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冷笑起來,準備當場結果史天翼。

雖然史天翼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他卻想殺秦巖。

對於這樣的人,秦巖絕對不會留情。

看到秦巖動了殺心,王珊全立即在一邊給史天翼求情:“天師大人,不要啊!他是我外甥。”

秦巖沒有理會王珊全,手心吐出魂力轟擊在史天翼的天靈。

史天翼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涌進了他的腦海,將他的大腦壓成一團,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

王珊全看到史天翼魂飛魄散,他心恨極了秦巖,可是卻又毫無辦法。

他知道他自己的命也攥在秦巖的手,秦巖讓他生,他才能生,秦巖讓他死,他只能死。

這是絕對的實力。

“希望史天翼的事情對你是一種鞭策。”

不等王珊全說話,秦巖飄出了王珊全的別墅,和慕容雪菡回到了車。

回到肉身裏,秦巖覺得全身舒坦。

“我們走。”秦巖調轉車頭開車直奔居住的大酒店。

“主人,你說王珊全會不會背信棄義?”

秦巖非常肯定的說:“他絕對不會。我現在擔心的是那個殺手組織。”

任何殺手組織都具有狼性,他們的成員被殺後,組織內部會派出新成員刺殺目標。

秦巖現在擔心這種刺殺會永無止境。

“主人,殺手組織怕啥?不是一些普通人嗎?”慕容雪菡根本看不起殺手組織。

在她的眼,殺手組織是烏合之衆。

但是秦巖不這麼認爲,任何一個殺手組織能矗立在這個世界,絕對有他生存下去的本領。

“你不瞭解殺手組織,殺手組織裏面也有一些人異士。”

“哦,有這麼可怕嗎?”

撩寵嬌妻,大叔輕點愛 “不管有沒有這麼可怕,我們都要提防。”

在秦巖和慕容雪菡說這些的時候,遠在國外的殺手組織已經收到了他們殺手被殺的消息。

一個年男人臉色陰沉的坐在會議桌前,在會議桌兩邊坐滿了其他人。

這些人都戴着黑色頭套,只露出眼睛和鼻子。

“我們的毒蛇已經死了,你們誰願意去幫毒蛇報仇?”年人冷冷的問。

黑色頭套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令主,我們都願意去。”

年人很滿意,他直接點了兩個名字:“戰狼、灰熊,你們兩個去吧!” “伯父,什麼事情?”秦巖非常客氣地問。

其實秦巖已經猜到了夏柏明爲什麼給他打電話,肯定是古墓醫藥公司和狐狸精美容院的事情。

“秦巖,合格證書全部下來了!”夏柏明笑呵呵地說。

秦巖知道王珊全害怕了。

現在白家已經變成了殘廢,王珊全沒有了靠山,自然不敢再和他對着幹了。

“好的!我知道了。”

掛了手機,秦巖笑眯眯地對慕容雪菡說:“雪菡,咱們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咱們玩幾天再回去吧!”

慕容雪菡害羞地點了點頭。

她知道秦巖什麼意思,肯定是想和她好好的溫存溫存。

回去了雖然也可以溫存,但是身邊的人太多,畢竟不是很方便。

哪裏有在外面方便,想做什麼做什麼。

不過緊接着,秦巖突然想起一件令他鬱悶不已的事情。

戰孤城他們還被白家困在靈地裏面。

如果秦巖不及時破掉陣法,雖然戰孤城他們不會有事,但是靈地與天地隔絕,沒有了天地靈氣的輸入,日月精華吸收,品質絕對會下降。

靈地可是秦巖的一大寶藏啊!

治療鬼疾以及製造化妝品和藥物都要用到它。

如果靈地除了問題,相當於斷了秦巖的財路,這可萬萬使不得。

“雪菡,我恐怕要食言了!”秦巖苦笑起來,眼滿是無奈。

“啊?主人,怎麼了?”慕容雪菡好地問,不明白秦巖爲什麼這麼說。

“唉!事情是這樣的……”

秦巖當即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訴了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聽完秦巖的話,雖然心裏面有一點點小失望,但是她還是覺得秦巖要以大局爲重,當即規勸秦巖:“主人,還是正事要緊,咱們先回去吧!至於那九九八十一種姿勢,我肯定給你留着!”

說到最後,慕容雪菡羞紅了臉,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秦巖點了點頭,當即收拾東西來到酒店大廳結賬。

開車了高速公路,秦巖直接將車定速在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時。

這個速度是告訴公路的最高限速。

當秦巖他們從帝都開出一百多公里之後,汽車的輪胎突然“砰”的一聲爆響起來。

緊接着,汽車像脫繮的野馬,瘋了一樣向護欄撞去。

“主人,小心!”慕容雪菡大驚失色,大聲吼叫起來。

秦巖顧不和慕容雪菡說話,一腳踹在天窗,整個人從座位彈起來,從天窗飛出來。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一把抱住秦巖,帶着他向前飄去。

“砰”的一聲巨響,汽車撞在了護欄,車頭深深地凹陷回去,並且翻過護欄摔在高速公路外面,最後還滑行出一段距離。

護欄也被撞的凸出去,眼看要斷了。

如果是普通人,此刻已經被方向盤擠成了兩半。

慕容雪菡帶着秦巖飄到地面,滿臉疑惑地看着汽車:“怪,爲什麼會突然爆胎。胎壓測試器沒有發生異響啊!”

秦巖的奔馳s600安裝了較好的胎壓測試器。

只要輪胎漏氣,胎壓測試器立即報警。

這樣可以有效地減少車禍。

秦巖也覺得特別怪,快步走到汽車面前,仔細地研究起來。

當他看到汽車輪胎有彈孔後,不由眯起了眼睛。

毫無疑問,這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在謀殺他。

與此同時,在八百米外的戰狼驚呆了,他難以置信地看着秦巖,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像電視裏面的超人一樣,從汽車的車窗飛出來了,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而蹲在另一個角落裏面的灰熊則眯起了眼睛,嘴裏面喃喃自語起來:“嗯?不會吧!居然是陰陽師!”

“主人,看來有人想謀殺你!而且這個人在附近!”慕容雪菡咬牙切齒地說,同時眯起眼睛向四周望去。

對秦巖下手的人,無論是誰,慕容雪菡都會將他當成仇人。

此刻慕容雪菡暴怒異常,特別想將暗殺秦巖的人找出來。

“嗯!讓我們來看看他在哪裏!”

秦巖拿出一個羅盤,將一張符紙放在面。

隨後秦巖念動咒語對着符紙指去。

符紙無火自燃,燃燒成飛灰。

秦巖對着符灰輕輕吹去,符灰全部滲透進羅盤裏面,像水滲透進土裏面一樣。

不一會兒,羅盤出現了十幾個紅點。

其十多個紅點正在快速移動,只有兩個紅點安靜地呆在原地。

“雪菡,你說暗殺我的人是移動的這些紅點,還是靜止的這兩個紅點?”

秦巖擡起頭笑眯眯地問。

“當然是移動的紅點了!”

一般情況下,殺手在殺完人後會馬離開,因爲留下來會暴露自己的行蹤。

所以慕容雪菡覺得移動的紅點鐘,肯定有殺手。

“咱們打個賭吧!我說暗殺我的人是靜止的紅點!”

“主人,你還真有閒情雅緻!”慕容雪菡無語地說。

“反正也無聊啊!反正他們也跑不了!”

“那你賭什麼?”

“現在先不告訴你,到時候你知道了!好了,我去找這兩個傢伙,你去找其他人!”

秦巖指着靜止的兩個紅點說。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化作一股陰風消失在秦巖面前。

秦巖轉動了一下脖子,擡起頭辨別了一下方向,向戰狼所在的位置走去。

戰狼躲在山背面。

那裏是一個極爲隱蔽的地方,是狙擊手最喜歡的藏身之所。

看到秦巖向自己走來,戰狼心涌起了驚濤駭浪:什麼情況?這傢伙怎麼向我走來了?莫非他知道我藏在這裏?

看到秦巖向戰狼走去,灰熊不由皺起了眉頭,自言自語地說:“難道這個人會尋魂定魄之法?如果真是這樣,我必須走了!”

灰熊曾經和一些陰陽師有過交集,深知陰陽師的厲害。

不過當灰熊這邊剛剛動身的時候,秦巖已經知道了。

“土地把岸,河神守江,天地下,封封決絕!”

慢著,你是教主!!! 秦巖念動咒語,對着羅盤代表灰熊的紅點指去。

灰熊的腳下立即升起數根藤蔓,將灰熊緊緊地纏住。 灰熊大驚失色,完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剛準備大聲尖叫,藤蔓伸出一根樹枝,塞進了灰熊的嘴裏。

灰熊只能發出“嗚嗚嗚”的低吼聲。

豪門歡:司長的償債新娘 阻止完灰熊,秦巖繼續向戰狼走去。

戰狼在心嘿嘿冷笑起來:真是不知好歹,居然敢過來送死。

戰狼拿起狙擊槍,瞄準了秦巖的眉心,準備等秦巖走進後,一槍打死秦巖。

現在秦巖還走在高速路邊,沒有進入山坳裏面,如果把秦巖打死了,絕對會驚動其他人。

當秦巖走進山坳後,戰狼翹起嘴角冷笑起來:兄弟,對不住了。

戰狼扣下了扳機,“轟”的一聲低吼,子彈從狙擊槍急速射出。

當子彈飈射到秦巖面前時,突然像被無形之手抓住了,前進不得分毫,也無法從半空掉下去。

看到這一幕,戰狼愣住了,他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秦巖伸出手將子彈從面前拿下來,隨手扔在地,然後繼續向戰狼走去。

戰狼的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慘白,他終於明白毒蛇爲什麼會死在秦巖的手裏面了。

心驚之下,戰狼端起狙擊槍“砰砰砰”的接連向秦巖點射,每一槍都瞄準了秦巖的眉心。

但是當這些子彈快要射到秦巖面前的時候,全部停了下來,像排隊等候車的人一樣,懸停在秦巖面前。

秦巖輕輕一揮手,這些子彈接連落在地,發出清脆的響聲。

戰狼被徹底驚呆了,他戰戰兢兢的站起來,轉過身準備跑。

秦巖拿出一張符紙,在面哈了一口氣,然後拋向天空,念動咒語對着符紙大聲喝道:“去!”

符紙“轟”的一聲無火自燃,全部燒成飛灰。

但是符灰卻化成一條透明的絲帶,“嗖”的一聲向戰狼捲去。

眨眼間,戰狼被透明的絲帶捆的結結實實。

但是戰狼看不到透明的絲帶,他以爲秦巖在施展妖術,將他捆綁起來。

他嚇得全身戰慄起來。

不一會兒,秦巖走到了戰狼面前。

看到秦巖,戰狼閉了眼睛,等候着秦巖殺掉他。

秦巖沒有殺他,而是將手放在他的天靈,對他開始搜魂。

戰狼的記憶很快涌進了秦巖的腦海,秦巖在戰狼的記憶裏看到了他們組織派人刺殺他的場景。

秦巖從戰狼的口袋裏拿出一部手機,給殺手組織的牽頭打去了電話。

殺手組織有一個人的代號叫牽頭,他們負責聯繫買家,同時負責分配任務。

十幾秒後,牽頭接起了電話:“任務完成了?”

“不,沒有完成,他們失敗了。”秦巖口氣平淡的說。

聽到秦巖的話,牽頭沉默下來,不再說話。

“我希望今天的事情到此爲止,如果你們組織的人再敢找我的麻煩,那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嬌妻難寵:顧少的心尖寵 “秦巖先生,你殺了我們的人,我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這是規矩,請你見諒。”牽頭語氣平淡的說,似乎根本沒有把秦巖放在眼裏。

如果不是因爲牽頭距離秦巖太遠,秦巖此刻早將牽頭的魂魄通過無線信號拘過來了。

雖然秦巖現在晉升成了天師,但是他也只能在十多公里內,通過無線信號將別人的魂魄拘過來。

牽頭現在距離秦巖萬公里遠,秦巖根本無法施展拘魂術。

即便秦巖晉升到了天尊,也無法實現。

“這麼說,你們準備和我槓了?”秦巖冷冷的問。

“啪”的一聲,牽頭掛斷了電話,秦巖的手機裏面傳來了“嘀嘀嘀”的聲音。

原本秦巖想和牽頭講和,所以沒有殺灰熊和戰狼。

可是現在牽頭居然對秦巖的話置之不理,頓時將秦巖氣炸了。

好!既然你們狂妄自大,那不要怪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