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表情徹底麻木了。

一個個靜靜地看著屏幕,感覺三觀已經徹底崩潰了。

鍾老,楊老,陳老等人在看的時候,手中的筆在檯面的紙張上,瘋狂的筆畫,進行各種驗算。

他們不時地搖了搖頭,眼神中布滿各種不可能的神情。

鍾老腦海中浮現出那個年輕人說的那一套理論,雖然記得不是很全,但是從這些理論中,找出一點向關聯的信息。

他現在非常懊惱了,當時為什麼不用心記一下,不然現在說不能夠推測出一點端倪。

突然,狙擊槍槍口,射出一道亮眼的光柱,畫面抖動了一下,整個屏幕化為雪花,瞬間又恢復了正常。

這是無人機遭遇強烈的磁暴干擾,導致傳送信號出現短暫的紊亂。

隨著光柱的亮起,畫面再次變得清晰起來。

鍾老等人臉上再次露出驚訝表情。

這把狙擊槍竟然還能影響磁場的波動?這得釋放出多大的能量!

此時,畫面中,站在年輕人身後,準備射擊的武裝分子,全身好像麻痹,無法動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這把狙擊槍還能影響到人體的行動?」

「這……」

再次有老科學激動的站起來,愣愣的說不出話。

這個時候,年輕人猛然轉身,槍口一抬,狙擊槍口火舌閃爍。

遠在假山後面的武裝分子,腦袋飆出血雨!

「又打中了?」

「他有瞄準了嗎?」

「絕對沒有!你見過狙擊槍在1秒內,完成兩次射擊,並且都是一槍爆頭的?」

「這款槍械到底是怎麼設計的?完全違背了槍械的製作原理!」

「老夥計,掐我一下,我的眼睛是不是出現幻覺了?」

「……」

好幾個老專家相互掐了一下,發現自己不是做夢。

趙冰激動的盯著畫面,手中的筆在不斷的在紙張筆畫。

要是有人過來看她寫的東西,會吃驚的發現,竟然是這把狙擊槍的外形構造,在對應的部分還標註各種材料的代號。

當初,陳凌和趙冰說這些材料的時候,沒什麼理解,可是當狙擊槍體現出的射擊性能時,她明白了。

「這傢伙是個天才!」

當視頻播放到這時,戰鬥已經進入了尾聲。

支援的特種兵已經進入潛入莊園,控制住場面。

甚至在大廳內部也採取了監控,只要將大廳內的頭目幹掉,這次行動便徹底結束。

當陳凌再次舉起狙擊槍時,除了空中的無人機拍攝,還有特種兵佩戴的戰場記錄儀和仿生蜜蜂,全方位的進行錄製。

把他整個射擊過程全部記錄下,並且還有了聲音。

這次現場更加震撼!

嘭!

陳凌手中的狙擊槍發出沉悶的一聲槍響,槍口火焰噴出。

這次槍口噴出的火焰與前面幾次完全不一樣,變成一種淡藍色。

叮!

子彈穿過玻璃,沒有像普通子彈那樣將玻璃打碎,而是留下一個的小洞!

切口非常的平整,像是用金剛鑽切割一般,沒有一點碎渣。

畫面迅速切換,大廳內躲避在人質後面的頭目,頭部再次像熟透的西瓜一樣爆開,鮮血四處飛濺。

被他劫持的女人質發出驚恐的尖叫。

下一刻,紅線標註的彈道出現,從子彈射出槍口開始,到擊穿玻璃,再到目標的整條彈道路線。

一名老教授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眉頭鎖緊,兩隻手指捏著太陽穴,喃喃自語:「怎麼做到的,這是什麼槍?」

「這種違背物理學原理的槍械,不是只有在科幻電影里才會出現?搞不懂,搞不懂!」

他在槍械研究了大半輩子,可是何種匪夷所思的槍械,自己連最基本的原理都沒有一點頭緒。

這名老教授旁邊的另外一名教授面色雖然沉穩,可是眼珠子都瞪大了。

因為在剛剛結束的射擊畫面,屏幕上模擬的紅線彈道軌跡靈活的繞過人質的縫隙,延伸到被控制的人質前面,突然抬高,然後一個急轉,刺入匪徒的腦袋。

如果一定要形容這一幕,只能說是這顆子彈已經擁有生命! 陳嘯空的咆哮,如雷聲滾滾,震破蒼穹!

許望峰,腦袋都快炸了,一個顫抖,急忙向後的退了兩步。

隨後,愣愣的看了一眼葉臨天,顫巍巍的說道:「陳閻王,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許望峰,心有似有萬馬奔騰,恨不得把葉臨天千刀萬剮,放進油鍋!

他百思不得其解!

為什麼,陳嘯空會對一個廢物如此恭敬!

青洲陳閻王,高傲在上,無人敢惹,怎麼會輕易彎下自己的腰桿!

這裡面,一定有什麼內情!

陳嘯空冷哼了一聲,並沒有回答,識趣的站到了葉臨天的身旁!

現場鴉雀無聲,死一樣的寂靜!

這可是青洲陳閻王,跺跺腳,就能引發青洲大地震!

無人敢惹的存在。

誰敢在這個風頭浪尖,陳閻王動怒,無異於在找死!

葉臨天一步向前,徑直的走到許望峰的面前,望著戰戰兢兢,臉色複雜的他,淡然說道:

「我之前提的那兩個條件,考慮的怎麼樣了?」

許望峰心裡咯噔一下,臉上浮現出陣陣陰寒。

「葉臨天,那兩個條件,許家絕對不會答應!」

「錦繡莊園內那棟,豪華至尊別墅,是你主動購買的,白紙黑字,合同加持,就算是到了司法局也沒用!」

「我們許家的商品,明碼標價,高出市場價又如何,這是市場監督局的事,和你有什麼關係?」

「年輕人,奉勸你不要多管閑事。」

說完這些話,許望峰看了一眼旁邊的陳嘯空,硬著頭皮說道:

「即便陳閻王在此,我也是這個態度,絕不更改。」

聞言,陳嘯空瞬間炸了,一腳把許望峰踹翻在地,怒吼一聲:

「許望峰,你不想活了嗎?」

許望峰一個踉蹌,磕在了地上,許子成急忙跑上去,扶起了他。

「陳閻王,我敬你是個梟雄,不敢在您的面前造次!」

「但是,這裡是我們許家的地盤,是我許家的私事,你貿然出手,撕破臉,就別怪許家不給您面子了!」

許望峰整理了一下西裝,大手一揮,接著身後的幾十個打手,迅速走向前來,把陳嘯空的人團團圍住。

陳嘯空並沒有帶太多打手,只是選擇了十幾個精銳,以為可以震懾到許家。

沒想到,許望峰是個硬骨氣,不見棺材不落淚!

「許望峰,你是想跟我動手?」

聞言,許望峰冷哼了一聲,整理了一下衣領,淡然說道:

「陳閻王,我勸您不要淌這趟渾水,雖然我不知道,您和葉臨天有什麼淵源,不過,這個葉臨天的底細,我是一清二楚!」

「一個,五年前滅族的喪家之犬!」

聞言,陳嘯空怒不可遏,剛想揮手的時候,卻被葉臨天制止了。

而後,葉臨天一步踏出,冷冷的說道:

「許家,我已經詳細調查過了,青洲,不是許家的天下,你不過是仗著在物價局有些勢力罷了,既然如此,我會讓你在五分鐘內,見到他們,並失去所有依仗。」

五分鐘?

許望峰眉頭一皺,一臉震驚的問道。

。 看樣子,南千秋好像產生了一些什麼奇奇怪怪的誤會…

黎歌在一旁看着,感覺有些微妙,所以就沒有多說話。

而飯吃到最後,南千秋似乎想起了什麼,低聲問向黎歌:「黎歌先生,龍之淚,還在你哪兒嗎?」

「已經沒了。」

黎歌不知道南千秋問這個的意圖,所以只能給出一個否認的答案:「我用那玩意兒把赤龍從棉尾城帶出來后,為了脫身,我只能將龍之淚拋棄。」

「原來如此…這樣也好,不是壞事兒。龍之淚留在身上,懷璧其罪。」南千秋點了點頭,「要是龍之國的人誤以為是兔之國盜取了龍之淚,跟蛇之國聯合對付鼠兔聯盟,那就糟了。」

龍之國…

黎歌對龍之國的情感有些複雜。雖然說,當年他知道龍之聖獸是出了特殊的問題,但在事實上看,他依舊是賜予了他那一國的人力量,而將寶鳶所在的國家給滅了。

討厭嗎?

也還好…

仇恨嗎?

不至於…

喜歡?

那倒是不可能的…

反正從民間的反饋來看,龍之國的人給別人的印象是比較暴躁的那種,一言不合就動手,也不知道是不是五千年前的歷史遺留問題。

不過不管怎麼說,龍之淚現在的能量已經全部耗完了,連一丁點氣息都沒有留下,原本一顆血紅色的圓形結晶體,現在變成了完全透明的白色晶體,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把龍之淚放在龍之國人的面前,他們估計也認不出來。

黎歌在南家待了大半天的樣子,因為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間也不長,對這個世界的生活之類的事情也沒有太多的了解,所以哪怕是南千秋想跟黎歌聊些什麼,黎歌也接不上來…

這樣一來,下午的聊天就比較尷尬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黎歌自然也不會坐太久,下午跟南千秋道過別後,便返回了獵人聯盟的分部。

開始準備第二天的入學。

……

黎歌在返回了獵人聯盟之後,第一時間便來到了前台。

前台小姐見黎歌到來,禮貌的詢問道:「先生,請問有什麼業務需要辦理?」

「我有一個委託,想要拜託你們發佈一下,可以嗎?」黎歌問道,「而且這個任務分佈的內容比較廣。」

「關於任務難度的話,會有專人幫忙提交和審核的,請稍等…」前台先是簡單的幫黎歌登記了一下,隨即按了一個不知道什麼按鈕,便有一名青年人走了出來。

那名青年身着乾淨的黑色制服,帶着文件夾來到黎歌面前,說道:「請問,是這位先生需要委託任務嗎?」

「是。」

「請跟我來…」

青年將黎歌帶到了一個小房間內,對黎歌說道:「先生請坐…我是專門負責審核委託任務的,這個房間完全隔音,先生可以說一下需要委託的內容了。」

黎歌坐了下來,稍微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我需要委託你們,幫我尋找魔力生物的個體。」

「特殊個體?」青年問道。

黎歌搖了搖頭:「普通個體。所有魔力生物的個體,各要一隻,最好是活體,屍體也行,但必須要新鮮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