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這時,我的眼睛纔算是真正的落到了地板上。

由於長期沒有人的緣故,即使是在地面之下,這房間的地板都佈滿了灰塵。

可是現在,我卻看到地面上有指甲蓋那麼一塊大小的地方,不怎麼對勁。

那一塊地方還有灰,可是灰卻變成了泥色。

不用說,這是灰沾了水的緣故!

我本能的擡起了頭,以爲這水是從樓上浸下來的。

只有指甲蓋那麼一塊地方,當然不可能是從地底下滲進來的了。

擡頭一看,天花板十分乾淨,沒有水浸下來的痕跡!

想想也是,這棟樓一直沒有什麼人,樓上更加沒有人用水,不可能會有水浸下來。

沒有弄清楚這水是從哪裏來的。

我伸出了手,輕輕地抹在了那液體上。

頓時,我臉色一變。

這不是水!

水落到地上,就會和地面合而爲一!

然而,現在當我的手落到了地面上的時候,輕輕在那液體上一碰,竟然連着這液體帶着灰,一塊抹到了我的手上。

先是愣了一下,我趕緊朝着地面看了一眼。

地面哪裏還有半點被液體打溼的痕跡。

液體全部到了我的手指上。

這太奇怪了,我從來沒有見到過這種液體。

不由得,我擡起沾着液體的手指仔細地看了起來。

液體是透明狀的,當然不中能是滴狀,只是薄薄的一層而已。粗看之下,就和水沾到手指上的樣子一模一樣。

其觸覺也和水一點都不同。 竹馬大人太妖孽 這感覺,更好像手指上沾着一層油似,有點膩人,也有點滑! 實在是不認識,看了很久我一點頭緒都沒有。

最後只能無奈的擡起了手,輕輕地聞了聞。

什麼氣味都沒有!

我搖了搖頭,把手指擡了起來,實在忍不住了。我把手伸到了嘴邊,想要嘗一嘗。

但是臨到緊要關頭,我又打了個哆嗦。

我想起來這種液體極有可能就是來自於那‘無頭鬼’的,要是有毒或者嚐了之後直接見鬼了,那還得了?

端着手,不敢有半點大意,這東西怎麼說也算是我在這房間裏找到的怪奇之物了,總得留着,說不定之後還會有用呢。

從地上站起來,又轉頭朝着這房間打量了一會兒,我這才緩緩地走出了屋子。

最後,我也和之前周凱一樣,把房門輕輕地關上了。

出了屋,正好看到小神婆從慕容潔的房間裏走了出來。

我趕忙迎了上去,“怎麼樣了?”問了一聲後,我朝着屋裏看了過去。

薄情總裁奪心妻 “睡着了!”小神婆朝着我無奈的笑了笑,“這大小姐是真累着了,剛睡着就開始說夢話,不斷的念着她弟弟的名字!”

我點下了頭。

剛想轉身,我又停了下來,連忙轉身看向了小神婆。想了想之後,我擡起了手,把手上沾着的液體朝着小神婆伸了過去,“你幫我看看,認不認得這是什麼液體?”

小神婆緊緊地盯着我的手指,一邊打量着,一邊小聲地向我問道,“你這是從哪裏找到的?”

“死者的屋裏!”我向她解釋道,頓了一下之後,我又接着道,“而且還是在那無頭鬼消失的地方找到的。”

“跟鬼有關嗎?”直到這時,小神婆才露出了一副感興趣的表情。

伸出手在我的手指上輕輕地碰了一下,然後又輕輕地抹了抹。

“呦!”她還沒有把手收回去,一聲輕挑的笑聲傳了出來。

我都不用轉頭就知道是誰的。

“不是吧,你們兩個什麼時候搞到一起去了?”瘦猴從一旁走了過來,一邊不可思議地看着我,“你們兩個,不是死對頭嗎?”

我懶得理他。

小神婆也朝着他瞪了一眼,然後仔細地看着沾到手裏的液體。

我想了想之後,也轉身朝着瘦猴把手伸了過去,“你也瞧瞧!”

被小神婆抹掉了一些,所剩下的不多了。

瘦猴看了一眼,也擡手抹了一點到自己的手上去,我手裏的快要已經完全沒有了。

當然,瘦猴也仔細地打量了起來。

“不知道!”小神婆看了一會兒之後,朝着我搖起了頭,“沒見過這種東西,沒有氣味。而且我也沒有從這上面感覺到陰氣之類的。”

“陰氣?”她的話這纔剛落下去,瘦猴忍不住一臉好奇地看着慕容潔,“你說的陰氣到底是什麼啊,爲什麼我們就看不到?”

小神婆朝着瘦猴擺了擺手,“我也說不清,反正只要有陰氣在,我就能感到渾身不舒服。這地底下就讓我覺得相當難受!”

瘦猴以爲小神婆是不想告訴她,不屑地笑了笑。

我則知道小神婆並不是在說慌。

他們這種會修煉的人,最主要修煉的就是要讓自己學會如何趨及避兇。

而要趨及避兇,首要的就是要鍛鍊自己的本能。

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煅煉所謂的第六感。讓自己的感觀變得比常人要敏銳一些。

袁老爺子就是這樣!

小神婆想來也是這樣。

我也沒有向瘦猴解釋,我對於這些知道的也是一知半解的,只懂其表面,不知其內裏。

真要解釋起來也解釋不通,而且瘦猴也不是真的對這些感興趣。

“我也不知道!”這時,瘦猴的聲音也傳了出來,“反正不是水,也不是油!”

剛說完,他就把抹了這些液體的手指往自己衣服上一抹。

只不過在抹的時候,他掀起了衣服,是抹到了衣服的裏側。

與此同時,小神婆也把手上的東西抹到了牆上。

我的手上已經沒有多少了。

想了想,我也擡手在牆上抹乾淨了。

“我去吃點東西,餓了!”小神婆則在這時朝着我擺了擺手,朝着我們對面那條走廊走去。

“我也去吃點!”瘦猴也跟着一起轉身。

剛好在這時,我的肚子咕咕叫了一聲。

瘦猴一樂,拉着我的手往前面走去。

很快,我們就到了。

這屋子已經坐了兩個人了。

他們都低垂着頭,一副垂頭喪氣之狀。

不用說,他們肯定是已經找累了。

在我們進去之後,兩人擡頭朝着我看了一眼。但也只是瞟了一眼罷了,很快又把目光轉移了開來。

隨後,兩人又都同時看了那些水桶一眼,但很快又把目光移開了。接着,兩人又都嚥了一下口水。

看得出來,他們跟我們一樣,又渴又餓。想喝水,但卻沒有這個膽子。

小神婆看到他們這般模樣,不屑地笑了笑。

“行了,別忍了。都說了每個小時喝一杯是沒事的,最多就只是會產生幻覺而已。”說完,小神婆已然走到了那些水桶跟前。

也不客氣,舀起一杯水就往喉嚨裏倒。

舒爽的喘了口氣之後,便把杯子遞向了瘦猴,“來點?其實真的產生了幻覺還蠻有意思的。”

瘦猴這會也有些扭捏,指了指那一堆罐頭,“我吃點東西就行!”

但小神婆立馬拉住了他,“你是不是怕啊?”

小神婆好笑地看着瘦猴。

“誰怕了!”被小神婆一激,瘦猴立馬咬牙喝了一聲,“喝就喝!”

聲音剛落下,瘦猴便從小神婆的手裏把杯子搶到了手裏,小神婆則笑了,“對嘛,再說了,就算產生了幻覺這不是還有我嗎?我會看着你們的!”

瘦猴白了她一眼,舀起一杯水,咚咚就灌進了喉嚨裏。

也舒服的喘了口氣,才把杯子放下。

“哼!”朝着小神婆瞪了一眼,他轉身就要去拿罐頭。

然而手還沒有伸直,他猛地一震,然後又看向了我,臉色無比古怪。

我眉頭一皺。

小神婆則迫不及待地向瘦猴問道,“你看到什麼了?怎麼變成這樣了?”

“我,我,我!”瘦猴指着我的背後,呢喃了好一會兒纔開口道,“我看到李萍兒了!”

當即,我的眉頭也跟着一皺,幾乎是本能的轉過了身去。

明知是假,但我還是沒忍住。

當然,我的背後什麼都沒有!

無奈的搖了搖頭,我這纔看向了瘦猴。

小神婆則在這時一臉奇怪地向他問道,“李萍兒?李萍兒是誰?看你和這相師樣子,這個李萍兒好像不一般啊?”

“得了得了!”瘦猴這會兒也回過了神來,還是忍不住朝着我的身後看了一眼,這才伸手拿起了一個罐頭。

小神婆這時則拿着杯子朝着我了過來,“來點吧,我會看着你們的!” 我連忙朝着小神婆擺了擺手,“我暫時還不渴。”

小神婆的嫌疑是小,但的確不能完全擺脫嫌疑。

要知道,她就算不可能是兇手,也極有可能是幫兇啊。

說白了,這裏除了慕容潔和瘦猴之外,我誰都信不過。

要是她真的和兇手一唱一喝,要做到完美殺人可能就沒有那麼難了。

重生之主角爭鋒 現在瘦猴已經有了幻覺,我得保持清醒。

我和瘦猴兩人之間,總有一人要保持清醒才行。

“你不會也怕了吧?”小神婆見我不喝,又像是之前看瘦猴一樣的眼神看着我。

“行了,你也別拿這激將法激我了!”我笑了笑,“我得保持清醒,需要查案!”

小神婆聳了聳肩,把杯子放了進去。

這時瘦猴已經打開了一個罐頭,大吃特吃了起來。其間還問我要不要吃點。我也向他擺了手。

等到他的幻象過去了再吃也不遲。

小神婆也拿了兩個罐頭,說是要去慕容潔的房間,看着她之後便離開了。

就在瘦猴吃罐頭的時間,一個又一個人的涌了進來。

最後,連同周凱在內,慕容潔的朋友全都已經進來了。

這些人進來之後,全都看着那些水桶,心中略有些驚恐之狀。

周凱看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把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

“那神婆說得不錯,最多就只是會產生幻覺而已,要不了命!”我知道他是什麼意思,於是向他鄭重地點下了頭。

擠在一起的人中,也有一人在這個時候開口道,“大家都喝點吧,牛肝菇的含量不夠,的確不致死。再這麼下去真受不了了。”

“唉!”他的話一落,另外又有一人嘆了口氣,“這叫什麼事啊,明明是來幫慕容潔找她弟弟的,現在好了,把自己也困住了。”

他轉頭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後,又接着開口,“你說咱們還要在這裏被關多久啊!”

“我說!”這時,吃飽了的瘦猴一臉奇怪地看向了這些人,“你們出門之前,就沒有和人說過會去哪裏嗎?時間久了,你們家的人總會出來找你們吧!”

哪知瘦猴的話落下之後,一行人皆是一愣,一會兒我看着你,你看着我,臉上全是懵逼之色。

答案已經十分明顯了。

瘦猴則一臉無奈的笑了笑,我也一臉的無奈!

“大家也別這樣子了,之前就說了,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誰都沒有料到。”周凱這時站了出來,安慰了所有人幾句後,又接着開口道。

“找了這麼久都還沒有找到出口,我看一時半會兒大家都出不去了。”

“不如這樣!”他走到了木桶前,拿起了玻璃杯,向所有人說道,“大家先喝點水,吃點東西把肚子填飽。”

“之前那個神婆不是說了嗎,牛肝菇的效力只會持續一個小時,我們就在這裏休息一個小時,然後再接着找,怎麼樣?”

說完之後,周凱看向了其他人,徵詢起了他們的意見。

已經這麼久了,這些少爺小姐們早就忍不住了。只是過了幾秒鐘,一名女孩子實在忍不住了。

“給我喝點吧!”她朝着周凱走了過去,接過了玻璃杯,朝着所有人說道,“而且據我說知,中了牛肝菇的毒之後,也不一定會產生可怕的幻象。我記得書上還提到過,有人中了毒之後還看到了仙境呢。”

“你那是看的小說吧!”她的話落下去之後,立馬有人笑了笑。

女孩也不生氣,白了說話的人一眼後,轉身舀了杯水,鼓起勇氣,最後一口喝乾了。

她多少還是有些怕,喝下水之後立馬閉上了雙眼。

自然,一雙雙眼睛也都看着她,每個人都顯得十分緊張。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睜開雙眼。

“呀!”然而,纔剛剛睜開雙眼,她就張嘴驚叫了一聲,臉也變得慘白。

看着她的人都嚇了一跳,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了。

而後,那女孩的雙腿一軟,作勢就要倒下去。

周凱眼疾手快,伸手就把她扶住了。然後緊張地問道,“看到什麼了?”

那女孩已然閉起了雙眼,哆嗦地開口道,“鬼,看到鬼了,就站在門口。”

一行人連忙轉過了身。

自然,門口處空無一人!

正是因爲什麼都沒有看到,一行人的臉色反而好看了一些。

因爲他們可以確定,喝了這水的確只會產生幻覺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