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人好像挺有本事的,可千萬別輸了啊!”一旁站立的春嬌,此時心中暗暗爲自己新主人祈禱,雖然與沐秋雪接觸的時間不長,但她感到這位主人雖然表面冷淡,但心地很好,對她也很照顧,她自然不會胳膊肘往外拐。

不知怎的,春嬌看着臺上的陸雲鵬,不由想起了前幾日的徐灼,當時徐灼幫了她,她答應在二小姐面前推薦徐灼,出戰比武,後來她也確實提了此事,只不過二小姐並未採納她的意見,而是選中了在外面遇到的一位高手——陸雲鵬。

“我當時也真是的,怎麼就聽信了徐哥的話?他雖然實力不錯,但是這種比武,他還是差的太遠了,再說,二小姐畢竟是天武學院的天才,她看中的人不會有錯的!”想到此處,春嬌心中有些慶幸,幸好二小姐慧眼識人,沒有答應讓徐灼出戰,否則她豈非把自家主人害了……

她真不敢想象,此時上臺的如果是徐灼,會是多麼可笑的一幕。

心中對陸雲鵬多了些自信,春嬌心裏也踏實了些,集中精神靜靜觀戰。

比武臺上,人高馬大的魏東已從肩頭取下那柄大斧,邁大步走向陸雲鵬。這魏東極爲強壯,手提大斧,赤着的上身隨着邁出每一步,身上肌肉都隨之起伏隆起,充滿了很強的視覺衝擊力,讓人毫不懷疑這副身軀能爆發出的巨大能量。

“嘿嘿,我的大斧可是許久沒有嘗過血的滋味了!”魏東眼中閃爍着殘忍的光芒,看那陸雲鵬,如同待宰羔羊一般。

見此情景,臺下的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替陸雲鵬擔心起來。

不過陸雲鵬卻似乎對魏東的強勢渾然不覺,仍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一雙虎目牢牢鎖定了對方。

“爹爹加油!”人羣中一個稚嫩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衆人看去,原來是一個年約五六歲、身穿紅色衣裙的小女孩,正揮舞着小拳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臺上的陸雲鵬,一臉崇拜。

陸雲鵬看了自己女兒一眼,並未說話,但眼底卻是流出一絲溫柔之色。其實這次他肯上臺比武,很大一部分是因爲自己女兒。

“有意思!”魏東看看這對父女,不由嘴角露出一絲獰笑,“那就在你女兒面前,殺了你!”

轟~!

魏東不僅身體壯的很,而且一動起來,速度也驚人的快!整個人如同一個大炮彈一般,直直的撞向陸雲鵬,身後留下一串模糊殘影。

陸雲鵬一雙劍眉微微一蹙,手中鬼頭大刀猛然發動,夾裹着凜冽狂風迎了上去!

巨斧對大刀,衆人看着都心驚!

咔~!

一聲巨響,巨斧與鬼頭大刀撞擊在一起,震得衆人耳膜嗡嗡直響!甚至於連那擂臺,也似乎都爲之一震。

一擊之後,陸雲鵬和魏東各自倒退兩步,目光中都帶着一絲凝重。兩人都意識到,他們這次是遇到了對手!

兩人同時大吼一聲,再次鬥在一處。

咔!咔!咔!……

巨斧和鬼頭大刀不時撞擊在一處,發出一串串火花,刺耳的撞擊聲讓不少人捂住了耳朵。兩人的招式越來越快,越來越猛,打鬥蕩起陣陣氣浪,將地面上的塵土也被捲了起來,一些碎石直接掀飛出去,砸入人羣。

不少膽子小些的,嚇得臉色發白,連連倒退。

“爹爹好棒,爹爹加油!”紅裙女孩卻是拍着小手,興奮的爲自己父親加油助威,絲毫沒有害怕之意。

“小孩子,一點安全意識都沒有。”一名膽怯後退的男子,紅着臉嘀咕着。

不知是不是自己女兒的鼓勵起了作用,陸雲鵬果然愈戰愈勇,鬼頭大刀一招比一招快,一招比一招狠,很快將魏東壓制。

看臺上,蘇絳雪見此情況,不由眉頭微蹙,緩緩起身,一雙鳳目帶着慍怒,直視擂臺上的陸雲鵬。

咔~!擂臺上,魏東大斧橫掃,將陸雲鵬逼退,眼角餘光撇過看臺上,見到蘇絳雪的陰沉表情,不由得面色一變,緊接着露出狠戾之色。

“奔雷斧!”

魏東大吼一聲,手中巨斧拖地,大跨步衝了上去。

鋒利的斧刃在地上劃過一串火花,自下而上轟然出擊,斧尖如野牛犄角一般朝陸雲鵬胯下狠狠剔出!

陸雲鵬身子一側,鬼頭大刀正要擊出,卻忽見在魏東巨斧的頂端尖頂部位噴出一團青色粉末,朝他臉上噴來。

陸雲鵬忙收刀撤身,但青色粉末仍是噴到他臉上一些,頓時雙目一陣火辣辣的痛,讓陸雲鵬心中一驚。

這青色粉末,顯然是有毒!

“去死!”魏東面色一喜,此時也不顧別人是什麼反應,大斧一掄,朝陸雲鵬頸部狠狠削去!

此時陸雲鵬雙眼已經無法視物,僅能憑藉聽力辨別敵人的方位,招式,他聽到勁風呼嘯,立刻舉刀招架!

豈料魏東卻嘿嘿一笑,大斧一側,斧頭部位狠狠撞在陸雲鵬胸口,後者悶哼一聲,連連倒退數步,鬼頭大刀一翻刺入地面,撐住了身體。

“去死!”魏東大吼一聲,爆裂衝擊,大斧連連劈砍,毫不留情!陸雲鵬雖然勉強抵擋了攻擊,但卻是屢屢出現險情,

“媽的,這是不是有點無恥了?”人羣中,有人忍不住嘀咕道。

這一句話說出,立刻得到不少人的贊同,紛紛低聲議論起來,大部分都是指責魏東的卑劣行徑,不過他們也不過是說說而已,沒人敢當場公然指責,否則若是被蘇絳雪這女人惦記上,就等着被抽筋撥皮吧!

“爹爹……一定要贏……”紅裙女孩看着自己父親受傷被打,心中大爲心疼,不過她卻很是堅強的抿着小嘴,一言不發,眼珠在眼眶裏打轉,只是始終沒掉出來。

噗!噗!

臺上,魏東的斧刃如同狂風,已將陸雲鵬身上割裂出幾道血口。照此下去,用不了一時半刻,陸雲鵬就要喪命當場!

“我說裁判,魏東這是不是有些犯規了?”人羣中,不知是誰喊了一句。

青袍管事一怔,認真想了想,隨即冷聲道:“既然是生死決鬥,自然是不限制用什麼方法了,只要能打敗對方,就可以!”

“不要臉!”

“真是無恥!”

立刻有人表示不滿。

“是誰,誰不服給我站出來!”青袍管事不僅惱羞成怒,惡狠狠瞪着人羣中。他這樣一來,果然沒人在吭聲了。畢竟再不忿,抱不平,也沒人敢當這個出頭鳥。

“這樣下去,陸雲鵬非輸不可!”徐灼此時也是擔心,但是他又不能跑上去幫手,只能暗暗着急,一時間也想不出好辦法。

“魏東這樣做,未免有些卑鄙了!”看臺上,沐秋雪皺眉道。

蘇絳雪淡淡笑道,“生死決戰,本就是瞬息萬變,虛虛實實,魏東算不得犯規,是那陸雲鵬大意了。”

沐秋雪還要說什麼,此時臺上卻是戰況再變。

嘭~!

一聲悶響,陸雲鵬被魏東一斧震飛,重重跌落在地。

“敢和唐府作對,只有死!”魏東面部肌肉扭曲起來,雙目帶着嗜血光芒,大踏步飛奔過來,掄圓了斧子就要砸。

“壞蛋,不許打我爹爹!”誰也沒注意,紅裙小女孩不知何時爬上了擂臺,手中捏着一塊小石頭,瞪圓了大眼睛怒衝衝跑向魏東。

“孩子快回來!”

“危險,別往前跑了!”有人忍不住大喊。

而看臺上的沐秋雪也緊張的站了起來。

小女孩已跑到了魏東近前,奮力將小石頭一扔,擊中了魏東的臉上,隨即“啪嗒!”一聲掉在地上。

不過這對皮糙肉厚的魏東來說,無異於撓癢癢。

“小丫頭,你不該上來的!”魏東此時早已兇性大發,哪裏管對方是什麼人,見紅裙女孩跑過來,擡手大斧就掃了過去。

“魏東你敢!”陸雲鵬聽到自己女兒上臺,心中大急,睚眥欲裂!只是他此時雙目不能視物,身體又受傷,一時間也無法救自己女兒。

“住手!”看臺上,沐秋雪縱身躍下。

如今已是九階武徒的沐秋雪,其實力自然了得,從看臺上躍下,如同一陣清風一般,瞬間到了看臺上!

只不過她速度再快,畢竟距離還是遠了些,快不過魏東的大斧!

“晚了!”魏東面目猙獰,大斧直奔紅裙女孩嬌小身軀劈去。

有人已經不忍再看,把頭扭向了一旁。

正在此時——

刷~!

一道人影閃過,一把抱住紅裙女孩,就地滾了出去,幾乎同一時間,大斧緊隨而至,咔嚓一聲劈入地面。

緊接着,沐秋雪也已到了擂臺上。她見紅裙女孩被人所救,不由面色一鬆。

“什麼人!”

魏東惡狠狠擡頭看去,只見一身穿斗篷的人正抱着紅裙女孩,從地上爬起。

“老大,那人怎麼有些眼熟?”人羣中,丁小強盯着身穿斗篷的人,手摸下巴,努力思索。

“老實看比賽,少說話!”韓冰口中說道,眼中卻有一絲訝異。


擂臺上。

“小妹妹,你沒事吧?”斗篷人抱着小女孩,問道。

“你不讓芸兒救爹爹,你也是壞人!”紅裙女孩一臉義憤,從口袋裏又摸出一塊小石頭,“啪嗒~”一下砸在斗篷人的臉上。

身穿斗篷的人不由呆愣,似乎有些尷尬。

“芸兒……大哥哥是在救你!”陸雲鵬忽然喊道。雖然因爲眼睛被迷,看不清剛纔的一幕,但以他的經驗,加上聽音辨位,應該是有人救了自己女兒,躲過魏東的致命一擊。

而自己女兒顯然是誤會了她的救命恩人。

聽了父親的話,紅裙女孩小臉一僵,定定看着斗篷人,不說話了。

顯然,突轉的劇情讓她有些適應不過來了。

“不客氣……”斗篷人悻悻的放下小女孩。

咚咚咚咚……

魏東惡煞一般朝斗篷人走來,“小子,既然你要逞英雄,那我就先宰了你!”

斗篷人扭頭轉向魏東,“連孩子都殺的渣滓,沒資格活在世上!”

冰寒而堅定的聲音,似乎視魏東如螻蟻一般,要殺,不過舉手之勞。

衆人人聽着,都是心中一凜!連魏東的腳步,也不由得頓了一頓。

“這人是誰?沒聽說唐府有這樣一號人物?”臺下已有人議論開了。

“帶着斗篷,也看不清啊……”

“應該不是唐府的人吧!”

“娘,這人是誰?”看臺上,唐楚城不由眉頭緊皺,今天這斗篷人的出現,有些出乎他們的預計了。


“不管是誰,也改變不了今天的結果!”蘇絳雪目光冷森。

正當魏東與斗篷人要動手之際,忽然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

“這一局,不必再打……是我輸了!” 說話的正是沐秋雪。


認輸了?魏東聞言,不由悻悻的放下了大斧,不過他也明白,今天殺不殺陸雲鵬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一定要贏!顯然,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