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看著秦穆然問道。

「對啊!」

秦穆然看對方來者不善的樣子,故意逗逗他道。

「我給你十萬塊,你離開她!」

男子大手一揮,相當霸氣地說道。

「十萬塊?哇塞,好多哦!」

秦穆然扮出一副沒有見過世面的樣子,說道。

陸傾城看著秦穆然這樣子,便是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子怕是要吃虧了,一般秦穆然這樣,必然代表著有人要倒霉,很顯然,這個人就是眼前之人。

「多吧!就你現在,一年能夠賺到十萬塊嗎?哥哥也是過來人,知道你們不容易,十萬塊你拿著離開她,只有我才能夠給這位美女好的生活。」

男子底氣十足地說道,他的目光,看向秦穆然都有些桀驁。

「哦?是嗎?你問我女朋友,他願意嗎?」

秦穆然看著陸傾城,嘴角微微上揚地說道。

「走吧,我吃飽了!」

陸傾城說著便是擦了擦嘴,剛才她已經手機買過單了。

「看到了吧,我女朋友連搭理你都不願意!雖然說你有錢,但是就你這個樣,還想撩我女朋友?也不照鏡子看看自己什麼豬頭三樣!」

秦穆然留了這麼一句話后,便是跟著陸傾城離開了這家網紅餐廳,似乎是為了更加氣那男子,秦穆然當著他的面,直接摟在了陸傾城纖細的腰上,然後猝不及防地在陸傾城水嫩的臉頰上吧唧了一口,還朝著男子挑了挑眉毛,滿是挑釁。

男子注意到秦穆然的神色,他如何看不出秦穆然這是挑釁,怒火中燒,頓時拿起手機,撥打了電話出去,道:「老貓,給我把門口的那對狗男女攔下來!」

「是,孫總!」

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

「哼!老子出來混了這麼多年,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見過!要不是看在你有幾分姿色的面子上,老子會主動跟你說話?你竟然得了便宜還賣乖!今天不給你們這對狗男女一點教訓尋,老子的名字倒過來寫!」

男子掛掉電話,目光之中充滿著深深的戾氣,他朝著秦穆然和陸傾城離去的地方惡狠狠地說道。 趙小川聽到郝大寶的話,心中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而恰好李若曦兩人看到趙小川四人,不由一愣。

“若曦,你看前面的四個人好奇怪啊!他們身上都綁着繃帶,還有身上髒死了!”

趙小川四人聽到身邊的女子的話語,打量了一下彼此,發現自己身上確實顯得有些狼狽。

劉子豪的胳膊很早之前就受傷了一直打着石膏,蔣舟舟爲了保護郝大寶,胳膊也被黑影刺穿了,而趙小川那就更不用說了。

唯一好一點的可以說是郝大寶,但是身上也有不少的擦傷,再加上他們從醫院中跑出來,身上難免有些塵土,也不外乎被那女子說身上很髒了。

但當李若曦和那女子走近,身旁的女子看清了郝大寶和蔣舟舟的面孔,不由驚叫一聲。

“郝大寶!蔣舟舟!怎麼是你們?”

李若曦身邊的女子眼中冒起一團火光,大喝一聲。

郝大寶對於這個女人沒有什麼好印象,當下冷哼一聲,回道:“叫小爺做什麼?”

那女子聽到郝大寶這麼說火冒三丈,怒道:“你是誰的小爺?有種再說一遍!”

說着那女子立刻像是潑婦一般,張牙舞爪的衝了上來。

趙小川的眉頭皺起,眼前的一幕將他的計劃打亂,不知道該怎麼樣向李若曦開口。

“算了,倩兒!”李若曦忽然開口,拉住了女子。

郝大寶和蔣舟舟看到女子停了下來,表面上冷哼一聲,但心底卻鬆了口氣。

雖然他們確實討厭眼前的女子,但顯然不可能將女子暴打一頓,而李若曦這一下子算是幫他們解了圍。

但當他們聽到李若曦下半句話的時候,猛然一愣,然後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李若曦。

“這些人不過是一幫狗罷了!何必和他們相互較勁兒?”

李若曦輕飄飄的話語響起,那個被稱爲倩兒的女子立刻喜笑顏開,對着李若曦說道:“若曦,你說的沒錯,不過是一羣亂吠的狗罷了!我確實不能降低了身份,咯咯!”

郝大寶和蔣舟舟聽到那女子的笑聲瞬間反應過來,頓時怒火竄上心頭。

你說愛情不過夜 “大寶,舟舟,不好意思!連累你們了!”

趙小川皺着眉頭看這笑靨如花的李若曦半天,上前一步,對着郝大寶和蔣舟舟兩人說道。

郝大寶和蔣舟舟轉頭看着落寞的趙小川,剛想說些什麼,只見趙小川深吸一口氣,不理會他們徑直走向了李若曦。

劉子豪死死地盯着李若曦,眉頭皺起的情況比趙小川還要嚴重。

“你,你要做什麼?”

王倩看着趙小川面色陰沉的向着她們走來,神情有些慌亂,結結巴巴的說道。

“道歉!”

趙小川淡淡的看了王倩一眼,王倩一愣,轉過頭去,趙小川輕哼一聲,然後盯着李若曦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可笑,我爲什麼要道歉?”

李若曦毫不示弱的盯着趙小川的眼睛,同樣冷冷的回道。

趙小川看着李若曦不屑的神情,指着郝大寶和蔣舟舟說道:“他們是我的兄弟,哪怕你對我有什麼不滿,也不可以侮辱他們!不然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我想你誤會了!”

“什麼?”

“我並不是針對他們兩個人,而是你們四個人,你們看看你們的樣子,落魄的和狗一樣。我這樣說你們有錯麼?”

“若曦,你..”

“別叫我若曦,我們沒有那麼熟!”

趙小川怔怔的看着臉上一層寒冰的李若曦,有些語塞,不明白李若曦怎麼會變得這麼的不近人情。

同時,一旁的王倩也看到趙小川的樣子,在一旁譏諷道:“你好像叫做趙小川吧?長得倒是人模狗樣,聽說還有人說你和若曦在拍拖,但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你配麼?”

趙小川原本煩躁,聽到王倩的羞辱,頓時火冒三丈。

“你閉嘴!”

趙小川大吼一聲,王倩臉色一白,李若曦後撤一步,警惕的看着他。

趙小川看到眼中滿是戒備的李若曦,心中越加的煩躁,問道:“若曦,你是不是還是不肯原諒我?當初算我做錯了還不行麼?”

李若曦眼神一動,但隨即又恢復了冷漠,說道:“你是誰?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做錯什麼管我什麼事情!”

“若曦,你.。。”

趙小川還想說些什麼,但一隻手拉住了他,他轉頭髮現劉子豪對着他搖搖頭,目光看向遠處。

趙小川順着他的目光望去,發現歐陽蘭若向着這邊趕來。

“你們在做什麼?圍在這裏很好看麼?有打算生事麼?還有趙小川,你不是在住院麼?怎麼又出現在這裏了?”

歐陽蘭若來到這裏,立刻大聲訓斥着他們和周圍圍觀的人羣。

“得意什麼啊?都四年了還沒有當上正式的老師,不過是一個輔導員,架子還挺大的!”

“哎,就是可惜了,這場好像看不成了!也不知道那四大流氓和劉若曦是什麼關係。”

周圍圍觀的人在歐陽蘭若的呵斥下,一陣抱怨,然後離開了,而李若曦和王倩也漸漸地消失了。

趙小川看着和自己擦肩而過,頭也不會的李若曦在自己的視線中越來越遠,直至消失不見。拳頭攥的緊緊地,臉上充滿了複雜的表情。

郝大寶上前,勸導:“小川,沒關係的!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大學纔剛開始,以後肯定會遇上比她更好的女孩兒!”

蔣舟舟也說道:“就是,小川,人家一直以爲李若曦這女孩不錯,沒想到這麼刻薄.。。”

正當蔣舟舟勸說趙小川時,歐陽蘭若憤怒的看着他們,說道:“趙小川,你不是正在醫院療養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難道醫院讓你出院了麼?”

“歐陽老師,你聽我們解釋!”

郝大寶聽到歐陽蘭若這麼說,連忙上前,可是還沒說話,便被歐陽擰住了耳朵。

“哎~疼疼疼疼!”

郝大寶發出一陣慘嚎聲,但歐陽完全不理會,惡狠狠地說道:“我之前不是叮囑你小子要看好他們麼?看你的樣子,是把我的話都當耳旁風了啊!”

“哪敢啊!歐陽老師,你的每一句話都在我的心中牢牢記得,我怎麼可能忘記呢?我..哎呀,要掉要掉!疼死了!”

郝大寶剛想要表表決心,但立刻又發出一陣慘叫聲。

“歐陽老師!”

正當這時,一隻不說話的劉子豪一把抓住了歐陽若蘭的手,制止了她。

“什麼事?”

歐陽惡狠狠地看着抓住她手的劉子豪,沒好氣的問道,同時手中的力道又重了幾分。

“你們應該早就察覺到那隻白狐狸了吧?”

歐陽身體一震,鬆開了郝大寶的耳朵,愣愣的看着劉子豪,眼中充滿了驚異。

“哎呀,疼死我了!”

郝大寶揉搓了自己耳朵半天,然後聽到劉子豪的話,好奇的看着對視的歐陽和劉子豪,問道:“耗子,什麼白狐狸?” 秦穆然摟著陸傾城的腰向著網紅餐廳之外走去。

此時,剛剛接到孫總電話的阿貓已經早就在這裡等候著秦穆然和陸傾城,看到他們走出來,阿貓便是招呼幾個兄弟在後面尾隨著他們。

當秦穆然和陸傾城走到汽車旁邊的時候,一直尾隨著的阿貓等人知道這是一個時機了。

因為周圍沒有什麼人!

「老婆,你先進車裡等我,我有些事情要解決!」

一世寵溺:雙面首席清純妻 秦穆然溫柔地看著陸傾城說道。

其實從網紅店裡走出來的時候,秦穆然便是感覺到了後面有人跟著,只不過他不清楚對方的意圖,也不想讓陸傾城害怕,便是沒有說出來。

現在看到這群人逼近,秦穆然怎麼可能還不懂他們的意圖。

「呵呵,終於忍不住了?」

秦穆然關上汽車的門,迎著寒風,看著向自己走過來的阿貓等人。

「小子,你早就發現我們了?」

阿貓看到秦穆然這個神色,便是知道對方早就發現了自己,有些意外。

「就你們這個技術,還有留心發現嗎?你們太明顯了!」

秦穆然無語地搖了搖頭,對於這群人,他看了眼便是知道,都是些連三流高手都不算的人。

說句不好聽的,秦穆然對他們動手都感覺是對自己的侮辱,光是他身上散發的勁氣,都足夠將這麼群人給打成血霧!

「我就是想知道誰派你們來的!」

秦穆然盯著這幾個垃圾貨色問道。

連派出來的人都這麼菜,應該入不了自己的眼睛啊。

「呵呵,小子,你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連孫志超孫總都敢得罪,你怕是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睛吧!」

未來之戀愛合約GL 為首的那名男子看著秦穆然,言語恐嚇道。

「馬王爺有幾隻眼睛我還就真的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一會兒你會跪下來叫我爺爺!」

秦穆然淡淡一笑,很是輕鬆地說道。

「哈哈哈!兄弟們,我們聽到了什麼,這尼瑪,現在吹牛不給稅,這小子可勁地吹牛逼啊!」

一人朗聲大笑道。

「哈哈哈哈!」

此話一出,頓時在場的眾人開始無情地嘲笑秦穆然。

娛樂圈奇葩攻略 秦穆然站在原地,寒風料峭,但是他卻感受不到任何的寒冷,勁氣自動的護體,將有如刀割般的寒風隔絕了出去。

他的眼睛微眯,寒意更甚,周圍的溫度甚至因為秦穆然氣場的變化,而降低了幾度。

只是,深冬夜裡的風總是那麼的冷,他們全然沒有感覺秦穆然的異樣。

此時,孫志超也已經買了單趕了過來,他覺得這麼久過去了,阿貓他們應該已經將秦穆然給制服了。

「阿貓,這麼久了,你怎麼還不動手?」

孫志超趕了過來,看到眾人還面跟秦穆然面對面站著,甚至阿貓等人還在嬉笑著,頓時來了火氣。

他可是迫不及待要在陸傾城的面前展現自己男人的魅力,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孫總,你是不知道,這小子裝逼,說要讓我們跪下來叫他爺爺,你知道嗎?這是我2019年聽到最好的聽的笑話了。」

阿貓眼淚都快要笑出來了,一手捂著肚子,停不下來道。

「哈哈,現在的年輕人啊,就是心浮氣躁,有點能力就自己不認識自己了,真的以為他是誰啊!阿貓,不要弄死了,好好教育一頓,讓他滾蛋!」

孫志超眼中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秦穆然被打的慘樣了。

「是,孫總!」

既然孫志超都已經發話了,阿貓自然也不可能再在這裡干看著了,平日里孫志超對他們這群人也是很照顧,經常請他們去會所大寶劍,而他們也暗地裡幫孫志超處理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各取所需,相得益彰。

「小子,今天你就不該得罪我們孫總!算你倒霉!」

阿貓從口袋裡取出了一根伸縮鐵棍,猛地朝著身旁一甩,伸縮鐵棍爆發而出,形成一根鐵棍。

「呼!呼!」

阿貓似乎為了彰顯手中鐵棍的威力,特地還揮舞了幾下,鐵棍擊打空氣,發出呼呼之聲。

「小子,我勸你現在跪下來求饒,叫聲爺爺,要不然的話,這根棍子就要落到你的身上了!」

阿貓拿著鐵棍,在手上玩弄著,一臉很拽的樣子盯著秦穆然說道。

「是嗎?我要是不呢?」

秦穆然冷冷說了一聲。

「你不?那我就只能夠招呼你了!」

說完,阿貓的眼中突然露出一道狠光,隨後手臂發力,揮舞著手中的伸縮鐵棍當空朝著秦穆然的身上打了過去。

「嗯?」

阿貓手臂揮舞而下,可就在這個時候,秦穆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同時一手舉起,扣住了阿貓的手腕。

阿貓都沒有看清秦穆然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明顯的感覺告訴他,自己的手被秦穆然扣住了,而且沒有辦法動彈。

「你……你放開我!」

手腕彷彿被一雙鐵鉗死死地鉗住了一般,無論怎麼掙扎都沒有辦法脫開。

這一刻,阿貓有些急了。

「呵呵,不是你要打我的嗎?你要我鬆開我就鬆開?鬆開站著不動讓你打?」

秦穆然看著阿貓,嘴角微微上揚,露出邪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