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許凝身上這鮮艷的顏色,跟自己灰不溜秋的六班制服相比真是刺眼無比,這更讓他覺得顏面掃地!

可許醉凝對於他的發火,根本不放在眼裡。

她慢悠悠喝了一口湯才開口。

「我沒讓她不看我視頻吧?」

王澤陽來不及反應,本能的回答道。

「不是……」

「那打零分是不是她自己的決定?」

「是這樣,可……」

「所以為什麼能怪到我頭上?」

許凝抬頭翻了個不大不小的白眼,又呷了一口湯說到。

「還不讓別人優秀了?」

王澤陽震驚了,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麼厚顏無恥的人。

「你……」

他指著許凝的鼻尖,狠話還沒說出來,許凝突然起身。

「王澤陽,我來參加節目不是為了撩妹這麼膚淺的理由。」

她冷眼盯著眼前的人。

「我們這麼多選手都是為了自己的夢想,請你不要因為想為女人出風頭打擾別人。」

說完這句話,許凝端著餐盤轉身就走。

「許凝!」

王澤陽被他嗆的幾乎吐血,猩紅著眼睛惡狠狠的盯著許凝走的方向。

「敢這麼跟我說話,我特么要讓你付出代價!」 楊柏已經動怒,看到眼前出現這個怪物,當場就要爆發。可就在爆發的時候,那十五隻眼睛閉合起來。

「岳丸鬼!」明明已經被轟飛的徐老道猛的爬了起來,一口鮮血噴向這個噁心的鬼物,而剎那間,無以倫比的鬼氣,轟然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不好,給我轟!」楊柏瞳孔一縮,身上的龍氣徹底的爆發出來,同時龍泉劍轟然而起,一點都不廢話。

劍光一閃,楊柏神念加持下來,璀璨的光芒,化為一條金龍猛的扶搖而起,天地當中,龍吟不斷。

「神龍!」趙艷紅四女看了一眼,頓時無法承受,就算是膽子大的葛寶彤也是眼睛一直,扭頭就暈了過去。

「轟!」而此時來自白家祭煉千年的岳丸鬼也睜開所有的鬼目,同時五個犄角上面爆發的黑芒,組成一個巨大的鬼符,凝聚在結境當中。

岳丸鬼不同其他鬼物,那是R國戰國時期,吸收幾十萬的生魂而凝聚,鬼氣森森,陰氣雄渾。

岳丸鬼不同式神,那是真正的惡鬼之王,擁有鬼神之能。如果換成面對其他修真者,岳丸鬼完全可以吞噬靈氣。

白神煞一直把鬼燈留著,哪怕在冰獄之戰當中,白神煞都沒有拿出鬼燈。其實白神煞也沒有想到,會在戰鬥當中隕落,楊柏擁有的龍符錄簡直就是陰陽師的剋星。

自從白神煞跟易狂書之魂復甦,被魔帶到塘子村,附身在徐老道的身上,白神煞一直在隱藏著。

白神煞跟楊柏生死戰過,當然知道楊柏的戰力很強,無論是咒怨還是剛才讓楊柏封印,白神煞都無比忌憚楊柏。

可是白神煞還是被楊柏給陰了,林嬌居然能夠引發三道符籙,易狂書之魂徹底滅殺,白神煞不愧是陰陽師,藉助岳丸鬼把微弱的邪魔之氣,重新附身在徐老道的身上。

而在關鍵時刻,白神煞還激發真正的岳丸鬼。岳丸鬼已經化為鬼王,能夠消散龍威。而此時岳丸鬼匯聚的鬼符,那是能夠把楊柏攝入鬼門的。

「你去死吧!」白神煞猙獰的咆哮著,最後的一絲力量都融入岳丸鬼。巨大的黑色鬼符,地面開始裂開一道道縫隙。

而此時楊柏的劍氣也斬了出去,岳丸鬼的體內發出鬼燈碎裂的聲音,而同時岳丸鬼揚天咆哮,一代鬼王也承受不住龍泉劍的攻擊。

可是鬼符已經凝聚,裂開的地方當中,一道道黃泉之氣爆發開來,地面在抖動,無數的鬼爪朝著楊柏而來。

楊柏長嘯一聲,對面的岳丸鬼身上一道道劍芒出現,身體整個崩碎開來。鬼氣紛紛炸裂,而楊柏一劍斬進破碎的地面當中。

「轟!」龍泉劍不愧是神劍,當場鎮壓住黃泉之門的打開。不過無數的鬼爪被劍氣斬中,發出凄厲的慘叫之聲。

楊柏瞳孔一縮,剛要抬起龍泉劍的時候,又是無數的鬼手瘋狂而來。黃泉之門已經開啟,就算岳丸鬼被滅殺,黃泉也要把楊柏封印住。

「楊柏!」葛寶彤剛剛清醒過來,尖叫一聲又一次昏迷,楊柏的腳下已經化為黃泉之海,黃泉氣在翻滾,滾滾黃泉水也隨之而來。

無數的鬼手在水中沉浮,楊柏也在水中沉浮,龍泉劍發出一道道龍吟,楊柏獨自一人抵擋住黃泉門的封印。

「幸虧昏迷了,這以後我上哪解釋,我也放大招會吧!」楊柏深吸一口氣,體內的所有龍氣紛紛都湧入龍泉劍當中。楊柏也知道這是最後的時刻,如果沉入黃泉水,楊柏根本無法出去。

「殺!」龍氣全部湧入龍泉劍,龍泉劍綻放的光芒把黃泉水都籠罩下去,此時黃泉水在沸騰,無數的鬼手都發出凄厲的叫聲。

「一劍斬黃泉!」楊柏體內轟鳴,楊柏不懂什麼法術,完全憑藉神劍,所有的一切,統統都融入龍泉劍,神劍有靈,劍斬黃泉。

「什麼?」白神煞操控徐老道的身體想過去,可是那澎湃的劍氣,那無上的龍威。神龍如何入黃泉,雄渾之威,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漫天都是恐怖的龍影,楊柏已經消失不見,而此時這個結境也在粉碎。鬼燈已經被龍泉劍所斬,真實的世界即將歸來。

「轟隆隆!」黃泉之門被龍泉劍斬中,黃泉水化為一道驚天的海浪,一條神龍扶搖而上,踏著黃泉水,一劍落下。

什麼鬼手,什麼黃泉水統統消失不見,楊柏渾身冰冷的半跪在即將破碎的結境當中,外面都傳來淡淡的光亮。

「沒勁了!」龍泉劍已經消失不見,楊柏沒有力氣了,最後疲憊的坐下,冷冷的看著對面的白神煞。

「你等我恢復一下的!」楊柏冷笑一聲,白神煞也是瞳孔一縮,更加猙獰。破妄金瞳之下,楊柏終於看到白神煞也是強弩之末,就剩下一縷殘魂,凄慘無比。

「我不會讓你恢復的,一起死吧!」白神煞都要哭了,龍泉劍太凶了,連黃泉之門都給斬了。

白神煞朝著楊柏慢慢爬去,徐老道的雙眸連連閃爍,顯然徐老道也在掙扎。不過白神煞手中散發一道黑氣,只要靠近楊柏,就能夠趁著楊柏虛弱,滅殺楊柏。

奪愛:婚外燃情 楊柏沒有龍氣,氣血還不足,連手指都要無法移動了。不過楊柏一點都不擔心,望著白神煞幽幽說著。

「你好像忘記了吧,你以為光我們嗎?」楊柏好笑的看著白神煞,白神煞就是一愣,而就在此時葛寶彤又一次清醒過來。

「楊柏,你沒事吧!」葛寶彤畢竟修鍊武道,恢復的相當快。

「寶彤,過來,把我往後拖一拖,等我恢復了,我弄死他。」楊柏哈哈大笑起來,現在沒有力氣,可是葛寶彤恢復。

不光葛寶彤,林嬌和趙艷紅也慢慢清醒過來,一眼就看到楊柏無力的倒下,頓時嚇了一跳,趕緊跑了過來。

「楊柏,我跟你拼了!」白神煞真的要瘋了,三女拽著楊柏就跑,楊柏冷笑連連,白神煞也加快了速度。

「楊柏,徐老道還被附身嗎?我,我想到一個辦法!」葛寶彤拖著楊柏,最後突然想到什麼,滿臉通紅。

「什麼辦法?」楊柏現在就是需要時間,境界也在破碎,楊柏都看到飯桌了,體內的龍丹還有靈霧正在恢復,只要恢復一絲力氣,楊柏就弄死白神煞。

「你,你閉眼!」葛寶彤嬌羞無比,同時望著林嬌等人也是低著頭,鬆開楊柏,然後朝著三女點了點頭。

「寶彤,你,你這是幹什麼?」趙艷紅徹底愣住了,而林嬌也愣住了,都傻傻的看著葛寶彤。

明明要追上來的白神煞,突然看到葛寶彤躲在萬雪身後,不知道弄些什麼,不過卻感受到一絲危險,速度明顯緩慢下來。

「啪!」就在這是時候,一個白乎乎,上面還有血色的布片,朝著徐老道的腦門就砸了過去。

「啊!」白神煞發出凄厲的慘叫,眉心冒出陣陣黑煙,手上凝聚的唯一鬼氣也徹底消散起來。

「該死,怎麼會這樣!」白神煞這個陰陽師,絕對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那可是金丹期陰陽師,居然被女人衛生巾給砸中了,而且殘魂都在哆嗦。

如果換成以前的白神煞,擁有最強法術,根本不屑這樣的陰之物品。可是如今白神煞,什麼都沒有,一縷殘魂,同樣為陰魂,遇到這樣的物品,簡直就是剋星。

「有作用!」葛寶彤滿臉通紅,不過卻興奮起來,楊柏眼睛都直了,這玩意還能夠打鬼?這也太神奇了。

萬物都是相剋的,女子為陰,鬼物為陰。女子陰之極,當然能夠破除一些邪祟。

「那什麼,我也有!」萬雪也是臉色通紅,都不敢看楊柏,看到白神煞怕這個,當然想要幫助楊柏。

「我,我也有!」林嬌也想到什麼,吃飯的時候,三女都曾經說過,如今這個時候,簡直了。

「你們不等我恢復了?」楊柏真的傻眼了,七尺男兒被女人保護就算了,這還拿出這樣的武器,楊柏有點鬱悶。

「都這個時候,就別計較了,姐妹們,弄他,不讓我們好好過年,我們也不讓他好過。」趙艷紅絕對是生氣了,今天可是大年三十,差點死在這裡,如果沒有楊柏,都不敢想象。

「閉眼,楊柏,求你了!」萬雪真的太害羞了,好不容易拿出東西,朝著白神煞就扔去。

「不,不會這樣的!」白神煞之魂越來越稀薄,而最後當林嬌的東西要扔過去時候,徐老道的眼中已經恢復清明。

「無量那個天尊,什麼東西?」徐老道已經清醒過來,白神煞最後的殘魂已經徹底消失,而徐老道當場就愣住了。

「啊!」林嬌也尖叫起來,頓時相當不好意思的躲在楊柏身後,打死也不出來。

「你終於醒了,你知道發生什麼了吧?你居然被邪魔給附身,你說說你,要你何用,整天就知道吃。」

楊柏狠狠瞪了徐老道一眼,徐老道疑惑的拿下衛生巾,臉上極度的扭曲,而這時候萬雪又一次尖叫起來。

「不好了,鬼物還沒有離開,他又來了。」萬雪真的害怕住了,而徐老道那是完全噁心的,乾嘔半天。

「沒事了,白神煞死了,你們勝利了!」楊柏暗中沖著三女指了指,望著乾嘔的徐老道,楊柏放聲狂笑起來。 說著,他一揮手招來兩個小弟,低聲跟他們吩咐起事情來。

……

第二次分班錄製已經完成,現在要做的就是進行集體的主題曲表演錄製。

一百個選手根據班級的位置站在舞台上,為了一個表演共同努力,演唱主題曲並且跳舞,錄製一個官方的MV為節目進行宣傳。

一班的位置在最中間,而一班的C位,也是歐陽修離當之無愧,憑藉他的人氣勇奪第一。

許醉凝被安排在跟他緊挨著的位置。

經過綵排和糾正之後,大家準備換好衣服,補妝,進行正式節目視頻的錄製。

這次表演所用的服裝是一套小西裝,跟平時的衛衣制服很不同。通過這身西裝的襯托,人會更帥氣,也非常正式。

因為這個節目的參加人員都是男生,自然很多人沒那麼講究,在舞台下面找個地方就開始換衣服,很多人還眼神亂飛,有心比一下腹肌。

許醉凝看到這個情形,抱著自己的衣服轉身去了化妝間。

而就在她抱著衣服往化妝間走去的同時,王澤陽給一身打掃裝扮的女員工使個眼色。

工作人員點點頭,緊跟在許醉凝的身後尾隨她進入化妝間外。

許醉凝來到化妝間,左右看了半天確定沒人才把帘子拉住開始換衣服。

隨手將身上的衛衣脫下來扔在帘子外,因為小西裝顯身材,襯衫也很容易看到胸,她必須先調整一下自己的裹胸才能換衣服。

因為化妝間很大,而帘子為了更好的遮擋,隔音效果不錯,許醉凝完全沒聽到外面的腳步聲,那個女員工進來偷偷把她的衣服抓住一溜煙跑了。

許醉凝抖開她的西裝準備換衣服。

可看清楚襯衫的情況,她震驚了。

她拎在手裡的襯衫從表面看起來完好無損,誰知道一拉起來居然上面全是剪刀剪出來的洞,根本沒法穿!

「王澤陽這個混蛋。」

許醉凝一下子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這襯衫的樣子肯定是不能上身了,而現在她最好趕緊找人再去換一件。

她伸手出去摸自己原本的衣服,卻撲了個空,心裡頓時涼了半截。

她剛剛換下來的衣服呢?

許醉凝在心裡大罵王澤陽,卻聽到外面嘈雜一片,有腳步聲。

她趕緊慌張的躲到帘子後面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化妝間的門被人推開。

她的心跳都漏了兩拍。

她打量一下鏡子里的自己。

現在她身上只有一件裹胸,如果有人打開了帘子,她女扮男裝的秘密就會被公之於眾!

許醉凝躲在化妝間的帘子里暗暗祈求千萬不要被人發現,可她的祈求還沒想完,只聽到嘩啦一聲,身後的帘子被人一把掀開!

同一時刻的演播廳里。

六班的幾個男生湊在一起,興奮的嘰嘰喳喳,幾乎都笑背過氣去了。

「許凝真的是笑死我了,等下他發現沒衣服穿了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真可惜我們看不到了,一定很精彩吧!」

「不過他一個大男人,光著出來又怎麼了,他又不吃虧。」

「得了吧,你看他之前那個樣子就知道他肯定又瘦又弱是一個排骨精啊,他才不好意思脫呢!」

「他不想脫又怎麼樣?今天他非得光著身子出來找衣服不可,敢觸本大爺的晦氣,我今天就讓他後悔!」

為首的王澤陽肆意的大笑著,一想到馬上就能看到許凝驚慌失措,光著身子出來找衣服的樣子,心裡的那口惡氣一下子就舒暢了。

正準備開口再嘲諷兩句,沒想到腦後傳來的劇痛讓他一下子噤了聲。

砰!

「誰那麼不長眼?往老子頭上扔東西?」

那個礦泉水瓶砸在王澤陽的頭上,然後又咕嚕嚕的滾回了門口。

剛好停在了那個纖長身影的腳下。

王澤陽對上那個冰冷的面孔,不由得瑟縮了一下,但還是梗著脖子。

「歐陽修離,你…」

歐陽修離輕蔑的看了一眼敢怒不敢言的王澤陽,淡淡的說了一句。

「不好意思,手滑了。」

齊修逸手上還做著投籃的動作,這個時候才剛剛彎下撿起了腳邊的礦泉水瓶。

王澤陽即使明知道他是故意的,也什麼都不敢說,最後只好憤憤不平的問道。

「你這又是何必呢,你還想要為許凝出氣啊?」

歐陽修離輕笑了一聲,好像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

「我怎麼可能會為他出氣?只是我看不慣你們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而已。」

王澤陽沒想到他會把話說的這麼難聽,臉色越發難看起來,可是偏偏又不敢對歐陽修離怎麼樣。

「你不是也討厭他拉著你炒作嗎?我們兄弟幾個這樣做,也算是給你出氣了!」

歐陽修離收起了剛剛戲謔的笑容,眼神也變得厭惡起來。

「我什麼時候需要你們這種人給我出氣了?」

歐陽修離根本就不給他面子,他現在的表情比面對許凝時也好不到哪去。

「他拉我炒作是很討厭,你們在背後弄這些下三濫的東西就不討厭嗎?我看你們都是半斤八兩!」

王澤陽氣的七竅生煙,這個時候也顧不得歐陽修離是什麼歐陽家的小少爺了,記得當場就要發作。

沒想到演播廳門口卻熙熙攘攘嚷的騷動了起來。

總導演聽到這陣子的聲音氣的臉都紅了,原本安排每個班選手的站位就已經很煩了,現在又不知道出了什麼岔子。

「那邊到底在幹嘛?」

導演扯著嗓子喊起來。

「吵什麼吵,不知道馬上就要錄製了嗎?」

沒想到這個時候片場助理就跑了進來,滿頭大汗神色慌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