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要說魔皇忌憚噬天獸也是胡說,只是這個時候和噬天獸開戰,沒有必要,畢竟雙方也不算是仇人,這傢伙就是想吞點自己的神力……

魔皇很無奈,噬天獸的習性他和神皇等人都清楚,可偏偏這一次,這個傢伙好像盯上自己了……

人境,天傷鎮守看着身邊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林天成,有些無奈的道,「天成,我在人境真的不好出手……」

聞言,林天成一臉獃滯的看着天傷鎮守,「你剛剛還說……」

「唉,我是真的不好出手,這樣,你讓魂皇傳送你出去,除了人境,我再出手,這樣會好很多,不然反噬是你我承受不住的!」天傷鎮守說道。

聽見這話,林天成看着天傷鎮守,心中有些忐忑,魂皇精通傳送之道,這個他知道,但是自己一出遺跡,相信外面的神境都會恨不得殺了自己吧?

林天成也擔心距離的原因,從人境傳送進入萬族之域,這可不是一個小事情,魂皇此時還有能力傳送自己嗎?

「不用擔心魂皇的能力,你大膽放心的去做,我可以幫你殺死一些人,但是有幾個人必須放走,不然……魔皇,神皇,仙皇等人都可能追殺你!」

聽見這話,林天成不可思議的看着天傷鎮守,就殺幾個人還能引起半皇追殺,還是三個?

天傷鎮守知道林天成不太相信,無奈的長嘆口氣,「很多事情你現在還不明白,但是你相信我說的!」

林天成朝着玄宗等人看去,顯然這三人和三位半皇有不簡單的關係,心中也留了個心眼,點了點頭,在天傷鎮守的護衛下飛出了遺跡。

玄宗看見林天成主動退出了遺跡,心中的怒火也消除了幾分,那蠢蠢欲動的封印也再次恢復如初。

「哼,算你小子識相,等我奪得遺跡至寶,再要你的命!」玄宗惡狠狠的說道。

聽見這話,魔童和聖無雙也是暗暗鬆了口氣,這兩個瘋子終於恢復了正常!

然而此時飛出遺跡的林天成並沒有直奔魂皇而去,而是站在遺跡旁觀察著外面的陣仗,但凡有點不對,他就準備再奔回遺跡之中。

「你幹什麼?」天傷鎮守看着身邊的林天成不解的問道。

「沒事……大人,您說魂皇真的能將我傳送出去?要不我還是在人境殺了這些人吧?」林天成有些擔憂的道。

「那你自己殺,我幫不了你!」天傷鎮守沒好氣的道,「不行你看看你們人族還有誰能出手幫你的,都一起上,看看能不能殺了那些遺跡中的天驕!」

林天成尷尬的笑了笑,明白天傷鎮守是真的有不能在人境出手的苦衷,當即將心中的顧慮放心愛,直奔魂皇而去。

此時的他已經沒有選擇,即便是天傷鎮守騙他的,他也只能認了。

畢竟人族沒有實力殺死萬族的天驕和強者,唯有藉助天傷鎮守的手去做這件事情。

林天成傳音不遠處的魂皇道,「魂皇,聽的到嗎?」魂皇此時正在被一尊淵族的神境強者牽制,突然聽見林天成的聲音愣在了原地!

「能,你怎麼出來了?裏面什麼情況?」魂皇有些有氣無力的說道。

林天成知道,魂皇的實力雖然強,但是近日多番大戰,搏殺兩位神境,自身的消耗不小,再加上現在一直在苦戰,可定吃力。

「不怎麼樣,我殺不死他們,鎮守大人答應幫我了,但是可能需要你幫忙將我和遺跡傳送出人境才行!」林天成無奈的道。

「鎮守答應幫你?」魂皇愣住了,不過很快就明白了天傷鎮守的意思,顯然是不想讓萬族抓住把柄。

在人境,殺死萬族天驕強者,這顯然是在偏袒人族,也就破了當年的誓言。

但若是將地點放在了萬族之域,那時候林天成想殺人,對方想反抗,他就能光明正大的出手了。

「可以,你給我說什麼時候出手,我就是拼了這條命也絕對安全護送你出人境!」魂皇沉聲道。

林天成心中微微一怔,不要危言聳聽好吧,我讓你傳送一下,你說這麼誇張嚇唬誰?

…… 「沒什麼事情,本宮就是想跟你隨便聊聊,你不必太過於拘束。」

看到陳婷婷的確是當年費仁的同門師妹,楚倩也是微微一笑,又道,「這些年來,本宮聽說你們鐵掌門在武安鎮甚至整個青陽郡城都發展得不錯,門下年輕弟子眾多,其中不乏一些練武的好苗子….」

距離費仁當初離開也已經過去了數年時間,而她也從昔日的任性公主逐漸成長為名震四方的大楚女帝,不僅恢復了昔日楚氏一族的榮耀,同時也讓大楚王朝再度開疆拓土,更加強盛。

雖然楚倩和費仁最後並沒有走到情深獻身那一步,但是二人的關係卻也不尋常,屬於朋友之上,戀人未滿,當年二人一起流亡他國互相扶持的日子依舊在她心裡歷歷在目。

因此愛屋及烏,眼下看到費仁當年的同門師妹,楚倩也是下意識地生出了一絲欣賞之心。

「陛下過譽了,小女子不敢當….」

「鐵掌門這些年來能夠發展壯大,也不離開其他一眾長老的功勞….!」

面對楚倩的讚譽,陳婷婷有些受寵若驚,又是低頭拱了拱手,語氣十分謙虛。

雖然她不知道自己曾經的大師兄費仁和眼前的大楚女帝有什麼關係,為何會被對方頻頻提起,不過其本人僅是大楚王朝一方郡城的小小宗派掌門,自然不敢高攀。

看到對方有些誠惶誠恐,楚倩也是愣了一下,隨後柔聲笑道,「陳姑娘,費仁當年是本宮的朋友,你即是他的同門師妹,自然也是本宮的座上賓,不用這麼拘束。」

「來,你今天就負責和本宮說說當年關於費仁的一些事情吧?本宮有些好奇….」

說完,楚倩也是十分自然地走上前,隨後輕輕牽住陳婷婷的玉手。

「呃…好的,陛下…」

見狀,陳婷婷有些驚訝,下一刻還是點了點頭。

「對了,你麾下的鐵掌門勢力底蘊如何?」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楚倩又是回頭看向陳婷婷。

「回陛下,鐵掌門如今僅是一流勢力,並未入品,和大楚王朝其他的古老宗門相比,還有不少差距….」陳婷婷緩緩解釋道。

這些年來,經過她的一番治理,鐵掌門也是發展迅速,從籍籍無名的三流勢力成功晉陞為一流勢力,門下中合境高手不下數十人。

至於陳婷婷本人則是一位高星境武者,元力修為已至高星境四重,放在大楚王朝境內並不算弱,足以稱為一方豪傑。

只不過,和大楚王朝境內諸如青元宗,靈劍派等老牌九品宗門相比,鐵掌門的底蘊勢力還是差了不少,難以抗衡。

「僅是一流勢力?」

楚倩美眸撲閃,有些詫異。

當年能夠培養出費仁這等人物,攪動整個大楚王朝甚至東南地域邊陲四國風雲的武道天驕,其背後出身僅是區區一流勢力,就連九品宗門都是不如。

頭一次知道費仁的來歷出身,當下楚倩也是十分驚訝。

「是的…」

陳婷婷又是恭聲道,「小女子不敢瞞騙陛下,所言句句屬實…」

「唔,一流勢力的底蘊還是太弱,費仁好歹也是本宮的朋友,這樣簡直太沒有牌面了…」

楚倩輕輕托腮,若有所思,下一刻又道,「這樣吧,傳本宮的旨意,從今天開始冊封鐵掌門為九品宗門,所缺一切修鍊資源和元石寶物一律由朝廷供給扶持!」

「只要本宮還在一天,你們鐵掌門隨時隨地都可以派人入京覲見,如果有什麼難處,本宮一定出手相助。」

楚倩十分豪爽地許下了諾言。

「晉陞九品宗門….!」

一旁的陳婷婷卻是呆愣在了原地。

什麼情況,這簡直就是天上突然掉了一個大餡餅!

從一開始的突然被人傳喚入宮,再到眼前的大楚女帝親口許下承諾,無條件扶持鐵掌門晉陞為九品宗門,突如其來。

「陛下,您說的都是真的么…?」

眼下發生的這一切彷彿做夢一般,陳婷婷許久才是回過神來,語氣中依舊滿是不敢相信。

「那是自然,本宮什麼時候說過大話?」

「從今天開始,你們鐵掌門就由朝廷和楚氏一族罩著了,只要有本宮在,沒人敢惹你們!」

輕哼一聲,楚倩雙手叉腰,有些得意道,彷彿又恢復了往日刁蠻任性的公主姿態。

「謝主隆恩!」

聞言,陳婷婷也是連忙單膝下跪,俏臉上充斥著一抹激動之色。

「大師兄,當年離開鐵掌門之後,你到底經歷了什麼….竟然連當今陛下都是你的摯友….」

腦海中浮現出昔日費仁離去時的身影,陳婷婷內心滿是感慨。

距離昔日鐵掌門被人屠宗滅門已經過去了七八年時間,老門主郭懷和李長老等人皆是紛紛隕落在當初那一浩劫中,而當時支撐鐵掌門沒有徹底覆滅的關鍵人物便是費仁。

如果當初不是費仁以命相阻勸退了夜魔仙子,不止是鐵掌門覆滅,就連她也同樣活不到今天,更不會當上新一任的鐵掌門門主。

數個時辰過後,陳婷婷也是帶著楚倩的聖旨和冊封離開了皇城。

「門主!」

剛一出城,旁邊也是掠過一道人影,隨後落至陳婷婷跟前,拱手抱拳,「屬下幾個人已在此處恭候門主多時,不知道女帝陛下特意招您入宮,有何用意….?」

來人身著一襲青袍,劍眉星目,削瘦的臉龐略顯滄桑,正是昔日和費仁有過一絲恩怨的谷金。

只不過多年過去,往日恩怨早已隨風而去,如今的谷金乃是鐵掌門副門主,陳婷婷的得力助手之一,深受器重。

「沒什麼事情,只不過是陛下想打聽一下費仁大師兄的消息….」

陳婷婷開口道。

費仁大師兄?

「難不成大師兄他回來了!」

聞言,谷金先是一愣,隨後臉色轉為深深地驚訝。

當初費仁離開武安鎮,正是將鐵掌門的未來託付給了他們幾個人,如今多年過去,鐵掌門發展迅速,然而他們幾個人卻也再也沒有見過費仁的蹤跡。

「我也不知道,或許大師兄他如今在外界更為廣闊的天地歷練,和我們終究不是一路人….」

陳婷婷搖了搖頭,笑道,秀麗的俏臉上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苦澀。

曾幾何時,她對那個人內心也產生過一絲情愫,然而這終究不過是她自己的一廂情願,妾有情而郎無意。

….

與此同時,上古煉器宗遺址,主殿深處

噠噠噠…

順著魂燈的指引,費仁等人也是逐步深入,最後來到一處古老的地牢入口前

只見此處地牢孤森幽寂,四周上方的穹頂朝下滴落著水漬,門口懸挂的厚重鐵鏈早已毀壞,看上去顯然已經有一些年頭,並無人跡。

「哥,沒有錯,父親大人就在這裡面!」

看了一眼地牢入口,何莉莉語氣篤定道。

走到這裡,她手裡那盞青色魂燈的感應也是達到了極點,顯然何震武正是受困在眼前的無名地牢內。

。 隨着惡靈的一聲尖叫,唐淵將那個巴掌大的木塊給斬得粉碎。

彭!

有什麼東西從空中跌落在地上。

但是,在唐淵和衛澤言的視野中,卻什麼也看不到。

他們只能看到那地面上,突兀的出現一些凹陷的痕迹。

「唐淵,這個傢伙,我們的眼睛看不見!」

衛澤言上前一步,開口提醒。

唐淵搖了搖頭。

「衛澤言,你不要出手,我再去試探它一下。」

鼓起嘴巴,唐淵運起火球龍的力量。

有一股熾熱的氣息,順着胸腹,滑入喉間。

唐淵張嘴。

昂——

一道夾雜着龍吟的熾熱火焰,從唐淵嘴中噴出。

這火焰翻滾著,如同是一個巨大的火球,直直的沖向那處凹陷的地面。

彭!

火球砸落在地上,發出一聲爆炸。

「沒有聽到惡靈的聲音,也看不到惡靈的身影。

應該是,被對方給躲過了。」

皺了下眉,衛澤言輕輕跺腳。

腳下的陰影快速向兩側擴張,黑色的影子伸向空中,如同是一個巨大的黑色罩子,將整個工地覆蓋。

「這裏發生的爆炸聲,最好還是不要引普通人們的注意,以免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彭!

彭!彭!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