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面再一轉,是一個看著還可以的別墅面前。

先前那肥胖的女人,一臉苛薄的說著:「這裡是十萬塊錢,如果你省著點花,夠你花一輩子的了!拿了這筆錢以後,你就不要再出現在我和你爸的眼前,我勸你最好聽話,聽話你還能活命,否則誰知道還會出現什麼意外!」

女孩的臉上露出了失望等表情,大家的心也跟著她一起提了起來。

緊接著,眾人便聽到小女孩平靜地說著。

「這錢,就當是我還你,還有顧海的生育之恩了,從今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再無瓜葛!」

畫面又一轉,是一個造型室里。

肥胖女人依然苛薄,馬博城的外甥女顧盼盼替顧妙妙打抱不平。

「二嬸!你怎麼能這麼說?妙妙可是你的親生女兒!」

「閉上你的嘴!」

苗玲大聲訓斥一聲。

「我的女兒只有顧甜甜一個!別什麼阿貓阿狗都想過來胡亂攀親戚!」

畫面又一轉,是一個商業酒會上。

盛裝打扮的苗玲,對著顧妙妙又吼又亂叫,顧海等人誣衊顧妙妙偷東西,反被顧妙妙隨手報警……

視頻的最後,是顧海和苗玲在逍遙別墅的大門前爭吵,說顧妙妙有一百億,他們要用網民和水軍,來替他們要錢等等計劃。

網友們一看,紛紛憤怒。

劉洋我老公:「媽的!虧我之前還很心疼顧妙妙的父母,現在我只想他們兩個人趕緊去坐牢!」

一個知道點內情的人:「告訴你們,顧妙妙十年前之所以會被人販子拐走,是因為顧海和苗玲夫妻倆覺得顧妙妙是煞星,會剋死她們的兒子,所以倒貼錢找了兩個人販子,將顧妙妙拐走的!」

我愛聽八卦:「樓上的,知道就趕緊多說點,這種狗血的八卦,我愛聽!」

43553:「只有我一個人很在意,這個十六歲的小女孩,真的是馬博城的師父嗎?」

今天我也很帥:「老祖宗,你看你可還缺暖床的人?我是個男人,火力大,暖床效果肯定好!」

「老祖宗」這個稱呼一出,立即有一些遊戲迷不樂意了。

王者農藥怎麼還不倒閉:「過分了啊!老祖宗是我們王者農藥稱呼馬華藤師父的稱號!」

一個知道點內情的人:諸位,聽我一句勸,可別爭「老祖宗」這個稱呼,爭來爭去之後,你們會發現,其實是一個人。

很快,這個留言里,也開始蓋起了樓中樓。

「你開玩笑呢?馬華藤和馬博城的師父會是一個人呢?你想P吃呢?你以為你起一個『一個知道點內情的人』就真的知道點內情的了嗎?我告訴你,轉發過500,可以告你造謠的!」

顧盼盼看著這些留言,哼了一聲,而後寫道:「愛信不信。」

本來吧,顧妙妙是練完菜,閑著無聊拿著手機玩一玩的,誰知道就看到顧妙妙的名字。

因為有馬博城的名字在,顧盼盼也沒有懷疑是不是有人重名了。

反正有人污衊顧妙妙,就是不行!

平日里都是顧妙妙保護她,她想這一次,在網路上,保護顧妙妙! 「砰。」

秦雲被撲倒在地,看見那深入地面半寸的箭矢,他一陣后怕。

若是沒慕容舜華,絕對要被透心涼。

「有刺客!保護老爺!」

小樓外,響起了陶陽等人的怒吼,紛紛抽刀,與忽然冒出的一眾黑衣人戰在一起。

「老爺,你沒事吧?」影衛阿牛衝進來,臉色緊張。

一股憤怒湧現在秦雲的心中,王渭倒台十天都不到,竟然又有人來刺殺自己,簡直膽大包天!

「你們特么的是幹什麼吃的,本王差點被箭射穿了,一群廢物!」

他沖阿牛發出怒吼,聲嘶力竭。

影衛等人全部跪下,保護不力,惶惶不安。

這時候,慕容舜華彎腰,撿起了深入地面的箭矢,她星眸仔細端詳了一下,緩緩道:「箭很重,弓的力也很足,沒個十年功力拉不出來。」

「我估計,是江湖殺手。」

秦雲眉頭一擰,沖阿牛等人沒好氣道:「還站着幹什麼,滾出去,幫陶侍衛抓人!」

「所有刺客,一個都不準漏掉!」

「本王要活口!」

影衛臉色有些猶豫,他們必須保證秦雲的近身安全。

秦雲眼看又要發火了。

六名影衛有些害怕,便衝出去幫忙了。同時,有十位禁軍高手進來貼身保護秦雲。

小樓外。

刀光劍影,處處透著殺機。

一百多名黑衣人,他們的身手都很好,絕不是什麼莽夫,跟陶陽這批禁軍中最精銳的侍衛都打的有來有回。

甚至,是壓制!

只因為陶陽等人不敢離小樓太遠,怕秦雲被暗算,只能被動防守。

「咻!」

「砰!」

阿牛打開了信號彈,紅光如煙花似的炸在高空。

不出多久,皇宮就有大批禁軍要來。

一具屍體一具屍體的倒下,戰鬥異常激烈,稍微差點火候,就要被一劍封喉。

小樓內。

秦雲負手,臉色凝重的看着外面,血花四濺。

是誰,是誰的人?幕後兩條大魚?

自己出來可是絕密,這些人怎麼知道自己的行蹤,姦細,自己的身邊一定有姦細!

這時,慕容舜華突然來到他的身邊,側頭問道:「這些江湖上的殺手,為什麼要埋伏你這個王爺?」

「可能是朝堂上的某些人買兇殺人吧。」秦雲蹙眉道。

慕容舜華狐疑的看了他兩眼,她總覺得這個男人沒那麼簡單,單單是身邊的侍衛就異於常人,尤其是影衛!

突然,她晶瑩的耳垂動了動。

嘴角浮現一抹不屑冷笑:「竟然連我的小樓都敢闖,真是不知死活!」

「滾下來!」

她呵斥一聲,嚇了秦雲一跳。

只見,她手中的細長寶劍出鞘,綻放出耀眼的寒芒,被她一拋,衝天而起,劍氣四溢,刺破了頂面的樓板。

「噗呲!」

「啊!」

上面發出慘叫,緊接着一道黑色的身影狼狽摔了下來,砸碎了木板。

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壞了禁軍,紛紛趕來護駕。

只見,地上躺着的黑色身影,是一個身材瘦小的男子。

他的腿被劍完全洞穿,痛苦不堪,最終昏迷了過去。

秦雲臉黑的跟炭似的,冷冷看了四周禁軍一眼:「一群酒囊飯袋,人都在本王的頭頂了,你們還沒發現!」

慕容舜華抽回劍,劍不染血。

她解釋道:「這是江湖上有名的閉氣術,連我都騙過了,也不怪你的手下。」

秦雲目光看向地上的黑衣人:「他是江湖那個門派的?」

慕容搖頭:「這我不知道,江湖人太多,也不一定是某個門派的人。」

「敢刺殺當朝王爺的,多半是些亡命之徒。」

聞言,秦雲皺眉。示意禁軍拿人,帶回天牢再好好提審。

「多謝慕容姑娘,今天沒你,本王危矣。」他拱手,誠懇的謝道。

慕容對他的客氣有些不喜歡,輕輕皺眉,眉眼彷彿是平湖起了一絲波瀾。轉移話題道;「你今後要小心一些,百名江湖殺手,武功高強。」

「能調動這麼多人,說明主使不簡單。」

秦雲點點頭。

「是不是因為王渭倒台的事,某些人找你報仇來了?」慕容舜華睫毛煽動,輕輕問道。

秦雲點點頭:「很有可能。」

「唉。」她輕輕嘆氣,目光中有些憂慮。

見狀,秦雲忽然露出大白牙一笑,上前低聲道:「慕容姑娘,你這麼關心在乎本王嗎?」

慕容舜華清冷的瞥了他一眼:「信不信,我立刻將你丟出去,讓那群殺手將你亂刀砍死!」

秦雲訕訕一笑,沒有繼續調戲,而是趁機邀請道。

「慕容姑娘,你武功高強,對江湖事也比較了解,本王想要請你做一段時間的私人顧問,不知你意下如何?」

慕容舜華的狐臉兒疑惑:「什麼叫私人顧問?」

「就是保鏢,軍師等等合一!」秦雲道。

「沒興趣!」慕容舜華直接拒絕,坐在一旁椅子上,望着外面的戰局。

她很孤傲,堂堂一代掌教,豈會做別人的保鏢?

「那你不怕本王下次再遇到危險,被人取了項上人頭?」秦雲循循善誘。

慕容舜華深深看了他一眼,檀口輕啟,帶着一股薄荷香:「你身邊那一位豐老呢?他今天怎麼不在,我能感覺出,他深不可測!」

秦雲眼睛轉悠半圈,道:「他老人家總有不在的時候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