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三郎面色一狠,猛地用殘留的最後一絲內力,憋往褲襠的老鳥。

頓時,兩聲清脆爆響。

但見他襠下血如泉涌。

“這,這你們總可以放了我吧?”

秦三郎腫脹的老臉,疼的猙獰扭曲大叫道。

只要能活下去,他可以捨棄一切。

因爲他堅信,人只要活着就一定會有復仇的機會。

爲此,別說爆蛋,就是剁鳥他也幹了!

“好,我可以放過你,但它們可就未必了!”

秦羿冷冷一笑,伸手奪了蛇妖內丹。

同時指尖滲出一粒血珠,輕描淡寫的彈在了秦三郎的面門。

“它們,它們是誰?”

秦三郎一臉惶恐的大叫道。

只見月色下傳來一陣密集的沙沙怪響。

無數螞蟻、蜘蛛、蜈蚣等毒蟲像洪水一般,黑壓壓的圍了過來。

“姓秦的,你,你對我下蠱,你不得好死……”

秦三郎在絕望中被無數毒蟲爬滿了全身,被包裹成了蟻人。

淒厲的慘叫充斥着整個山莊!

待蟻蟲退去,秦三郎連骨頭殘渣都沒剩,彷彿這世上從沒有這個人一般。

秦羿走向匍匐在地上的常先生。

伸出劍指,紫色真氣快速的在內丹上刻下了符咒!

霎時,內丹紫芒閃爍,靈氣充盈。

“你是要生,還是要死?”

秦羿問道。

“生……”

常先生只剩下一口氣,微弱道。

“我可以給你生,但此後,你必須成爲我的護法玄獸,我生你生,我亡你亡!”

“你可願意?”

秦羿正然問道。

常先生沒有回答,望向站在不遠處如花仙子一般傾國傾城的林蒹葭,清淚兩行,好不苦楚。 “秦先生,你能不能告訴我。情,到底是什麼東西?”

常先生悲嘆道。

“情,不可解!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你和她註定無緣,只有這九霄蒼穹,化龍成仙才是你的歸屬!”

秦羿劍指定向遼闊天際,豪言道。

“我明白了!情,是最毒的酒,我心已死!秦先生,常某願跟你走!”

常先生別過頭,不再看林蒹葭一眼,那足夠讓天底下任何男人妒忌的英俊臉龐上,閃過一絲堅決。

他身軀一抖,重新化爲了傷痕累累的靈蛇,一口吞下秦羿加持的內丹,伏地而拜。

“你有名嗎?”秦羿問道。

“弟子隨出馬堂口常姓,還沒來得及取名。”

常先生恭敬道。

“我賜你一名,常龍!日後隨我修成正果,風雲變化可成龍!”

秦羿一道血咒點向常龍的眉心。

常龍大喜恭敬領命。

“東州東明湖,與靈龜阿醜守陣去吧!”

秦羿揮手道。

常先生得內丹加持之力,忍着被大火燒傷的殘軀,頭也不回的遁進了花叢之中。

他知道,此後唯有長生大道纔是他的追求。

“侯爺,千年的內丹,你還給他幹嘛,這可是增長修爲的好東西啊。”

黑三衝過來,急的跺腳道。

“我的修爲已經到了後期極限,要他的內丹也無用,而且他的用處絕非你能想象的。”

秦羿平靜笑道。

他的地煞靈場,已經對修煉補益不大,而且防禦力道有限。

常龍的出現,讓秦羿有了一個很大膽的想法。

他要開一個真正的仙法大陣!

四相誅仙陣!

以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神獸爲法,列上古奇陣,可誅殺仙魔。

神獸他是不敢指望。

但千年的玄獸還是有機會的!

如今阿醜爲八百年的玄龜,常龍千年修爲大損,經過內丹加持,也應該能保住七八百年的修爲!

已經湊齊兩大玄獸,若是再能弄到類似朱雀、白虎這等玄獸。

一個弱化版的四相誅仙陣,還是大有希望的。

到時候四大玄獸鎮守,他坐鎮中央,凡間幾人能擋?

收拾了百花山莊的殘局。

林蒹葭大喜,在百花山莊內大宴衆人。

當然支票也是沒少給,了空和尚以及死了的鐵腳李等人都拿到了一千萬。

酒宴過後,秦羿在房間小憩。

“秦先生,小姐請你去溫泉一會。”

林叔走了過來,恭恭敬敬道。

嗯!

秦羿點了點頭。

到了溫泉,林蒹葭慵懶的靠在溫泉池內,全身只是重要位置着薄紗附體,紅潤的嘴脣與溼噠噠的頭髮,散發着野性的風情。

“秦先生,陪我坐會吧。”

林蒹葭睜開媚眼,兩頰生煙,顧盼而望。

秦羿微微一笑,盤腿坐在她的身邊,沒有絲毫色念是非。

林蒹葭故意敞開着半邊領口,又沒貼文胸,雪白凹凸可見。

但見秦羿目光幽深如常,沒有絲毫的波動。

她堅信這是一個真正超凡脫俗的男人!

無論走到哪,男人看她的目光無非是色與崇拜,盡皆把她當做絕色,春夢臆想的玩物。

而家族則更把她們女人當做獲取利益、權利的籌碼!

只有這個男人,真正把她當做一個人!

一個乾淨的女人!

“秦先生不好色,不喜歡女人嗎?”

林蒹葭回過神來,嫵媚笑問。

“色,食之性也!聖人尚不能脫俗,我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我心中有人,色相全寄託在她們身上了。”

秦羿索性和衣下池淺聊。

“除巫山不是雲,蒹葭懂了,也不知道誰這麼有福氣能得先生青睞。”

林蒹葭哀婉的嘆了一聲。

秦羿默然無語。

“小梔還好嗎?”

秦羿想了想,終究開口道。

“你是認識我堂妹?”林蒹葭驚詫道。

‘何止認識,她是我一生中最摯愛的人,因爲那段轟轟烈烈的愛情,我家破人亡,小梔也殉情而死,怎一個刻骨銘心了得!’

秦羿嘴角浮現出一絲苦笑。

他對溫雪妍的愛如春水般溫和,但與小梔的戀情卻是苦酒一杯,此時想來,依然是別有一番滋味。

“嗯!”

秦羿點了點頭。

“她還是那麼愛鬧騰嗎?”

秦羿又問。

“別人都說我特立獨行,但跟我這表妹比起來啊,遠遠不及,她就是個怪胎。”

“前幾天,非得從燕京貴族大學退學,說要去雲海體驗生活,一分錢沒拿,就從家裏跑了。”

“到現在連個人影都沒有!”

林蒹葭搖頭笑道。

“嗯!這纔像她,我當年認識她的時候,也差點被她那柔情似水的表象給迷惑了,這丫頭能鬧啊。”

秦羿少有的打開話匣子,欣然長談。

想來也是,林夢梔要不是極具個性,以她京城四大家族林家大小姐的條件,又哪能看上他呢?

“當年?我怎麼沒聽說她提起過你?”

林蒹葭驚問道。

“算了,不提也罷,咱們還是談正事吧。”

“我這次來找你,是想你替我的淨體丸打廣告,你開個條件吧?”

秦羿收起思緒,正然道。

“我免費給你做宣傳!你不說過,救我只爲交我這個朋友嗎?萬一將來,你成了我妹夫,咱們還是一家人呢!”

“這忙我得幫!”

林蒹葭可不傻,哪能錯過結識秦羿這等活神仙的機會。

“你需要試藥嗎?”

秦羿問道。

“不了,以你的人品和本事,只怕不屑做假藥行當吧。”

林蒹葭笑道。

“對了,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八月中秋會在雲海舉辦大型國際演唱會,我希望你和妹妹都能到場。”

林蒹葭想了想,又問道。

“你挺聰明,是想讓我給你找人吧?放心,我會找到小梔的,沒人能動她一根汗毛。”

秦羿笑道。

“真是什麼都瞞不過先生,我這妹妹是負氣離家出走的,現在整個林家都在找她,那我就拜託給先生了。”

林蒹葭道。

說話間,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一行穿着黑衣服的壯漢,推着保安大搖大擺的闖進了溫泉池。

領頭的光頭大漢穿着花襯衣,脖子上帶着比狗鏈子還粗的白金項鍊,襯衣半敞着,胸口上還紋着秦幫的標誌,莊嚴的黃泉龍圖案!

“這位老大有話好說,這是林小姐的私人區域,任何人不得亂闖。”

林叔與保鏢一邊退,一邊好言相勸。

“去你大爺個板的,你個瞎了眼的老狗,你也不打聽打聽,我老大是誰。虎爺,北州富貴區扛把子,也是你能夠擋的?”

一旁的隨從大漢直接將林叔扔進了溫泉池裏,一行人樂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都他孃的給老子起開!”

一旁的黑衣大漢推開保安,直闖入溫泉池。

林蒹葭心中一慌,剛要起身,不過看到秦羿雲淡風輕的樣子,也就踏實了。

有這尊神在,還怕他幾個混混不成?

虎爺等人大搖大擺的闖了進來,一行人在溫泉池邊,貪婪的欣賞着林蒹葭凹凸有致的風韻。

“你們想幹嘛?”

林蒹葭怡然自得舒展着玉臂,平靜問道。

“林小姐,你可真是大美人,這身段,這臉模子比電視裏還要美上百倍啊。”

虎爺蹲下身來,那張坑坑窪窪的臉上滿布猥瑣笑意。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吧,放完了,滾蛋,別礙着本小姐的眼。”

林蒹葭朱脣輕啓,冷笑道。

“媽的,你個賤婊子怎麼跟虎爺說話的。你他孃的不就是一個高級婊嗎?”

旁邊一個小弟不爽的大叫了起來。

虎爺擡手扇了小弟一巴掌,拉着臉喝斥道:“怎麼說話的呢?林小姐是國際巨星,國際公交車懂嗎? 鑽石男神:逼婚前妻 是婊子能比的,是誰想上就上的嗎?”

那小弟捱了一巴掌,卻是嬉皮笑臉道:“那是,那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