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看到一根水桶粗的柱子豎在不遠處,無數沙土從自己這邊蔓延過去,埋住了柱子的底部。

這個墓宮與趙子神當初猜想的一樣,果然是因爲發生了地質災害,墓宮的西南角被切下了一塊,致使墓宮中的氣息外泄。

此時此刻秦巖對趙子神佩服的五體投地,一般人能找到墓宮就不錯了,可是趙子神不但能找到墓宮,還能找到墓宮被摧毀的一角。

其實秦巖並不知道,如果這個墓宮沒有氣息外泄,趙子神即便再神,沒有四五天的堪輿勘探也不可能找到墓宮,正因爲墓宮內的氣息外泄,他才能這麼快找到。

墓葬是很有講究的。

在古代,只有帝王纔可以葬進墓陵,皇親國戚以及高官貴胄可以葬進墓宮,普通官員可以葬進墓室,再普通的人只能葬進墓穴。

墓陵之所以稱爲墓陵,是因爲墓地裏面不但要有山有水,還要有宮有殿。

其實就是一個縮小版的皇城。

墓宮要比墓陵簡單一些,只能有宮有殿。

當然了,也可以在宮殿裏面佈置花園假山等,不過不能像墓陵那樣,在宮殿的外圍佈置山巒園林以及鄉村田園。

墓室就更加簡單了,一般是好幾個偏墓室中間圍着一個主墓室,不過各個墓室的功能都不一樣。

就像人們住的三室兩廳,或者是四室兩廳,有餐廳有客廳,有主臥有次臥,豪華一點的還有保姆房。

至於墓穴就更加簡單了,也就是現在人們見到的非常普通的墳墓。

之所以稱之爲墓穴,就是因爲只挖了一個深坑,將棺材放進去即可。

“我去!終於挖到了!”張迪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就要跳下去。

趙子神一把拉住張迪,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你小子不要命了嗎?等一等!”

緊接着,趙子神轉過頭向馬嬌看去:“我的活幹完了,接下來該你露一手了!”

馬嬌點了點頭也不客氣,拿出四根蠟燭點燃,念動咒語招來四個孤魂野鬼:“去!把四根蠟燭分別放進墓室的東南西北四個角!”

四個孤魂野鬼點了點頭,分別端着一根蠟燭向墓宮的四個角飄去。

不一會兒,離斷口處最近的墓宮南角和墓宮西角被放上了蠟燭。

一分鐘後,墓宮的北角也被放上了蠟燭。

可是當第四個孤魂走到墓宮東角的時候,突然淒厲地慘叫起來,就連蠟燭都在瞬間熄滅了。

孤魂的叫聲本就淒厲,此刻在陰森森的墓宮中突然響起,就顯得更加淒厲恐怖了。

聽到這一聲慘叫,秦巖四人不約而同地向墓宮東角望去。 墓宮東角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到。

秦巖和馬嬌分別拿出一疊符籙,準備隨時出手。

張迪也警惕地看着四周,攥緊了雙拳。

只有趙子神沒有當回事,從懷裏面抽出一杆大煙袋,不緊不慢地將菸絲塞進去,再用魂火點燃,“吧嗒吧嗒”地吸起來。

煙霧被趙子神吐出來,向四周瀰漫開。他感慨無比地說:“想不到這墓宮這麼兇險,還沒有進入宮門就出幺蛾子。”

趙子神話音剛落,墓宮之中突然颳起一股陰風,將放在墓宮其他三個角上的蠟燭吹滅了。

墓宮再次陷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中。

看到這裏,馬嬌當即念動咒語,想將另外三個孤魂野鬼召回來。

可是另外三個孤魂野鬼就像消失了一樣,遲遲不來向馬嬌報道。

“它們不是遇害了,就是被對方控制了!”趙子神嘆了口氣說。

“主人!讓我幫你進去探一探!”慕容雪菡給秦巖傳言,飛身而起向裏面飄去。

“給我回來!裏面危險!”秦巖念動咒語,手腕一翻,一隻無形的手從秦巖手掌上飄出去,抓住了慕容雪菡的胳膊。

慕容雪菡轉過頭,詫異地問:“主人?這……”

秦巖沒有理會慕容雪菡的話,直接將她一把拉到了身邊。

被拉回的那一刻,慕容雪菡心中激動無比:主人對我真好,居然怕我以身犯險,我以後一定要好好的伺候主人,不但要給他端茶倒水、鋪牀疊被,還要……還要給他解鎖九九八十一種姿勢。

想到這裏,慕容雪菡頓時害羞的低下了頭。

經過各種道士的深入研究,他們一共研究出男女交合的九九八十一種姿勢。

這些姿勢從易到難共分爲上三套、中三套和下三套。

其中每一套姿勢共有九種。

比如說老漢推車、老樹盤根這種姿勢屬於下三套中的第一套。

中三套的姿勢要比下三套複雜的多,不過一般女鬼都能完成,很多身體柔軟的雜技女演員也能完成部分姿勢。

至於上三套,那比中三套還要刺激,不但人無法完成,就是一些沒有訓練出來的女鬼也無法完成。

所以慕容雪菡決定了,爲了主人的性福,一定要學好上中下九套姿勢,讓主人以後性福樂無邊。

秦巖此刻還不知道慕容雪菡在想這些。

其實剛纔秦巖之所以將慕容雪菡拉回來,那是他的大男子主義在作祟,他覺得慕容雪菡雖然是女鬼,但也是女的。

一個堂堂正正的大男人不衝鋒在前,怎麼能讓自己的女人衝鋒在前。

於情於理說不過去。

“天師,你爲什麼不讓鬼僕去探查?”趙子神心中非常詫異,道士養鬼僕爲的就是這一刻,沒有危險鬼僕要上,有危險鬼僕更要上。

“因爲她是我的人!”秦巖慢條斯理地說。

聽了秦巖的話,趙子神直翻白眼,覺得秦巖就是一傻蛋。

慕容雪菡聽了秦巖的話,頓時心花怒放:主人你真好,等咱們出了這座古墓,我就把我守了這麼多年的元陰交給你,幫助你早日晉升爲道師。

女鬼也有元陰,雖然比活人少一些,但也可以幫助道士提升實力。

這也是很多道士喜歡養女鬼的原因之一。

“那我們誰下去?”趙子神一邊說着,一邊向張迪望去。

趙子神寧願自己下去也不能讓秦巖下去,秦巖可以幫助自己孫子續命。

馬嬌肯定也不能下去,趙子神可惹不起馬家。

至於自己,趙子神覺得自己還沒有活夠。

所以嗎?趙子神覺得柿子還是要撿軟的捏。

看到趙子神向自己看來,張迪當即就明白了趙子神的意思:“他嗎的,老子不下去!老子不要裏面的寶貝了!”

張迪轉過身就要走。

可是張迪剛剛轉過身,就覺得有人揪住了他的衣領,將他扔進了墓穴中。

張迪頓時從土堆上滾了下去。

他一邊向下滾,一邊氣得破口大罵:“趙子神,我草你媽!”

趙子神吸了一口煙又吐出來,不緊不慢地說:“切!有膽子你就去啊!我媽正好在陰曹地府寂寞的很,急需要一個男寵排遣孤獨!”

聽到趙子神的話,秦巖差點從土堆上栽進墓宮裏。

一直以來,趙子神在秦巖的心目中都比較高大上,可是秦巖現在才發現,原來每個人都有另外一面。

“趙大師,張迪他沒事吧?”秦巖擔心地問。

“天師!沒事,我在他身上下了鬼蠱!”趙子神笑着說。

聽了趙子神的話,秦巖懸着的心落進了肚子裏。

可是張迪滾到墓宮宮底後,卻沒有了動靜。

“張迪?”秦巖大聲叫起來。

沒有人回答。

“張迪?”

還是沒有人回答。

秦巖當即拿出一道火符,念動咒語向墓宮宮底扔去。

當火符落到墓宮宮底之後,“轟”的一聲燃燒起來,將四周三米左右的地方都照亮了。

然而張迪根本不在下面。

“這是怎麼回事?”秦巖轉過頭問趙子神。

趙子神擰起眉頭,念動咒語。

當咒語唸完後,趙子神突然臉色大變:“不好!我和鬼蠱失去聯繫了!這可不是好兆頭!”

秦巖想也不想當即向下面走去。

“師弟,不可!”馬嬌大聲說。

“主人,等等我!”慕容雪菡毫不猶豫地飄到了秦巖身前,並且先秦巖一步飄到了墓宮宮底。

看到秦巖進了墓宮,馬嬌也毫不猶豫地跟着向墓宮宮底走去。

“一道光,三才明,九宮耀,萬星閃閃照陰陽!”趙子神嘆了口氣,念動咒語拿起大煙槍在半空中一抖,無數正在燃燒的菸絲從煙鍋中飛出,就像天上閃閃發光的星星一樣,照亮了地宮中一大片區域。

只不過星星散發出來的都是白光,而菸絲散發出來的都是紅光。

看着頭頂上方猶如羣星閃耀般的菸絲,秦岩心中驚訝無比,他這時才知道,原來趙子神手中的大煙槍居然是一把法器。

緊接着,趙子神雙腳點地,輕飄飄地落在了地宮宮底,站到了秦巖的身邊。 藉着菸絲散出的紅光,秦巖向四周望去,並沒有發現張迪。

奇怪,這小子哪去了?

“天師,這墓很古怪,不如我們先出去,等叫上一些朋友再進來。” 引闕閣 趙子神臉色凝重地說。

秦巖搖了搖頭,他不想把張迪丟在這裏。

雖然張迪這小子既好色又討厭,但是畢竟是自己的同學,秦巖可不希望張迪死在這裏。

“既然這樣,那我就捨命陪君子吧!”趙子神嘆了口氣,嘴裏面突然“嘶嘶”地叫起來。

這聲音聽起來就像蛇在吐信子。

不一會兒的功夫,盜洞洞口居然躥下來八條一米長的灰蛇。

這些蛇排成一行人立起來,“嘶嘶嘶”地朝趙子神吐着信子。

看到這些蛇,馬嬌當即尖叫起來,跳到了秦巖的身上。

她的胳膊緊緊地抱住了秦巖的脖子,雙腿緊緊地夾住了秦巖的腰,就連臉也埋在了秦巖的脖根處。

身上突然多了一個人的重量,秦巖一個踉蹌沒有站穩差一點摔倒。

他一步向前踏出,趕快穩住身形,並且立即伸出雙手抱住了馬嬌的屁股,防止馬嬌的身體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下墜。

馬嬌哈出的氣,恰好噴在了秦巖的脖根上,一陣瘙癢頓時傳遍全身。

馬嬌胸前的傢伙緊緊地壓在秦巖的胸口上,壓得秦巖有些喘不上氣。

再加上馬嬌的這個動作讓秦巖想起了動作片裏面的一個經典動作。

秦巖頓時就不淡定了,隱隱覺得自己產生了生理反應,而且在瞬間就開啓了直升機模式。

“女娃子怎麼都怕蛇!真是無法理解!”趙子神無語地搖了搖頭,對着八條蛇向墓宮裏面一指。

八條蛇當即“嗖”的一聲竄出去,消失在漆黑的墓宮中。

看到馬嬌就像章魚似得緊緊吸在秦巖身上,慕容雪菡羨慕不已,我什麼時候也能這樣啊!

秦巖拍了拍馬嬌的後背說:“師姐,蛇走了!”

“啊?是嗎?”馬嬌擡起頭向地面上望去。

當她看到的的確確沒有蛇後,立即鬆開秦巖的脖子準備從秦巖的身上下來。

不過緊接着,馬嬌愣住了,伸出手向屁股下面抓去,自言自語地說:“這是什麼了?怎麼頂在了我的屁股上!”

當馬嬌抓住頂住她的東西后,立即睜大了眼睛,臉上升起了兩片絢麗的彩霞。

秦巖在這一瞬也睜大了眼睛,只覺得自己的整個世界都被馬嬌抓住了。

“秦巖!你……”馬嬌跳下來,狠狠地推了一把秦巖,她原本想將事情說出來,但是最後卻忍住了。

因爲趙子神在這裏。

秦巖有些委屈地說:“師姐,是你跳到我身上我才產生反應的!更何況剛纔也是你抓我的!你不能這麼不講理吧!”

“你……哼!等咱們出了古墓我再收拾你!”馬嬌放下一句狠話,轉過身看向了別處。

秦巖聳了聳肩,無語地在心裏說,女人爲什麼都這麼不講理啊!

慕容雪菡飄在一邊,真想告訴秦巖,她願意讓秦巖隨便來,可是這裏面有人又有鬼,慕容雪菡畢竟是個小女生,實在是說不出那麼粗俗的話。

“別吵吵了,趕快走吧!”趙子神提着大煙槍,大步流星地向墓宮裏面走去。

不一會兒,秦巖等人就來到了墓宮宮門之前。

墓宮宮門高達三米,是用非常堅固的紅木做的,宮門從上到下、從右到左雕刻着六幅畫。

每一幅畫都畫着一個女子。

分別描述了女子從小到大的六件大事。

在最後一幅畫中,女子衣着鮮豔,盤着頭髮,頭髮上面插着各種裝飾,居然和秦巖之前見到的那個女鬼一模一樣。

女子身邊簇擁着很多人。

這些人有婢女,有太監,還有護衛。

無論是畫中的人物,還是畫中的景物,都被當時的工匠雕刻的栩栩如生,看起來就像活了一般。

秦巖不由在心中感慨,覺得古代的工匠實在是技藝非凡。

就在秦巖看的入迷之時,其中一個金甲護衛突然轉過頭,豎起雙眉向秦巖看來。

這是怎麼了?

秦巖還以爲自己看花了眼,不由向雕畫上的其他人望去,這些人居然也都轉過頭擰起雙眉向秦巖看來,而且眼珠子還在轉動。

看到這裏,秦巖倒吸了一口涼氣,忍不住向後退開。

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

與此同時,馬嬌和趙子神也忍不住向後退開。

“哈哈哈!”雕畫上面的一個太監甩動拂塵,突然尖聲尖氣地大笑起來。

緊跟着,其他太監、婢女,以及護衛也跟着哈哈大笑起來。

“公子,你終於來了!本宮等你等的好辛苦!”雕畫中,公主伸出手,欣喜異常地看着秦巖。

看到這一幕,秦巖以爲自己眼花了,聽到這笑聲,秦巖以爲自己耳鳴了。

但是當秦巖轉過頭向馬嬌和趙子神看去後,他才發現,不是自己眼花了,也不是自己耳鳴了。

他剛纔看到的一切,聽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因爲馬嬌和趙子神此刻也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