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穆答:“會。”

“我也會保護好這張臉的。”南意棠拉着秦北穆的手,笑眯眯的說。

“秦先生,你會跟她結婚嗎?”

秦北穆蹙眉:“誰?”


“慕容容。”

“不會。”秦北穆回答的非常確定。

南意棠露出了笑容,把頭靠在秦北穆的懷裏,她知道慕家的如意算盤是打不響了。

跟秦北穆這段時間的相處,南意棠已經漸漸摸清了這人的脾氣,他是真的把她當成南秋怡在寵,只要不惹到他的底線,她可以撒嬌,可以提要求,秦北穆都會順着她,甚至可以說是寵。

他很好的掩藏着自己毒辣的手腕,大概也是以爲她還不知道他對南家所做的那些事情,這對南意棠來說是很有利的,她可以利用這一切達到自己復仇的目的,給秦北穆致命一擊。

她臉上的傷一個星期就好,這個星期南意棠過的很愜意,每次她受傷了之後,秦北穆就變得尤其的好說話,所以這一次,她也不想浪費任性的機會。

雨有些大,被狂風捲着將玻璃窗吹的轟隆作響,呼嘯的風聲和雨滴的聲音掩蓋了女人尖叫的呼救聲。 嘴被髒布塞的鼓鼓的,喉嚨被堵得只能發出微弱的乾嘔聲,慕容容被按在地板上,無謂的掙扎似蠕蟲,怨憤的瞪着那個半倚在沙發上用居高臨下的眼神斜睨着她的南意棠。

“你不是想知道我這個曾經的南家大小姐是不是真的如傳聞裏說的一樣廢了嗎?今日你就仔細瞧着。”南意棠擡起腳,高跟鞋的尖跟沿着慕容容的喉管慢慢往上,抵住了她的下巴,迫使慕容容不得不仰視她。

慕容容一直沒能回家,那天在酒店就被秦北穆的保鏢給綁回來了,這幾日都關在地下室裏,此刻已經狼狽憔悴的不成樣子了。

“你有話說?可惜,我不想聽到你噁心的聲音。”

南意棠的手一揚,高腳杯發出了清脆的碎裂聲,尖銳的杯沿抵在了慕容容的臉頰上,鋒利處滾出一粒血珠。

“慕容容,慕家的路到頭了。”南意棠在慕容容的耳邊,朱脣輕啓,笑道。

“嗚……”

慕容容滿臉驚恐,竭力掙脫保鏢的手,整個身子朝她傾了過來。

南意棠收腳,人就跌在了她的腳邊。

南意棠垂眸,嫌惡的移開了腳,剛要開口,便聽到了門被推開的聲音,一個穿着黑色風衣的高挑身影走了進來。

秦北穆是冒着雨回來的,額前的頭髮略有些溼,掩住了他深邃的黑眸,緊繃的下頜線顯示出他此刻的心情不佳。

“北穆哥哥。”慕容容嗚咽着,委屈的眼淚已然溢滿眼眶,她狼狽的甩開髒布條,哭着朝秦北穆伸手。

可秦北穆沒看她,徑直朝南意棠走了過來,語氣有些無奈的開口:“怎麼又鬧起來?”

“她綁架我,還勾引你,我不高興。”

南意棠將碎了的杯子扔到了一邊,慕容容驚恐的一縮身子。

“我沒碰她,這事我說了會處理。”秦北穆伸手攬過南意棠安撫着。

“我不管你碰沒碰,但是她碰了你。”南意棠甩開秦北穆的手,將沙發上那件白襯衫甩到了他的身上,領口那赫然是個口紅印。


“別人碰過的東西我嫌髒。”南意棠輕描淡寫的語氣,說出口的是極具侮辱性的話語,慕容容氣的發抖,卻仍維持着楚楚可憐的樣子。

“衣服我讓人扔了,至於人,你可以出出氣,但要適可而止,她留着還有用處。”秦北穆一個眼神,手下就心領神會的讓慕容容和那件髒了的襯衫消失在了視線裏。

“別拉我走,放開我。北穆哥哥,你不能這樣欺負我。”慕容容的哭泣聲越來越遠。

南意棠看着人被拖走的狼狽樣,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北穆:“你可真狠心,這女人哭起來還挺像她的,你捨得?”

秦北穆的眉頭微微蹙起,南意棠側過頭,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不過,沒我像,不是嗎?”秦北穆的臉色一沉,聲音也低沉了幾分:“南意棠。”

“我錯了,我只是生氣她劃傷了這張臉,你不心疼嗎?”

秦北穆沒說話,抓住了她的手腕微微收緊。

南意棠挑眉道:“你不高興了?”

秦北穆沒說話,只是低頭吻住了她的手背。

一陣刺痛,南意棠這才察覺到秦北穆在吮她的傷口,應該是剛剛砸杯子的時候被飛濺的玻璃劃到的。

秦北穆握着她的手腕,幽深的眸色裏映着她的影子,他說:“我是不高興,因爲你又讓自己受傷了。”

秦北穆叫了人清掃地上的碎玻璃,將南意棠直接抱回了房間裏,放在牀上,待要起身,卻被攬住了脖頸。

南意棠抱着他,眼角微微上挑,眼角紅色的淚痣慵懶而又嫵媚,吻在了他臉頰上,低聲說道:“不許走,你陪陪我。”

秦北穆凝視着她,黑眸裏染上了某些熾熱的情緒,一邊慢條斯理的解着她衣服的扣子,一邊跟訓孩子似的說道:“上次去皇庭叫小白臉,現在又在家裏見血,是我太寵着你了,嗯?”

“我又不是故意的。”纖細的手指挑開領帶,南意棠側頭枕在他的胳膊上貓似的露出雪白細膩的脖頸,處處都是令人慾罷不能的邀請。

南意棠知道,秦北穆對此從來都沒有抵抗力。

可是,這一次他是真的生氣了,她的主動也並未能消解他的怒意。

雖然臉上不顯,但秦北穆的行動是一點沒留情。

南意棠在顛簸中艱難的睜開眼睛,掙扎着推了推他,想讓他輕一些,卻被抓住了手腕抵在枕邊,所有的嗚咽都被堵住了,她在顫抖中閉上了眼睛,掩去所有的恨意和諷刺。

第二日,她便起不來了,身上難受,心情便好不起來,對秦北穆沒個好臉色。

秦北穆上班前湊過來親她,南意棠直接縮進了被子裏不給他親。


“還難受?”秦北穆拉開被子一角,這個時候的他顯得更有溫柔和耐心。

“我難受有什麼要緊,你盡興了就好。”南意棠冷哼着。

秦北穆摸了摸她的額頭探溫度,說:“那我讓高醫生來給你瞧瞧?”

南意棠打開了他的手,把臉買枕頭裏:“不要,我沒空,我下午要去禾嘉的慈善晚會。”

“慈善晚會?”


“不能去嗎?”南意棠掀開被子,氣呼呼的。

秦北穆給她掖好被子,說:“想去就去吧,不過難免會遇到慕家的人,你沉住點氣,別胡鬧。慕家我會處理,但需要時間。”

“知道了。”

“晚上早點回來。”秦北穆摸着她的臉,俯身在她脣上落下一吻,“我去上班了。”

南意棠其實不喜歡這樣的場合,美其名曰慈善晚會,實際上是各家名媛爭奇鬥豔的地方,少不得在觥籌交錯間虛以委蛇,南家落魄後,這還是她第一次來。

豪門有染,總裁貪歡無度 ,關於那場意外,關於她父親的墜樓、哥哥的逃亡和南家的落敗,以及她和秦北穆之間的隱祕傳聞。

“她們好像在看你。”秦越遞過來一杯香檳,坐在她的對面。

秦越是第一個主動過來和她打招呼的人,作爲秦北穆的發小,對於她跟秦北穆之間的內幕略微知道一些,因此也格外照顧她。 “我已經習慣了。人對於看不透的總會多點好奇心。”南意棠搖晃着杯子,細細的嗅着氤氳出的香味。

“也是,別理他們。那個,秦二對你挺好的?”

www¸ тTk án¸ C O

“好啊。”抿了一口酒,南意棠的紅脣此刻在燈光下格外的瑩潤,晃的秦越連忙移開了目光。

“啊,對了。你讓我調查的那幅畫有線索了,我找到了那個畫家,不過好像沒什麼名氣,回頭我把資料發你。這人最近剛剛回國,近期就在北城要辦一個畫展。”

南意棠擡眸,坐直了身子:“什麼時候?”

“下週一。你要去啊,這不出名的小畫家的畫展有什麼好看的。”

“你不懂。”南意棠笑了笑。

“他當然不懂了,一個破產賣身給人當小情兒的落魄千金的品味。他怎麼會懂呢。”

尖銳而諷刺的聲音毫不避諱的,半個會場都聽得見。

慕容容扭着腰走過來,神情和她的打扮一樣張揚,身邊跟着一羣來看笑話的名媛千金。

南意棠沒有起身,仍舊半倚在沙發上,她和慕容容打小就不對付,程家和南家在生意上又幾多摩擦,甚至南家的落敗,慕家都出了不少力,這仇怨積的很深。

從前兩家勢均力敵,慕容容不敢太過分,可如今卻不一樣了。

慕容容帶着囂張的笑容說道:“南意棠,南家都窮的要你賣身養了,你怎麼還來慈善晚會啊。”

“慈善晚會嘛,人家來未必是做慈善的,也可能是乞討的啊。”

說完,一陣鬨笑。

完了,要遭,秦越看這架勢就知道不好,趕緊站起來圓場。

“你們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再怎麼樣她也是秦二的女人,慈善晚會是我邀請她的。”

“沒名沒分的算什麼?不過是秦二少花錢養在外頭的,誰不知道她不過是個替身呢。秦二少若是心裏有她,怎麼不娶了她呢?”

“你們……”秦越感覺到這個話題越來越危險,回頭看南意棠倒是沒什麼表情,他趕緊抽離了這羣女人的圈子,出去叫援兵。

南意棠被圍在中間,冷眼看着那些諷刺的嘴臉。

“我是在賣身呢,不過比起免費陪睡,我是不是要更高貴些?”南意棠笑了笑,目光從眼前的幾個人臉上掃視而過。

“什麼?”慕容容蹙眉,她身後的那些女孩子也愣了一下。

南意棠勾脣笑了笑,不經意的揚了揚手機:“沒什麼,只是幾天前在盛世華庭偶然看到了一場挺有趣的party,就順手拍了一些照片和視頻。今天既然大家興致都這麼高,不如共同欣賞一下?”

衆人的臉色都變了,面面相覷。

“大家沒意見的話,我……”

“南意棠。”慕容容抓住了她的手腕,其他人也都很有默契的湊了過來,挾持一般的將她從宴會廳扯到了外面的休息室裏。

“拿出來。”南意棠被按在椅子上,慕容蓉氣勢洶洶的問。

“什麼?”

“你裝什麼?視頻啊,趕緊拿出來。”

南意棠的手機直接被人給搶了過去。

“你們不會那麼天真的以爲我會把那麼重要的東西放在手機裏吧。”南意棠就看着她們着急的樣子,一派輕鬆。

慕容容捏住了南意棠的臉,尖銳的指甲戳着她的臉頰,陰狠的說:“南意棠,你現在可不是什麼大小姐了,我勸你別作死,把視頻交出來。”

那幾位大小姐都是名門望族,對此敏感的很,對她都是惡狠狠的:“你不懷好意跟蹤我們拍這些東西,到底有什麼目的?”

南意棠將慕容蓉的手輕輕的推開,微笑道:“沒什麼目的,就是想請幾位幫個忙而已。”

南意棠被帶走,離開了好一會兒沒回來,大廳裏的各位也知道大概會發生什麼。不過牆倒衆人推,明哲保身這個道理他們是最懂的,個個都淡定的等着看戲,卻不曾想秦北穆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平時就不苟言笑的人,此刻大約是因爲不高興,所以看起來更加的凌厲,秦北穆掃視了一圈大廳,大家便都安靜了下來。

秦越能感覺到低氣壓,趕緊問道:“南意棠呢?”

“好像,跟慕容容她們一起去休息室那邊了。”

秦北穆大步的朝那邊走去,正要推門時,南意棠就出來了,兩個人打了個照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