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上次告訴父母自己賺了一百萬,父母都有些難以置信,更何況是一個億?

宋乾離家的時候小姨放了幾萬塊錢在他這裏,讓他幫着投資,宋乾這次回來直接就給了對方五十萬!

倒不是宋乾不願意多給,而是宋乾懂得滴水恩,鬥米仇的道理。

然而就在宋乾將要離開家回臨江的時候,小姨突然帶着表弟曲靖,和他的女朋友徐曉倩來到了宋乾家裏。

一來是爲了對宋乾表示感謝,而來也是有求於宋乾。

表弟曲靖打算和女朋友商量結婚的事情,但是對方父母覺得他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對此頗有意見。

現在宋乾在外面發了財,有大本事,於是小姨便想着讓曲靖跟着宋乾一起前往臨江,想要讓宋乾幫忙某一份差事。

對此宋乾當然沒有什麼意見,滿口答應了下來,宋乾自己的公司剛開起來,現在正是用人之際,有自己家人幫忙當然再好不過。

而且宋乾知道,表弟的這件事情,其中還有自己父母參與其中。

根據宋乾的推斷,估計是父母對自己突然賺了這麼多錢,有些感到不放心,所以叫來表弟監督自己,如果自己沒走正路,好及時勸住自己!

而宋乾想的是,正好藉助這個事情,讓父母慢慢接受現在的自己,讓他們明白,他們的兒子,現在是真有本事了!

並且賺的每一分錢,都是乾乾淨淨!

至於給表弟安排個什麼活,宋乾還沒有想好,畢竟表弟曲靖沒有讀太多的書,有些職位他並不能勝任!

索性就先給了他一個司機的職位,讓他先做着,後面有合適的職位了,再來安排。

對此曲靖倒是欣然接受,而他的女朋友似乎有些不太樂意。


其實宋乾這樣安排,也有着試探一下這個表弟的意思,如果他能放得下身段來爲自己開車,那就說明他是真心想要跟着自己做事,而如果他只是想來沾點自己的光,那就沒必要留在身邊了。

當然,即便曲靖真是這樣的人,宋乾看在自己小姨的面子上也不會虧待他,大不了給他一兩百萬,讓他自己去做點生意。

人心這東西是經不起試探的,好在曲靖經歷起了這個考驗。


至於他的那個女朋友,在宋乾看來根本不值一提,曲靖跟在宋乾的身邊,還能少了女人?

不過這畢竟是表弟的私事兒,宋乾也不好明說,一切都看錶弟自己的意思。

沒準兒別人正是周瑜打黃蓋,兩廂情願也說不定。

離家的當天,父母一路將宋乾送到了車站,表弟和他的女朋友也跟在一起。

回到臨江市之後,宋乾先是帶着曲靖去了趟自己開在學校外邊的酒吧。

當曲靖和徐曉倩來到酒吧時,曲靖的臉上充滿了羨慕和崇拜。

自己和表哥這纔多長時間沒見?別人就已經混到這種程度了。

而自己呢?早出社會這麼多年,到現在連份像樣的工作都沒有。

尤其是當曲靖看到龍彪一行人對宋乾那畢恭畢敬的態度時,他更加堅定了要跟着宋乾做事的決心!

別說是做司機了,就算是讓他去給公司看門,他也願意。

然而曲靖的女朋友徐曉倩,心裏卻有一些不一樣的想法。

宋乾的事情她也聽說過,說是靠炒股,在短時間內賺到了上百萬,徐曉倩的心裏本來就將信將疑,現在看到宋乾的酒吧,她就更不信了。

平時出入酒吧的都是些什麼人?在看看幫宋乾做事的龍彪有是些什麼人?

在徐曉倩的心裏,已經斷定,這宋乾一定沒幹什麼正當事情,而且這酒吧,估計也在做一些不乾淨的生意。

於是,徐曉倩打起了退堂鼓,本以爲曲靖帶着自己是來發大財來了,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情況,搞不好錢沒賺到,還把自己給搭了進去。

徐曉倩臉上流露出來的那些細微表情,都被宋乾看在眼裏,但是卻沒說破。

宋乾先讓龍彪幫表弟找了一個房子,將兩人安頓下來,自己則是開始着手準備公司開業的事情。

目前公司就宋乾一個光桿司令,連個前臺都沒有,想要開業,至少還得多找點人才行。

而宋乾也因爲在學校裏身爲學生會會長的原因,在這件事上倒是方便了許多。

宋乾首先要找的不是那些公司業務相關的人才,反而是從法務人員開始。

因爲宋乾知道,他的公司一旦開起來,肯定會以一種極度誇張的速度發展,而在這麼快速的發展過程中,首先要解決的便是法律相關的問題。

如果不提前組建自己的法務團隊,恐怕很難開展起來業務。

大四畢業生的招聘會馬上就要舉報起來了,宋乾得抓緊時間網絡人才。


而宋乾招攬人才的方式,也是十分的簡單粗暴,直接用錢砸!

別的公司敢開出月薪三千,他就敢開出月薪六千的價格!

不得不說這種方式的確十分有效,雖然可能會招進來幾個混水摸魚的人,但是宋乾根本不在乎。

進來公司簡單,但是想長久留下來卻並不容易,必須得有真才實幹才行。

雖然宋乾的確有送錢的意思,但是他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而且宋乾也不是傻子,當然不會花錢養着一羣蛀蟲。

宋乾思前想後,最終決定,將孫雅莉也叫到了公司裏面,酒吧那邊交給龍彪一個人全權打理。

孫雅莉一個女孩子,長期呆在酒吧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也不是那麼回事。

出於對孫雅莉個人安全的考慮,宋乾還是覺得讓她去自己的新公司比較合適。 第二天一大早,宋乾剛想去公司,結果曲靖和徐曉倩兩人就找到了他。

並且這徐曉倩吵着鬧着要回老家,似乎一刻也不想呆在這裏,曲靖一直在一旁勸說,但是徐曉倩就是什麼也聽不進去。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他這是在幫你嗎?明明那麼有錢,居然讓你去當司機?”徐曉倩毫不客氣的說道。

“司機怎麼了?司機也是憑勞動掙錢,而且我本來就沒有什麼本事,跟在表哥身邊,也是想來學點本事的。”曲靖說道。

“哼,學什麼本事?學他怎麼在酒吧鬼混?”徐曉倩冷哼一聲說道。

“我算是看錯你了,今天你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跟着我一起回老家,要麼就分手。”徐曉倩再次說道。

聽到徐曉倩的話,曲靖面露難色。

他很想留在這裏,但是卻又有些捨不得徐曉倩。

但是在宋乾看來,這種蠻不講理的女人,要來何用?動不動就用分手作爲威脅,稍微有點沒有順着她的意思,她就能將分手掛在嘴邊。

宋乾靜靜的看着,沒有說話。

“說出來找工作的人是你,現在吵着鬧着要回去的也是你,徐曉倩,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曲靖也有些生氣了起來。

這個徐曉倩的確有些不講理了,她這根本就不是擔心曲靖跟着宋乾走歪,而是覺得宋乾給的這個工作,太低端了。

但是,如果連這麼普通的工作都幹不好,宋乾又怎麼會把更重要的事情交給曲靖呢?

你想要獲得更好的待遇,想要取得更高的職位,當然得拿出更大的本事來才行。

難道就真的是想來當條蛀蟲而已?

可惜,不僅是宋乾不想養一個蛀蟲,連曲靖自己也不想成爲這樣的人。

這纔是矛盾的根本,這個徐曉倩完全就是在無理取鬧。

“你要走你就走,反正我是不打算現在回去。”曲靖態度強硬的說道。

“你……你!”聽到曲靖的話,徐曉倩直接氣得說不出話來。

她完全沒有想到,曲靖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來,平時曲靖對自己那都是言聽計從的,怎麼纔到宋乾身邊一天的時間,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徐曉倩滿臉怨恨的看着宋乾,又看了看曲靖,有些不知所措。

“表哥現在有本事,我跟着他不是希望他能給我提供什麼多高的職位,只是想學些本事,將來多賺點錢而已。”曲靖再次開口道。

“我覺得司機這個職位現在就特別適合我,沒什麼不好的,你就不要無理取鬧了。”曲靖說道。

“我無理取鬧?好啊你,曲靖,漲本事了是吧?行,你別後悔。”

徐曉倩說完,直接轉身就走,態度堅決。

曲靖張口,想要挽留,但是又有些猶豫。

“算了吧,這樣的女人,目前的你留不住。”宋乾搖搖頭說道。

最終宋乾還是沒有忍住,出聲干擾了曲靖的決定。

曲靖畢竟是自己的表弟,有些事情他這個當哥哥的該說的還是得說。

曲靖現在還年輕,很多事情都看不通透,但是宋乾有着兩世記憶,嚐遍了人情冷暖,對這種事情早就已經看到明明白白。

長痛不如短痛,早些了斷,可能對曲靖來說,反而更好。

曲靖一眼不發但是卻並未追上去挽留徐曉倩,不過他的神情卻有些低落,顯然心裏還是有些捨不得的。

“司機的職位你先做着,等公司運作起來,我再找個合適的職位給你。”宋乾說道:“一個女人而已,沒必要看的太重。”

“走吧,我帶你去見個人。”宋乾一邊說着,一邊將車鑰匙扔給了曲靖。

宋乾要帶他去見的人,當然就是周霖了,以周霖的性格,只有曲靖和他多接觸幾天,自然就能從低落的狀態裏走出來。

周霖和宋乾兩人本來是合租在一起的,但是自從周佳琪來到臨江市之後,周霖便被他自己的妹妹給趕了出去,說是有他在不方便……

而周佳琪則是住進了宋乾的房子裏,同時周佳琪還把孫曉麗也叫來一起。

所以說現在,宋乾的房子裏一共住了兩個女人。

而正曲靖打算把宋乾的那輛豐田,從車庫裏開出來的時候,周佳琪和孫曉麗也從房子裏出來了。

曲靖看到這兩個大美女臉上一愣,回頭向宋乾投去一個詢問的表情。

“這就是你表弟吧?你好啊。”周佳琪大方的打着招呼。

“你們是?”曲靖好奇的問道。

“你嫂子,連個都是!”周佳琪說道。

聽到周佳琪的話,曲靖直接就懵了,嫂子?還兩個都是?

原來表哥在外面早就有女朋友了,而且還不止一個,但是他回家卻從來都沒有提過。

這纔是男人嚮往的人生啊。

“愣着幹啥啊,叫人啊。”周佳琪再次說道。

“啊?哦,嫂子好,兩位嫂子好!”曲靖趕緊招呼道。

“你別聽這丫頭亂說,什麼嫂子不嫂子的,我可沒說會要她。”宋乾沒好氣的笑着說道。

而聽到宋乾的話,曲靖更加的不淡定了,聽這意思,別人都這麼說了,你居然還有些不想要?咋地,已經膨脹成這樣了嗎?

“對了,你哥最近在忙些啥?我一會兒找他有些事情。”宋乾對着周佳琪問道。

“鬼知道他去了哪裏,不過他最近倒是老是往片場跑,也不知道在幹啥。”周佳琪沒好氣的回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