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上的光影幻滅消逝,葬兵荒冢的外圍徹底沸騰,數十萬修士紛紛露出興奮,漫天喧嘩之中,爭先恐後一般向著葬兵荒冢之內潮湧而去,

接下來的幾個月中,葬兵荒冢將會失去往日平靜,數十萬武者活躍在其外圍萬里之內,爭奪廝殺,鮮紅的熱血將在這片蒼茫大地之上遍地盛綻,

葬兵荒冢,將成為整個天翎聖國之中,最受矚目之地,

在那幻象崩潰,神兵認主的一刻,韓羿正在高空之中疾馳前行,禁不住停下身形,關注那荒原之內發生的劇烈變故,

就在其剛剛停住沒過多久,忽然雙眼之中閃過精光,那神兵散出的百道流光之中,赫然便有其中一道從他前方不遠飛掠而過,

「神兵精華,這可是好東西,若能得到,玄天冰戟品階應該能夠提升不少,既然碰到了,就是我的,」

沉吟一聲,韓羿毫不猶豫地展動雙翼,朝著那神兵精華追擊而去,

玄天冰戟是韓羿使用時間最長的一件兵器,從韓羿煉體之時便一直伴隨,一路征伐到如今踏入龍脈,一直以來,都是韓羿最為忠誠的戰鬥夥伴,

只不過歸根結底,玄天冰戟的品階還是太低,與王紫坤,秋離月等天驕聖子所使用的兵刃之間,有著難以彌補的巨大差距,

甚至,在於秋離月和王紫坤的幾次碰撞之中,玄天冰戟之上,已經崩裂開了一道道細微的缺口,

雖說以韓羿現在的修為,玄天冰戟還能夠滿足他的使用要求,但隨著韓羿修為的不斷提升,終有一天,玄天冰戟將會無法承受韓羿與敵戰鬥之時,爆發而出的強橫修為,

雖說韓羿手中還有一把從肖明輝手中奪來的紫光寶劍,但韓羿畢竟不擅用劍,並不想要用那把劍來替代玄天冰戟,

如此一來,他就必須要找到一件品階更高的戟形兵刃來替代玄天冰戟,但想要找到這樣的一件煉金兵器談何容易,何況以他現在的身份,並不方便到處行動,

眼前的神兵精華對於韓羿來說,剛好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若是能夠將其得到,融入冰戟之中,必定能夠提升冰戟品階,足夠讓他用到秘藏境界,

甚至可能以此令玄天冰戟誕生兵魂,獲得自主進階的珍貴契機,將來能夠伴隨自己一路征伐,登上巔峰,

這樣的機遇擺在眼前,韓羿自然不會輕易錯過,雙翼展動之間朝著那一道神兵精華追擊而去,

不過韓羿追出沒有多遠,便是忽然神色一動,扭頭望去,頓時雙眼之中露出凝重,

就在韓羿身側不遠,一把刀形古樸的寬背重刀劇烈錚鳴,散發出濃重的土黃之光,呼嘯破空,帶著森然殺機朝著韓羿狂斬而來,

「哼,」

韓羿冷哼一聲,沒有絲毫遲疑,右手之上血光閃過,一道血色的罡勁凝成劍罡,透指而出,狠狠地點在那重刀之上,頓時發出鏗的一聲,將其震退,

氣盡生罡,凝聚罡氣,正是龍脈強者的重要標誌,劍罡之強,無堅不摧,乃是龍脈強者最為強大的克敵手段,

如今韓羿雖說只是初入龍脈,但憑藉著四條逆天龍種,凝聚出的劍罡,已經具備不俗威力,僅僅一道便將這兇悍來襲的厚重長刀生生震退,

只不過震退了這把長刀,韓羿的表情卻沒有絲毫輕鬆,因為幾乎就在那長刀震退的瞬間,又是數道破風之聲撕裂而來,

一紅一藍兩把窄劍,一把銀色短槍,還有半面殘破的盾、分別從四個不同方向破空出現,錚鳴驚天,朝著韓羿攢射而來,

尤其是那面青銅盾牌,雖說殘破的只剩下了半面,但其上氤氳的強大氣勢,就連韓羿都是不敢輕忽,碾過虛空,就連空間都要波盪擴散,煞氣驚天,

「區區幾件兵器,也想奈何於我,」

韓羿目光猛然轉厲,三指連彈,接連射出三道璀璨劍罡,將那雙劍以及短槍攔截而下,低喝一聲,雙掌之上分別閃耀起濃烈的青紅光芒,朝著那旋斬而至的半面盾牌狠狠拍落,


「鏗,」

掌擊盾面,頓時發出一聲驚天巨響,一圈環形能量波動橫掃開來,韓羿悶哼一聲,後退三步,而那殘破的盾牌則是倒飛而出數十丈遠才重新平衡,旋飛而回,盾面之上的銅銹斑駁閃爍,與韓羿遙遙對峙,

這些兵刃,正是葬兵荒冢之中獨有的那些擁有獨立意識的蘊靈之兵,對於它們來說,那神兵精華同樣是最好的補品,能夠令無數兵刃為之瘋狂,

葬兵荒冢之中的激烈爭奪,最先開始的,便是修士與靈兵之間對於神兵精華的爭奪,而後才是展開在武者之間的,對於獲得精華之後的靈兵之爭,

就在韓羿阻擋這幾件靈兵的空襠,那道神兵精華並非停留,劃破天際迅速遠離,數道兵刃流光從四面八方呼嘯而來,繞過韓羿,追著神兵精華飛梭而去,

韓羿沒空與這幾把靈兵糾纏,展動雙翼,朝著神兵精華繼續追去,那幾把靈兵齊齊錚鳴,同樣沒有放棄之意,緊隨韓羿之後,

以韓羿掌握的世間極速,剎那之間橫過萬丈,很快便是追上了前面那道飛竄的流光,然而此時此刻,在這神兵精華之後已經聚集了數十件各色靈兵,錚鳴驚天,緊追不捨,

這數十件靈兵各個不凡,即便最弱的,泛起的能量波動都絲毫不遜於一名氣海巔峰的強者,更有數件靈兵光芒沖霄,鋒銳之上激射出數丈長的璀璨罡勁,堪比龍脈強者,比那青銅殘盾更加強大,

而這些靈兵,僅僅是這荒冢外圍一隅之中所存在的部分實力,整個葬兵荒冢之中,這樣的兵刃數不勝數,再向內走,更是有著更加強橫的不世靈兵,

難怪葬兵荒冢能夠稱得上是上古險地,即便王家都對葬兵荒冢忌憚不已,若沒有足夠的修為傍身,深入荒冢,絕對是有死無生,

數十件靈兵競逐那道神兵精華,其中以那幾把龍脈靈兵距離最近,只不過無論是誰想要再近一步,都會受到其他靈兵的群起而攻,

因此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一件靈兵能夠靠近神兵精華三丈之內,反倒是在競逐之中不住交鋒,鏗鏘之聲響徹天際,

不時有一件件靈兵殘破崩裂,敗退開來,但更多靈兵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加入到那競逐精華的戰鬥之中,反倒令得精華之後的靈兵隊伍越來越多,

「兵器就是兵器,即便是擁有了靈智,也不過如此,想要將這神兵精華取到手中不難,難得是如何對付那些暴怒的靈兵,」

韓羿不遠不近地吊在那些神兵之後,目光閃爍,心中沉吟:「時間拖得越久,被吸引而來的靈兵越多,再等下去,即便是我也難以脫身,當斷則斷,不斷自亂,上了,」

雙眼之中閃過決然,韓羿雙翼猛然展動,一層朦朧青光在其身周繚繞升騰,如同消失了所有重量一般,速度驟增,

更是在這猛然加速之際,韓羿翻手取出玄天冰戟,毫不猶豫地施展出了玄天冰戟之上封印的煉金技能,,冰封十方,

嶙峋的冰霜以玄天冰戟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轉眼之間便將整片虛空冰封起來,每一件靈兵之上都罩上了一層湛藍寒霜,速度驟減,

那幾件堪比龍脈強者的兵刃頓時一震,憤怒錚鳴,劍罡激蕩,將籠罩而來的冰霜生生絞碎,

更有一把流光竄動的赤紅長劍,驟然之間升騰起了雄渾烈焰,將蔓延而來的冰霜生生燒融,沒有絲毫阻礙,向著神兵精華剎那而去,

只不過即便它們再快,也快不過擁有鸞鳳雙翼的韓羿,剎那之間,韓羿便是飛躍過所有靈兵,右手探出,一把將那神兵精華抓在手中,化作一塊藍色冰玉,陣陣雄渾之力澎湃涌動, 幾乎就在韓羿抓住神兵精華的同時,身後破風之聲呼嘯而來,一矛、一劍、一刀、一斧四把靈兵,朝著韓羿後背狠狠劈至,


這四把兵刃來勢太急,韓羿根本沒有絲毫閃避餘地,狠狠咬牙,直接曲起鸞鳳雙翼,護在背後,硬挨這致命一擊,

「砰,」

劍罡激蕩,勁氣紛飛,四把龍脈神兵的聯手一擊非同小可,即便是有鸞鳳雙翼作為抵擋依舊並不好受,

韓羿直接悶哼一聲,向前跌飛數十丈遠,胸中動蕩,一口鮮血噴出,探足點在一塊巨石之巔,停下身形,

原本他是想著一擊遠遁,拿到神兵精華之後就仗著速度迅速逃離,但卻沒有想到那些靈兵的攻勢來的如此之快,

四大靈兵一擊之下將他拖慢一瞬,只是這剎那時間,其餘靈兵便已經將他重重包圍,

此時,在自己立身的山石周圍,數十件靈兵浮沉環繞,全部將鋒銳指向自己,一道道金戈鐵馬的殺伐之氣鎖定在自己身上,錚鳴顫動,其中單是堪比龍脈強者的靈兵,就足有六件之多,

一把烈焰捲動的赤紅長劍,一把黑霧繚繞,如同冤鬼纏繞的鬼頭長刀,一把血跡斑駁,煞氣驚人的狼牙巨棒,一把滄桑厚重,罡勁吞吐的雙刃戰斧、一把通體碧紫流光溢彩的精悍長槍,還有那半面滄桑古樸的青銅盾牌,

韓羿毫不懷疑,此時只要一個氣機牽引,這些靈兵便能爆發出驚天殺伐,一擁而上,將自己亂刃分屍,

不過,這些靈兵雖強,但此時的韓羿同樣並不好惹,真身踏入龍脈境界,凝成四條逆天龍種,全力爆發之下敢與龍脈後期搏命一戰,

「也好,今天就拿你們,來檢驗一下我的實力,區區幾件有了靈的兵器,能奈我何,,」

低喝一聲,韓羿翻手將玄天冰戟與神兵精華同時收起,既然是要檢驗自己的修為,就要完全放開,赤手空拳對敵,以此檢驗自己剛剛掌握的罡勁之威,

作為龍脈強者的最強手段,罡勁強弱,是衡量一名龍脈強者實力的重要標誌,雖說罡氣號稱無堅不摧,但那也只是誇張來說,

不同功法修鍊出來的罡氣並不相同,自然也有強弱之分,自古以來便有雜、純、精、神、天五級之分,

通過普通功法修鍊而出的,只能是雜罡而已,其色不純,罡質不凝,具備的威力相當有限,凡是修出雜罡者,都是龍脈境界之中最為底層的存在,

再往其上,純、精、神、天四級罡勁,每提升一級,罡勁的威力都會大幅躍升,純罡無暇,其色純正,比之雜罡威力無法同日而語,


至於精罡則比純罡還要精純,能夠與龍脈強者的精神意志完美結合,如臂使指,即便到了武者身體之外,依舊能夠做出種種變化,初顯神通奧義,

神罡有靈,神動逍遙,

達到這一境界的罡氣,與前三個境界徹底不同,如同活物與死物之分,神罡自身擁有獨特神性,施展之間幻化罡靈,激發罡氣如同馭使活物,威勢驚人,龍脈巔峰堪與秘藏一戰,

相傳,若是將神罡修鍊到了一定的地步,即便武者身死,神罡之靈也不會消散,甚至有可能脫身而出,自成一靈,成為天地間的神奇存在,

甚至傳說之中,遠古之時就曾有一條神罡龍脈逆天修鍊,證道成聖,化作真龍,縱橫大陸萬年不朽,破碎虛空而去,

至於那更為強大的天罡之境,比之神罡更要強悍無數,堪稱逆天,傳說,天罡一縷勝過神罡萬道,一縷天罡,破盡世間千萬法,同境之內,有我無敵,

只不過五階天罡不顯於世,甚至稱得上是虛無縹緲,從古至今,整個聖魔大陸能夠修出真正的天罡者也不過三五人而已,即便能夠凝聚出一縷天罡者,也足以驚世駭俗,

即便是天翎聖國霸主王家的修鍊聖典,,紫陽功,龍脈境界所能修出的最強罡氣,也不過是神罡境界的紫陽神罡,

這還需要極強的天賦才能成功,普通族人能夠修得的,不過就是普通的純罡、精罡而已,即便如此,也已經令王家成為雄霸一方的名門望族,

而太玄經龍脈卷,以龍脈回遊之術蘊生龍種,最多能夠形成九條龍脈,也就是九種罡氣,其中每一道罡氣的品質,都與凝聚龍種之時融入的龍根之源息息相關,

韓羿分別以武帝玄印、鸞鳳風火本源,天劫之雷作為龍根,凝聚而出的四條逆天龍種,全部從各自的龍根之中繼承本源,形成了自身靈性,

血殺龍種以殺生玄印為神,其靈如刀,嗜血凶狂,凶煞滔天,

疾風龍種以青鸞本源為神,其靈如鸞、飛揚凜冽,馳嘯千里,

烈火龍種以鳳凰本源為神,其靈如鳳、烈焰卷天,焚塌蒼穹,

劫雷龍種以天劫之雷為神,其靈如雷、奔射幻閃,毀天滅地,

四條龍種,各具其神,全部都是僅次於天罡境界的先天神罡,任何一條修至大成,都能夠令韓羿叫板秘藏強者,

而如今的韓羿,一下子就有了四條,將來更有可能擁有九條,這種成就,即便放在遠古玄門那些同修太玄真經的弟子之中,都是絕無僅有的存在,若傳出去,足以令任何武者為之眼紅,

而這一切,都是太玄經賦予韓羿,這部功法既然號稱逆天,自然有其逆天之處,

韓羿現在,就是要用一場激烈的戰鬥,來檢驗自己這四道神罡之強,看這四條神罡龍脈,究竟能夠帶給自己怎樣的強橫戰力,

「殺生神罡,血滅十方,」

低喝一聲,在數十把靈兵的圍攻之下,韓羿搶先發難,搓掌成刀,氣海之中血龍咆哮,雄渾的血紅罡勁透掌而出,激射成為一把數丈之長的血色長刀,血殺之氣滔天而起,席捲四方,立劈而落,

巨大的血刀呼嘯而落,直接將韓羿身前的數把兵刃劈的錚鳴後退,首當其衝的一把青光長劍,更是鏗的一聲,直接崩斷,

韓羿一動,其他三方的數十把兵刃齊齊錚鳴,散發出滔天刀氣,刀光劍影,激射而來,

「劫雷神罡,霆閃如龍,」

丹田之中雷霆龍種仰天咆哮,韓羿雙眼之中銀光閃射,十指連彈,一道道璀璨的銀色劍罡從其指尖閃現跳躍,

每一道銀色劍罡之上,都有銀龍虛影虛幻繚繞,散發出如同天劫一般的毀滅氣息,銀色雷光霹靂閃射,朝著四面八方瘋狂激射,

每一道銀色劍罡,都精準無誤地射在一把兵刃之上,即便韓羿修為強橫,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同時抗衡這麼多的靈兵,頓時通體一震,一口鮮血噴出,

只不過那些兵刃的攻擊之勢,也在銀色劍罡碰撞之下為之一頓,韓羿順勢騰空而起,雙眼之中閃現精光,背後雙翼更是爆發出絢爛的青紅光華,將整片夜空燃成青紅兩色,

「風火神罡,一脈同源,蒼炎滾、神風烈,風馳火濟裂蒼茫,」

衝起數丈之後,韓羿的身體猛然停頓,眸光盛烈,亂髮飛揚,背後雙翼錚鳴顫動,迎風見長一般,分別透射出十數丈長的璀璨劍罡,化成一雙巨大的神光羽翼,在韓羿身後舒展開來,

青色羽翼之後,強風卷襲,隱隱之間凝聚成一隻巨大的青鸞虛影,對天長吟,

赤紅羽翼之後,烈焰升騰,隱隱可見一隻巨大鳳凰虛影翔舞飛旋,浴火而動,

當韓羿的身體升到最高之刻,青鸞火鳳齊齊嘶鳴,狂喝一聲,一雙風火羽翼交叉斜斬,青紅兩色的璀璨劍罡呼嘯而落,交叉成十,在青鸞火鳳虛影糾纏之下,向著下方天地狠狠斬去,

「轟,」

風火劍罡鋒銳難當,摧枯拉朽一般將下方的數十件兵刃劈的連連飛退,墜落大地,在大地之上撕裂開兩道縱橫交叉的巨大溝壑,

巨大的能量波動席捲開來,整片大地如同沸騰的水波一般劇烈翻湧,縱橫交裂,掀起滾滾風塵,遮天蔽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