月軒跑了,你們這明月山莊這麼大,我每次來來往往都挺累的。”

夜輕寒自顧自的找了個椅子坐下。

“青楓,注意他們的一舉一動,只要他們一進攻雲城,格殺勿論。”

沐雲軒冷冷的下命令,終於還是忍不住了。

“是,聖主。”

青楓得令,快速的轉身離去。

“對了,少主,皓月皇將在三日後離開皓月國前往星月國邊境,不過同時也讓皇后對付明月山莊。”

“她對付我們明月山莊也不是一兩次了,有那一次是成功過的,只要這次能成功的劫殺他們玄武階以上的屍蠱,之後便不不足爲懼。”

蘇櫟冷冷地道,拿出自己找到的乾坤印來,他契約了乾坤印以後,還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人。

“夜叔叔可知道這是什麼?”

夜輕寒起身,看着蘇櫟手中銀白色的如八卦圖一樣的東西,不過看了好一會,他還是搖了搖頭。

“它看起來很不平凡,可你夜叔叔我見識短,還真不知道,這是什麼寶貝?” ♂!

“夜叔叔,這是乾坤印。

蘇櫟笑着說道,和夜叔叔一起出去找到的,只是他沒有告訴夜叔叔而已。

“乾坤印….?”

夜輕寒無比震撼的看着蘇櫟手中的乾坤印,“櫟兒,你什麼時候找到乾坤印的?”

這也太震驚了,從來沒有聽他提起過,這乾坤印怎麼就在櫟兒的手中了。

“這是上次和夜叔叔去不歸山裏找紫晶血龍參的時候找到的,他就在紫晶月龍魔獸棲息的後邊找到的。”

蘇櫟也不在隱瞞,最近幾天,他的乾坤印已經修煉到了第二層,威力實在是很驚人。

“櫟兒,你可真沉得住氣啊?看來八大玄器和你們母子真的有緣,現在就只差玲瓏塔和天女琴沒有找到了。”

蘇櫟開心的笑了笑,“看來真的和我們母子有緣,眼下只要在找到天女琴和玲瓏塔就能聚齊八大玄器了。”

“櫟兒!照你這樣說,齊兒已經契約到了窺鏡了?”

沐雲軒沒想到他們都這麼幸運。

“不錯,只怕這些,巫族的人都知道了,只是沒有辦法從我們這裏拿走八大玄器而已,因爲我和爹爹一樣,身帶詛咒,他們不敢動櫟兒,但是她們絕不會這樣坐以待斃的,一定還會想其他辦法來搶八大玄器的。”

“櫟兒,你說的沒有錯,他們不會坐以待斃的,庚樂羽不會動你….?”

夜輕寒猛的往前走了幾步,“庚樂羽不會動你,不等於他不會動齊兒啊,齊兒這次出去恐怕會有危險了,忍了這麼久了,她又怎麼會在忍下去,而且這次齊兒出去尋找的東西又非比尋常,只怕….?”

“夜叔叔,你就不要爲齊兒擔心了,齊兒逃跑的經驗豐富,手中又有多種玄器護身,而且齊兒心裏也明白,他被抓會意味着什麼?所以,以櫟兒對齊兒的瞭解,齊兒是不會讓自己被抓的。”

蘇櫟相信自己的弟弟,齊兒什麼都會做,就是不會做讓孃親會受到傷害的事情。

“希望齊兒真的吉人自有天相吧!”

夜輕寒也不想齊兒出事,如果齊兒被抓的話,陌陌歸來,很多事情都會身受限制的,眼下陌陌任務重大,可不能讓她亂了心智,而陌陌的死穴就是櫟兒他們兄妹三人。

“齊兒往東而去,東邊比西邊的地勢更爲險峻,去的時候,齊兒不會有事,但是回來的時候就….。”

“這一點,爹爹可以放心,回來的時候,齊兒一定不會逗留,齊兒雖然調皮,但從來不會拿我孃親的性命開玩笑。”

蘇櫟自小和弟弟一起長大,他對自己的弟弟有信心。

“不錯,我們應該相信齊兒纔是。”

沐雲軒笑了笑,以齊兒的能力,他相信齊兒一定能安全回來的。

“好吧!月影宮的人出現了,那庚桑瑤更不會坐以待斃,巫師們已經在暗中召回十八異士了,我這裏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庚桑瑤派了十八異士中的千面娘子假扮陌陌。被邵峯一眼識破,當場就給殺了,對於我們來說,又少了一個勁敵了。” ♂!

“慕容叔叔對我孃親的熟悉程度可想而知,那千面娘子縱然能易容成和我孃親一模一樣的容貌,但也不見得能瞞天過海。樂文小說|”

蘇櫟冷冷一笑,是不是他孃親,他只要一眼也就能認得出來。

沐雲軒默默的看了兒子一眼。

看來,櫟兒也知道慕容邵峯對陌陌的情意。

慕容邵峯,你還要爲陌陌做多少,你才肯收手呢?

想到慕容邵峯這段時間在邊境爲陌陌做的事情,他心裏非常的不好受,相比之下,慕容邵峯對陌陌的愛,真的很偉大,到了這一刻,他心裏才真正的佩服慕容邵峯這樣無私的愛,而不能說出的愛,纔是讓慕容邵峯痛苦的,難言的痛,也只有慕容邵峯自己最懂。

“嗯!要是放在我面前,我也一眼就能分辨出真假的。”

夜輕寒也快速的說道。

“那就好!”蘇櫟笑了笑。

孃親說過,人與人,一場緣,心與心,一段情,孃親對身邊的人,都出自一份自然的真情對待,日子久了,能成爲交心的人,都被孃親珍惜着。

“爹爹,櫟兒要去檢查一下明月山莊外圍的機關,爹爹要不要和櫟兒一起去?”

蘇櫟知道,庚桑瑤不會等太久就會攻打明月山莊的。

“好!櫟兒,爹爹一直想知道明月山莊的機關是怎麼設計的。”

沐雲軒一直想去看看,陌兒是怎麼設計出那些機關的。

“那我也一起去吧,上次那些屍蠱可是聖玄期巔峯的修爲,但絲毫爲被那些屍蠱破壞半分,真的是太讓人意外了。”

說起這個,夜輕寒一臉佩服。

“櫟兒從會走路開始就被孃親帶在身邊言傳身教,在加上過目不忘的本領,對這下機關也有所瞭解,基本每個幾天就會檢測一次。”

蘇櫟說着,起身上前帶路。

夜輕寒回頭看了一眼沐雲軒。

“看看你這父親當的多清閒啊?陌陌那當爹又當孃的,看把這三孩子教的,連我們都不及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