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周圍好像沒之前那麼冷了。”

此時三人周圍的寒氣正慢慢消散,一會兒,周圍便和普通的山林無異。

“寒氣散了,估計前面怕是發生了什麼劇變,有可能是和那巨狼有關,我估計前面有一株水屬性靈藥!那巨狼定是守護的魔獸,而現在寒氣散去,怕是那靈藥被奪走了!”藍衣青年猜測到。

“不過即使前面有什麼靈寶和我們也無緣了,以我們三人的實力就是去送死,我們還是趕緊走吧。”藍衣青年又說道

另外兩人一聽急忙點頭。

“咦,你們看,前面有人!”那懦弱青年指着前方說道。

另外兩人轉頭看去,此時那山林中一個白衣青年正慢慢走出,腳部輕逸,神色輕鬆,好像這裏不是危險的山脈而是在寒靈島一般!這白衣青年樣貌俊逸,眉宇間透露出強大的自信,眼中更是不時有藍光閃爍。

當然,最爲顯眼的是這藍衣青年身旁跟着一隻白毛狗,白毛狗搖晃着尾巴,邁着輕緩的步子,而那暗金色的雙眸正掃視着周圍。 “這人是誰?竟然從裏面出來,實力怕是不弱!”灰衣青年說道。

“不如我們前去與他談論一番,要不要一同闖出這山脈,這林子太過危險,多個人也安全一些,你們說呢?”那性格懦弱些的青年說道。

白衣青年從山林中慢慢走來,此時不是葉影又是何人?

這段時間葉影一直在雪脈那巖洞中參悟寒冰之意,現在對於寒冰之意的領悟與之前相比可謂是大幅上升,而那龍角葉影不僅發現了其中存在的寒冰之意的領悟,還發現了另一個作用,兵器!

這龍角身爲尊級魔獸冰霜血龍的最爲珍貴的一部分自然是堅硬無比,不但如此,龍角中自身蘊含的大量寒氣同樣是一個極佳的攻擊手段,若是配合起葉影寒冰之意的領悟使用起來威力絕對大得離譜!雖然葉影現在沒有試過其威力,但相信定然不會讓自己失望!

將龍角祭煉的幾天後,現在的葉影已經可以的如意的控制了,控制其大小當然是第一步,當時雷古將龍角交給葉影之時便與龍角本來的大小不一,現在的葉影也可以如意的控制其大小,當龍角化爲銀雪劍般大時可將其當做骨劍來使用,雖然稍有些彆扭,但影響不大。

不過現在最爲頭疼的便是龍角的使用了,龍角雖然威力極大,但俗話說財不外露,這龍角只要是眼尖之人都可看出其價值,更何況龍角的主人那冰霜血龍龍彬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呢?之後若是被他知道龍角在葉影手中,那可就慘了,所以這龍角如今只能當底牌使用。

葉影向着前方走去,目光看向前方那三個青年,略微露出一絲詫異,三個連宗級都沒有達到的傢伙竟然闖到了這裏?

“大哥,這三個傢伙剛剛我碰到過,應該是無意中闖到這裏的,這三個人可真是膽子不小,這麼點實力也敢闖到這裏,真不知道爲何他們到現在還沒死,剛剛我還嚇了他們一回,其中一個都被嚇暈了,真是笑死我了!”小金人性化的露出了笑容,還齜了齜牙。

“我們要不要去打個招呼?這人應該也是我們寒靈湖之人,或許我們可以讓他和我們一同回寒靈湖。”那懦弱青年對着另外兩人輕聲問道。

“就我們三人確實太危險了,不過我們也小心點,雖然他應該也是寒靈湖之人,但這裏畢竟沒有外人,萬一他起了殺心,我們不能不防!”藍衣青年說道。

“嗯!”其他兩人接點了點頭。

“這位兄弟,沒想到你竟然自身闖入這暗影山脈,果然是厲害啊,不過這山脈危險無比,不知兄弟是否是要回寒靈湖,如若如此,我們可以一同前往,也好相互之間有個照應。”藍衣青年上前禮貌的問道。

葉影一聽擡頭仔細看了看眼前三人。

此時的小金早已露出了無語的表情,靈魂傳音道:“大哥,這幾個傢伙還真是不要臉,就他們幾個還相互照應?我們哪裏用的着他們的照應,不用我們保護他們就萬事大吉咯。”

小金說完,擡起頭,暗金色的眸子看了看眼前三人。

小金的暗金色的眸子讓三人心中莫名一窒,如同被什麼絕世猛獸盯上了一般,但又好像是錯覺,眼前這隻明明看起來是氣勢極弱的普通魔獸嘛。

“你們是寒靈湖的學員?”葉影問道。

“正是,我們三人是今天寒靈湖的新生,想來這暗影山脈見識一般,不過遇到一些特殊情況,便來到了這地方,難道兄弟是我們學長不成?”藍衣男子微笑問道,開始套起了近乎。

“新生?”葉影略微一怔,倒是忘了,這段時間確實差不多是龍騰學院招收新生的時間了,看來這幾人確實是寒靈湖的新生無異,如此說來,自己不是可以說是老生了?葉影想着想着不禁一笑。

“哈哈,說起來我倒是可以算是你們的學長了,不過我僅僅比你們先入學一年罷了。”葉影淡淡說道。

“不知學長名姓?”藍衣男子問道。

“我叫葉影,你們隨意稱呼便可。”

“原來是葉學長,不知我們葉學長可否和我們一同前往,如此我們一路也安全些。”藍衣青年禮貌道。

“可以。”葉影說道,這三人實力不過是魂級,這等實力葉影要是不幫他們怕是八成要死在這裏了,這三位好歹是寒靈湖學員,葉影當然不會不顧。

“大哥,我們還真要和他一路啊,任他們死活算了。”小金不爽的說道。

“呵呵,幾個小傢伙罷了,就這樣讓他們死在這裏我可做不到。”葉影笑着回道。

小金一聽只能不再言語。

“劉明,這葉影看起來年紀不大,而且我剛剛仔細看了看感覺他實力也不強,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收了這麼差的一隻魔寵,這魔獸估計連魂級都沒有達到吧?身上沒有一絲兇獸的氣息,我看這魔獸這輩子都沒有機會突破魂級了,我們能依靠他嗎?”那懦弱的青年低聲問道。

這懦弱男子說完雖然很輕,但以葉影的耳力當然毫無保留的聽到了,不過葉影只不過微微一笑吧了,幾個小傢伙的話語,葉影當然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而一旁的小金就不樂意了,差點沒忍住一巴掌把那人的嘴給拍爛了!

“大哥,這人是傻逼不成!剛剛就是他被我嚇暈了,我都沒有動手,他直接哭天喊地的,簡直就是一傻帽!竟然還說我達不到魂級?我倒確實永遠達不到魂級,因爲我天生便是宗級!現在都快突破到絕級了!這個傻逼,我真想一巴掌將他嘴給拍爛了!”小金皺着眉頭,強忍着不將目光看向那人,因爲怕忍不住將那人給殺了。

“哈哈,小金啊,看來你的樣子使你被人小看了,不過說真的,你現在的樣子還真看不出來是什麼絕世猛獸。”葉影笑道。

“那我就變成戰鬥形態,讓他們見識見識我的威風!”小金說完就要變身。

葉影急忙阻攔:“別,你要是現在變身怕是把他們給嚇着了,那人說不定要被你嚇個半死。” “走吧,那我們便一同回去。”葉影緩緩說道。

“嗯,我們還是快離開此地,這裏我們之前碰到一隻極爲厲害的魔狼!實力堪稱恐怖!若是我們現在還不走被它發現就慘了!”那懦弱男子說道。


“魔狼?”葉影眉頭一皺,顯得有些疑惑。

“大哥,這小子說的就是我,剛剛我嚇了嚇他們,估計現在他們還怕着呢,可惜我現在的模樣他們認不出。”小金靈魂傳言,同時還微微揚起了頭。

葉影他們幾人隨即便行走開來,葉影與小金極爲自然的在山脈中行走,而後面三人則是顯得極爲小心,彷彿生怕招來什麼魔獸似得。

“劉明,這葉影也太隨意了吧,他這樣就不怕招來魔獸的攻擊嗎?你確定我們跟着他會安全些?”

劉明攤了攤手說道:“我也不知,不過他能待着這山脈中就說明這有自保之力,他的實力定然要比我們強些。你不要亂說話,被人聽到就不好了。”

葉影目光直視前方,雖然顯得隨意,但基本的警惕性葉影當然有所保留,精神力也時不時掃視周圍以防有魔獸暗中偷襲。

一路行走,葉影他們竟然沒有碰到任何魔獸!不知是否是葉影身上散發的強橫氣息的影響,竟然沒有什麼魔獸出現在葉影他們面前!

“這一路我們倒是安全,竟然沒有碰到什麼魔獸,真是運氣,還有不遠應該就到寒靈湖了,到了寒靈湖我們便安全了!”那懦弱的青年說道。

其他兩人一聽也微微一笑。葉影和小金則是走在前面,對於幾人的低語沒有任何反應。

一路行走,葉影眉頭忽然微微皺起,一旁的小金也同時露出警惕的樣子!

“有東西在靠近,看着樣子實力不錯!”葉影微微低語。

“大哥,這傢伙氣息極強,怕是絕級魔獸吧?”小金靈魂傳音道。

“或許是。”葉影點了點頭。

重生之都市天尊 咦,葉學長,怎麼不走了?”後面的藍衣青年問道。

葉影微微一笑說道:“有頭魔獸在靠近,看這樣子,目標好像便是我們,既然已經被盯上了,那邊等等吧,看看那傢伙是什麼。”

“魔獸?”藍衣青年一聽頓時大驚,他可分毫沒有發現有什麼魔獸靠近,看來這魔獸實力定然遠遠超過於他!

三人聽到有魔獸出現,急忙取出兵器警惕了起來,目光看向周圍似乎想看看到底是什麼魔獸!

“咚!” “咚!” “咚!”

輕微的震動聲響起,遠處的樹林開始搖晃起來,目光中甚至可以瞥見樹木在斷裂倒塌!

“那是!”藍衣青年三人目光死死的看着聲源方向,眼中涌現出濃濃的驚愕!

不一會兒,一個烏黑的頭顱出現在衆人面前,頭顱上兩顆巨大的眼珠帶着猩紅的色澤看向衆人,那兩根巨大毒鉗牙中間挪動的嘴巴散發這腥臭的氣息。

幾條鋼鋸一般的腿撞擊在樹木上直接將巨樹切割成了兩半,向着周圍倒塌了下去。這巨樹雖然並不是特殊的樹種,但也極爲堅硬,可惜在這隻魔獸的移動下被輕易的割斷!

一會兒,這隻魔獸便慢慢展露出了其身形,這是一隻巨大的蜈蚣!全身包裹在烏黑髮亮的盔甲中,那如同鋼鋸般的腿足有二十一對!每條腿上都密佈着衆多毛刺,不過在這種體型下這毛刺在葉影他們眼中便有細劍口大了。

那一對對雙足在本體的跑動下如同刀鋒般隔刮的周圍,那樹木在這巨大蜈蚣眼前根本不會影響其太多的速度!

“這是!這是什麼東西!”那三人顯然是被前方那身形足有五十米的巨大的蜈蚣生物給嚇到了,如此體型,以他們三人的實力怕是站着砍都無法破壞那烏黑髮亮的體表盔甲吧?

“這是,這魔獸難道是絕級魔獸刀鋒蜈蚣!怎麼可能,在這裏會碰到絕級魔獸?”藍衣青年臉色沉了下來,目光不敢離開那魔獸分毫。

“絕,絕級魔獸!”懦弱男子聲音都有些顫抖了起來,驚恐的看着那佔據了一大片視野的漆黑蜈蚣,那猩紅的雙眼是致命的顏色,讓懦弱男子身體情不自禁顫抖起來!

在暗影山脈外圍,雖然說碰到絕級魔獸的概率極小,但仍然存在着。之前葉影在雪脈研究那龍角之時,那冰霧威懾了弱小魔獸的同時,也引起了它的注意,不過一開始這刀鋒蜈蚣沒有太放在心上,但衆多厲害的宗級魔獸的消失終於吸引了它的注意力,那些魔獸可都是它極佳的食物,怎麼能如此消失了?

爲此它特地前往了雪脈一趟,可惜等它倒是葉影已經離開,那裏只留下葉影殘留的一絲氣息罷了,不過刀鋒蜈蚣的嗅覺極爲靈敏,一路追蹤他終於追到了它準備追尋之人!

正當三人驚恐之時,葉影卻已經化爲一道幻影衝向了那刀鋒蜈蚣!

“那是?”藍衣青年疑惑的看了看周圍,剛剛他忽然感覺眼前好像有一道影子如同風一般吹過。

“不過是一隻低階絕級魔獸,也敢來找尋我?難道是來給我送魔晶的?”葉影嘴角揚起,此時的葉影沒有拿出任何兵器,不過葉影的雙手附上了濃濃的寒冰,寒冰凝結成冰爪,散發着冷光!

之前葉影沉陷於龍角中的那冰雪世界後對於寒冰之意的領悟可謂是大幅上升,現在對於冰的操控力更是遠勝之前,現在葉影便向看看現在的自己的實力到底有多強,而這隻刀鋒蜈蚣顯然是不錯的對手!

藍衣青年目光轉向那刀鋒蜈蚣,此時他發現刀鋒蜈蚣前方多了一道身影。


“葉影!他想幹什麼, 寒門相師 !”藍衣青年眼睛猛睜,衣服不可思議的樣子盯着前面,葉影的年紀應該和他們相差不多,怎麼可能有何絕級相爭的實力,難道他有什麼特殊靈寶不成?

“轟!”


一道白色身影撞擊在刀鋒蜈蚣頭顱上,冰晶在刀鋒蜈蚣的頭部蔓延,那刀鋒蜈蚣想噴吐毒液,但那冰晶將刀鋒蜈蚣的毒鉗牙都給凍住了,一時間無法噴出毒液!

而那渺小的身影卻蘊含恐怖的巨力!這一碰撞直接將刀鋒蜈蚣的頭向着一邊砸飛去,頭顱受到重擊讓其身體一併被拉扯着翻滾了過去,葉影這一擊撞擊便把刀鋒蜈蚣狠狠撞飛了出去! “這,那是葉影學長!”那三人驚愕無比,這可是絕級魔獸,竟然被一個同他們年紀相差不多的學員直接撞飛?

“轟!”

撞飛那刀鋒蜈蚣的同時葉影又緊緊握住那刀鋒蜈蚣的毒鉗牙狠狠的向着另一邊掄飛了過去!那如同小山脈一般的刀鋒蜈蚣被凌空掄飛,再一次向着另一邊墜地,引發巨大的轟鳴聲,而那片樹林被砸出一塊巨大空地,留下一個大坑!

葉影猛然跳去,那被冰爪緊緊包裹着的手掌在空中散發着冷光!

葉影眼睛微眯,從空中墜下,那冰爪向着下方刀鋒蜈蚣巨大的身軀抓去!

一次交手,那刀鋒蜈蚣顯然處於下風,看着樣子甚至都要被葉影擊殺!

“這葉影學長難道是絕級強者?”藍衣青年嘀咕出聲,滿臉驚愕,顯然無法相信眼前這景象,這葉影和他們根本就相差不了幾歲,但實力差距怎麼會這麼大!

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那藍衣青年緊緊的握了握拳頭,目光中透出興奮之色。

“龍騰學院果然是天才的聚集地!我這等天賦在龍騰學院根本沒有絲毫自傲的資本,不過我相信在過幾年,我也能如同這等天才一般同絕級魔獸搏殺!”藍衣青年劉明眼中閃過光芒。

“這,這葉影,這葉影怎麼會這麼強!”那懦弱青年滿臉青色,剛纔自己還說跟着葉影是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沒想到這葉影竟然是能和絕級魔獸相搏的存在!如此他們這一路還有什麼危險?

此時的刀鋒蜈蚣正被葉影掄飛,肚皮向上,見葉影襲來,那刀鋒蜈蚣的二十對足揮舞的如同風輪一般!一道道刀光斬向葉影!每一道刀光都有近三十米長!四十道刀光的斬出簡直遮天蔽日!


“當!” “當!” “當!”

葉影的冰爪與刀光相碰,那道道刀光竟然沒有將葉影的冰爪打碎!要是在之前葉影僅憑控冰是根本不可能擋住這刀光的,葉影的寒冰之意的最強之處在於極寒!而堅硬度是遠遠比不上兵器的,而現在葉影的寒冰之意形成的冰甲冰爪堅硬度也足以媲美七星兵器!而且即使被打破也能控制附帶寒冰之意的鬥氣再次形成!

那四十道刀光極爲厲害,一刀便將葉影的冰爪切割掉一半!不過轉瞬間冰爪便再次形成,擋住四十道刀光時,冰爪依舊完好無損,唯一損失一些的不過是葉影的鬥氣已經寒冰之意罷了,不過葉影現在體內的寒冰之意比之前增長了兩倍,這點消耗根本不痛不癢!

葉影欺身而入,躍至近前,雙掌握成雙拳,向着刀鋒蜈蚣狠狠砸去!

“轟!”


刀鋒蜈蚣再一次被葉影砸飛了出去!

這刀鋒蜈蚣雖然體型龐大,但想必力量根本比不上葉影這個變態!此時的葉影根本就是人形魔獸!甚至比魔獸還魔獸!

“葉影學長竟然如此之強!劉明,難道葉影學長是排名榜上前十的學員不成,我之前聽說排名榜前十的妖孽天才都是以宗級之力便可同絕級魔獸相搏的變態!”

“恐怕是,剛剛我們在雪脈之時,那寒氣消散後葉影學長便出現,恐怕這寒氣消散同葉影學長便有些關聯,甚至那隻極爲厲害的魔狼都被葉影學長殺了!如此實力豈是一般的學員?不過這葉影學長如此年青,這真謂是妖孽天才!”藍衣青年劉明鄭重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