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自己身上破損的衣衫,用手指擦掉嘴角的鮮血。

眼睛死死的看著那一抹血紅,朱立臉上滿是憤怒。

「不可原諒,絕對不可原諒。方陽,我一定要你死!」

朱立怒喝一聲,急速朝著方陽衝去。

速度相當之快,甚至比之之前還要快上一絲。

在方陽前邊,徐非與凌雲,二人彼此對視一眼,堅定的點頭。

「保護好方陽!」

凌雲實力較強,雖然身上受著傷,但他的速度絲毫不減。可能是那堅定的決心,他的速度竟然有所突破,快了一些。

凌雲的速度雖然快了,但依舊不能跟朱立相比。

砰!

凌雲、朱立,二人碰撞在一起,凌雲拳頭打空,朱立一爪子劃過凌雲的胸膛。

凄厲的鮮血飛濺而起。

凌雲的堅持沒有換來回報,朱立的速度竟然沒有絲毫減慢。

若不是朱立不想浪費時間,怕是這一擊,便是可以貫穿凌雲的胸膛,捏碎他的心臟。

繞過凌雲,朱立再次衝去,前方阻擋的,是徐非。

徐非的身軀很龐大,朱立沒有再用那手爪,而是爪化為拳。拳頭擊打在徐非身上,那比手爪好用,徐非的一身肥肉太多,一爪子進去,雖痛,卻沒法跟凌雲那般。

嘭!

朱立一拳頭砸在徐非的肚子上,一股可怕的衝擊力席捲而入。

砰!砰!砰!

徐非面露痛苦之色,連續後退了好幾步。也幸虧,在這段時間內,他有所進步,現在已經是二級武者。而且,他將所有的力量都放在防守上,倒不至於被朱立一拳打倒。

「凌雲,朱立!」

方陽在地上翻滾著,身體的異樣已經到達了巔峰,難受之極。

本來,是自己要守護他們的,而此刻,卻成了他們守護自己。方陽的心,別提有多難受了。

砰!

徐非踏前一步,堅定的道。

「再來,一點都不痛!」

朱立眼中閃過一縷寒光,巨量的龍元灌注到右拳之上,右拳上,竟然閃現著絲絲熒光。

「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朱立是三級武者,而且覺醒了龍魂,龍魂還相當不錯,對速度,對攻擊都有加持。這是徐非不能比的,徐非不過二級武者,就算他的防禦力再強,也是很難抵擋的。

「不要。」

方陽怒吼一聲,但他還是沒有辦法,身體不知道怎麼了。

嘭!


一拳正中徐非的肚子。

徐非的肚子在收縮,他在使用著,那曾經給方陽帶來麻煩的一招。

但這一招始終是有限制的,一旦力量到達某個程度,他便是沒有辦法抵擋。

雖然徐非已經是二級武者,但還是擋不住三級武者的朱立。

徐非連續倒退好幾步,眼見著,便是要轟然倒地,這一倒下,那包裹也肯定會被壓倒,那蛇蛋定然會被壓碎。

這個時候,一道人影出現,雙掌抵擋於徐非身後,憋紅了臉后,總算是讓徐非停下。

這人身著白色衣衫,是一名普通學員,長得倒是眉目清秀,挺是不錯的。

周圍看著的人們,大多是皺著眉頭,這個人,他們基本上都不認識,應該是新學員。

「雲峰!」

在地上,方陽驚訝的道。

這出現的學員,赫然便是雲峰,那個同時晉陞為普通學員,卻和方陽等人選擇了不同道路的人。

「雲峰,你…」

受了重傷的凌雲,愣愣的看著雲峰。

這時,方陽感覺到了,自己頸椎最底部,真正的異變開始了,長出了東西。

毛茸茸的,很是古怪。

只不過,這東西剛一長出,便是急劇的吸收方陽體內的能量,能量沒了,便強行剝奪方陽血肉、細胞中所蘊含的能量。

霎那間,方陽的臉色變得慘白。

過了片刻。

就是那些圍觀的人們,都是可以看出,方陽像是日暮西山一般,到了油盡燈枯的程度。


血肉中、細胞中,所蘊含的能量被不斷的吸取著。而那破蠶而出的玩意,卻是如同一個黑洞,不斷的吞吸著,一點一滴都不放過。

肌肉似乎變得有些乾涸,都萎縮了。

「雲峰,能不能幫我把那個包裹丟過來。」


很多人的愣住了,這個聲音,真的是方陽的嗎?

聲音很沙啞,像是如同一個油盡燈枯的老人一般。

雲峰很明顯的一愣,隨後,他還是將包裹扔了出去。

雲峰扔的還好,倒是挺準的。而方陽,他費力的伸出手,吃力的將其接住。就好像,這一個動作就用盡了他的力量。

在將包裹扔出后,朱立便是迅速出現在雲峰的身前,嘴角掀起一抹獰笑。

「竟然敢背叛我們,真是自找死路。既然你選擇了這樣,那我就成全你,送你們一起去地獄。」

朱立的一拳,砸在了雲峰的肚子上,一股恐怖的衝擊力將雲峰掀飛出去。


「噗嗤!」

雲峰嘴中鮮血湧出,重重的摔倒在地。

隨著雲峰倒飛出去,之前被打成重傷的徐非,也是倒了下去,龐大的身軀,將地面震得抖了抖。

「雲峰!」

凌雲已經掙扎著站了起來,他怒吼著。

雲峰的實力本來就比較弱,不過二級武者,而且連龍元都沒有領悟,在朱立的一擊之下,怕是連擤鼻涕的力氣都沒有了。

而這時,方陽卻不顧得其他了,若是不能再吸收一些能量,他的身體就要被抽幹了。

於是,他做了一個決定。

將包裹打開,從中拿出一顆晶瑩透亮的蛋,張開嘴巴,拚命的咬了下去。

咔嚓!

一股清香飄蕩而出,跟那白蛇的清香相差不多。

咕嚕!咕嚕!

其中的蛋清和蛋黃,閃發著熒光,進了方陽的胃。今天第二更,苦瓜送上,求推薦,求收藏! 蛇蛋中散發出的清香,讓得不少人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

這白蛇蛋還未孵化出來時,便只是一股能量,而這一股能量是完全純凈的,可以供人吸收。

吃下蛇蛋,很快,方陽臉上痛苦的表情便是消失了,那一股吸力,已經轉到了那注入體內的龐大能量上。

漸漸的,方陽的面色再度變得紅潤。那蛇蛋中獲取的能量,不止夠那異變的頸椎吸收,更是滋潤著方陽的身體,一股股柔和的力量,注入方陽的血肉、細胞之中,恢復著剛才的損耗。

而且,就是那消耗殆盡的龍元,也在緩慢的恢復中,那力量,也一樣在恢復。

方陽的股間,那褲子處,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鼓脹了起來,就好像,有著什麼東西要出現。

而這個時候,朱立已經將雲峰打倒,準備再前進,將方陽徹底消滅。

在方陽吃下那顆蛋后,朱立便是感覺到不妙,在那顆蛋中,他感覺到很強大的能量。

這是當然,這蛋可是一條蛻過一次皮的白蛇所產下的。


「遲則生變,得趕快解決掉他。」

想到這裡,朱立腳下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看著朱立衝來,方陽眼中閃過一抹不甘。他想要戰鬥,他的血液在沸騰,可是,他卻無法行動,他的身體好像被什麼東西囚禁住了,絲毫無法移動。

本來,應該是他站在最前沿的,而現在,卻是一個一個人,為了保護自己,而倒在了地上。

方陽的心中,有著一股火焰在燃燒。

「去死吧。」

朱立用出了招牌式的手爪,欲刺穿方陽的胸膛。

這個時候,一個滿身鮮血的人,出現在了朱立的身後。

「我還沒倒下呢!」

凌雲用雙手,從背後,將朱立死死的抱著,不讓他繼續前進。

「要傷害方陽,先過我這關!」

「滾蛋,快給我放手。」朱立怒喝一聲。

隨後,他豎起肘子,猛的揮下。

嘭!

雖然被抓著,朱立無法使用全力,但那一肘子還是不容小視的。

頓時,凌雲的嘴角便是有著鮮血湧出,但是,他的雙手依舊沒有鬆開,反倒越加的緊。

「放手,你想死嗎?快給我放手!」

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