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然頓時一嚇,心底閃過一抹不祥預感,想回去,可電梯門已經關上。

白小然只好硬着頭皮走過去,一走進就看見人羣中央的白成林,還有站在他身邊的龔娜娜。

說到龔娜娜,從她進公司到現在,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過她了。她這時站在這,要說沒貓膩她一點也不想相信,說不定剛纔接二連三的的電話就和她有關。

不然,她都已經說不認識了,前臺姑娘怎麼還不停的打電話。關鍵是連公司保安都沒有任何作爲,這會看見龔娜娜在,她就一切都明瞭了。公司保安是人事管的,而龔娜娜又是管招聘這塊的人事專員,保安哪敢怠慢她的話。

想通此,白小然便大方走上前。雖然她不喜歡麻煩,但白成林知道她在帝迦上班,今天不來找茬,以後也會來找事。索性不如今天一起給解決了,省的以後在頭疼。


“您找我?”白小然淡然道。

白成林陰沉臉,冷哼,“你這個逆女,還知道下來?”

“也是,我本來是不想下來,既然您沒事,我還有工作,就上去了。”白小然說完要走。

白成林冷喝,“站住。” 白小然轉回身,冷冷看着白成林,“讓我下來的是您,讓我走的也是您,您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白成林狠狠盯着白小然,“你母親呢,我要知道她在哪。”

白小然冷笑,“抱歉,我母親在哪貌似和你沒有關係。”

“怎麼沒關係?我是她丈夫,有權知道她在哪。”白成林揚高聲音。

“丈夫?”白小然嗤笑,“我怎麼記得您有好幾位‘老婆’呢,我媽媽現在可是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只要我一天沒和葉心蕊離婚,我就一天是她丈夫。”白成林陰狠道。

白小然聳聳肩,不把他的話當成一回事。白成林能從警局被保釋出來,自然是沒有了重婚罪,不然蘇星宇在怎麼打點,白成林也不會被放出來。

至於和誰沒有了重婚罪?呵呵,白小然開心的不得了,還是她男人厲害。李芸能讓民政局給她辦結婚證,他男人自然也可以辦離婚證。

白成林蹙眉,“你這是什麼態度?不說我還沒和葉心蕊離婚,就算離婚,我也是你父親,這就是你對父親的態度?”

“哦。”白小然無所謂道。

白成林氣個半死,可他還指望白小然翻身呢,只好壓抑火氣,冷沉道,“我來找你有事。”

白小然皺眉,“我和你沒有話說。”

說完,不給白成林機會,她轉身離開。

一堆人擠在這裏,見白小然要走,就沒有一個人讓開。

白小然臉一沉,目光掃視他們,這裏面大多數都是女同事,偏偏堵着她去路的也是女同事。

女同事朝白小然不屑笑笑,就是不讓開。

白小然回不去,這時身後的白成林走過來,竭盡全力的敗壞白小然名聲,“聽說你是帝迦總裁身前的紅人?”

這話一出,周圍聚攏的人騷動了。

這哪是紅人,分明是總裁身邊見不得光情婦,慣會勾搭人的**。

白成林耳朵好使,聽見他們交頭接耳,心裏頓時明瞭,篤定更增了一份。紅人哪有枕邊人來的好。白成林看向白小然的眸子閃過不屑,高高在上道,“我需要你幫個忙。”

白小然臉陰沉的可怕,目光掃視衆人,最後落在白成林身上,“哦,幫忙?”

白成林聽不出她的語調,只當她還有點良心,便不客氣命令道,“帶我去你帝迦總裁,我就可以暫時不要求見你母親。”

白小然勾脣,笑了,明媚的笑容如同春暖花開,可她眸底凝結的冷意令人不寒而慄,她嗤笑道,“您這是在癡人說夢呢?”

當面被反駁,白成林架不住臉面,臉色陡然鐵青,他冷喝道,“白家怎麼會出現你這種敗類?只有你肯引薦我去見帝迦總裁,我就准許你白家。”

白小然眨眨眼,她感覺自己好像聽到了天大笑話,白家?他以爲她稀罕回去?若不是被這羣人擋住去路離不開,她早就甩袖走人了好嗎。

“您的臉好大。”白小然認真道,頗有幾分天真可愛。

但聽在白成林耳朵裏,就是**裸嘲諷,他揚手就朝白小然扇過去。白家家主的威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白小然踩在地上,白家人從不敢這麼忤逆她。

可他揚起的手還沒到白小然眼前,就被人抓住。

白成林質問還沒來出口,喉嚨控制不住的發生一陣慘叫,“啊,放、放手!”

顧寒辰皺眉,將白成林扔開,掏出手帕將自己的手擦擦,然後俯視看着白小然,低聲道,“他傷着你了嗎?”

白小然眨眨眼,搖頭,“沒有,我沒事。”

顧寒辰這才放心,轉過頭冷冷看向前臺姑娘,“保安呢?難道不知道攆出去?!”

前臺姑娘嚇哭了,想說不是自己,可她搜了一羣,龔娜娜早在顧寒辰出現時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其他人在看見總裁出現,也嚇得趕緊撤退,生怕上次辭退風波再重演。

見前臺姑娘嚇壞了,白小然拉拉顧寒辰袖子,搖頭道,“這件事跟她沒關係。”

她一個小姑娘,也不能不聽龔娜娜的話。

前臺姑娘感激的朝白小然看過去。

白小然朝她點點頭,讓她別擔心。

一旁,疼痛過後,緩過神的白成林看見白小然居然在公明正大的和一個男人拉拉扯扯,他怒道,“你敢給帝迦總裁戴綠帽子!”

啥?

白小然眨眨眼,掏掏耳朵,她剛纔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白小然無辜的朝男人看過去,小聲說道,“他冤枉我,我可沒給你戴綠帽子。”

她一直都很安分守己好吧。

“你不要陷害我。”白小然警惕朝白成林道。

白成林面色難堪,吼道,“你還說沒有?這個野男人是誰?!”

王者榮耀之最强韓信 ,這要是被帝迦總裁知道,還能給他投資嗎?

白成林越想越陰沉,目光冷沉盯着白小然,恨不得吃了她。

顧寒辰蹙眉,錯過一位,將白小然護在身後,冷冷道,“保安呢?將這條瘋狗給扔出去。”

保安早就戰戰兢兢候在一旁待命,這會聽見總裁吩咐,立馬上前壓住白成林將他給拖出去。

白成林掙扎,大吼,“誰給你們的膽子這樣對我?白小然,你這個逆女,不孝女,讓他們給我鬆開。”

可沒總裁發話,保安哪敢鬆開他。幾個彪壯保安直接將白成林給扔出去了,狼狽至極。

這頭,顧寒辰直接牽着白小然的手進了總裁專用電梯,絲毫不顧外人目光震驚極致的目光。

藏匿的人,紛紛出來,拍着小胸脯,嚇得肝膽都要破了。

看來,他們以後要小心供着這位了,能把總裁哄得連專用電梯都讓她乘坐,手段不簡單。


電梯內,空氣安靜。

白小然有點怕,她小聲吶吶道,“你生氣了?”

顧寒辰不說話,眼神淡漠涼薄,站立在一邊,就是不看白小然。

白小然抓抓頭髮,不知道他怎麼爲什麼生氣。她上前一步,抱着他的胳膊,撒嬌道,“你合作談完了?今天這麼早回公司?”

顧寒辰還是靜默不語。 李芸搖頭,“白小然那死丫頭不知道攀上了什麼人,神通廣大,我和菲菲兩人一直都找不到。”

白成林蹙眉,一下子想到了帝迦總裁。哼,她以爲自己攀上了帝迦總裁,他就那她沒辦法了嗎?


“你去敲打一下菲菲,讓她側面問一下李美雅,她從小看着白小然長大,又和葉心蕊是閨蜜,說不定她知道葉心蕊下落。”

李芸撇嘴,閨蜜?呵,李美雅那個蛇蠍心腸的毒婦,當面一套背後一套,也只有葉心蕊那個蠢貨纔會被李美雅給騙的團團轉。

“是,我知道了,我會和菲菲說讓她注意的。”

白成林淡漠哼一聲,“從今以後,家裏的花銷收緊一點,你手裏頭還剩多少錢,都給我。”

他要去打點一下公司,錢必須要夠。

李芸吃驚,“怎麼了?公司是不是出了問題?”

在李芸看來,白成林從監獄出來,白氏集團就還是他們白家的,怎麼會缺錢?

白成林眸底一沉,“讓你給你就給,哪來這麼多廢話!把卡給我。”

李芸爲難,她卡里現在只有幾千塊錢,把卡給白成林就露餡了,決不能讓他知道。

“成林,那個,我卡下午去找菲菲的時候,才路上給弄丟了。”

白成林冷冷看着李芸,沉沉道,“真的?”

李芸垂在身側的手收緊,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當然,我下午打的去的,下車不小心把錢包落在了出租車上。”

白成林盯着李芸看了幾眼,“我記得你卡里還有一百多萬。”

李芸背脊發涼,乾笑兩聲,“成林,你是不是記錯了,我卡里哪有這麼多錢?”

白成林冷笑,“那你卡里現在還有多少錢?”

李芸面色一僵,“卡、卡里應該還有七八十萬。”

“那你明天去銀行把卡給補辦了給我。”白成林命令道,不給李芸反駁機會,踏步上樓。

李芸低頭,手指攪在一起,面容焦躁不安。她一時哪裏去弄來七八十萬放在卡里。

可弄不到錢,白成林肯定懷疑,說不定還會查她以前把錢用到哪個地方了。

現在可怎麼辦?一晚上的時間,她就算去偷去搶也湊不到八十萬呀。

李芸踱步來踱步去,立在一旁的傭人眼睛都快花了,還不敢說。

最後,李芸是在沒辦法,打電話給白菲菲,“菲菲啊,你現在手頭上有多少錢?”

“媽,怎麼了?”白菲菲問。

李芸躲到廁所裏,道,“我現在缺八十萬,你想辦法今晚弄給我。”

白菲菲嚇一大跳,“八十萬?媽,你是不是要搶劫?我上哪弄八十萬給你。”

李芸不滿,“你這是什麼口氣,我是你媽,暫時問你借八十萬很多嗎?”

白菲菲嘴角下沉,“媽,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一下子讓我拿八十萬出來,總得給我個理由吧。”

李芸一頓,“是你爸要的。”

“爸?怎麼可能,爸他又不缺錢,怎麼可能會爲你要錢,媽,你和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事?”

不然怎麼會需要這麼一大筆錢。

“菲菲,我沒說謊,你爸剛纔一回來,就讓我給他找一百萬,可我上哪去弄這麼多錢,我問他爲什麼,他也不要讓我多管,你說是不是白氏集團出了問題?”李芸擔心道。

“不可能。”白菲菲一口否認,“媽,你別瞎擔心,白氏集團怎麼可能會出問題。只要爸出來了,那個薛老根本就不是爸爸的對手,爸在白氏集團經營這麼多年,不可能輕易被推翻。只不過一時大意疏忽,被白小然那個賤人糊弄,纔會在股東大會出了岔子。”

李芸被白菲菲這麼一說,心安下來,“那就好,我還真擔心白氏集團出了什麼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