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也是想想罷了。

這時候沈春蘭也是暗罵林羽腦子笨,這麼年輕還需要潤滑油?媽呀,肥皂啊……

不過兒子現在有了相好,沈春蘭寬心大放,眉開眼笑輕聲說:“嘻嘻,咱們就別打擾他們的好事啦。”

王阿姨和沈春蘭一直有攀比的心理,此時見到沈春蘭這麼得意,不屑說:“那女孩子誰啊?別醜的都帶不出去啊。”

沈春蘭冷哼說:“我兒子眼光向來挑剔很,肯定不醜。”

“這可難說啊,有些女孩子啊,雖然漂亮,不過這工作啊……就不一定正經了,林羽這孩子年輕,沈春蘭你看着點。”

沈春蘭皮笑臉不笑說:“多謝你關心哈。”

說着,沈春蘭突然看到門口邊郭影脫下的鞋子,眼睛刷的一亮,拿起鞋子說:“嘖嘖,你們看看,parda,名牌啊,這鞋子打底五千多。”

這些阿姨都是城裏人,平時大品牌沒少看,於是一個個評頭論足。

“呀呀,真的是parda,我上次聽我兒子說這個牌子是意大利的,都很貴的,有錢人才用得起。”

“是啊,我看看這皮,呀,真的,嘖嘖,這女孩子什麼來頭,居然買這麼貴的。”

沈春蘭那個得意啊,他萬萬沒想到,一直不爭氣的兒子,突然領回家的女孩子居然穿這麼貴的鞋子,扭頭一看,只見桌上還放着女孩的包包,LV兩個英文字母格外顯眼,差點把她眼睛都給閃着。

“呀呀,你們看這包包,LV耶。”沈春蘭故意提醒她們。

這下子,幾個阿姨更驚訝了,“呀,你們看,這個包包起碼好幾萬呢,我上次在電視裏見過。”

“嘖嘖,嚇人喲,這一個包包抵我一年工資了哦。”

“媽呀,林羽帶來的女孩子到底什麼來頭啊?”

沈春蘭得意不已,故意對王阿姨說:“誰知道那小滑頭,每次和我說認識一個好的女孩,就是不帶給我看,哎,我跟他說過多少遍,好好和王阿姨家趙天學學,你看看人家趙天,朝九晚五的相親多好,哎……”

王阿姨那個氣啊,說我家趙天不會找女朋友,只會相親沒本事唄,以爲我聽不出?

王阿姨摸着包包故意說:“現在這社會啊,假貨太多了哦,你看看這包,色澤這麼暗,不會A貨吧?”

“不會吧?我看看。”一個老司機阿姨湊過去,先是嗅了嗅,緊接着湊近了看紋路,隨即說:“以我女兒教我的經驗,這絕對是真的,不過爲了以防萬一,得用水試。”

隨後沾了點水擦拭了一下包,只見水融進去包了一點,她大驚失色,失聲道:“真貨,絕對是真貨,我女兒說過,這種假包的話,水根本不吸,只有真包纔會吸一點,再用毛巾擦過去,會有少量水珠露出,這絕對是真的。”

沈春蘭更加得意了,眉開眼笑對王阿姨說:“哎,我家那個林羽啊就是啥事不和我說,沒想到找到一個千金小姐,哎。”

炫耀,赤裸裸的炫耀嘛!

王阿姨心中氣惱,沒想到今天面子都讓沈春蘭給賺了去,更讓她生氣的是,林羽找到的女孩居然這麼有錢,這怎麼可能?

“哎呦,疼疼,疼死我啦……”屋裏傳了不堪入耳的聲音。

幾個阿姨臉也紅了起來,心想這在門外偷聽,也太丟人了,隨即在沈春蘭的驅趕下躡手躡腳的偷偷出去了。

屋內!

林羽站在郭影身後拉着拉鍊,奈何這拉鍊似乎卡住了,他剛剛一用力,以至於把肉卡進了拉鍊裏面,直疼的郭影眼淚水都掉出來了。

“我說你輕點不行啊?”郭影含淚說。

林羽急的說:“我也第一次遇見這麼緊的拉鍊,要不我去找潤滑油試試。”

“嗯,快去。”

找來潤滑油,滴了一點,猛地一拉,拉鍊終於整個脫下。

林羽鬆了一口氣,心中感慨:“這女人可真不好當啊,脫個衣服都這麼費勁,咦,衣服,都……脫了……”

這是豹紋的!

這下子,他鼻血都差點流出來了。

而郭影更是嚇了一大跳,連忙捂着雙臂說:“林羽,你……你幹嘛呀。”

“對不住啊,用力過猛。”

“我先進去換一下。”郭影臉色通紅,雖說她還留着最後的底線,但是那樣的防線對男人來說更不一樣,搞得郭影心中亂跳,跟有頭小鹿亂撞似的。

林羽心跳的也很快,比和馬曉蓉在一起還快,等郭影進去之後,腦子裏不停的想着郭影的背影,突然他嘴角一笑,還真沒看出來,這妮子雖然齙牙,但是身材真的不是蓋的,要不是她那副大黑框眼鏡,讓她變成了像個男孩子一樣的女孩,其實仔細看的話,她還是挺漂亮的……

這時候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在微信羣裏搶到的符文,當時他搶到了兩張黴運符、一張帥氣符、一張見財符,也不知道這些是幹嘛用的,話說這帥氣符給郭影用了,會不會變好看。

想了想他覺得不可能,帥氣是形容男子的,若是給郭影用了,那就真的變成男人了,想了想搖搖頭,算了,這個以後再說。 林羽正想着,從浴室內突然扔出一件件內衣,緊接着傳來郭影弱弱的聲音,“那個……我衣服麻煩烘乾一下。”

一想到自己最私密的衣服要被一個男生握在手裏,郭影心亂如麻,整個身體酥麻麻一片。

林羽則是如獲至寶,這可是自己第一次手握女生最私密的衣服啊,林羽不禁好奇的看了起來,嗯,好香好香,而且衣服滑不溜秋的,材質不錯,只是可惜,內內不在這裏面,讓林羽大呼可惜。

呸,想什麼呢,畜生!真是畜生,自己居然對一個醜女想入非非!

林羽暗罵了幾聲,隨後去烘衣服。

……

“報告老闆,老阿姨們已經退去,小姐已經進入浴室,一切平安。”保鏢報告。

郭大綱迴應:“那小子沒幹什麼出格的事?你確定?”

“沒****進去後,那小子就出去烘衣服去了。”

“嗯,那就算了,只要小姐沒危險,就給她一點自由,省的她又跟我鬧脾氣。”郭大綱無奈的發話。

“是老闆!”

林羽走到外面,此時一羣老阿姨們早就偷偷走了,他徑直跑去烘乾機,只是一小會,就已經把衣服烘乾,緊接着拿出衣服,沒想到的是,這堆衣服裏還有一個奶罩,正是那個豹紋的。

這可是好東西啊,林羽畜性大發,忍不住放在鼻子下聞了聞,這味道,一個字,贊!

兩個字,超級贊!

簡直讓他愛不釋手,身體情不自禁的起了反應。

腦海中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郭影那曼妙的身材……

郭影簡單擦拭好身體,拿着浴袍出來,發現林羽不在,於是出門,猛然發現,林羽竟然拿着她的罩,在聞,在聞,在聞,重要的事說三遍!

天吶,林羽居然拿着我的罩……

感覺有人,林羽回頭,嚇了一跳,連忙解釋,“郭影,你聽我說。”

“林羽,沒想到你是這種人。”郭影雖然對林羽有好感,要不然也不會故意接近他,可是她不能忍受一個男的做這種變.態的事情。

“你這個變.態,你居然對我可憐的罩這樣。”郭影好生氣的說。

“不是,我是聞着有點香才……不不,我是好奇……也不是,我是……那個……美女,對,美女,我是看看美女的罩是什麼樣的!”林羽靈機一動,拿出殺手鐗。

郭影一愣,隨即說:“你的意思是……我漂亮,纔對我穿的衣服好奇嘛?”

“正是!”林羽義正言辭,從容不迫,昧着良心說:“郭影你這麼美,身體那麼香,我作爲一個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男人,有時候好奇也是正常的啊,所以剛纔我的行爲,請見諒。”

“哼,你做那種噁心的事,我怎麼能原諒。”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郭影微微上揚的嘴角卻已經把她出賣。

“那你怎麼才能信我啊?”

“哼,把衣服給我。”郭影一攤手。

無奈把衣服給她,接過來的過程中,沒想到浴袍直接掉了,當即郭影只感覺身體涼颼颼一片,一聲超高分貝的尖叫響起。

隨即捂起浴袍捲到身子就往浴室跑。

在浴室裏面還不忘說:“林羽,你沒看到什麼吧?”

“那個……一點都沒看到。”張小凡無語說,發現和郭影在一起的時候,撒謊撒的比較多啊。

沒多久,郭影紅着臉出來了,細弱蚊蠅說:“我先走了。”

說完撒開腿就跑,連讓林羽說話的餘地都沒留。張小凡那個無奈啊。

出了門,郭影跑到樓下,拍着自己鼓脹處,猶如剛從刀山火海下來似的,讓她心潮澎湃。

“這臭小子,居然這麼迷戀我的罩。”郭影粉拳緊握,卻是盪出笑容,這笑容,真的很蕩……

“小姐,你纔下來啊!”保鏢隊長走了,看到郭影露出的笑容,心中一嘆,看看,送上門人家男的也沒碰啊,居然還笑,哎,苦笑啊。

“辛苦你們了,一直跟着我。”郭影在金店的時候就知道他們跟隨,緊接着繡眉一簇,說道:“不過我說過多少次了,沒事的時候不要跟着我,不明白麼?”

“可是,老闆怕你有危險。”

“這都什麼社會,哪裏還有危險?”郭影不屑的說。

保鏢嘀咕說:“這不是怕萬一,小姐你身上值錢的東西那麼多,萬一有人大劫,沒人保護你啊,出事怎麼辦?”

說完,他驚異發現郭影突然頓了一下,緊接着郭影回頭,笑嘻嘻說:“對了,打劫。”

保鏢擦了一把汗,小姐不會想到了什麼歪主意吧。

郭影走到小區外面,心血來潮的想:目前看來,這林羽對自己是有那麼一點意思的,可是到底意思到哪種程度呢?他會不會爲了救我,而和歹徒搏鬥呢?

這有必要檢驗一下啊,電視裏都這樣演的!

想到這裏,郭影朝保鏢隊長勾勾小指頭,吩咐了起來……

林羽把老爸老媽房間收拾了一下,隨即回到自己牀上,回憶着霓裳傳給自己的藥王心經,在回憶的過程中,他發現身體多出了衣服淡透明色的氣體。

學習藥王心經第一章的林羽知道,這就是霓裳所說的靈氣。

“這東西,就是仙人才有的靈氣麼?”林羽手中託浮着靈氣,靈氣雖然不多,但是這一小股力量就彷彿屬於自己的肢體一般,自己要讓它去哪,就能去哪。

“厲害了,有了這種神奇的力量,我只要長期修煉下去,不知道能不能成爲仙人?”林羽憧憬的,隨後搖搖頭,目前第一步,還是要找齊藥材,否則,小命都保不住。

霓裳傳遞過來的藥王心經雖然通篇都是介紹煉藥的,但是這種強大的心經自然也講解了如何修煉靈力。

通過吸收的記憶,林羽知道,其實讓他力氣變大的,並不是聖體丹的功勞,而是靈氣。

正是因爲靈氣聚集在了他體內,才讓他揮拳動手的時候,力氣變得大,而且更加強大。

發現這些,林羽當然要抓緊時間多吸收一些,只是這空氣中的靈氣相當稀薄,轉化的速度很慢。

不過聊勝於無,正在他凝神修煉的時候,郭影的電話打來了。

林羽皺了皺眉,暗罵一聲晦氣,長得醜也就算了,居然還老是煩自己,哎,悲哀…… “喂,小齙……哦不,郭影啊,咋地啦?”林羽走過來說。

“嗚嗚……林羽救我,救我。”

“怎麼了?”林羽大驚失色,聽電話那頭,郭影似乎遇到了什麼麻煩?現在月黑風高,難道劫財劫色?不會,估計是劫財,林羽暗道。

“有壞蛋把我堵住了,他們要……”

電話突然被奪走,緊接着傳來一個粗狂聲音:“喂,小子,我們就在樓下東邊小巷,馬上下來拿兩萬塊錢,否則,哼哼,話說這妹子挺好看哈,我們要是做出不好的事情,可別怪我。”

林羽震驚了,大哥,這妹子挺好看?你確定你沒走心?有點職業道德好不好,要知道撒謊是不好的。

不過同事有難,林羽不會見死不救,萬一那個匪徒真是近視眼又或者是有什麼特殊癖好,那麻煩了。

當即說:“不就是兩萬塊麼,我馬上下來。”

說完,風風火火的下樓。

由於不知道這幾個人的具體方位,所以他的順風耳沒聽到郭影他們的話。

……

“小姐,你的電話。”保鏢小心翼翼的把電話拿過去。

“你傻啊,你是匪徒,電話你拿着。”郭影冷哼一聲,指揮說:“當會你們一定要裝作兇悍的樣子,然後要強X我,當然,我會象徵性的抵抗一下,然後十有八九,林羽會捨身救我,接下來你們知道怎麼做了吧?”

保鏢拍着胸部說:“明白,我們五人衝過去和他打起來,然後被他打趴下。”

郭影打了一個響指,喜笑顏開說:“對頭,你們可千萬別傷害到他啊。”

“放心小姐。”保鏢點頭。

“小姐,那小子正以二十邁的速度朝這邊走來。”望風的保鏢說道。

郭影緊張說:“好,行動開始,注意,這不是演習,這不是演習,所有人給我打起精神,回去給你們發獎金。”

“哈哈,這個妹子好,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哈哈,你不是說你朋友會來麼,兩萬塊他估計不會拿過來啦,哈哈。”保鏢隊長掏出一把匕首,冷冷的比劃着。

“啊,救命,救命,林羽……”郭影的演技很好,幾個保鏢心中給了一個大大的贊。

“哼,叫啊,叫破喉嚨……”

這時候,林羽終於登場,“呔!月黑風高,朗朗乾坤,居然強搶婦女,哼,這社會風氣果然越來越壞了,簡直是世風日下,道德淪喪。”

保鏢隊長扭頭,冷笑說:“喲呵,英雄救美啊。”

說着,四五個人圍了上來。

林羽心中咯噔一下,劇情不對啊,剛剛不是隻有一個人麼?怎麼這麼多人?什麼時候打劫也團伙了?這也太專業了吧?

自己雖然修仙小有所成,但是猶然還記得上次的時候差點被方龍帶的人給教訓。

想到這裏當即拿出手機,“來,哥,我給你們轉賬。”兩萬塊嘛,咱現在有錢。

保鏢納悶了,這傢伙一出來整的驚天地泣鬼神,怎麼畫風變得這麼快?

這下子這劇情不好演啊,自己是收還是不收?

悄悄朝郭影看去,只見郭影在搖頭。

當即心領神會,冷笑說:“漲價了,五萬。”

林羽把這個保鏢的全家問候了一邊,重點照顧了他媳婦,不過還是點頭,“成。”

尼瑪,挺有錢啊。

郭影還是搖頭,保鏢隊長冷笑再說:“沒帶手機,轉不了賬,拿現金出來。”

林羽震驚了,這特孃的逼自己動手啊!

“沒錢,呵呵,那對不住了,我們可要脫衣服了。”說着,保鏢隊長冷笑着看着郭影,演技很好的說:“身材不錯,哈哈。”

“不要,不要,林羽,揍他們。”郭影尖叫說。

林羽心中着急,郭影雖然是小齙牙,但是畢竟也是黃花大閨女,要是被這麼糟蹋了,她這一輩子完了啊。

想到這裏捏了捏拳,自己如今怎麼說也是修仙的人了,上次藥鋪店對付鬧事人的時候,也爆發出了一股自己想象不到的力量。

現在同事出事,就看一下自己的力量吧。

這樣想着,緩緩走過去說:“這樣吧,咱們商量一下,我帶你們去取錢……”

話沒說完,一個箭步衝過去,一拳朝郭影最近的保鏢砸去。

拳頭還沒打到,保鏢隊長哎呦一聲,直接飛了出去。

林羽這時興奮了,果然修仙的力量就是不一樣,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隔空打牛吧。

隨即扭頭,左一拳右一拳,周圍四五個保鏢頓時紛紛飛出,一個個攤在地上哀嚎不已。

哇哈哈,修仙者的力量就是強大!

林羽哪知道這些人是在演戲呢,紛紛爬起來,保鏢隊長捂着胸口說:“好強的拳頭,這次踢到鐵板了,走。”

一羣人跑了,林羽喜滋滋的看着自己拳頭,自豪感油然而生。

“林羽,謝謝你,要不是你,我今天可能……嗚嗚嗚……”郭影扶着林羽胳膊哭。

哎,多麼可憐的小女生啊。

林羽拍着她肩膀說:“沒事了沒事,你現在怎麼回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