皺着眉頭,聲音低沉的說:“這是陽火,我也是聽了你們提起千年玳瑁然後結合我們現在的情況才確定的。”

“陽火?”

“嗯,也就是陽氣凝結成的火,想必你的那兩位朋友都不是人吧,應該是陰物,所以遇到陽火纔會反應這麼劇烈吧!”

孟瑤真麼會知道得這麼多,看來不能小看她。

不得不防,不過僅憑這一點就遠離孟瑤,我做不到。

畢竟跟她在一起這麼久,她沒害過我一次,反而非常關心我。

“你不用好奇我爲什麼知道這麼多,有些事知道對你並不好。”

“還有,陽火是以千年玳瑁爲中心產生的,火圈會越來越小,直到全部陽火集中在一塊,陽火最後集中地的下面就是千年玳瑁。”

按照她這樣說,那想找到千年玳瑁豈不是要等火圈變成火點?

可關鍵的是,我們還在火圈中間,要是再等下去我們早就死了。

而且蔚軒和小白很快就會堅持不下去了。

對了,蔚軒和小白,是因爲陽火的陽氣太重而剋制了體內的陰氣,才成這樣。

那如果幫他們補充陰氣呢,會不會恢復。

不管想的對不對,試試再說……

立即跑到蔚軒身邊,撕下脖子上的紗布。

傷口已經結痂,咬着牙,狠下心來,用手扣掉傷口上的痂。

血順着脖子往下流,脖子彷彿快了不能動。

“澄澄……”

“雨澄……”

孟瑤和小白同時驚訝的大叫着我的名字,同時朝我跑來。

沒有理會他們,把傷口湊到蔚軒的嘴上。

“蔚軒,快喝我的血。”

傷口處有釋陰針,這裏的血液當時對付陽屍王很管用,陰氣應該能讓蔚軒好轉。

蔚軒不知爲何很排斥喝我的血,一直緊閉着脣。

急得我直接把他的頭按到我的脖子上,憤怒的說:“你不是還想親手殺我嗎?我還等着呢,你要是就這樣被陽火解決了,誰來殺我?”

之後感覺傷感一陣冰涼,血液慢慢被抽離身體。

孟瑤和小白站在旁邊,看着我的行爲,都露出異樣的眼光。

沒過多久,蔚軒恢復了一點,立即把我移動到樹下靠着。

全身充滿殺氣,就像變了一個人。

揹着我,冷聲道:“警告你,沒經過我的允許,不準強迫我做任何事,不然……我殺了你。”

我知道這話是對我說的,不過並沒有生氣。

他的性格就是這樣,鴨子死了嘴巴硬。

“小白,你也很痛苦,也喝點吧,我們還靠你們兩個救呢!”我有氣無力的對着小白微笑着說。

“我不用,我跟那傢伙不同,陽火只要不燒到我身邊,對我沒有威脅,只是會有點難受而已。”

的確,他與蔚軒相比,的確輕鬆很多。

如果都是陰物的話,怎麼會差別這麼大?

在對付陽屍時也只有蔚軒才能給陽屍致命一擊。

對付陽屍的關鍵是陰氣,陽火影響的也是陰氣。

難道說……

小白不是陰物!

那他又是什麼?

越想心裏越賭,每個人都感覺那麼神祕。

包括我,現在我自己都快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爲什麼都要抓我。

手放在地上,用力握攏。

不管是什麼,隱瞞我什麼,只希望身邊對我好的人不要背叛我。

慢慢鬆開拳頭再握緊,怎麼感覺這塊地不對。

樹葉下面好像不是泥土,而是……

厚厚的灰。

剛開始走進來時,感覺地上很結實,現在怎麼變成灰了?

突然靈光一閃,眼睛瞪大,擡起頭,不管爲什麼,有這麼多灰就有救。

高興的對着蔚軒與小白說:“地下的……”

還沒等我說完,蔚軒就站在原地,全身用力,周圍再次出現一陣颶風。

只是這次颶風更大,力量全部集中在下面。

地上的灰全部被吹了起來。

之後那些灰在蔚軒的指揮下,全部集中的落在陽火上。

由於現在火圈比較小,火力比較集中,一次性不容易撲滅。

小白在明白蔚軒的意思後,兩人合力撒了好幾次灰,陽火才被撲滅。

陽火不管怎麼樣也是火,除了水可以滅火外,還有風可以吹熄火,大量的灰也可以滅火。

不過,這裏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灰?

難道這裏經常着火!

看着面前被大量燒燬的樹木,感覺真可惜,要是拿去賣,還可以賣不少錢呢。

“不用感覺到可惜,過不了多久就又會長起來,這裏的樹陽氣都很重,只有落地的樹葉堆積到一定程度就會燃燒,我想,這裏的灰應該就是這樣形成的,而且被燒燬的樹不久就會再長出來,這些都是千年玳瑁的傑作。”

孟瑤走到我旁邊平淡的解釋着,就好像這些都是理所當然。

感覺眼前事物晃動一下,一個沒站穩倒在了孟瑤身上。

孟瑤皺着眉頭,略顯着急的問:“你還好吧,臉色特別差,而且嘴脣發白。”

“沒事,趕快找千年玳瑁吧,找不到的話我就真的有事了。”

擡頭看見蔚軒和小白愁眉苦臉的看着地上。

順着他們的目光看向地面,發現好多白骨從地面露了出來。

灰下面居然藏着這麼多白骨,而且人和野獸的都有。

“孟瑤,這是什麼?”

“這……是陽骨,由於許多原因,死在這的屍體長年與千年玳瑁埋在一起,受玳瑁陽氣的影響,骨頭沒有腐爛,也吸收了大量的陽氣。”

又是陽氣,現在天已經亮了,時間也不多了。

只要確定千年玳瑁的具體位置,然後挖出它就可以。

可是這些陽骨讓蔚軒和小白根本無法動手。

他們對陽氣排斥,要是親自碰陽骨,還不知道會怎樣。

姍姍狀態很差,也就只有我和孟瑤能碰這些陽骨了,找玳瑁的工作就交給我們了。

正要用手去拔起地上的陽骨,突然手腕一疼。

擡頭看着蔚軒正冰冷的瞪着我,用力的捏着我的手腕說:“你體質屬陰,不怕死就碰,而且,人類陽氣過重也會有危險。”

嚇得全身恍惚了一下。

呼了口氣,還好蔚軒救得及時,不然就得一命嗚呼。

小白接着說:“必須要一位有道行的人類來辦這事。”一邊說着,一邊對着孟瑤狡詐的笑着。

孟瑤惡狠狠的瞪了小白一眼,嘆了口氣,說:“我來吧……”

孟瑤惡狠狠的瞪了小白一眼,嘆了口氣,說:“讓我來……”

看來小白早就知道了孟瑤的底細,可是爲什麼不告訴我。

大家到底有什麼好隱瞞我的。

“我該從哪裏開始清理陽骨?”孟瑤平淡的說道。

小白指了下腳下不遠的地方,說:“經過剛纔的感應,就從那裏開始,陽骨必須得留着,抓緊時間……”

蔚軒緊皺着眉盯了那個地方一會,之後便來到樹下坐下。

“笨蛋,過來……”

本來還想看下孟瑤是怎樣移動那些陽骨的,可沒想到那隻死色鬼又要來攪和。

看着孟瑤拿出一張符,然後戀戀不捨的移開目光。

嘟着嘴來到了蔚軒旁邊。

他用眼神示意我坐在他旁邊,我瞪着他有些不太情願。

隨後他眉毛一鬢,嚇得我小心臟撲通一下。

立即乖乖的坐到了他旁邊。

剛一坐下,色鬼就朝我撲了過來,雙手撐地,他那俊俏的面容離我只有幾釐米。

鼻息撲在我臉上,帶着一股清香。 讓我心跳加速,不敢呼吸。

“你……你想幹什麼?”

他眼神複雜的盯着我,藍色眼眸中帶有一絲溫柔。

這是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

但是我的眼神遊走,根本不敢與他對視,自己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他揚起手,扯開我脖子上的衣領。

難……難道他想非禮我。

這種時候,荒郊野外的,而且周圍還這麼多人。

整個臉瞬間漲紅,正準備推開他,卻傳來他毫無感情的聲音。

“以後不準再做這種事,我要是一個控制不住,吸乾你的血都有可能。”

立即停下了動作,原來是我想多了。

臉更加紅了,還在發燙,我都是什麼思想呀。

他是在說給血他吸的事,當時情況緊急,我完全沒想過這一點。

傷口上傳來冰涼的觸感,這個觸感我很熟悉。

每次我受傷,都會有這個觸感出現,而且傷口會癒合的特別快。

小白突然出現在旁邊,嚇得我一大跳。

BOSS別這樣 雖然我們沒幹什麼,但是現在我們兩個人的動作的確不雅觀。

“小……”

我纔剛開口,小白就捏住蔚軒那隻放在我傷口上的手,憤怒的說:“雖然我看你很不爽,但現在關鍵時刻,你倒在這裏對我們不利。”

怎麼總是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事情有那麼嚴重嗎。

將軍的寒門小娘子 全世界都不如你 色鬼憤怒的甩開小白的手,站起來,拽着小白的衣領,說:“少給我多嘴。”

說完便甩開小白的衣領,蹲下繼續幫我癒合傷口。

難道幫我癒合傷口對蔚軒本身有影響?

聽他們的語氣,好像後果很嚴重。

我立馬起身,對着蔚軒笑着說:“不就是一點小傷嗎,沒什麼大事,塊去看看孟瑤把陽骨清理得怎麼樣了。”

說完就想走,可被蔚軒拉住:“坐下。”

他的表情極其嚇人,讓我感覺有點畏懼,不敢繼續頂撞。

只好向小白投去求救的表情。

小白拉住我另一隻胳膊,說:“把她交給我,雖然我無法讓她的傷口癒合,但我能讓她減輕疼痛感,說不定那個人就在這附近,我們兩個一個都不能倒下,這樣才安全。”

蔚軒猶豫着瞪着小白。

“相信我……”

蔚軒慢慢放開我的胳膊,走到了另一顆樹下坐下,仰着頭看着天空。

“坐下,我幫你把傷口處理下。”

小白的方法與蔚軒的不一樣,在小白手下的傷口感覺暖暖的,特別舒服。

在心中糾結了半天,最後還是小心翼翼的問道:“蔚軒給我癒合傷口對他有怎麼樣的影響?”

小白情緒複雜的看來我一眼,然後看向蔚軒。

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也就沒有繼續再問。

“可以了……”

站起身來,扭動了幾下脖子,疼痛感的確好多了。

他們兩個真神奇。

看向孟瑤那邊,陽骨也清出一半。

以小白剛開始指的那塊地方爲中心,方圓五米的陽骨已經被拿了出來。

瞟了眼蔚軒,對着小白故意大聲的說:“我們過去孟瑤那邊吧。”

其實也想讓蔚軒聽到,隨我們一起過去。

隨後我們兩個便來到朝孟瑤走去。

蔚軒也跟了上來。

走近才發現,孟瑤居然爲我們開好了路,方便我們更加容易接近小白指的地方。

陽骨實在太多,剛纔從那中間走出來都是小心翼翼的。 信息全知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