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妖怪一聽張玄怒斥,其中就有蠍子精和蛇精,那可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哇呀一聲各自施展手段,毒鉤、黑煙鋪面而來。

張玄見狀也不躲避,右手往前面一晃,飛出數枚鐲子砸將過去,一下彈開了襲來攻擊之勢不說,還挨個賞賜了一枚腦瓜崩。

「你們傻還是我傻,也不看看自己的體型,跟我斗。」

原來這些妖怪剛出鎮妖塔,體型全部是袖珍模樣,高不過一尺,一身法力百不足一,又怎麼會是張玄這個法力充足之人對手,全都被鐲子砸的昏昏沉沉的,倒在地上呻吟不起。

見狀張玄神念一動,化出靈氣手掌挨個將其扔回塔中,共計九隻妖魔,有蠍子、金蛇、蜘蛛、三個只有頭的石怪、一隻蠶、一隻雞,還有自己剛才帶來的一隻魔手。

待到妖魔全部進入妖塔之中,張玄仔細觀察了一下鎮妖塔發現沒什麼問題,應該是巧合。不過剛才的那聲響聲就奇怪了,轉過頭張玄就看見百里之外冒起一朵蘑菇雲,好像是長城方向。

夭壽啊!是哪個二貨在那邊放大伊萬啊,百里的距離都被影響到了,急忙過去查看。

化作虹光,沿途具是破碎之山峰,斷裂的大樹。

張玄心中萬幸這當初立塔之時就有眼光,離著長城百里,中間又有數座高山阻攔,這才沒有波及到鎮妖塔,不然裡面可是關壓著近四十頭大妖,放出來還不得鬧得天翻地覆。同時也是對長城方向感到好奇,要知道如此大的威力難道是妖族違約了,又大舉來犯。

遁光速度很快,一息時間張玄就來到了事發之地,只見原本的長城之地,出現了一個直徑五里的巨大坑洞,中心正冒著無邊火煞之氣,而天上的蘑菇雲也緩緩升空。神念發散出去,在感知範圍里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也就意味著至少在直徑三十里之內沒有半點生機,不管是妖也好,是人也罷,在災難來臨的一瞬間無人生還。

數道流光襲來,落於坑洞面前,神色都不是太好。

駐立在人妖兩族之間的長城消失了一節五里距離,這下所有人心中都已經接近瘋狂了。四百年前三位妖王才打出百米寬的孔洞,現在直接變為了六七里之地。

即使是再強大的法陣節點被打斷了那麼大一節也要廢了。

更麻煩的是長城本就是建立在地脈之上,如今缺少那麼大一塊,後果可想而知。這地下壓著的可是數萬年的地煞,如今找到一個突破口,那還不是噴涌而出。只見火煞之氣立即噴涌而出,原本邊上的城牆先是被爆炸動搖,現在是開始解體,一塊又一塊三尺見方的石頭往下塌陷。

「諸位,先幫忙止住塌陷,不然一切都成夢幻泡影了。」話音落下,王猙立即化為數丈武神真身飛到長城一邊順著塌陷方向一腳踩踏進去,爆發出無邊神力將陣法延遲了下來。

邊上之人也是趕忙化身幫忙,集合在場之人的所有能力才止住法陣開始破裂,但無奈的情況發生,第二次爆炸很快來臨。

原本插在長城之上的旗幡開始接連爆炸起來,這旗幡本是用來匯聚人氣的,軍方作戰全靠此物調動,如今發生爆炸那後果可想而知。只見城牆之上旗幡不斷順著斷口方向炸裂而去,威力雖說不大,但是沒了人道之力鎮守,那後果可想而知。

凡人根本承受不住,就連修士也受到不少傷,可謂是烽火過處,無物不傷。

更麻煩的是原本屏障之上高掛的免戰牌此刻消失了。

妖族領地

黑熊妖王感知到有動靜傳來,只見先是長城上方的人道氣運頓時消失一空,原本高掛的免戰牌也消失不見,這下情況立即懸乎起來。

「怎的,人族這是想耍無賴啊,還不到半個時辰就敢毀約,那既然如此,就不能怪兄弟們不講情面了。」

妖王起身,一身氣勢鋪張開來,一頭數百丈黑熊虛影出現在其身後。

「小的們,既然人族無諾,那就怪不得我們不講道義了,小鑽風,給本大王擂鼓,明日清晨之時我等要到那泉元城,看看那泉水是否真的是那般寶貴,剋制了我們妖族的東西就不該存在。」

「大哥,情況恐怕不妥,還請不要忘記我們的任務。」

「唉,三弟,如今之際乃是天賜良機,如果這我們都不攻過去,那才更引得懷疑。」說道此處,灰蟒妖王扭了扭脖子,往天空猛地吐出一道灰色流光在天空爆裂開來。

數百里的群山之中,三大妖王和二十七位妖王見此一幕,立即大笑出聲。

嗚~嗚!

號角聲音響起,更多的妖族往長城方向猛衝出去,這次是全部兵力,浩浩蕩蕩的黑色潮汐席捲而來,數量已經多到不可估算,天空妖雲如有吞天之功般飛速而來。

長城之上,眾人見此一幕自然猜到了什麼。

王猙直接噴出一口神血,看向洛邑方向,眼中閃過神光一下就注視到了千里之外。

此時的姬易和姬天化正乘坐著耀火烏艦往洛邑而趕,突然風雲突變,空中電閃雷鳴,只見空中出現一隻巨大眼睛。

「你二人犯下如此滔天罪孽,還想往哪裡去,給我死來。」

眼睛中閃過黑色雷霆,朝著船艦襲來。

「不好,合道了,易兒快將天子印璽拿來。」姬天化見此一幕,自然知道不好,合道之後可是擁有堪比聖級力量的,嘴上說著叫拿印璽,手中卻一點不客氣,將姬易直接拉了起來擋在了身前。

黑色雷霆襲來,擊打在姬易身上,姬易甚至都沒來得及反應,頓時消散於天地之中,只留下一些破碎靈寶和一枚散發人王之氣的印璽。姬天化一把撈起印璽,對著其中狂輸神力,大聲呵斥到:

「天子印璽在此,王猙你想以下犯上不成。」

印璽之中,一條萬丈金鱗紅鬃五爪真龍出現,盤旋在耀火烏艦上空對著巨眼咆哮一聲,隨即一個擺尾擊打在巨眼之上。

巨眼受到撞擊,頓時天地開始搖晃起來,只見一道人影浮現,正是王猙,不過卻沒有半點感情,看著金色真龍,用手一指。真龍立即悲鳴一聲消失不見,而王猙在指完這一指后立即消散開來。

洛邑,原本昏迷的天子身上突然竄出一條金龍,不過金龍神色萎靡,朝著上方天空悲鳴一聲。天子原本蒼白的臉色朝著灰暗而去,頓時起身大吐一口瘀血,清醒了過來。

洛邑宗祠之內,象徵十三州之中的嶺州之地突然炸裂開來。整個王庭之內的鐘聲響了起來,悲鳴不已。有人隕落了,一個是王子,一個是大武神。

長城之上,眾人看著王猙神光消散,一種悲傷氣息瀰漫開來,那是屬於合道之後的氣息,幾個萬夫長一下痛哭出聲,他們的支柱倒了,嶺州也完了,家也沒了。

在場幾位宗主也是面色難看,雙眼無神,看著對面衝過來的妖族,直接一個轉身就撲了過去,這下還有什麼意思,長城毀了,妖族能長驅直入,他們的宗門也抵擋不住,飛升希望斷絕,還不如拼了,至於不能以大欺小的規矩去他嗎的,不管了。

見五位宗主出手,邊上三十多位宗師級修士也是各自亮出靈寶,朝著前方轟擊而去。

見眾人如此,張玄師兄弟幾人也各自將靈寶對準了來犯妖族。

燕正身影一晃,出現三道人影朝著前面襲去,手中靈寶大放靈光,所到之地好似龍捲過境,不管是精怪還是妖怪,統統被卷了起來消失在原地。

嬴暮秋這邊則是將庚金旗一展,數百道三丈來長庚金刀刃飛出,往鋪面而來的各種妖族殺去,同時身後浮現萬道劍影,蓄勢待發。

夏清雅這邊則更簡單,團團火焰從天上降落而下,一手持朱綾控火,一手青鸞殺敵。

張玄身邊纏繞五色雷光,懸浮著龜殼,往前一遁來到最前方將手中鐲子搖身一變化作丈許黑洞,強大吸力傳出,那些妖族根本抵抗不了,連帶著地下的煞氣與天上妖氣一一被吸附進入黑洞之中。

大修士出手,妖族自然不會讓人白白碾壓自己的小兵,百里距離對於妖王來說輕而易舉跨過,三十六位妖王,數百老妖聯手而來,對抗在場之人。

太玄飛仙 「呯!!!」

隨著一聲巨響,兩方軍陣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一起!激烈的撞擊中,『咔嚓』聲不斷響起,那是長槍不停折斷的聲音,畢竟只是些世俗凡間的兵器,哪經得起這些身著仙甲的天兵撞擊,因此紛紛折斷。

不過為了這次的大閱,這些長槍都經過特殊處理,凡是被長槍擊中的部位,都會顯示出一個紅色的印記和力道大小值,一天之內都不會脫落。當然,這個力道的大小值會被放大十倍,畢竟這些兵器經不住那麼大的力道!

而且姜陽他們身上的仙甲也會根據被擊中的部位和力道,來判定仙甲的主人是否還有戰力,是否受傷,是否死亡!

當然,這些仙甲也會根據主人自身的法力情況來決定防禦強弱,而且這個防禦能力也會在主人的法力值上縮小十倍,這樣基本上就能模擬出真正的攻擊力道了,雖然不是太準確,但也差不多夠用了!

在兩方軍陣的撞擊之中,長槍折斷之後,雙方人員很快就變成了身體的撞擊!一眾天兵開始紛紛受傷,特別是前排之人。

不巧的是,姜陽他們這一什人,正好就位於軍陣最邊緣,也就成了兩方軍陣撞擊時最先接觸到的部分,也是撞擊最激烈的地方!姜陽肉身強悍,對這樣的撞擊自然毫不畏懼,而朱烈山等什里其它人,不是出身妖族就是個個身高體壯之人,因此撞擊起來也不會吃虧。

只有伊凡例外,比起姜陽朱烈山他們來,本就身量不高的他,在經過那場與姜陽切磋的『變故』之後,就更加顯得單薄柔弱了許多。雖然其修為境界並不差,如今已是地仙中期的修為,但在肉身強度上,別說和姜陽朱烈山他們比了,就是同什里其它人一比,也要弱許多!

因此兩方軍陣一經接觸,伊凡便被撞毫無還手之力,連連後退!眼看伊凡所守軍陣之處便要被撞開,本能反應之下,姜陽一把便將其抓著拖到了自己身後,好讓後面之人頂上來。

如姜陽所料想的那樣,將伊凡拉到自己身後之後,伊凡所守的位置立即為一名身高體壯的妖族士兵所頂替,隨即便牢牢的穩住了軍陣的防線!並且還有餘力開始向前推進!

只是軍陣的防線是穩住了,被姜陽保護在身後的伊凡,心裡的防線卻是徹底崩塌了!本就對姜陽有些情不自禁的他,這會兒是真的淪陷了,滿腦子都是『他在保護我』的念頭,一股『幸福』的感覺瞬間縈繞心頭,久久不散!

若是姜陽知道他拉伊凡這一把會造成這樣的後果,不知道會不會後悔!只是這會兒的他卻是根本無暇他顧,此時他早已忘記了這只是一場對抗演練,心裡想著的只是怎麼將對方頂住,然後攻回去!

本來真正的交戰中,還會有弓弩兵等先進行遠程殺傷的,但這畢竟只是演練而已。弓弩等遠程殺傷武器卻是遠遠不如長槍兵等近身武器形成的軍陣來得壯觀!

更重要的是,如果用普通弓弩吧,根本就沒有效果;如果用和長槍那樣的方式處理吧,數量又太大,畢竟弓箭的消耗量是長槍的不能比的。所以演練中乾脆就取消了遠程打擊這一項,直接以長槍盾牌組成的軍陣硬拼了!

在將伊凡替換下去后,姜陽他們這一段的防線頓時牢固了起來,雖說沒能反推回去,卻也牢牢的穩固住了陣形!

其實在整體實力上,兩方軍陣勢均力敵,在不能下死手的情況之下,只能暫時僵持,以角力這種最為簡單直接的方式硬拼!

這種情況之下,誰能先行突破對方軍陣,誰的勝算就更大。因此在僵持了大約一柱香之後,姜陽大吼一聲,全力運行起八九玄功,奮力推著身前的『敵人』向前頂去!

隨著姜陽的全力爆發,頂在姜陽身前的人根本止不住這巨大的力量,身體在姜陽的推動下一步步向著本軍軍陣倒退而回!

隨著姜陽將身前的『敵人』推得倒退而回,對方所守位置頓時露出了一瞬間的空檔。趁著這個機會,與姜陽配合默契的風行等人立即順著這個稍縱即逝的空檔捨棄了身前的『敵人』,向著姜陽擠出來的空檔猛的撞了過去,試圖將這個空檔擴大!

雖然風行等人這一讓將自己這邊的軍陣也露出的破綻,但此時比的就量速度與反應。一邊是主動放棄,一邊是被動防守,孰優孰劣,一目了然。

果然,如姜陽預料般的那樣,在風行等人的撞擊之下,被姜陽擠出來的那個空檔只堅持了一瞬,就被徹底的撞了開來。在對方根本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姜陽一方的軍陣就順著這個撞開的空檔蜂湧而進,如刀切黃油般,順暢至極!

隨著姜陽一方軍陣的切入,對方雖然還在頑強抵抗,但大勢已去,徹底敗落只是時間的問題。就連其陣中氣勢所化巨龍此時都已經縮小不少,眼看就要撐不住猛虎的攻勢了,形勢岌岌可危!

「哈哈哈哈,老蔣,你們敗了!」此時姜陽一方軍陣之中,領兵將軍一陣哈哈大笑,暢快之極!

「哼,虎力,別高興得太早,誰勝誰敗還不一定呢!」對方軍陣領兵之人猶不肯認輸,仍在組織人馬頑強抵抗!

「那幾個帶頭衝破敵陣的小子不錯,特別是那個強行撕開敵陣的小子!」就在姜陽他們衝破敵陣的時候,城門樓止,正觀看著這場對抗演練的伊帥一行人中,一名太乙境將軍開口笑道。

「哦,本帥也看到了,天驕堂所培養的人材確實不錯,無論是實力還是心智,俱是一流,我人、妖兩族後繼有人啊!」看了眼姜陽他們所在的方向,伊帥頷首道。

「哦,原來那幾個小子是天驕堂出來的人啊,怪不得有如此實力!不知公子在哪個軍陣?」那名太乙境的將軍問道。

「就在剛才破陣的那一伙人中!」此時的伊帥也是老懷大慰,心道這小子總算成材了!

而此時身處軍陣之中的伊凡,卻是有些心不在焉。雖然其一直跟在姜陽身後向前沖,但心思去是根本就沒放在破陣之上,全都放在了姜陽身上。以至於當姜陽他們透陣而出的時候,伊凡自己都沒注意到,其身上甲胄已經桃花朵朵,被長槍所扎的血紅印記遍布全身!

「卧槽,你這是怎麼搞的,完全沒防守嗎?」作為箭頭的姜陽在透陣而出后,本打算再殺回去的,結果一轉身就看到一臉的恍惚的伊凡整個人都像是被扎透了一樣!若不是姜陽忽然反應過來這是在演練,差點都以為他快要掛了!

「我…呃,我沒防住!」伊凡一臉恍惚的答道。

「好吧,你現在已經算是陣亡了,去一邊等著吧!走,我們再殺回去!」讓伊凡離開隊伍后,姜陽帶著跟隨自己透陣而出的人馬轉身又殺了回去!

看著姜陽再一次殺回『敵』陣的威武身影,恍惚的伊凡這才回過神來,邁步就準備跟著再一次殺回去。卻被對方陣營的一名『陣亡』士兵給攔住了,「我說兄弟,你都已經陣亡了,再回去就是作弊了哈!」

「我說老大,我看『伊姑娘』是真的看上你了,剛才老朱我在後面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小子跟在你身後時,根本就沒動過手,就那麼傻乎乎的只顧盯著你,不然怎麼可能被扎那麼多次!」重新殺回對方軍陣中后,朱烈山一邊『殺敵』,一邊說道。

由於已經被穿透過了一次軍陣,當姜陽他們再一次殺回去的時候,所遇到的阻力可就比第一次時小多了,以至於朱烈山都能有精力邊打邊聊了!

「我說老朱,他那是因為被傷了下面,體內雄性激素過低,才會導致有這種想法的,是兄弟的就幫我多多打聽一下,到底有什麼辦法能夠修復神魂上的損傷,等他恢復后,也就正常了!」姜陽一邊格擋著敵人的進攻,一邊回話道。

「老大,修復神魂上的損傷太難了,反正老朱我沒聽說過。對了,啥叫雄性激素過低?」掃滅一名攔路的『敵』人後,朱烈山一臉好奇的問道。

「陰陽失調,這下懂了吧!專心破陣!」姜陽沒好氣的吼道。

見姜陽開始不耐煩起來,朱烈山趕緊開始認真殺『敵』破陣,將被罵的怨氣開始撒向『敵』人!

很快,就在姜陽一行人再一次殺透對方軍陣的時候,兩方軍陣上空,由軍陣氣勢所凝聚出來的青龍虛影也被白虎所撲滅擒殺!至此,兩方軍陣的對抗演練算是徹底結束,放無疑問,姜陽所在一方軍陣獲勝!

「怎麼樣,老蛟,這下服氣了吧!哈哈哈哈!」隨著對抗演練的結束,虎力一臉得意的哈哈大笑道。

「得意什麼,有要事咱們戰場上比個高低,這虛頭巴腦的演練算得上什麼!」對方軍陣的領兵將軍不服氣的說道。

「行,老蔣,那咱們就戰場以殺敵多少論輸贏!」虎力豪氣的應道。 「師父!妖王!狐狸大人沒死!」

不知何時跑到爆炸中心的莫白急喊。

什麼!?

一人一狐狸急沖入爆炸中心,就見莫白跪在一血糊糊的人狀物前,拼了命地朝着瓊熒輸送法力。

他身上也受了傷,後背上血糊糊的,額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滾落。

「還、還有氣……」艾九嵐哆嗦著,連着施了幾個治療類的法術。

「去、去叫三長老來!」艾九嵐哆嗦著說。

莫白咬牙應了一聲,趕忙朝外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