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宇笑了笑,其實洗髓丹的事情不用着急,但是劉天師說的那個神祕的洞穴,確實要過去看看。

洗髓丹就是在那裏發現的,誰知道有沒有其它的寶貝?

如果能得到什麼神器的話,簡直爽的不要不要。

葉問天嗯了一聲,也沒有詢問秦宇到底去哪裏。

交代完這些事情之後,秦宇便是離開了葉家,想了想劉天師的手機號撥打過去。

“喂,誰啊?”

劉天師一看是陌生號碼,直接接通,但語氣態度都不怎麼和善。

“秦宇。”

秦宇也很誠實,將名字說了出來。


“誰,誰誰?”

劉天師看着手機號,神色微微一變,這怎麼可能。

他不記得將手機號留給秦宇啊。

這傢伙到底怎麼知道自己手機號的?

“你在哪裏呢?”

秦宇淡淡的笑了笑,這個劉天師進入過那個洞穴,可以當嚮導。

其實他是想自己去的,但那樣的話,恐怕花費的時間比較長。

“我,我……”

劉天師一想到秦宇的實力,內心就有些顫抖。

難道這個秦宇知道自己將洞穴的祕密告訴了暗網的人?

不可能啊,沒可能這麼快啊?

他眼珠子轉悠了一下:“那什麼,秦大師,你找我做什麼啊?我沒在家,對,我出國了。”

“我想讓你當個嚮導,帶我去那個洞穴。”

秦宇眨了眨眼睛,因爲超級透視和超級竊聽還沒有升級,暫時不知道這個劉天師到底在什麼地方。

“去洞穴啊,那是好事。“

劉天師心裏一喜,到時候洞穴裏裏外外肯定會存在不少的人,高手或者低手。

秦宇只要去了,肯定會變成待宰的羔羊,他肯定是不想去的。

沉吟了片秒,笑道:“是這樣的秦大師,我真的很想跟你一起去的,只可惜啊,我現在不在國內,我來米國了,看他們大選呢。”

“是嗎?”

秦宇眨了眨眼睛。

“真的啊,川普有點不講究武德啊,這樣,先掛了,這面又開始遊行呢,特別亂,我怕子彈從話筒裏面飛過去。”

劉天師說完之後就掛斷了電話,隨後將手機輕輕的一扔,翹起二郎腿:“嘿嘿,秦宇啊秦宇,你之前還教訓我來着,如今只要你去了洞穴,恐怕高手們一人一口唾液都能把你給淹死。”

……

秦宇聽到電話裏面的嘟嘟聲,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劉天師還挺幽默呢。

子彈順着電話線飛出來?

他啞然失笑,來到之前與劉天師見面的小樹林,低聲一喝:“時間倒流。”

刷刷刷。

他的眼睛之中,開始閃爍着光芒,原地的畫面很快就出現了反轉。

是劉天師離開之後去的什麼地方。

秦宇的鼻子微微的一吸,一萬米之內的味道全部都匯聚而來。

他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邁開步子向着遠處走去。

每走出一萬米的時候,他都會打開超級透視或者超級嗅覺來查看一下。

很快就鎖定了劉天師的具體位置。

這小子居然在賓館裏面吃着花生喝着小酒,好不痛快的樣子。

咚咚咚。

秦宇敲了敲門:“先生,您點的外賣到了。”

劉天師穿着浴巾就走了出來。

可是剛剛打開門的那一瞬間,他的臉色變的蒼白如紙:“秦,秦宇。”

他猛的想要關門,秦宇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就將門給頂住了,隨後,他笑了笑:“你不是在看米國總統大選嗎?”

“我,我……”

劉天師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說,哈哈一笑:“哎呀,別提了,米國真的是太混亂了,我是順着電話線爬過來的,真的,如果你不信的話,我可以再表演給你看。”

“行啊。”

秦宇笑了笑,絲毫沒有阻攔的意思。

“等等我啊,我這次順着下水道離開。”

劉天師直接走到窗戶旁邊,然後直接抓住了排水管準備逃跑。

“你何不今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秦宇一把抓住劉天師的肩膀,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什麼,什麼意思啊?”

劉天師摔的屁股有點疼,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宇,輕聲說道。

“意思是,你怎麼不上天?”

秦宇蹲在劉天師的面前,淡淡的說道。

劉天師哈哈一笑:“你別說,我還忘了,米國總統想發射一枚火箭的,說讓我去月球看看,你真是料事如神啊。”

啪。

秦宇一巴掌甩了過去,也不和劉天師在這裏橡皮,冷冷的說道:“怎麼?你居然還將洞穴的事情通知了暗網。”

“啊。”

劉天師身體一顫,完全沒想到這秦宇居然知道這個事情,這怎麼可能啊。

這一切都是他祕密做的。

不過,秦宇能找到這裏,估計是有人泄露了他的行蹤。

他的臉色忽然變的難看起來,說道:“誤會,這是誤會,您之前說,那金紙只能擦屁股,所以你也沒用,我不能暴殄天物啊,所以我就打算讓別人去闖一闖,反正您也不去不是?” “編,繼續編。”

秦宇可是擁有超級竊聽的,這劉天師什麼心理活動,他都一清二楚。


這些話,顯然都是劉天師說謊。

“我……我編不下去了。”

劉天師咬了咬牙,反正秦宇都找上門來了,人死鳥朝天,他認真說道:“確實,我確實想害你,你打了我,我說什麼也要報復回來。”

“你還算誠實。”

秦宇笑了笑,這纔是劉天師內心的想法。

“要殺要剮,隨你便,但我說一句,我沒活夠呢。”


劉天師說這話的時候真的是欲哭無淚,這個秦宇是真的太強大了,逃是逃不掉的,況且,這個秦宇身上還有龍魂護體。

不需要米國總統,他都可能私奔到月球。

“帶我去那個洞穴,我可以饒你不死。”

秦宇笑了笑,那個洞穴沒準就藏着什麼寶貝呢,他必須要過去看看。

“好好好,我這就帶你去。”

劉天師眼看着還有生還的希望,二話不說直接答應下來。

這種情況,必須要爭取一下,免得死亡。

就這樣,秦宇兩個人趕往海外的一處洞穴。

在海面飄蕩的時候,他們也遇到不少人,似乎都是去尋找那個洞穴的。

這劉天師看到這一羣人之後,內心頗爲的鬱悶,都是自己作的。

但誰能想到,這個秦宇能找到他啊。

上了岸之後,秦宇倆人找了一個賓館住下,這裏已經不屬於華夏,而是屬於一個比較神祕的小島。


小島的周圍有靈氣覆蓋,這似乎是陣法,不管是GPS,還是航船經過,都無法檢查到。

“你們也是來尋找巨龜的?”

店小二看着秦宇還是個學生,有些驚訝,一邊擦拭桌子,一邊詢問道。

“巨龜?”

秦宇眉頭皺了皺,剛剛他用靈識在小島上面探查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什麼端倪。

這裏也根本沒有什麼神祕的洞穴。

而劉天師之前來的地方就是這裏,當年他也就是在這個小島上面遇到的那個神祕洞穴。


“是啊,我親眼看到過,有差不多跟着小島一樣大的巨龜,不對,應該說一個巨龜揹着一個小島,小島上面非常的肥沃,傳說還有神祕的洞穴。”

店小二打開話匣子,激動的說道:“我們以前這邊很貧窮的,可是很多修真者都會來到這裏,從而帶動了我們這邊的經濟發展,哈哈,我現在也是百萬富翁。”

秦宇有些疑惑的看了店小二一眼,發現這個傢伙並沒有說謊。

當年確實見到過一隻巨龜揹着一個小島四處溜達。

只是這巨龜時而出現在海面上,時而消失在大海深處,蹤跡難尋。

很多修士過去之後,都沒有找到落腳點,不得不返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