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軍突起,萬中勝只能這麼的想現在的葉川!

這個詞形容現在的葉川絕對是不為過的,葉川怎麼可能是傻子呢?萬中勝認為能夠成大事者,必然是能夠隱忍而發之人。

一旦爆發,他們往往總是所向披靡,獨佔鰲頭。

這一次葉川內門測試更是證明了一點,他能夠忍,且血性十足,即便是面對路白玉這等強大如斯的對手,都敢於毅然決然的發起挑戰。


「真武境一重啊,竟然就敢在一年之後挑戰內門第一人路白玉!」萬中勝忍不住內心讚歎,不過此刻他們兩個人還是對手。

萬中勝眼神中充滿了戒備,之前葉川所謂的驚天三連擊,他根本沒有見識過。

即便是這樣,他在葉川的手中也沒有太多的優勢,今天恐怕交出號牌是勢在必行了。

真武境一重,竟然越級要擊敗自己,萬中勝心中唯有苦笑。


「看來外面的傳言並不都是真實的,這個葉川還有很多的底牌沒有揭開,之前在內門測試他還是有所保留啊!」

萬中勝做出一副防守的姿態,迎接他的將會是什麼?他還不知道。

葉川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微微抬起腳,右腳用力踏在這一片黑色的土地上,腳下陷下去腳印一般大小的凹槽,旁邊圈起一層落葉,緩緩的又落了下去。

猛然發力,扭腰轉胯,利用身體的牽引力葉川迅速的開始接近萬中勝。

上方,葉川的拳頭緊握, 夫人她又出來賺錢搞事業了

「裂山拳!!」

萬中勝不甘示弱,畢竟在他看來葉川還僅僅是真武境一重,他應該能夠抵擋得住葉川的進攻。

「砰!」

葉川稍微愣神了一下,他原本以為這一擊肯定是能夠命中目標,卻沒有想到竟然被萬中勝無意之中給抵擋了下來。

兩拳相交,萬中勝暗自一喜,擋住了葉川的第一波進攻了。

驚天三連擊,在他看來,擋住了第一擊那自然下面的就好辦很多。

可是沒有等萬中勝開心完畢,緊接著葉川一個側身,左手直接又是一拳轟在了萬中勝的右下腹。

完美的銜接……

萬中勝此刻心中對於葉川的佩服更甚一籌,這等完美的銜接不是千錘百鍊是很難銜接的如此完美。

此時的萬中勝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誇讚葉川,他必須全力阻止葉川進攻到自己。


只是他的動作有些慢了。

「啊……」

萬中勝吃了一記重拳之後,整個人身子蜷縮,腹部感覺到一陣刺骨的疼痛。

力道實在是太過的巨大,在他看來這根本不是真武境一重迸發出的力道。

倒吸了一口涼氣,準備迎接葉川第三擊的萬中勝此刻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剛欲轉身,卻聽到一聲破風之聲,第三拳已經風聲蕭蕭,瞬間來到來了他的面門之處。

第三拳竟然一個迂迴,又一次的來到了萬中勝的面門之處,甚至與第一拳出拳的方位絲毫不差。

萬中勝瞳孔微縮,看著拳頭由遠及近,慢慢的變大,整個人瞬間愣在了那裡。

他知道,自己根本沒有實力抵擋住葉川的三連擊,沒有想到這一次內門之中竟然有如此的奇葩出現。

「看來想要擊敗葉川,至少要真武境四重的實力了……」

這個是萬中勝心中的想法,只是他心中鬱悶,沒有想到自己這個真武境二重的人會是第一個出局之人。

偌大的拳頭剛剛接近萬中勝額頭的一瞬間戛然而止,一點徵兆都沒有。

萬中勝頭頂的髮絲,因為剛才拳風的勁道過大,隨風飄動。

「萬師兄,現在可以交出號牌了吧?」

葉川露出潔白的牙齒,同時也露出了純真的笑容。

萬中勝從自己的衣服上扒下了一枚號牌,遞給了葉川道:「葉師弟,哦不,或許我現在應該喊你葉師兄了,看來我真的是很倒霉,第一個就碰到了葉師兄這樣實力的人。輸的不冤……」

要是葉川沒有使出驚天三連擊的話,恐怕萬中勝還真的是不會服氣,但是剛剛如果不是葉川收手的話,恐怕現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他萬中勝了。

「萬兄還真是爽快人,呵呵,葉某得罪,來日方長!」

「葉兄何必如此的客氣,現在你可是咱們天河宗的大紅人,能夠讓葉兄稱呼我一聲萬兄,我倒是有些高攀了……」

萬中勝笑呵呵的說道。

葉川聞言,倒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作了一個請的姿勢,萬中勝也不客氣就坐了下來。

「何必說什麼高攀不高攀的話呢?這些年我在天河宗可是盡被人欺負了!」葉川似乎有些自嘲的說著。

來到天河宗,來到這個世界,他真的是沒有什麼朋友。

任何人都渴望有一些朋友,不管他的級別有多高,不管他的能力有多強。

「葉兄未來前途不可限量,而我只能夠在天河宗給那些內門的高手們打打下手。」萬中勝說話間也是一臉的落寞,實際上他缺乏的就是修鍊資源。

「萬兄,不瞞你說,其實宗主也沒給我什麼修鍊的資源,只是給了我一把靈器而已。之前沒有拿出來,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不想丟人現眼,劍技還真的是沒有練過。」

「哈哈,葉兄還真是有些幽默,不過劍技不過是小道,真正的武道境界,在我看來還是自身的實力。一切的外在因素只不過是為了增加自己的戰鬥力而已。」

萬中勝對於武道也是有著自己的理解。

萬中勝看了看葉川繼續道:「我最佩服葉兄的其實並不是葉兄做了宗主的關門弟子,也不是葉兄奪得了內門測試的冠軍,而是葉兄竟然能夠以真武境一重的實力奮起挑戰路白玉!」

「哎,不瞞萬兄說,這也是被*無奈,路白玉和我有仇怨,他一心想要廢掉我,我也是自保啊!」

葉川也是掏心窩子的說了幾句話,只要不是涉及到隱秘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是可以說一說的。

他現在把萬中勝當做個朋友,如果這個人不靠譜,對於葉川其實也沒有什麼損失。

「葉兄,其實剛才你收手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你不是路白玉等人所說的那種極度自私的小人,雖然我們不曾有過什麼交集,今天能夠和葉兄在此暢所欲言,萬某很是榮幸。」

萬中勝很是客氣的說道,葉川剛要說話,萬中勝擺擺手然後繼續道:「不過,我奉勸葉兄一句,還是要多加的小心!」

「哦?」葉川聞言,有些詫異的看著萬中勝。

萬中勝左右看了看,低聲道:「來之前,我看到幾個真武境四重和五重的師兄去了路白玉的白玉會,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我想應該是針對葉兄你的。當然,如果不是,那就當萬某多事了。」

葉川哈哈一笑道:「萬兄,你能夠說出這一番話,足以證明你把當個兄弟來交。我想現在我們已經是兄弟了……」

認定了,就是兄弟!

有些人做兄弟,真的是一句話的事情,有些人做兄弟,那是一輩子都不可能的事情。

「兄弟?」萬中勝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川,就說了兩句話就能夠當上兄弟了?

葉川看了看疑惑的萬中勝道:「一句話,兩兄弟,有些人說話發自肺腑,他的眼神不會出賣他的。何況你我萍水相逢,如若不是這一次的內門試煉,你我可能永遠沒有交集。再者說,你將這件事情告訴我,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不是么?」

萬中勝心道:「這傢伙倒是心思縝密,不過就怕我騙你的么?」

萬中勝笑著道:「葉兄就不怕我是別人派過來接近你的么??」

「那這樣我只能說我的眼光不行,不過現在我認你這個兄弟!」葉川的眼神中流入出了真誠,萬中勝有些感動,其實他只是善意的提醒一下葉川,他也沒有想到葉川是如此感性的人。

「謝謝你,葉川!」萬中勝一直在內門中也只是個小嘍啰,在他看來其實葉川的地位要比他高出很多,但是人家就這麼的信任自己。

萬中勝只是說了一句謝謝,他的心中也已經把葉川當做自己的兄弟來看待。

「這衣服我看你還是穿著吧?穿著我的衣服,到時候能夠避開很多的獵殺者,能夠保你存活更長的時間……」

萬中勝這個時候真的就是掏心窩子在說話了。

真誠,有些時候就像是天然去雕飾的蓮花一般,瞬間就能夠讓你清晰的感受到。

看著一臉真誠的萬榮勝,葉川緩緩的從衣服中掏出了兩瓶養元丹。

既然是兄弟,既然人家如此的對自己,倒是讓葉川變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萬兄,不知道你缺不缺丹藥, 世有弦月 ……」

萬中勝驚訝的看著葉川手中的養元丹,心中久久不能平息。 張天在生命的緊要關頭,沒有多想,只是順着聲音的方向,儘自己最快的是速度向之狂奔。

在生死的壓力下,人不愧是高級生命,在生死關頭就是每每能讓人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

這不,張天此時就是如此。

在這一刻,張天的腦中只剩一個念頭。

那就是:奔向那裏,奔向那裏。

張天不知道的是,此時他的速度較之之前逃命的速度又增加了兩成,和地熊的距離又拉開了到原來的水平。

但這只是張天爆發潛力的結果,持續力根本不會太久,他的身體根本無力負擔如此大的消耗。

十秒鐘後,張天發現了了剛纔聲音的主人。

看着自己前方的空中,張天簡直不敢相信。張天的目光之中是兩個人,準確的說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和一個三十歲左右的中年人。

那少女一身白衣,她有着冷漠的雙眸,面色高貴冷淡,彷彿世間的一切都不能引起她的興趣,她就是那漠然俯視着芸芸衆生的不容褻瀆的冰雪女神。

她有着彎彎的柳葉眉,白皙的皮膚能夠滴出水來,薄薄的雙脣冷若寒霜,盈盈一握的纖纖腰際,纖細的左手緊握一柄精緻寒劍。

那劍自身散發出陣陣寒氣,讓人一眼就知道這是一把好劍,完全不是青陽城裏那些凡劍所能比得了的。再加上精緻的五官,讓張天感嘆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把什麼好的東西都賦予了此前的麗人。

此時麗人立於空中,如同仙子一樣,傲視而獨立於天地之間。恍若仙子下凡,讓一直對自己樣貌還是比較自信的張天居然一時有些不自然。一頭長髮傾瀉而下,白衫如蝶,傲劍似雪,說不清的獨立人間。

旁邊那中年男子應該是那少女的保鏢之類的,眼中掩不住的愛慕敬畏,但更多的是自卑。

想來是對自己外貌的自卑,因爲那中年男子張天看來雖然也氣質不凡,神采飛揚,再加上張天完全感覺不到的實力,如果是在青陽城那裏,此人絕對是不少少女的白馬王子。但在這個不似人間的冰美人面前一切都顯得太過脆弱。

張天不知道是,事情完全不是這樣的。樣貌雖然重要,但在這個大陸上最重要還是實力。只要實力強大,任何美女,認她是凡人還是仙子下凡,都只不過是強大人物的禁裔罷了。

只是眼前少女的天賦太過恐怖,小小年紀已經是僞星侯的高手了。雖然他已經是星侯級別的高手了,但是他已經四十多歲了。

當這少女到達他這個年紀說不定已經是星皇級高手了,那是一個讓他縱然身爲一個天才也一生都不可能達到程度,所以他只能自卑了。

不過此時最讓張天吃驚的是,此時二人都是沒有藉助外力,就那樣直接站在空中,於世而獨立。

這是什麼級別的高手,張天完全沒有概念。在他世界裏,只有藉着力纔可能在空中停留一會,根本不可能憑空而立。

因爲在這個偏僻的小地方,他所知道的就是星者和形士的修煉者。對於之後的修煉境界,他根本就沒什麼觀念。

就算是星士的高手,張天也不知道他們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只知道星士級高手比星者階高手厲害得多。

若說和星者級的修煉者有什麼區別,星士級別的高手區別就在於可以星力外放,百米外可以殺敵於無形中。其餘的張天就不知道了,但他可以肯定的是星士級高手根本不可能立在空中。

要是張佑海在這看到,肯定驚恐道:“星侯級高手,毀天滅地的高手,方圓十萬裏無人可擋。”

張佑海作爲一族之長,人生閱歷不是張天能比的,知道凌空而立的概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