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心裏十分清楚,吳風還會再來,而且很快就會回來。他見識到自己施展天魔捲上的‘萬魔解體’,一定不肯放棄這套無上魔修功法還有那把已經被斬塵融合掉的純陽飛劍。當然,吳風更不會放過殺死秦天的機會!

“吳風有寶甲護身,只有用斬塵施展這招‘魔王開天’才能夠破掉他的寶甲防禦,一斬將他擊殺。吳風是必須得死的,他知道了自己修煉魔功,更加可怕的是,他知道我有魔修的無上功法。這些信息只要一散播出去,我就會變成衆矢之地,恐怕天陸的絕頂高手也都會來殺我奪寶。”

“吳風,必須死!”秦天心裏重複了一句,爭分奪秒地修煉功法。

一劍,兩劍,三劍……

斬塵魔劍在秦天手中不停地變化招數,不知疲倦地在空中揮舞,一道道凌歷的劍氣呼嘯不止。這還是秦天沒有真正的發力,若是全力一擊,他身體內的魔氣會被一招給吸乾掉。

連續擊出八十一招後,秦天片刻不敢怠懈,不顧身上的疲憊,斬塵劍又揮動了起來。

直到他不停地擊出九個八十一招之後,秦天才挽劍停下,淌滿汗水的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

“九九八十一,經過我近一個小時的瘋狂訓練,‘魔王開天’這一斬算是煉熟悉了,其中的八十一種變化也都得心應手!這下,再也不怕吳風了,哼,法品中等和靈甲又如何,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靈甲堅固,還是我的斬塵鋒利!”

擦了一把汗水,秦天擡頭望了眼天色,此刻已是四更天,正是萬賴寂靜的時候。他轉頭朝遠處的一個山谷望去,念涵和金毛,還有吳氏兄妹還在那裏,再有一刻鐘,大夥都要醒來了。


“我可不能讓他們知道我修煉魔功的事,否則不好處理。”秦天深吸一口氣,心中琢磨着。

正在這時,一個尖銳的破空之聲猛然在秦天耳邊響起,聲音中夾雜着一股強勢的靈力,尚未奔到秦天的面前,就已經刮地他臉生疼。

“終於來了麼!”秦天看也不看來襲的飛劍,腳下魔影步猛然踩動,身形瞬間從原地移開,下一刻,出現在右邊的一片草叢之中。

“出來!”秦天對着那草叢一聲暴喝,右掌一伸,呼呼風響,一招八層的青風掌朝草叢中擊去。

長有人高的雜草被青風掌一擊,全部被擠壓地貼在了地面,甚至有不少被掌風連根拔起或者從中吹斷。雜草全部躺下,裏面露出一個人影,正是吳風。

吳風驚訝於秦天的進步怎麼會如此的迅速,剛剛交手時,秦天的掌勁明顯沒有這麼雄渾。

“難道他又有突破?”吳風伸手一招,他的飛劍在空中一個轉折,重回到他的身邊。

秦天右手緊握斬塵魔劍,左手凝成掌勢,面對着吳風,他絕不能有絲毫的大意。

國民偶像太亂來 ,那就後患無窮,以後再無寧日。

“吳風,來吧,讓我們了斷恩怨!”秦天冷冷地望着吳風,大聲說道。

吳風哈哈大笑,臉上寫滿了不屑和鄙夷:“就憑你,一個叛賊的兒子,狗一般的存在!哼,我吳風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斬殺你這惡魔!”

秦天冷哼一聲,道:“你是想得到我手中的天魔卷吧,然後自己偷偷修煉,你以爲你的心思我能猜不到?”

吳風被秦天戳破詭計,臉上表情越發變地猙獰,道:“你既然都知道,我也不廢話,交出天魔卷,我不殺你!”


“‘交出天魔卷,我不殺你!’這是多麼可笑的話,吳風你還沒有睡醒吧,居然敢不自量力說要殺我!嘿嘿,你只不過是憑藉着一件護身甲衣而己,難道你就真以爲自己無敵了麼!”秦天眼上殺機猛然竄出,身形也在話音一落之際啓動。

“青風掌,第八層!”

一道如海嘯般的風聲猛然從秦天手掌中發出,帶着毀滅一切的威勢,朝吳風擊去。

“龍鱗神甲,護我!”吳風大吼一聲,身體上瞬間出現一層波光粼粼的護甲,他的身體居然不躲避秦天的掌力,徑直指劍朝秦天頭頂斬來!

騰!騰!騰!

秦天掌勁毫無阻攔地擊打在吳風的身上,這足於震死百頭公牛的力量打在吳風的身上,卻好擬打在一座鐵山。

吳風的護甲僅僅是黯淡了一點點,便將秦天八層的青風掌盡數化解。


法品中等的寶貝,其威力果然非同凡響!

“哈哈哈,去死吧!”吳風的飛劍飛奔到秦天面前,當頭朝秦天頭上斬來。

飛劍上帶着能夠殺盡一切的霸道,宛如元古大力之神,自有一股不可抵擋的威勢!

(PS:轉眼半個月過去了,小年放棄了所有的娛樂,每天晚上都雷打不動的碼字。貪的就是一朵鮮花,一張貴賓,一個收藏,如果覺得文章尚可,還請支持!) 秦天眼見吳風的飛劍已斬到自己的面前,冷哼一聲,右手寒芒一閃,斬塵魔劍自下而上,刺破空氣,發出一聲震耳的尖叫聲,朝吳風的飛劍迎了上去。

“找死!我的寒靈劍可是用百年寒蛟牙所煉製,乃我煉獸山排名第二的寶貝,品質已接近法品中等,豈是你這把垃圾飛劍能夠低擋!”吳風見秦天不躲不閃,反而用飛劍抵擋,嘴角不由地劃出一抹嘲諷。


女神的特種保鏢 是嗎,那我可要好好見識一下!”

“哼,狗一般的東西,看我一劍結果了你!”吳風的語氣高高在上,他是煉獸山的少宗主,在年輕一代弟子當中修爲佼佼,甚至有些門內的長老都不是他的對手,因此十分的傲慢。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他的寒靈劍在空中猛然一震,狠狠地斬在秦天的斬塵劍上。

兩把飛劍相碰,撞出璀璨的光芒,將吳風臉上的得意神態照地清晰至極。

當!

精光閃動,兩劍一碰即分,一聲震痛耳膜的聲音卻久久不散。

寒靈劍呼嘯一聲,飛回到吳風的身邊,分毫未損。反觀秦天,被寒靈劍一擊之下,掀翻在地,那把斬塵劍瞬間沒了光彩!

“哈哈哈,小雜種,嚐到我寒靈劍的滋味了吧!”見秦天如此不堪一擊,吳風忍不住發出猖獗至極的笑聲。

“滋味很不錯!”

秦天猛然翻起身,以劍駐地,兩道狹長的眼睛之中,精芒如實質般閃動。

“哼,還敢嘴硬!”

吳風右手一引,寒靈劍十分靈敏地在空中轉身,朝秦天再次斬下,呼嘯聲更勝剛纔!


“來的正好!”秦天嘴角劃出一絲不被人察覺的陰笑,再次持劍迎上。

吳風見他如此,心中閃過一絲鄙夷。

“居然這這麼想要送死,我就成全你,殺了你再將你的頭割下,到西寧城修煉公會領取屠魔賞金。以後小爺我也算是有了名氣,三年後的蒙國英才會也有一席之地!不過你能夠扛我一招飛劍,想必也有異種能力,夜長夢多,說不得要全力一擊了!”

吳風的這個想法一閃而過,目光徒然堅定下來,似乎下了某個決定一般。緊接着手中印訣高速變化,眨眼之間,一套六十種不同印訣的手印全部打完,最後雙力狠狠地朝下一劈!

“寒天斬,斬!斬!斬!”

寒靈劍似乎能夠聽懂人話一般,吳風的吼聲剛落,飛劍猛然加速,在黑夜中劃出一道攝人心魄的寒芒,似乎想要劃破這夜色一般,浩浩蕩蕩地朝秦天斬來。

吳風深知秦天實力,這一招幾乎是用盡了他的全部力量,甚至是自斷了一切的後路,集所有靈力于飛劍,誓要一擊必殺!

“殺!”滔天殺意將秦天完全籠罩住,就像驚濤駭浪的巨大旋渦將一隻小船牢牢困死其中,讓人生不出任何的反抗念頭!

“好時機!”秦天心中一動,對方居然想一招殺敵,行破斧沉舟之舉。

然而秦天卻知道,兵法有云:亢龍有悔,一條乘雲怒龍,它飛到了最高亢、最極端的地方,四顧茫然,既無再上進的位置。而此時卻不能下降,必遭橫禍!

物極必反,樂極生悲就這個道理。

此刻的吳風,孤注一擲,正如怒龍登天,自斷了後路。

秦天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剛纔他故意假裝不敵對方的飛劍,給吳風造成了一種假象,一種全力一擊,足於將秦天擊殺的假象!

現在這個機會來了!

“魔賊!去死吧!”吳風雙眼迸出濃濃地殺意,他似乎已經看到秦天被擊殺當場的情景,忍不住狂笑出來。

“死的是你!” 重生微醺初 ,下一刻在原地憑空消失!

不錯,是消失,不是移動!

魔影步的第三層,移形換位!

猛然見到秦天消失不見,吳風臉上得意的笑容瞬間僵硬!

“這是什麼身法,不可能,一定是用了隱身符,一定是這樣!”

然後這個想法尚未讓自己完全信服,秦天的聲音在他耳邊再次響起!

“魔王開天!大魔王,大魔王,開天闢地,殺!殺!殺!”

無邊無盡的寒意將吳風完全困住,一種死到臨頭的感覺在吳風的心裏浮現。

秦天這一出手,吳風就感覺到對方施展出的殺招威力極大,比自己的全力一斬仍然還要兇猛!

這威力,近乎達到了通靈六重的境界!

“怎麼可能,你的實力怎麼增漲的這麼快,剛剛還不是我對手,怎麼可能!”吳風怎麼也沒想到,秦天施展了一招無上魔功‘萬魔解體’後,實力不但沒有後退,反而又上升了許多!

“想知道答案,下輩子吧!斬!斬!斬!”秦天怒吼連連,斬塵劍迸出奪目的寒芒,一劍斬在吳風的肩上!

“啊……龍鱗甲!護我救我!”見勢不妙,吳風怒吼出來。

與此同時,他身上的那套法品中等的護甲銀光大作,所有光芒全都彙集於斬塵劈下的所在,似要與斬塵一決高下!

“哈哈哈,我的龍鱗甲乃是用千年龍鱗煉製,整個煉獸山至高無上的護甲,小雜種你休想傷到我!”吳風十分自信自己的這套龍鱗護甲的防禦力,除非是靈王境的強者纔有可能擊破龍鱗甲的防禦!

“是嗎!”秦天冷冷地吐出兩個字,下一刻,左手向右手握來,兩隻手將斬塵牢牢抓住。

“魔王開天,無上魔王!給我斬!”

咔……咔……咔……

一道道清脆的破裂聲音從吳風的身體中傳出來,好似冰塊慢慢裂開!

吳風驚恐地望着身上的龍鱗護甲迸出一道道的裂痕,然後轟然破碎,緊接着一道寒芒在眼前劃過!

“啊!”

吳風發出慘叫,眼睜睜地看見秦天的飛劍朝自己斬來,想要掐訣召回飛劍抵擋。可秦天卻早就算計到這一切,斬塵劍如切豆腐一般從吳的肩膀直切至他的靈元,然後魔氣吞吐,蓬地一聲,魔焰所過之處,瞬間成爲一片灰燼,直接將吳風的靈元毀滅。

靈元被毀,縱使有萬般能耐,也都無濟於事!

“小雜種,你不得好死!你殺了我,你會後悔一生,煉獸山不會放過你,修煉公會也不會放過你,我姐姐更不會放過你!”吳風用盡最後的力氣,說出一段詛咒,字字帶血,句句穿心!

秦天冷冷地望着斷氣的吳風,用那毫無感情的聲音道:“沒有人會知道是我殺了你,你死在魔修強者的手裏,而不是一名青木宗弟子的手中!”

說罷,斬塵劍魔氣猛然竄出,不一會功夫,吳風的屍體被魔焰燒成灰燼!

一名通靈五重,飛劍境的強者就此灰飛煙滅!秦天行事,不留一絲一毫的證據!

將地上的儲物袋撿起來,這是吳風的屍體被燒後留下的唯一東西。秦天看也不看地收了回去,然後將吳風的寒靈劍也一併收起,仍進儲物袋中。

華氏兄弟的屍體也被他清理完畢,最後秦天再仔細地檢查了一翻,確認現場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後,趕着華氏兄弟留下的馬車朝他們露宿的山洞趕去。

……

“駕……”

一聲聲急促的斥馬聲響在一線天,吳有明高高揮舞着馬鞭,緊張地四處張望。

馬車的窗簾被人從裏邊掀開一角,晨曦射了進來,照在秦天的臉上,在馬車裏映出長長的影子。

“再過一個小時,我們就能走出一線天。然後我們就進入官道,棄掉馬車,換車入城!”秦天的計劃天衣無縫,讓人抓不到一絲把柄。

念涵正墊着自己的腦袋,十分舒適地將自己窩在寬大的椅子中,打了個哈欠,道:“這輛馬車坐着好舒服,走的這麼急,裏面一點也感覺不到顛簸,真不捨地扔掉!”

吳有晴微笑道:“這馬車是華家之物,我們要是坐着他進城,華家第一個會殺過來!”說完,她轉頭對秦天道:“秦師兄,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是不是華家又派人來了!”

秦天將窗簾關上,摸了摸睡地正香的金毛的腦袋,低聲道:“華家欺人太甚,昨晚確實來了一批追兵,都讓我給打發了,恐怕我們這次進城,會受到華家的狠厲打擊!”

念涵忙問道:“那我們怎麼辦,聽說華家族長是個靈王境的強者,我們可打不過他!”小姑娘的思維很簡單,打的過就過,打不過就跑。

秦天道:“西寧城人多眼雜,我是堂堂正正登記在案的修煉者,受修煉公會保護,華家不敢明目張膽地向我出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