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自己脖子上穆七送她的薔薇項鏈,她才知道那是從這麼多薔薇花里挑選的一朵。

而秦少追求她的時候還說要送她一個薔薇基地,只怕真的來了他也只會打臉。

高傳更不用說,怪不得他一直覺得穆七和常人不同,生活在這種地方的人哪裡會是常人!

「這就是她的家么?」他喃喃自語。

下了車,兩人仍舊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直到穆七甜甜的聲音響起,「眉眉,你來了……」

轉頭,身著白裙的穆七像只白蝴蝶跑了過來。

在看到高傳的時候有些意外,更有些尷尬,「學長,你,你也來了。」

高傳這才回過神來打招呼:「抱歉,我沒有提前知會你就來了,因為有點擔心你的身體,想要親自來看一看。」「小七,你從小就在這裡長大嘛?這也太酷了!」楊眉眼睛瞪得極大。 數量這麼多而且品種還不少的薔薇花出現在自己的家裡,沒有一定的年數根本就無法達到這樣的程度。

穆七從小生活倒是習慣了,旁人來自然會驚訝。

「我媽咪喜歡薔薇,爹地特地給媽咪種的,時間一長就爬滿了每個角落。」穆七解釋道。

這裡面還有穆塵的大手筆,從小穆七沒有見過媽媽,只知道薔薇是她喜歡的花,因此她才會也喜歡上薔薇,穆塵在穆南樞的基礎上又升級了。

「原來是這樣,小七,伯父他們回來了嗎?」楊眉很想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家庭能生出穆七這樣可愛的孩子。

「沒呢,媽咪和爹地還在很遠的地方旅行,好了,咱們就別站在門口說話了,我帶你們進去吧。」

穆七挽著楊眉的手,就像是導遊一樣給兩人介紹著。

在楊眉和高傳的心中,她住在這樣的大古堡裡面就已經很厲害了,殊不知穆七隨便一句話又讓兩人驚訝到無以復加。

「小七,你家附近可真安靜,奇怪的是地段明明不錯,卻一直沒有開發。」楊眉發問。

一路上過來發現周圍都保留著原始的建築,一點都沒有被新的建築所取代,和前面一段路的建築風格完全不同。

「這周圍的地皮都被我爹地買下了,聽說當年爹地本來是想要推平了周圍給媽咪建一個森林公園的。

後來也不知道怎麼的沒有建成,爹地也就放任不管了。」

兩人可以說得上是目瞪口呆,「什,什麼!你的意思是這周圍都是你家的?」

一個古堡還不算,周圍的地皮都是穆家的,這是什麼概念?在房價日益上漲的今天,穆七儼然就是地主家的千金大小姐。

「對呀,之前塵哥哥也問過我要不要在附近建立一些自己喜歡的建築物,我嫌麻煩就沒有弄。」

穆七絲毫不知道自己的每一句話對於普通人來說是怎樣可怕的存在。

區區幾十萬算什麼,穆七才是真的大戶人家!比高傳想象中還有錢。

可怕的是她明明家庭條件很好還不自知。

楊眉終於能理解為什麼開學第一天她一點菜就是一桌,人家這物資條件,就算每頓都那麼點也都很正常啊!

「你們怎麼了?」穆七見兩人的表情都是一副驚訝的模樣。

「小七,你家裡是有礦。」楊眉只得羨慕嫉妒恨的說了一句。

穆七一本正經道:「眉眉,你怎麼知道?我爹地在南非有很多礦山的。」

楊眉扎心了,某人不是在炫耀,每一句日常的話出來都是對她們小老百姓的一種巨大打擊。

虧得她之前還在想穆七的前途,人家哪裡需要什麼前途,她就坐在礦山上玩也夠用幾輩子了。

「小姐,這就是你的同學嗎?」琳達緩緩走來,她一眼就看到了高傳。

畢竟是跟在穆七身邊這麼久的人,她比穆塵還要緊張,穆七這才上學多久就和男同學這麼要好,穆塵會不會吃醋什麼的?

琳達有時候就很像是某些明星的CP粉,在她心裡穆七和穆塵才是一對,任何異性出現在兩人身邊都很可疑。

楊眉笑著介紹,「你好,我和小七是一個寢室的,我叫楊眉。」

這個落落大方,眼睛裡帶著笑意的女同學琳達很喜歡。

「我們家小姐多虧你照顧了,之前她回來就老提到你。」

楊眉撓頭嘿嘿一笑,「哪有,都是小七照顧我。」

琳達看向高傳,「這位也是小姐的同學嗎?」

高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得這個女人看他的時候帶著一種敵意。

他挺直了腰桿自我介紹,「我是小七的男朋友。」

這句話一出來直接炸了,琳達臉色大變,「什麼!!!男朋友?」

怎麼穆七剛去學校不久就有男朋友了,而且這麼大的事情這兩天她怎麼沒有告訴自己?

穆塵對學校的事情了如指掌,那他一定也知道了吧。

高傳愣了愣,「那個……不可以嗎?」

他沒想到自己說出這句話會讓人這麼驚訝,琳達當即就想脫口大罵,當然不可以,這世界上除了穆塵誰配得上穆七。

但她不能,畢竟這是穆七帶來的朋友,她不能不給穆七面子。

「我只是有些驚訝,我和小姐天天在一起,她並沒有提到過你,我還不知道小姐有了男朋友呢。」

琳達這話說得很講究,目的就是想讓他知道,我家小姐壓根就沒將你放在心上,你自己最好有點自知之明。

高傳也並未覺得委屈而是好心解釋了一句,「我和小七才交往不久她就回家了。」

「小姐,你也真是的,既然都交了男朋友也不告訴我一聲。」琳達嗔怪道。

怪不得她覺得穆塵這兩天身體周圍全是低氣壓,本來以為是穆七落水造成的,現在想來怕是沒有那麼簡單。

落水是一件事,穆七交了男朋友又是一件事。

穆七脖子上多了一條項鏈,她不是一個喜歡佩戴首飾的人,這條項鏈一看就不是家裡的,穆塵好幾次看著那條項鏈發獃,琳達猜到了幾分。

「我……我忘記了。」穆七似乎並不想提起這件事,臉上有些心不在焉。

「時間不早了,眉眉,學長,我準備好了午餐,我們去餐廳用餐吧。」她轉移了話題。

「好啊,看來我今天有口福了。」楊眉沒有察覺到這裡面的暗涌。

琳達跟在穆七身邊多年,對她的性格了如指掌。

很顯然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樣,穆七對這個男生並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歡,她連正眼都不敢看他,甚至在逃避這個話題。

琳達看得出她不喜歡他,以穆七的性格,她要是不喜歡一個人肯定不會答應,為什麼這個男生會以她男朋友自稱呢?

「哪有,就是一些家常菜,我害怕你不喜歡,跟我來。」

高傳跟在兩人身後,他明顯感覺到了穆七對他的疏離,甚至比之前的朋友關係還要疏離。

也許……也許她只是害羞或者不習慣吧。

他並沒有多想什麼,只是在具體看到穆七的家境之後,他覺得和她在一起的壓力更大了。

這樣的家境自己就算是努力一百年也趕不上的。

餐廳的裝潢也很是低調奢華,餐桌上擺放著更是天南地北各種美食。

穆七笑了笑,「不知道你們喜歡什麼,中餐和西餐都準備了一些,你們請自便。」

「哇,這比五星級餐廳都要好,小七,你每天都是吃這些東西嘛?」

「嗯,請坐,不用客氣哦。」

兩人落座,本來高傳是要坐穆七身邊的位置,然而穆七並沒有那個意思他也不太好意思要求。

一個低氣壓的男人慢慢靠近,正是讓高傳害怕的穆塵。

那個男人就像是蒼鷹,被他看一眼就像是被他盯上的獵物。

重生纔不是救世主 「塵哥哥,我朋友都到了。」

穆塵的冷眼朝著高傳掃來,高傳背後一涼,趕緊起身打招呼。

「你好穆先生,我們之前見過的,我是高傳,小七的男朋友……」

這句話一出來,周圍的氣壓更冷了,他沒有看到,穆七的眉頭緊皺。

琳達很巧妙的將她的表情收入眼中,她不僅不喜歡,甚至是有些反感了。

一看到她是這個表情琳達就放心了很多,事實證明穆七心裡還是很在乎穆塵的,否則她不會這樣的表情。

「塵少爺,原來這位就是小姐的男朋友。」琳達火上澆油。

叫你不主動,現在好了吧,人家男朋友都上門來了,看你怎麼辦。都是你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了吧,說不定再不管穆七就跟人跑了。 離開南宮家,南宮離點上一支煙吐出一口濁氣。

雖然沒有和顧柒在一起是一個遺憾,也許他也能收穫自己的幸福呢?

首先他並不討厭悠悠,相反這三次的親密接觸,他是很喜歡她身體的。

其次生活中的悠悠並不是他厭惡的女人類型,溫柔善良又好學,這樣的悠悠他真的挺喜歡。

雖然這種喜歡無關男女感情,至少是有可能發展成伴侶。

想著悠悠,南宮離心情好了一點,今晚她會給自己準備什麼吃的呢?

悠悠簡直就是賢妻良母的代名詞,每天都會給他打理好一切內務。

以前他在歐洲的時候忙起來都會忘記了吃飯,就算是助理提醒也未必會聽。

悠悠就不同了,她會直接做好了端上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你,你多看兩眼就會心軟。

這些天在悠悠的呵護之下,他的胃病已經很久都沒有犯了。

他沒有發現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開始替悠悠找借口。

回來的路上已經開始下雨,司機撐傘將他送到家門,福叔恭敬道:「少爺回來了。」

「嗯。」他脫下外套,平時這個時候悠悠都會主動接過他的外套。

「悠悠呢?」

「悠悠小姐去買菜了。」福叔說到這裡的時候低頭看了一眼手腕的表。

「不對啊,這都去了這麼久她怎麼還沒回來?」

就算是別墅區離超市也不遠的,步行最多十五分鐘。

「肯定是雨太大,我去接她。」 獨寵萌妻,墨少心尖寶 南宮離並沒有多想,拿起雨傘就走進了雨幕之中。

本來開車更快,但他害怕自己會在路上錯過悠悠。

從超市到家裡這段路是打不到車的,悠悠說不定被困在什麼地方。

想著那個笨笨的小傢伙,南宮離心中就有些無奈,要是沒有了自己悠悠可怎麼辦?

一路上都沒有看到悠悠,到超市找了一圈也依然沒有悠悠的下落。

南宮離拿出手機撥打她的號碼,卻在這個時候發現悠悠的手機關機。

那丫頭的性格是不會讓手機關機的。

還記得當時自己將手機送給悠悠不久,悠悠很開心。

於是她的日常就變成了充電,不管任何時候你都能看到她拿著手機不是在充電,就是去充電的路上。

有一天南宮離實在忍無可忍,「這手機很耗電嗎?」

關鍵是他也沒看到悠悠怎麼玩,她為什麼老是在充電。

「沒有啊。」

「那你為什麼要一直充電?電量就那麼不夠?」

「我是怕沒電了少爺就找不到我了。」 爹地放開我媽咪 悠悠的笑臉直到現在南宮離都記得清清楚楚。

那個傻丫頭,那個什麼都想著自己的傻丫頭,她的手機為什麼會關機?

難道是遭遇不測?悠悠長得好看,就算是高檔別墅區也難免不會遇到壞人。

南宮離瘋了一樣的尋找悠悠,將附近的監控全都調出來。

最後他終於找到了她的身影,只不過她壓根就沒有去超市。

看著她從別墅出來就一步三回頭,似乎很不捨得,有時候還在抹著眼淚。

她步行去了鬧市區乘坐公交車離開,再後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什麼地方。

從監控中南宮離可以確定一件事,他的悠悠走了,是自願的。

或許她是去附近的水產市場買新鮮的活蝦,她一向對自己的食材很負責的。

南宮離快速回家,福叔看到他一身水汽嚇了一跳。

「少爺,你的傘呢?」

傘?他不知道丟在什麼地方了,就連怎麼回來的都已經忘記。

「對了福叔,悠悠今天離開的時候有沒有對你說什麼?」

悠悠平時離開去哪裡都會告訴福叔的,這一次她應該也會告訴福叔。

「她就說去超市買點菜,對了,她還說了一句讓我好好照顧你。

說起來今天悠悠小姐就很奇怪,以前她都是笑意盈盈,今天她離開的時候卻有些悲傷。

我有一種感覺,悠悠像是永別了一樣,少爺,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讓悠悠小姐生氣了?」

永別?這兩個字在南宮離的腦海之中炸開。

怎麼會永別的,昨晚他們還那麼親密無間。

不,不可能會永別的,南宮離快速朝著樓上跑去。

鞋子全是水有些滑,他跑得太急,腳下一個不穩就摔了下來。

「少爺,你慢點。」

福叔從來沒有看到過南宮離這麼驚慌失措的樣子,就像是失去了他最重要的東西一般。

從小到大南宮離都是沉穩的,他這麼可能會這樣慌亂。

他狠狠摔在樓梯上,南宮離卻沒有任何感覺,立刻爬起來繼續跑。

跌跌撞撞打開了悠悠的卧室,因為男女有別的關係,他很少會主動來悠悠的卧室。

即便是有事頂多他在門口敲敲門,悠悠會出來說。

這是他第一次衝進悠悠的卧室,被子疊的很整齊,和平時一樣。

打開衣櫃,衣櫃也是整整齊齊,沒有帶走什麼。

是自己想多了吧,悠悠就是出去一趟,很快就會回來的。

南宮離心情稍微平靜了一點,他走向自己的主卧。

離開的時候床上還是一片狼藉沒有收拾,此刻房間已經被打掃乾淨。

床頭柜上放著一些東西,南宮離一眼就看到了那是幾張信用卡,是他給悠悠的。

再看旁邊還放著一封信,這個時候南宮離已經有些不安了。

滿手是水的南宮離顫顫巍巍拿起來那封信,他就像年邁的老者,拆開信的時候手一直都在抖。

清秀的中文字體印入眼前,「少爺,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說明我已經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