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若寒臉色略有些蒼白,剛纔一系列的攻擊讓她的衍力消耗了一大半,想要擋住王澤的攻擊不易,不過現在也沒有辦法,只能夠祈禱古羲快速將紅尾猴解決,與她一同擊殺王澤。

當下身子一躍,避過鐵棍,手中長劍劈向王澤的受傷的右臂。

“小賤人,還真是狠啊!”

王澤看見,冷冷一笑,鐵棍回防磕開長劍,棍頭對着秋若寒直擊了過去。

嘭的一聲,秋若寒被鐵棍擊中,五臟六腑都好像碎裂了一般,口中也噴出一口殷紅的鮮血,腳步踉蹌後退。

“給我死!”

王澤怒吼一聲,棍隨手動,狂暴的力量直擊而出,地面都因爲鐵棒散發出來的壓力而紛紛龜裂。

秋若寒驚駭欲絕,想不到受傷的王澤依舊能夠爆發如此恐怖的威勢,同時也有些悲哀,同時靈衍境巔峯,而且是完美融合,但自身的戰力卻與王澤不再一條直線上面。

“小心!”

古羲感受到王澤爆發出來的威勢,急忙提醒,同時八荒戟將紅尾猴震開,衍力凝聚雙拳對着王澤的身後轟了過去。

“該死的!”

王澤臉色猙獰,雖然很想擊殺秋若寒,但奈何古羲的攻擊太恐怖,只能夠回身抵擋古羲的攻擊。

砰的一聲,王澤臉色殷紅,這一刻清晰的感覺到了古羲的戰力究竟到了何種地步,沒有異獸的加持,竟然連對方一拳都有些擋不住的感覺。

“喝!”

秋若寒嬌喝一聲,身體疾飛如風,手中長劍爭鳴,劈向氣血沸騰的王澤。

王澤看見臉色一變,再次回身抵擋秋若寒,可惜速度還是慢了一些,被秋若寒的劍光擊中,幾根手指頭都差點被削下來了。

而古羲在幫助秋若寒之後,身體也露出一絲破綻,這一絲破綻正好被紅尾猴看到,身體化爲一道紅光,直接一爪抓想古羲的心臟。

“畜生!”

古羲怒喝一聲,戰甲浮現出來,金光閃閃如同戰神下凡。

嘭!

一身清脆的響聲,戰甲發出的防禦光罩被紅尾猴給擊碎,而古羲也贏得了一些時間,急速抽身後退,穩住身形後再次前衝,瞬字訣讓他成爲閃電,手中八荒戟更是有開天闢地的氣勢。

“吼!”

紅尾猴驚吼一聲,猩紅的雙眼露出一絲驚懼之色,長長的尾巴出動將八荒戟給纏繞起來。

啪!

脆響聲音響起,古羲的八荒戟被紅尾猴給擋住,然而紅尾猴的尾巴卻也因爲八荒戟勢大力沉的攻擊從中斷裂。

“吼吼!吼吼……”


紅尾猴驚吼一聲,眼睛中閃過一絲痛色,然而卻也激起了它的兇性,怪叫一聲,再次衝向古羲。

“畜生,來得好!”

古羲眸光閃爍,就怕紅尾猴到處跑,當下身子一動, 超絕萌爸 。感覺到八荒戟對紅尾猴不是太好使,乾脆收了起來,雙拳緊握,金光爆閃的對着紅尾猴錘了過去。

紅尾猴身高體壯,拳頭更是如同大石塊,面對古羲的拳頭絲毫不避的迎擊上去。

砰!砰!

拳拳相撞,古羲半步不退,而紅尾猴卻是搖搖晃晃的後退着,手臂骨頭都被古羲給打斷了。

吼!

再次一聲怒吼,紅尾猴眼中突然閃過一絲詭異的紅光,古羲不注意之下被這紅光擊中。

翁!

一瞬間,古羲只感覺到腦子一片嗡鳴,好像被什麼重物狠狠的敲擊了一下,眼前一片模糊,所看到的景象都變成兩個。

“怎麼回事!”

古羲搖晃了一下腦袋,自己的心臟跳動的聲音是如此清晰,而外界的聲音卻絲毫聽不到。

“封閉感官的天賦?!”

雖然感覺頭腦有些嗡鳴,但古羲很清醒,急忙調動丹田的衍力,汪洋一般的衍力從他的身體中噴發而出,那封閉的感官直接破開,一切都已經恢復了正常。

噗!

就在此時,古羲驟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狠狠的撞擊了一下,胸前赫然出現一個血色大洞。

仔細一看卻是紅尾猴抓住時機一爪擊中古羲的身體。

嘭!

古羲摔倒在地,臉色有些蒼白,在他體內竟然出現一股詭異的力量在不停的破壞他的身體。

“該死,不能夠拖下去了!”

古羲心中暗罵一聲,一拍地面身體飛射而起,渾身氣勢爆棚,手掌划動猛然對着疾馳而來的紅尾猴拍了下去。

嗚!

千悲掌被古羲打了出來,作爲玄衍境,八倍的攻擊震懾人心,那紅尾猴只來的急驚叫一聲就在掌印之下化爲飛灰。

“啊……”

正在與秋若寒大戰的王澤突然慘叫一聲,右臂瞬間爆碎開來,卻是他將紅尾猴融合在他的右臂之上,紅尾猴的身死,直接讓他右臂消失,更是本源重創。

“賤人!都是你!都是你!”

失去右臂的王澤知道這一次逃脫不了,滿腔怨恨化爲滔天巨浪直欲湮滅秋若寒。

“是我又如何!流星斬!”

秋若寒臉色不變,手中長劍光芒萬丈,全身的衍力都凝聚在長劍上面,對着受傷中的王澤激射而去。

嗤拉!

空間都被畫出一道長長的裂縫,而王澤卻目露驚駭之色的看着秋若寒,身體在這一擊之下直接被斬成兩端。

“死!”

古羲看見,連續轟出兩拳,一拳擊中王澤上半身,一拳擊中王澤下半身,直接將王澤的身體轟的粉碎。 王澤死了,死的不明不白,死的冤枉之際,死的無聲無息,以至於他死了,也沒有人發現,只有古羲與秋若寒知道,或許還有一個袁少峯。

在殺了王澤之後,古羲便回到了霧隱城,而秋若寒也跟在他後面,一雙星眸閃爍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還有什麼事情嗎?”古羲回頭淡淡的問道。

“沒。”秋若寒的聲音很冷以至於古羲都有些怪異的看這她,特別是她的那雙眼睛,竟然出現一絲掙扎之色。


“你有什麼難處,能幫我就幫。”

古羲心中嘆息一聲,也是有些可惜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自甘墮落,不過心中也沒有泛起什麼波瀾。

秋若寒眼睛一亮,有些意動,道:“可以嗎?”

說完,秋若寒就雙目凝視古羲,如今古羲不僅沒有死,前來殺古羲的王澤反倒死了,這裏面雖然有王澤本身的原因,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她幫忙了,不然的話王澤不會輕易死亡。

而且秋若寒還感覺到呆在袁少峯身邊已經不安全了,所以想要尋找一個安全之地。

事到如今,她也已經明白,即使得到的修煉資源再多,對她來說都已經沒有什麼用了,修煉天賦擺在那裏,在怎麼努力,也難以匹敵各大勢力推舉出來的絕世天才。

與其如此,還不如尋找一個僻靜之地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只不過想要離開袁少峯,恐怕家人就要遭到毒手了。

不過,古羲願意幫忙的話,那情況就大大的不同了。

古羲聽見,笑道:“當然可以,畢竟你也是若水的姐姐。”

秋若寒一聽,臉色瞬間變的陰沉了下來,雖然秋若水是她妹妹,但對於秋若水卻也有大恨。


如果當初不是秋若水霸佔古羲,恐怕她也不會自甘墮落,將自己送到袁少峯這僞君子的手上。

終結原因,秋若寒越想越是秋若水的錯,於是聲音冷冷的說道:“不用了!看招!”

話音剛落,秋若寒突然暴起,對着古羲一拳攻了過來,威力巨大,直爆空氣。


古羲臉色一變,沒想到前一刻還無事的秋若寒竟然在下一刻對他出手,危機感之下衍力迅速涌動,直接對着秋若寒小拳頭抨擊而去。

咔嚓!

鳳君有妖氣︰城主,慎撩 ,人也倒飛而出摔倒在地。

“哼!”

古羲冷哼一聲,眸中殺機凜冽,不過倒也沒有再次出手,只是冷冷的看着秋若寒,如果不是秋若寒與他聯手擊殺王澤,恐怕早就殺了秋若寒了。

秋若寒身體重傷臉色卻不變,目光冷冷的看着古羲,也不說話。

“傾城佳人,卻自甘墮落,何苦呢……”

看到秋若寒的眼神,古羲嘆息一聲,直接轉身離開。

一念蝕愛 哪裏走!”

秋若寒再次從地上爬起,對着古羲用另一隻手攻擊而來,直取古羲要害。

“你真是找死!”

古羲臉色徹底冷了下來,無視秋若寒的攻擊直接兩拳擊中秋若寒的身體,將秋若寒的身體打的倒飛,身體都龜裂開來,本源也在快速的潰散中。

“如果你不是若水的姐姐,我早就殺了你!”

古羲冷冷的看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秋若寒,不想在與秋若寒有過多的糾結,飛身離開,這次連霧隱城都不去了,直接向着殺手聯盟總部疾馳而去。

“咳咳……”


在古羲走後,秋若寒拿出一棵藥材,將本源的潰散制止後,起身看着古羲離開的方向喃喃自語道:“如果我不這樣,袁少峯如何會相信我與王澤聯手呢……”

幽幽嘆息一聲,秋若寒直接飛身離開,向着疆主府急馳而去。

在古羲急速飛行中,一天的時間過去了。

夜晚,古羲盤坐在一出隱祕之地,腦海中在向着玄靈子給他的玄衍技。

八荒拳!

這是玄衍技的名稱,與千悲掌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前者是拳,後者是掌。

不過以古羲的目光看,八荒拳甚至要比千悲掌更爲的實用,威力比起千悲掌更爲強悍,已經達到玄衍技的頂峯。

八荒拳,爲一拳轟出震盪八荒之意,有橫掃九天十地強悍威力。

一共分三式,爲鎮山河、鎮五嶽,鎮八荒。

每一擊都可以單獨攻擊,又可以連續攻擊,三擊聯合起來,八倍戰力可謂瞬間全開,自身潛力也可以發揮到極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