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情有些複雜,喃喃地說道:

“李叔真是有心了,有了這枚蓮花,老夫的壽命便可以再度延長一些。” 蕭青陽平復自己的心情,笑眯眯地說道:

“既然李叔出了如此大禮,那作長輩的我,也不能虧待小友啊。”


他說完之後,手指輕輕釦在桌子上。

剎那間,蕭家的後山傳來一聲清脆的劍鳴聲。

一抹白光迅速閃現,出現在二人的面前。

林寒看到這道白光,眼裏露出異色。

目標姓名:龍雀。

目標品階:下品道器。

蕭青陽手掌輕輕一擡,這柄銀色的長劍漂浮在林寒的面前。

雙手負後,含笑說道:

“這柄道劍你且收好,老夫雖然修爲不高,但看東西的眼界還是很準的,李叔先前的請帖裏面曾經提及過你修煉了無限劍域,你可以將此劍注入劍域當中,能夠極大地提升劍域的實力。”

林寒接過這柄道劍,恭敬地說道:

“多謝蕭爺爺。”

只是出來送一趟請帖和賀禮,就得到一柄下品的道劍。

大佬果然是大佬,一出手就是不凡。

這要是再舔舔的話?

不過這個想法一出現,就被林寒給扼殺在搖籃裏面。

做人還是見好就收比較好。

蕭青陽頷首點頭,撫須說道:


“無限劍域,本就是李叔根據玉柱峯的九清祕法所創,融入了自己對於劍道的感悟,以後如果遇到道劍的話,你同樣可以運用祕法將其融入到無限劍域當中,如果能夠加入一柄中品道器或者足夠多的下品道劍,說不定威力甚至能夠強過玉柱峯的祕法。”

林寒聽到這番話張大了嘴巴,這也太過逆天了吧。

想想就覺得可怕。

僅僅是一柄中品道器,威力就強過了玉柱峯祕法。

如果說,加入數十柄上品道器的話,那自己是不是就無敵了?

要是蕭青陽聽到他心裏所想的,肯定會瞠目結舌,不知道該說什麼。

兄弟,你莫不是真的將上品道器當成大白菜?

他回過神,鄭重地說道:

“小友,事不宜遲老夫這就用洞虛青塵蓮爲自己延續壽命,不過之後還需要你在蕭家住一段時間,等到壽宴結束再回到九清宗。”


林寒聽到這番話,頷首點頭沒有一絲的猶豫。

之前的時候他還在考慮,師父交給自己的請帖和禮物都已經送到。

但是系統發佈的任務要求,是讓自己成功參加蕭家後天的壽宴。

所以自己就必須要想一個理由,現在倒好省了自己的腦細胞。

至於爲什麼要在蕭家住一段時間,林寒也懶得去問。

既然是師父讓自己來這裏,肯定是不會害我的。

只要修爲高,什麼麻煩都能一拳搞定。

他坐在院子裏的石凳上,忽然間想起完成任務所獲的獎勵。

眼裏露出興奮的神色,呼叫系統爸爸。

自從更新之後,系統就已經很久沒有給過抽獎的機會了。

眼下終於能夠抽獎,不知道這一次會抽到什麼?

想想就有些小激動。

林寒興奮地默唸道:“進行抽獎!”

眼前出現一道道白光,匯聚成爲一座含有數百格子的櫃子。

隨便選一個吧,他對於自己的運氣也是很絕望。

只要別像前世的那樣,連續七八個“謝謝惠顧”就行。

【叮,正在打開格子中,請稍等片刻……】

【恭喜宿主獲得酷雲音樂軟件,自動默認收入倉庫……】

“嗯?”

林寒聽到系統的提示聲愣住了,眼神中露出異樣的神色。

這特麼,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亂入了。

酷雲音樂?

您是不是在消遣灑家。

在這個玄幻世界裏,自己要一個播放音樂的軟件有個屁用嘞。

難道打之前,跟人家說。


兄弟不要打了,讓我們來愉快的聽會歌?

林寒的嘴角抽搐,專注心神輕呼“酷雲音樂”。

叮咚!

hello,酷雲。

眼前出現一個深白色的列表,上面只有一首音樂。

看清音樂的名字時,林寒的額頭出現數道黑線。

男兒當自強?!

他深呼吸一口氣,感覺自己都快要窒息了。

猶豫了一揮,對準播放的按鈕點了下去。

突然間,寧靜的院落頓時沸騰起來。

自己的耳畔邊,彷彿傳來了天籟之音。

“傲氣傲笑萬重浪,熱血熱勝紅日光。”

“膽似鐵打,骨似精鋼。”

“胸襟百千丈,眼光萬里長。”

前世令人熟悉的聲音傳來,彷彿有一股魔力。

林寒深吸一口氣,原本平靜的真元陡然沸騰起來。

轟隆隆!

以他爲圓心,揚起一層層的氣勢雲浪。

地面上的碎石砂礫直接爆炸開來。

林寒不自覺地握緊拳頭,一股盎然的戰意沖天而起。

聽到這熟悉的BGM,就是這種感覺。

彷彿給自己加持了紅藍BUFF一般。

體內的真元彷彿在燃燒,力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翻倍。

林寒的眼裏露出精光,感覺自己彷彿不一樣了。

我的天啊,這要是在戰鬥的時候。

щшш• Tтkǎ n• ¢ o

打開酷雲音樂播放器。

林寒感受到體內充盈的力量,笑着說道:

“在我的BGM中,沒有人能夠打得過我。”

以後自己就是扛着音響去打架的男人。

……

中州。

數十座山峯巍然屹立,雲霧縈繞。

一縷縷的紫氣交織在一起,將這羣山峯圍繞。


虛空形成通道。

東方軒帶着身後的一幫人面色鐵青地從中走出。

他到現在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苦練多年的神功。

竟然如此的脆弱不堪一擊。

心裏正鬱悶着,眼前忽然出現一道身影。

東方軒的心裏一驚,急忙恭敬地說道:

“恭迎魂殿殿主。”

眼前的男子面容俊逸,卻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感。

身姿挺拔,穿着一身金黃長袍。

眼眸深邃幽暗,透露着一股滄桑之感。

魂殿殿主頷首點頭,淡然地問道:

“此次前去玄燁城,看你現在的樣子,難道是沒有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