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的時候,偷拍的女孩抬起頭來看了看之前君嵐所在的方向,結果那裡早已經沒了人影。

只好作罷,遺憾回復。

樓主回復:「很可惜,他們走了,不過樓主悄咪咪聽到,他們好像是要去皇家糕點房買百花糕。」

路人回復:「這麼巧的嗎?!我就在那附近!!!」

路人回復:「接下來拍照的重任就交給你了!」

回復:「交給我吧!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幽深的小巷子,熾熱的陽光直射其上,一部分籠在了陰影中,模模糊糊間,陰影里的一棟小建築逐漸顯現其形。

君嵐關掉手機上的電子導航,裝進口袋。

眼前的建築設計採用各類木材構建而成,樑上的匾額用燙金草書書寫了幾個字:皇家糕點房。

整體便如古代建築一般,透露著與現世紀浮躁奢靡格格不入的沉穩大氣。

唯一與古時建築不同的是,在朝陽的地方,有兩扇玻璃窗,陽光隱隱還能透過窗子照到裡面,落下一片橘黃色的陽光。

閏小希大大的瞳仁中閃爍著亮光,眼神就像現在頭頂上掛著的那顆太陽一般熱烈。

「這兒好漂亮啊!」

與她家完全不同。

閏小希家的別墅是歐式建築,一塊塊白色磚石砌其身,弩形屋頂是它最大的特點。

但如果看多這種建築,就比如閏小希天天進出、天天都能看見她家別墅,日子久了便會有些膩味。

十五歲那年,閏川帶她上隱客峰,那是她第一次見到比她家更大、也更好看的建築,在她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

那僅僅是機緣巧合下的回眸,看見了庭院牆根里立著澆花的少年,少年嘴角漾著的笑,直直戳進了她的心窩裡。

那也是她第一次覺得,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呢?

他可能是神明,不小心遺落在人間的孩子吧……

……

……

「嗯,的確漂亮。」君嵐回答,率先推開了木門,走了進去。

這裡異常的靜謐,沒有一個人,倒是有些奇怪。

內里的布置也都古色古香的,老舊的櫃檯上有兩個青瓷花瓶,裡頭有幾束還墜著水珠的花兒。

靠窗的地方有幾台木頭方桌,椅子便是上過蠟的木樁,並沒有刻意雕刻,只是把木樁原本鋒利的邊邊角角磨平了而已。

木樁原本的紋路,便是上天絕美的工藝品,無需刻意雕刻花紋。

木桌有的也是奇形怪狀,歪歪扭扭,但如果放東西上去的話,也能保證絕對的平穩,這也是皇家糕點房的神秘之處。

君嵐和閏小希踩在木地板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顫著耳膜,意外的好聽。

在櫃檯後面,還有一間屋子,用灰色素布簾充當門,遮住了裡面,閏小希猜測,應該是製作糕點的地方。

這時候,布簾被撩開,裡面走出一個頭上纏著布巾,身形高大,皮膚黝黑的中年男人,手上還沾著白花花的麵粉。

「是客人嗎?真不好意思,還沒開張哪!」

當大叔抬起頭來,目光觸及到君嵐時的一瞬間,他愣了愣,而君嵐卻像是預料到了一般,抿抿唇,語氣彷彿再敘老友。

她開口:「尊叔,好久不見。」

快穿炮灰的反轉人生 閏小希識趣的沒有出聲,在店內走來走去,一雙探究的大眼睛盯著這看看,盯著那看看。

被喚做尊叔的男子激動的笑了起來,望著君嵐的眼神充滿慈愛與懷念。

「嵐嵐長這麼大了啊!嘿!比小時候長得還俊俏!生的真是越發好看了!尊叔差點認不出來嘍!」

「哪裡,尊叔言重了。」 「嵐嵐長這麼大了啊! 夫勐如 嘿!比小時候長得還俊俏!生的真是越發好看了!尊叔差點認不出來嘍!」

「哪裡,尊叔言重了。」君嵐笑著,謙虛的擺擺手。

就在君嵐與尊叔敘舊的時候,一旁的閏小希看見了一盆盆栽,長勢十分茂盛。

葉片是愛心的形狀,中間漸變粉粉的顏色,十分招她們這些小姑娘的喜歡。

最奇特的是,在看著這盆花時,內心平靜了許多,讓人感覺到非常舒服。

「老闆,這盆花叫什麼名字啊?好漂亮!」望著這盆花,閏小希不禁問出了聲。

聽到閏小希的疑惑,尊叔停下了與君嵐的交談,給君嵐使了個眼色,讓他去解釋。

作為一個長輩,在關鍵時刻給小輩提供獨處的機會,也是非常必要的。

想著,他爽朗開口:「誒呀!聊著聊著忘了! 腹黑小萌寶:爹地,快上車 現在馬上就要開店了,尊叔還有糕點要做呢!讓嵐嵐給你解釋吧!」

聽聞此言,君嵐無奈笑了笑,一旁的閏小希白嫩嫩的臉蛋也紅的跟熟透了的蘋果似的,很是不好意思。

沒有辦法,君嵐走了過去,看了看閏小希跟前的盆栽,語氣溫柔道。

「它是綠蘿改良種,被賦予了新的名字——拉斐爾。」

閏小希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不明白它為何要叫拉斐爾,但也出於害羞,不敢問。

好在君嵐看出了女孩的不明所以,耐心為她解釋道。

「拉斐爾英文名為:Rapha,歐洲神話中的天使,也是希伯來人的治療者、醫師等,是使用治癒術的天使。」

哦……原來是天使之花啊……

怪不得在看到它的時候心裡那麼舒服,不過……

「希……希伯來?」閏小希懵,怎麼又有一個她聽不懂的辭彙,嵐哥哥懂得好多啊……

「嗯,『sabra』意為『土生土長的以色列人』,是猶太人的民族語言,世界上最古老的語言之一。」

「希伯來語屬於中東閃含語系閃米特語族的一個分支,沒有母音字母,只有22個輔音字母,其文字從右往左書寫。」

「許多文學作品和文獻都是用這種語言創造出來的,現在則主要保留在《聖經》、死海古卷和大量猶太教法典及文獻之中。」

大首長,小甜妻 君嵐緩緩蹲下,頭斜靠著胳膊,輕柔撫著拉斐爾的葉片,不禁彎了彎唇。

閏小希是站著的,從她的角度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君嵐輕若鴻羽、烏黑濃密的睫毛,在眼下灑上一片淡淡的陰影。

閏小希的臉頰又是微不可聞的一潤,看入了迷。

嵐哥哥好帥啊……

她真的是個男孩子嗎……

不過果然……小希還是最喜歡嵐哥哥了。

剛把百花糕雛形放進烤箱后,走出來的尊叔,在看到被金色陽光包裹的兩個人,咧開一嘴大白牙,無聲的笑了起來。

君嵐看到了走出來的尊叔,收回神思,問道。

「尊叔一般幾點開門啊?」

尊叔愣了愣,突然想到些什麼,恍然大悟過來。

「誒呀!我怎麼給忘了,嵐嵐你們不是蓮灣本地人啊。」

尊叔拍拍腦袋,又笑了起來,略微有些驕傲的道。

「我的糕點房一般是下午兩點才開門呢,只要是蓮灣本地的都知道,習慣了,沒開門之前不會有人來,所以我一般不在門口掛什麼牌子,沒啥用!」 「我的糕點房一般是下午兩點才開門呢,只要是蓮灣本地的都知道,習慣了,沒開門之前不會有人來,所以我一般不在門口掛什麼牌子,沒啥用!」

聽到尊叔帶著驕傲口吻的話,君嵐淡笑著點了點頭。

尊叔走回了內屋,邊揉麵糰邊嘀嘀咕咕的念叨。

「昨天來了個大客戶,好像是叫……司……司……司什麼尉來著,一下子訂了333塊百花糕!要求一個星期後給他送到輝雲省去。」

皇家糕點房的百花糕可以保存半個月之久而不失其風味,這也是百花糕的特色之一。

聽到尊叔說出的地址與名字,君嵐的眸光不動聲色的顫了顫。

司錦尉……

他要333塊百花糕做什麼?

旋即,她開口:「尊叔,正好一個星期後我們也要回去輝雲省了,順帶著幫你送過去吧?」

她會這樣說並不是出於好奇心,而是順手幫個忙,更何況,還能攬個人情。

「好啊!那就謝謝嵐嵐啦!這下正好免了我的幾十塊錢運費。」

說著,尊叔像個小孩子一樣笑了起來。

又在這裡待了一會,尊叔拿出幾塊熱乎乎,新鮮出爐的百花糕招待了君嵐和閏小希。

百花糕的確是閏小希記憶里的味道,軟軟糯糯,甜而不膩,很是爽口。

一盤百花糕很快便被消滅掉,君嵐和閏小希也起身,準備與尊叔道別後離開。

就在君嵐走到櫃檯的當兒,門被人推開,門框上的鈴鐺也搖的叮呤咣啷作響。

進來的是一個扎著馬尾的女孩,大概與閏小希一般大,擁有她們這個年紀所具備的特點,臉蛋上還掛著汗,微微有些氣喘吁吁。

在目光接觸到君嵐背影的時候,突然綻出一抹笑。

「小哥哥!」她喊了一聲,跑到君嵐身旁,稚嫩的臉頰上帶著一團紅霞。

當看到少年俊美優雅的面龐時,微微愣了神。

這……真人……比照片上還要好看……

睫毛纖長,落地窗外透進來的陽光,在眼下勾勒出一筆陰影,髮絲安靜的搭在前額。

她像是踏進了一片美麗晨曦中的森林,聽到了森林的潺潺的溪水流徜,擁抱了請晨第一縷清風……

而正欲悄悄留下五十元鈔票的君嵐被驟然打斷了動作,疑惑看向那個女孩。

她身旁的閏小希一臉防備,小手緊緊拉著君嵐的衣袖。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君嵐開口問道。

聲音猶如三月從雪山山頂流下來的雪水一般乾淨清澈,悅耳舒心,不摻雜過多的雜質,安靜淡雅,會讓人不由自主的喜歡上這副聲線的主人。

女孩從怔愣之中回過神,紅著臉頰,扭扭捏捏的開口,很是不好意思。

「那個……我……我是看到了一篇關於小哥哥的帖子后……才……才過來的……」

「關於帖子?」君嵐不解。

「關於嵐哥哥的帖子?!」閏小希嘟起了嘴。

完了!

這下肯定會有很多人喜歡上嵐哥哥的!!!

「是……是的!就是這篇帖子!」女孩連忙掏出手機,翻到了那篇帖子后遞給君嵐。

君嵐接過,大致的瀏覽了一下,失笑於這群女孩子們的活潑熱情。

「謝謝你們的誇獎。」

閏小希的嘴撅得更高了,自己一個人生悶氣。

嵐哥哥明明是她的!!!

那個女孩沒有注意到閏小希好像要把她戳出一個洞來的眼神,激動道。

「請問!我我我我!小哥哥可以讓我拍幾張照片嗎!!!」 「請問!我我我我!小哥哥可以讓我拍幾張照片嗎!!!」

女孩激動的語無倫次,緊緊扣著手機,生怕君嵐拒絕她一樣。

君嵐被她突如其來的請求問得一怔,不過很快弄懂了女孩的用意,淡然一笑,她輕聲答。

「如果……你只是要照片的話,我想這點忙我還是可以幫的。」

此話一出,閏小希的臉都快皺成了一個包子,反之旁邊的小女孩倒是開心的一蹦一跳。

對於君嵐來說,她只是想拍幾張照片而已,對她並不會有多大影響。

但如果只是因為不讓拍照片而讓這位可愛的小女孩傷心,那可真是不應該。

她……

不想再讓任何女孩……

傷心了。

……

女孩指了指靠窗的一個座位道,語氣難掩的激動:「小哥哥,坐這裡好不好?」

君嵐點頭應允,走了過去。

閏小希鼓著嘴躲腳,走到了離她們十萬八千里的座位上,坐下。

哼!

嵐哥哥太氣人了!

她以後都不要了理她了!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可眼神,卻有意無意的往君嵐的方向飄。

君嵐坐下后,女孩招呼了一聲尊叔:「尊叔!來一杯烏雲!」

尊叔聽見,沒有走出來,而是一邊準備飲品,一邊道,嘴裡還叼了根沒有點燃的煙。

「好嘞!尊叔真是好久沒看見依依過來啦!這幾天都忙什麼吶?」

被喚作依依的女孩嘆了口氣,轉過身說了一聲:「小哥哥,可以等我一下嗎?我想拿杯飲料,照出來會更好看點。」

君嵐並不反對,點點頭。

見到她同意,女孩咧嘴笑開了,露出兩顆尖尖的小虎牙,隨後靠在櫃檯上邊跟尊叔嘮嗑,邊等著飲料。

「唉!高二緊張死了,我這成績還提不上去,我媽除了讓我去學,算是個外出透氣,星期六星期天根本就甭想出來,都快給我憋死了,這不昨天才跟我媽好說歹說,給我放了個假,今天得空出來。」

「辛苦依依啦!尊叔給你做幾塊兒百花糕犒勞犒勞,不要錢!」

尊叔豪邁開口,他很可憐這些整日被鎖在小小一方教室里的孩子,整日坐在那裡,若是對學習感興趣的,那便不說了吧。

可若是不感興趣的,他真的不知道那些孩子是怎麼做到在悶悶的教室裡面一坐就是一整天的。

換做是他要是一天不出去轉悠兩三個小時,就得難受一個星期。

他最近還聽街坊鄰居一直在討論自己家馬上就要高考或中考了的孩子。

學習好的孩子父母,語氣里都是滿滿的驕傲,而學習不好的孩子父母,只是在一旁靜靜聽著,不發表言論,生怕她們問到自己家孩子。

……

……

「烏雲」,飲料如其名,最上面有一層冰沙,多種水果混合在一起,成了墨一般的烏黑顏色。

通體漸變,越到下面,顏色越淺,等到了最下面,就已經變成了有數不清的氣泡的透明色雪碧。

一根純白色的吸管橫貫上下,露出水面的那一截,被彎折成了愛心的形狀,可愛極了。

還有一個小巧精緻,薄薄的純色搪瓷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