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目光詫異看向李晴雪。

「秦哥哥,不要這麼小氣嘛!」

「要不這樣,今天你買車的錢,我出。」

甜戀虐寵:蒼少,難馴服 李晴雪神情撒嬌,利誘說道。

秦穆然沉思,這倒也是筆不錯的交易,有人幫忙買單,這種好事兒,他秦穆然沒有理由拒絕。

「也行,不過剛才李老爺子可說,讓我看好你,所以出去后,一切我說了算,如何?」

秦穆然笑道。

「那不行……」

「那就免談,我現在就跟李老爺子打個電話,告訴他你不過是想溜出去玩兒而已,反正我也不差一輛買車的錢。」

秦穆然說著,已經翻出了李洪天的電話號碼。

「行行行,算你狠,都聽你的。」

李晴雪滿臉無奈,朝秦穆然瞥了一個白眼。

作為李家的掌上明珠,李晴雪其實並不自由,每天外出都得經過家裡同意,即便出去,身後也要跟著泰森等一眾李家保鏢,影響心情。

……

上午十點鐘,洋城新城區域,正在開展大型車展活動。

據李晴雪介紹,這場車展活動,是由西方汽車行業高管直接策劃,目的是為了打開夏國市場,所以很多車型都是新款,不乏豪車超跑。

這次車展,足足有五十餘家4S店入駐,車型之多,更是讓人眼花繚亂。

較往年不同的是,平常車展,向來只是展示,而今年這屆車展,客戶如果喜歡,可以直接下款提車,甚至打出了交款即可提車的廣告,更像是一場打著車展旗幟開展的營銷活動。

李晴雪陪秦穆然走進車展現場,石大壯也緊隨其後。

此刻,這裡已經觀客擁擠,雖然大多數人都是一些來看熱鬧的愛車平民,但其中也不乏一些富家紈絝子弟。

秦穆然晃眼四周,大多都是一些中等價位,型號老舊的跑車,並沒什麼太多新意。

「小辣椒,洋城好歹也算是夏國南方第一大都市,這麼大的車展,都沒有一輛鎮店之寶嗎?」

秦穆然笑道。

「啊呦,這些車,還入不了你的法眼嗎?」

雄霸天下三國魂 李晴雪冷眼回道。

「嘖嘖……實在太大眾化了,沒意思。」

「那也總比某些人開的二手邁騰要好上幾百倍吧!」

李晴雪神情有些挖苦,顯然是在諷刺秦穆然。

「不一樣,主要這次買車,有人給報銷,哈哈……」

秦穆然笑道。

「喂,小秦子,我勸你知足,買個邁騰就挺不錯的,這些超跑不好,兩座,還耗油,不實惠。」

「這就不用你李大小姐擔心了,你只要履行好你的諾言,待會兒幫我刷卡就行了。」

秦穆然笑道。

言罷,秦穆然陪石大壯徑直朝車展會場中心走去。

對於車展活動,停在外面的車,多半都是一些湊數的大眾車,真正的好貨,十有八九會停在車展中心位置。

剛進車展中心,只見車台上,停著一輛耀眼的血銀色路特斯跑車。

車台四周,八個安保人員,環繞警戒,圍觀者被擋在警戒線之外。

秦穆然嘴角一揚,笑道:「最新款路特斯?看來這場車展,還是有好貨的呀!」

李晴雪不禁喉嚨一緊,咽下一口唾沫。

「姓秦的,你要打算買這輛車? 另類保鏢:美女總裁愛上我 我可報銷不起,路特斯,你拿本小姐當土豪打呀!」

李晴雪驚訝道。

「土豪?堂堂洋城三大世家的李大小姐,您可比土豪有錢多了。」

秦穆然厚顏無恥笑道。

「我去,你還能要點而臉嗎?」

「臉?值多少錢?如果不值錢的話,那我不要臉,我只要車。」

秦穆然嘻嘻一笑,朝車台圍觀了過去。

這時候,一名西裝銷售經理,面色嚴肅,朝秦穆然走來。

「先生,請您站在警戒線外觀看,這輛車太貴,稍有剮蹭,您可賠不起。」

秦穆然眉頭一皺,面帶笑意,目光看向銷售經理,笑道:「我想你是誤會了,我不是來看車的,我是來買車的,這輛車多少錢,我買了。」

「先生,請您別開這種無聊的玩笑。」

「我現在像是在開玩笑嗎?」

秦穆然回道。

「先生,這款路特斯666型,可是最新款首車,全世界獨一無二,落地價格,三千八百萬,您說您要買車?呵呵……」

銷售經理趙興瑞冷聲哼笑道。

在他看來,秦穆然穿著平平,怎麼可能買得起這種級別的超跑?

婚途漫漫:阮少的替嫁新妻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響起一陣腳步聲,秦穆然回頭看去,居然是陸家陸永慶,身後還跟著昨晚那名陸家強者盧天佑。

「趙經理,這輛車,我們陸家買了!」

趙興瑞立刻態度大變,滿臉恭敬道:「原來是陸少爺,您真有眼光,陸少爺請……」

秦穆然眉頭一皺。

「我剛才好像說過,這輛車,我買了。」 “六道輪迴,我們的歸宿!”

“六道輪迴,我們的歸宿!”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無數的死靈在空中如同蝗蟲一般向着趙小川匯聚。

那些培養基中的御鬼士們眼神呆滯,如同喪失了魂魄一樣,修爲高深的飛向空中,修爲弱一些的則搖搖晃晃來到趙小川的下面,口中喃喃自語,朝着天空高舉雙手。

地面更是一陣蠕動,一些頭上頂着蜈蚣,蜘蛛的白骨和殭屍從中爬出,向着趙小川走去。

黃大師用還魂草將受傷的衆人救醒,然後將原本要喪失理智的夏雨青打入顧媛夢的身體中,最後累的趴在了地上。

“我的媽啊!真是累死我了!”

衆人看着周圍恐怖的畫面,不由自主的縮成一團,然後看向躺在地上的黃大師。

“黃皮子,你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爲什麼我會附在這個女人的身上?”顧媛夢,應該說是夏雨青開口問道。

黃大師翻了翻白眼,說道:“如果你不喜歡這個身體,那完全可以離開,不過我要提醒你,如果現在你厲害,很有可能會加入他們的大軍!”

黃大師指着路過他們身邊的白骨,不屑的說道:“老夫救了你,你這瘋婆子知不知道?”

夏雨青默然,她不喜歡這個身體,但是卻更不喜歡和周圍的行屍走肉一樣。

“小寶,小寶,我的孩子,他在那裏?他在什麼地方?”

剛纔被小寶偷襲,導致昏倒的星兒醒了過來,不過她好像沒有注意到周圍的景象,而是發了瘋一般尋找着小寶的蹤跡。

“你有沒有見到我的小寶?他大概這麼高?很可愛的!”

星兒不斷地問着所有人同樣的問題,所有人皺紋,實在無法將“可愛”這個詞套用在小寶的身上。

“他在那裏!”夏雨青指着天空中的如同惡魔的趙小川說道,頓時讓所有人一愣。

“這夏雨青竟然會主動和人們說話?真是不可思議!”

所有人腦中不由自主的冒出這個念頭,甚至於就連星兒也爲微微一愣,但很快星兒變反應了過來。

“謝謝!”

星兒低聲說道,然後擡頭向着天空中望去,不由一呆。

天空中,趙小川靜立着,周圍聚滿了無數的靈體和御鬼士。

它們如同朝聖般用炙熱的目光看着趙小川,將趙小川襯托的如同一個古代的皇帝。

快穿系統:漫漫重生路 “發什麼了什麼?”星兒看到眼前景象,驚訝地叫道。

衆人搖頭表示不知,黃大師沉吟片刻,轉頭看向沉默的胡籽和牧童,緩聲道:“如果我沒猜錯,趙小川應該是鬼化了吧?”

鬼化,之前郝大寶也有過一次,那種喪失理智,六親不認的情景衆人還記得。

胡籽和牧童其實在剛纔一直沒有看口,直到現在黃大師說話,纔有了反應。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齊齊幽幽的嘆了口氣。

“沒錯,是鬼化,沒想到竟然來的這麼早!”胡籽嘆息道。

“你們早就知道趙小川會鬼化?那爲什麼不早點提醒我們?”

星兒在天空中巡視一圈,看到小寶竟然和其他靈體一樣跪倒在趙小川面前,頓時火了。

“每一代輪迴者只有經歷了大悲大喜纔會鬼化,從而成長!”牧童解釋道:“但是具體怎麼樣根本無法預測,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輪迴者必然會經歷鬼化!”

“第八世,也就是胡籽經歷過,我也經歷過,根本無法避免,這就是輪迴者的宿命!”

說到這裏,牧童轉頭看向天空中的趙小川,繼續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你的兒子,這對於他來說未免不是好事!”

“恩?你什麼意思?”星兒問道。

胡籽冷哼一聲,道:“那小寶的孩子應該是某人的轉世,你不是一直在找什麼解靈人麼?”

衆人驚訝的看着胡籽,星兒先是一愣,然後激動道:“你知道他的下落?”

“不知道!”胡籽斬釘截鐵地說道:“不過每當輪迴者鬼化時,身體周圍會形成一個包含着輪迴之力的精神力場,凡是在力場中的生靈都會看到他的前世今生,想必那個叫做小寶的傢伙也不會例外。”

衆人面面相覷,覺得這有些不可思議,而星兒則沒有想那麼多,而是眼中迸射出炙熱的光芒。

“好了,該說的我們都說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走了!”

衆人還在消化着胡籽的話,但牧童忽然衝着胡籽說道。

胡籽點點頭,和牧童並排站在一起,然後在衆人沒有反應過來得時候,化作兩道星光向着趙小川飛去。

“等等,你們要去什麼地方?”黃大師大聲喊道,他總覺得這兩者有什麼事情再瞞着他們。

然而兩人並不停歇,而是劃破空間,瞬間竄入了趙小川身後的一個黑洞之中。

“吼!”

在兩者竄入黑洞的剎那,那些鬼物似乎感受到了什麼,眼中光芒一閃,興奮地仰天咆哮,似乎在慶祝着什麼。

“該死的,我要問的問題還沒有問完呢!”黃大師低聲咒罵道。

王燁皺眉問道:“黃大師,你還想問什麼?”

黃大師回到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問道:“你們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奇怪什麼?”夏雨青問道。

“滴,轉生計劃再次啓動,警告,警告,空間能量達到上限,空間維度變化,空間..”

轟!

黃大師還未回答夏雨青的問題,之前那冰冷的機械聲竟然再次響起。

然而那陣機械聲並沒有持續多久,原本屹立在天地間殘破的大將軍轟隆一聲炸開。

劇烈的火光混着濃煙在在空中肆虐,形成的能量風暴更是不知道將多少靈體捲入其中。

“是大將軍之前用觸手纏繞的飛船爆炸了,不過那聲音是怎麼回事?”王燁醒悟過來,驚訝的喊道。

“該死的,轉生計劃居然再次運行了起來,看樣子我的猜測是正確的。”黃大師附身蔣舟舟的身體,狠狠一拳擂在地上。

拳頭鮮血直流,露出其中森森的白骨,然而黃大師卻並不在意,而是臉上充滿了悔恨。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把話說清楚!”夏雨青皺眉問道。

“鬼化,這是輪迴者的鬼化啊!”黃大師憤恨的吼道:“鬼化會讓靈體發狂,而輪迴者本身蘊含的力量更是可怕,你們說如果他發狂,這個世界會怎麼樣?”

“怎麼樣?”王燁還有些呆呆的說道。

“世界毀滅!”夏雨青問道:“是這樣麼?黃大師?”

黃大師凝重的點點頭,說道:“沒錯,用毀滅這個詞來形容可以說是再也合適不過了!要知道如果這個世界上所有的鬼物都聽從輪迴者的話,那麼這個世界建立的御鬼士體制和世界絕對會崩摧的!” 洋城車展,陸永慶冷眼瞥向秦穆然,嘴角不屑一笑。

「姓秦的,原來是你,咱們還真是冤家路窄呀!」

陸永慶冷冷一笑。

秦穆然沒有理會陸家人,而是看向車展經理趙興瑞。

「趙經理,買車總有先來後到的規矩,你這麼壞了行業規矩,就不怕你們總部追究嗎?」

秦穆然說道。

趙興瑞神情滿不在乎,對他而言,他只要知道,陸家是洋城頭號世家,只要能討得陸家開心,其他的都不重要。

「這位先生,我剛才說的已經很清楚了,這輛路特斯的價格,三千八百萬,呵呵……你買得起嗎?」

趙興瑞態度冰冷,雖然嘴上一口一個先生,神情卻寫滿了鄙視。

「這一點就不用你擔心了。」

秦穆然言道。

說著,秦穆然兩指夾出錢包,抽出隨身攜帶的那張銀行卡。

說實話,作為夏國東皇,百將之首,西方冥王殿的殿主,冥王,他的這張卡里有多少財富,連他自己都不清楚。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裡面的錢,別說買下一輛路特斯,即便是買下西方路特斯公司總部,也絕對夠用。

「現在就可以刷卡,半小時后,我要提現車。」

秦穆然輕聲說道。

趙興瑞神情有些遲疑,按照業界規矩,秦穆然如果真能拿出錢,先到先得,這一點毋庸置疑。

但是,陸家也在場,自己以後仰仗陸家的地方還有很多,絕對不能得罪。

「趙經理,你可想好了,我沒記錯的話,你們西瑞公司,這是第一次進入洋城開拓市場,以後金融運轉,可是離不開陸家照顧的……」

趙興瑞笑道,語氣意味深長。

昨晚陸家的門面車,被秦穆然一砸而空,今天這輛路特斯,陸永慶志在必得,作為洋城頭號世家,怎麼能沒輛像樣的車子充當門面?

趙興瑞沉默片刻,左右為難。

「這位先生,實在抱歉,車是我們西瑞華.夏公司夏國分店的,我作為分店經理,有權利選擇將車子賣給誰。」

趙興瑞言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