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他們這樣的普通人在陳天平絕大師的眼中實在是太不值得一提了,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群螞蟻在圍觀兩個成年人打架一樣,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被人踩死。

而陳天跟平絕大師的這一次交手,直接殺死了很一大片吉田家族的人,僅僅就剩下一些被保鏢保護起來的人還存活著。

畢竟那些保鏢也全部都是武者,所以他們想要抵抗戰鬥所帶來的傷害還是非常輕鬆的,死的那些人全部都是因為沒有保鏢的保護,所以才會落得個這樣的下場。

但是即便這些人活了下來,此時也都全部被嚇傻了,一個個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不敢隨便亂動。

因為他們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夠活下來,全部都是因為那些保鏢的保護,如果要是沒有那些保鏢的話,自己也會死在這場大戰之中。

眾人紛紛把自己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陳天跟平絕大師的位置,剛才刀氣跟巨龍兩者相交引起了一陣強大的衝擊波,緊跟著便是滾滾煙塵!

眾人根本就沒有辦法看清楚煙塵當中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他們也不知道這一次交手,到底是陳天贏了還是平絕大師贏了!

所以,一瞬間整個吉田莊園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在等待著結果。

片刻之後,滾滾的煙塵逐漸散去。

清姬首先看到的便是陳天的身影。

陳天依舊面無表情地站在原地,身材高挺筆直,彷彿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主人竟然沒事……」

清姬表情十分激動的喊了醫生。

而吉田家族的那些人自然也不關心陳天,連忙扭頭看向了平絕大師剛才所站的位置。

只見一個男子渾身鮮血地跪倒在了陳天的面前,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平絕大師。

「平絕大師竟然輸了?」

清姬看到這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而吉田家族的那些人則更是一臉的震驚。

似乎所有人都不曾想到平絕大師竟然會輸在陳天手中,這種結果是他們完全都沒有預料到的事情!

總裁的呆萌甜妻 「怎麼可能?平絕大師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輸了呢?」

吉田秀川表情十分激動的大喊了一聲,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而清姬也是一臉的驚訝,因為她聽說過太多太多關於平絕大師的事情了,吉田家族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也全部都是因為平絕大師的幫助,所以清姬覺得平絕大師就是一個沒有辦法戰勝的人。

她心裏面也有對平絕大師是發自內心的恐懼,剛才在平絕大師出場的時候,如果不是因為陳天在他的身邊,她可能早就下的已經跪下求饒了。

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即便是這樣的大人物。在陳天的面前竟然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噗嗤……」

平絕大師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沒想到我竟然真的沒有辦法接下你這一招,我承認你比我厲害很多倍,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

就在這個時候平絕大師突然抬頭看向了陳天,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

「我叫陳天!」

陳天淡淡的沖著平絕大師說道。

平絕大師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愣了一下,隨即搖頭苦笑了一聲,然後腦袋一歪,倒在了地上。

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因為他們清楚,平絕大師死了!

吉田家族的守護神!

一個在R國讓無數武者都覺得聞風喪膽的存在竟然被陳天如此隨意的斬殺掉了?

吉田家族的那些人都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他們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此時所看見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要知道平絕大師在R國也算是一個十分出名的大師,基本上能夠跟平絕大師相提並論的那也全部都是R國數一數二的武者,可是即便如此這樣的,平絕大師依舊不是陳天的對手。

他甚至都沒辦法接下陳天一招,這種情況是誰都不曾想到的!

而且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平絕大師竟然真的已經死了!

在他們的眼中平絕大師是根本就沒有辦法被人殺死的,如果想要殺死平絕大師,那得是擁有多麼恐怖的能量啊?

「這怎麼可能呢?平絕大師怎麼可能會死呢?」

吉田秀川瞪著眼珠子看著平絕大師的屍體,表情十分激動的大喊了一聲。

吉田家族的那些人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恐懼,因為這些人都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這個時候吉田秀川才突然意識到,陳天實在是太可怕了,自己當初想要報仇而抓住歐陽玖的舉動簡直是太愚蠢了!

不會說愛你 招惹陳天這樣的人,那簡直就跟找死沒有任何的區別!

而清姬則吉田秀川,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隨即高聲沖著吉田秀川喊道:「外公,沒想到你也有今天!」

吉田秀川聽到了清姬的這句話,猛然抬頭看了清姬一眼。

而陳天則邁著步子奔到奔著吉田秀川的位置走了過去,清姬緊緊的跟在了陳天的身後。

清姬在路過了平絕大師屍體的時候,彎腰從地上撿起了那把千絕之刃。

此時清姬的美眸之中布滿了仇恨,壓抑在心頭多年的仇恨在此時終於得到了爆發,她非常的清楚,當初想要用她的身體來借屍還魂的人就是他的外公吉田秀川,她對於吉田家族的仇恨根本就不是言語能夠形容的,此時就是她報仇最好的機會。 「男人說話時回頭目光輕飄飄地從身後那群自他出來又將注意力從風玫身上收回牌桌與懷中的美女的人群身上飄過,而後對風玫道:「跟我來。」

這裡竟然還有獨立的包間,兩人一前一後走進正中央那間。

隨著風玫走進去,房門自動關上,男人回頭目光含著探索之色打量著風玫:「你倒是有膽色,我更好奇你是什麼人了。」

從進來開始,她就表現的淡定的讓人驚訝,所以立即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才會親自出馬。

「一個普通高中生,有什麼好好奇的。」

風玫自顧找了地方坐下,這時男人手中的手機響了。

是風玫的手機。

「誰打來的?」

說著風玫便神色自然地伸手要拿回自己的手機,可是手還沒觸碰到手機,就被男人給避開了,並且直接掛掉了電話。



季零聽著手機中傳來的提示音,臉色陰沉的可怕。

「如何,可確認了?」對面的人一臉勝券在握的模樣,「我說過,你的女人在我們手上,若是想要她的命,你就乖乖跟我們走。」

季零目光沉沉地盯著對方:「我也說過,她不是我的女人。」

「真不是啊?」對面的人笑容滿面,「那這個女人留著也沒什麼用了,我就犒勞給兄弟們了。」

「我跟你們走。」季零抿緊的唇瓣,眸內漆黑一片,「身為警察的職責。」

「哦,我倒是忘了,你還是一名特別警察呢。不過,你也不用如此特彆強調她不是你的女人,這樣會讓人不得不想更多的哈哈。」季零的屈服很顯然讓對面的人很開心。

「請吧,季大警官。」小說娃小說網

車門被打開。

季零毫不猶豫地鑽了進去。

車子如脫弦的箭沖了出去。



一腳將房間中的最後一名打手踹飛,風玫面不改色地看著男人:「現在我的手機是不是可以還給我了?」

「自然。」男人笑著將風玫的手機遞過去,「乖女孩,值得被呵護,強者,值得被尊敬,我季南,甘拜下風。」

風玫接過手機,挑眉看他:「你姓季?」

季南點頭:「有什麼問題嗎?」

風玫低頭看著手機,顯示被季南掛掉的電話是來自『要撩的小哥哥』,是季零。

她回撥過去,在等待接通的過程中對季南道:「沒什麼,隨口問問。」

季南也沒有多問,只是靜靜看著她,手中輕輕搖晃酒杯,杯內的紅酒已經見了底。

無人接聽。

風玫掛斷電話,看著季南:「引我來此,綁架了百葉的人就在外面那群人之中,我需要你配合將人揪出來。」

季南失笑:「我為什麼要配合你。」他目光從被風玫打倒在地的那些打手身上掃過,繼續道,「我說過,打倒了他們,你能夠離開,卻並沒有說,我會幫你。」

「不配合?」風玫攤手,「我無所謂啊,反正百葉只是我的同學而已,只是不知,若是百凌知道了百葉是被你這裡的人綁了,若是他在你這裡出事了……」

風玫語氣輕飄飄的,季南卻聽出了十足的威脅。 如果不是因為陳天,清姬現在可能已經被人奪走了身體。

此時清姬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報仇。

而吉田秀川在看見清姬彎腰撿起地上的那把千絕之刃以後,表情十分憤怒的喊道:「姬你要對我做什麼,你可別忘了我是你的外公……」

能夠聽得出來,吉田秀川在喊這句話的時候,語氣還是十分慌亂的,因為他也不敢確定清姬現在會不會真的對自己動手。

如果是以前,清姬在聽到了吉田秀川的這句話,以後肯定會嚇得不知所措,當場便跪在了地上。

但是現在吉田家族最大的保護傘平絕大師都已經死了,而且她還是陳天這邊的人,她怎麼可能會去害怕吉田秀川呢?

所以清姬根本就沒有回答吉田秀川的這句話,邁著步子緩緩的奔著吉田秀川的位置走了過去。

吉田秀川看見清姬奔著自己的位置走過來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恐懼了,結結巴巴的沖著清姬喊道:「清姬,你到底要幹什麼?你到底要幹什麼?」

「我要幹什麼?」

清姬在聽到了吉田秀川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語氣十分不屑的說道:「我想要幹什麼難道你自己心裏面不清楚嗎?當初如果不是因為你想要救活你的女兒,我怎麼可能會跟其他人共用一個身體?你現在還問我幹什麼?」

清姬一邊說話一邊緩緩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千絕之刃。

吉田秀川看見清姬似乎是真的打算對自己動手之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恐懼,咣當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然後看著清姬苦苦哀求道:「清姬,我當時就是一時糊塗,我現在已經知道錯了,我求求你了,你就放過我好不好,我真的已經知道錯了……」

「……」

而清姬則淡淡的看了吉田秀川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你覺得你現在知道錯了還能夠來得及嗎?」

吉田秀川跪在地上不停的求饒,但是他此時無論說什麼都已經沒有用了,因為清姬知道斬草除根的道理,所以她今天必須要殺死吉田秀川,防止以後吉田秀川報復自己。

畢竟清姬也不是傻子,她知道陳天不可能一直都在她的身邊,萬一以後陳天離開了,吉田家族的人對自己動手的話,那自己下場就慘了。

「等一下!」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突然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而清姬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明顯愣了一下,隨即扭頭看向了陳天,輕聲問道:「主人,您有什麼吩咐嗎?」

「先不著急殺他,我還有事情想要問他……」

陳天淡淡的回了清姬一句。

別人的話清姬可能不聽,但是陳天的話清姬絕對沒有膽子不聽,所以她連忙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千絕之刃,然後看著眼神恭敬的看著陳天。

陳天邁著步子緩緩的走到了吉田秀川的面前,此時的吉田秀川才意識到了陳天是個多麼恐怖的存在,所以他的眼神當中帶著無限的恐懼,一個人殺進了自己的吉田莊園,並且在擊殺了那麼多的自衛兵還有平絕大師之後,還能夠毫髮無傷,這足以證明陳天的實力絕對不是他們吉田家族能夠對付得了的。

所以吉田秀川此時的腦子裡面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儘力的去討好陳天,說不定自己還能夠活下來。

「陳公子,我們吉田家族擁有將近上千億的資產,而且還有很多的上市集團,如果您要是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把我所有的資產都奉獻給您,還有就是無論是您喜歡什麼樣子的女人,我都可以幫您找到,即便是尊貴皇妃或則是演藝圈的明星都沒有任何問題,只要您能夠說出名字,我都可以把這些女人給您送上床……」

吉田秀川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而陳天在聽到了吉田秀川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無奈一笑,他沒有想到這個吉田秀川的本事竟然這麼大,連皇妃都可以弄到手。

雖然吉田秀川的條件非常的誘人,但是此時陳天對於這些東西也並不是很感興趣。

而吉田秀川覺得陳天對付吉田家族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女人,歐陽玖也好,清姬也罷,這全部都是因為女人。

所以他現在準備用更加漂亮的女人來打動陳天,畢竟諾大的R國什麼樣子的女人找不到,別說是什麼明星了,就算是皇妃吉田秀川都有辦法給陳天找過來,讓皇妃好好的伺候陳天。

「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而來……」

陳天輕聲沖著吉田秀川說道。

「……」

吉田秀川看著陳天忍不住愣了一下。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我問你什麼,你回答什麼,明白我的意思嗎?」

陳天輕聲沖著吉田秀川說道。

「陳公子,您放心吧,無論您現在問我什麼問題,我肯定都會老老實實的回答您的,絕對不會有任何的隱瞞……」

吉田秀川十分恭敬的沖著陳天說道。

「我的朋友歐陽玖在什麼地方?」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吉田秀川問道。

「這個……」

吉田秀川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個問題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為難,似乎是有些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記住了,你的機會只有一個!」

陳天輕聲沖著吉田秀川說道。

「您的朋友在般若神的手中,但是現在具體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了……」

吉田秀川咬著牙低聲喊道。

「般若神?」

陳天聽到這個名字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沒錯,就是般若神!」

吉田秀川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陳公子,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我之前確實是打算利用歐陽玖來對付您的,我把歐陽玖放在了譚家,但是後來我擔心譚家不安全,便把歐陽玖接到了我們吉田莊園,但是您放心,無論是在譚家還是在我們這裡,歐陽小姐都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相反我們還是把她當成貴賓去接待的,但是般若神卻突然看上了歐陽玖,想要把人帶走,剛開始的時候我是不同意的,但是後來般若神說可以幫助我復活我的女兒,我就答應了下來,所以現在歐陽玖就在般若神的手中,並不在我的手中……」

「般若神為什麼要搶走歐陽玖,還有就是你說的這個般若神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陳天語氣有些疑惑的沖著吉田秀川問道。

「般若神每年都會在七月十七的那一天吃掉一名女子,而且他對女人的要求也非常的挑剔,所以我們吉田家族每年都會幫他尋找各種各樣的女人,但是今天我們也找了很多女子,般若神都不滿意,最後卻看上了這個歐陽玖,所以才會強行要走的……」

吉田秀川自然是不敢隱瞞,看著陳天回答道。

「吃一個女人?七月十七?」

陳天聽到了這句話微微皺眉。

「陳公子,您也不用擔心,今天是七月初三,距離七月十七這一天應該還有十四天的時間,所以在這十四天的時間內,歐陽小姐絕對是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的,因為般若神要吃的女人必須是完整的,不能有一絲的瑕疵……」

吉田秀川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說道。

陳天上下打量了吉田秀川一眼,然後輕聲問道:「般若神是什麼人?」

「這個……」

吉田秀川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猶豫,然後低聲說道:「陳公子,我在加入般若社的時候已經發過誓了,無論如何都不能將般若神的身份說出來,如果我要是違背了誓言的話,那我就會被般若神追殺,所以我不能告訴您,但是我現在已經把我能說的都告訴您了……」

吉田秀川非常的清楚,自己如果真的說了般若神的身份,那就是死路一條,所以他肯定不會說出來的。

「那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陳天眯著眼睛輕聲沖著吉田秀川問道。

「陳公子,現在殺了我對您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我真的是不能夠說出般若神的秘密,如果要是能說的話,我肯定不會對您有任何隱瞞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