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發難。

營救行動失敗,夏國使者現在生死未卜,自己該如何給龍天正一個交代呢?

糾結片刻后,秦穆然還是接通了電話。

剛接通電話,龍天正便在電話中直接問道:「穆然,你那邊計劃進展的如何了?」

「老龍,我的計劃出了點兒意外,不過你放心,這次我會親自出馬,保證夏國使者臨海在西方的安全。」

秦穆然說道。

「好,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完成任務。」

龍天正說道。

「老龍,你這個時間打電話來,是還有什麼別的事情吧?」

秦穆然問道。

他心裡很清楚,龍天可是大忙人,打電話過來,一定還有別的消息想要告訴自己。

「不錯,還是你小子了解我呀!」

「我是想告訴你個好消息,你的東皇小隊已經到達了西方,按照行程,他們今天中午就到,有他們協助你,我相信藍天行動一定可以順利完成……」

龍天正說道。

「這麼快,太好了,他們來的正是時候,我現在正缺幫手呢!」

「老龍,我真是愛死你了,哈哈……」

秦穆然不正經笑道,神情間流露出難以掩飾的小興奮。

如今,肖戰帶領的營救小組行動失敗,秦穆然急需一支精銳奇兵,趕往巴比亞城開展第二次營救夏國使者的行動,東皇小隊是自己親手帶出來的特種小隊,擅長城市特種作戰,他們的到來,無疑是自己最好的幫手。

順便,秦穆然也想通過這次實戰營救行動,對東皇小隊作一次全面考核。

畢竟,實戰才是考核戰力的最佳辦法。

中午時分。

秦穆然讓李伯安排了兩輛車,徑直趕往了格蘭塞堡城的列車站,迎接東皇小隊的到來。

據龍天正交代,因為這裡是西方,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問題,東皇小隊是以旅客的身份來的。

趕到格蘭塞堡城列車站,因為兩大神殿開戰的緣故,偌大的車站,旅客還不到平常三分之一。

李伯陪秦穆然下車,朝車站口走去。

「秦會長,您要接的人應該馬上就到了。」

李伯說道。

秦穆然看了眼時間,中午十二點半,東皇小隊乘坐的列車,應該就是這個時間進站。

站在車站口,秦穆然點上一根香煙,剛抽到一半的時候。

幾個熟悉的身影,身穿統一的運動裝,從車站走了出來,他們一個個樣板挺直,雖然都只是穿了便裝,但還是能讓人一眼就看出身上軍人的氣質。

「秦會長,你看他們是咱們要等的人嗎?」

李伯急忙說道。

秦穆然朝李伯目光看去,只見石大壯帶領東皇小隊的隊員,神采奕奕,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秦穆然將手中的煙頭兒掐滅,朝石大壯等人走去。

見到秦穆然走來,石大壯等人立刻將手中行李放下后,立正身姿,並朝秦穆然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報告隊長,東皇小隊,共計九人,奉命前來報道。」

石大壯聲音洪亮說道。 御鬼盟是不是會在金家手上,這一點沒人可以確定,但是趙小川可以確定金家要毀在他們手中了。

“怎麼樣?還是沒有找到葉楓的蹤跡?”

趙小川和成浩兩人整整殺了一刻鐘,無人在出現在大殿之中後,趙小川開口問道。

崔美美等人臉色煞白的看着大廳中滿地的屍體和血污,神色有些不太好看。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人如此瘋狂,簡直像是着了魔一樣,完全無視他們和趙小川、成浩之間的差距,飛蛾撲火般衝向兩人。

對此,賈志文則感慨道:“這就是家族忠誠,果然厲害!”

也不知道這種厲害是說金家弟子厲害,還是說趙小川兩人厲害。

不過當他們挺高趙小川的問題後,有立刻將視線放在了成浩的身上。

成浩緩緩地睜開眼,眉頭緊鎖,道:“奇怪,我明明察覺到葉楓的氣息就在這裏,爲什麼找不到呢?”

成浩的精神力已經外放,裏裏外外搜了許多遍大廳,根本沒有任何通道,但卻又確實感應到葉楓的氣息在這裏。

莫非是一個圈套?衆人想到了之前,心中暗道。

趙小川沒有說話,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慢慢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

“該死,該死,該死,他們都該死!”

看着屏幕上死去的金家子弟,金不換心中在滴血,不斷低聲咆哮道。

繃帶男彷彿沒有看到金不換的惱怒,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屏幕中的趙小川。

“竟然如此強大?他到底是什麼境界?鬼王境?不,羅剎境?也不對?難道是傳說中的仙?”

想到剛纔屏幕中趙小川廝殺的情景,綁帶男心中越發的惴惴不安。

他原本以爲藉助“創神”計劃,製造出完美基因戰士,會將趙小川打敗,可是現在他有些不確定了。

“該死的!聽着,你給我聽着,殺了他們,不,活捉他們,我要讓他們身不如死,聽到了麼?”

憤怒的金不換打斷了繃帶男的思考。

繃帶男轉頭,眼睛剛好和金不換充滿血絲的眼睛對上,不由一愣。

“放心吧!我會讓趙小川生不如死的!”

繃帶男的眼睛閃過一道寒光,冷聲說道。

話音剛落,一聲低沉的咆哮聲從實驗室中響起,兩人轉頭。

只見最中間的培養基中金輝緩緩地睜開眼睛,身上不知何時佈滿了綠色的鱗片,頭頂長出兩根長長的黑色觸鬚,背後一雙肉翅緩緩打開,額頭處更是有一團燃燒的火焰印記不斷地跳動着。

其他的培養基中那些殭屍,幽魂以及葉楓不斷地掙扎着,培養液咕嘟咕嘟的晃動着,變得越來越渾濁,讓人看不清其中的情景,但卻讓人感受到他們的痛苦。

“成功了?”繃帶男不確定的說道。

金不換大怒,指着繃帶男罵道:“混蛋,你不是說你會創造出完美的人類麼?這個怪物是什麼鬼?我的小孫子呢?”

繃帶男剛想反駁些什麼,忽然間眼睛正好掃到屏幕上的趙小川睜開眼睛,不由驚呼一聲:“小心!”

小心!確實應該小心!

趙小川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將目光落在了大廳中間佈滿血污的厚厚的地板上。

成浩的感知沒有錯,葉楓確實在大廳中,只不過他們在地面下面,並且趙小川感知到地面下面有一股強大的生命波動。

那生命傳來的氣息非常的混雜,有靈體的氣息,有外身的氣息,還有葉楓的氣息。

“精神力很強大,類似羅剎境的強者!”

趙小川有感知了一會兒,對未知的生命體做出了判斷,然後決定先下手爲強。

“你們先退出去!”

趙小川看着衆人說道,然後他緩緩擡起右手,握拳,一個黑洞環繞着他的拳頭上。

六道輪迴拳!

趙小川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了,在經歷了黑霧奇遇後,他的精神力到達了一個駭人的地步,再次使用出來,威力更加巨大。

沒有任何停頓,原本還想詢問趙小川爲什麼的衆人在看到他的拳頭後,立刻向着大廳外面竄去。

轟!

當成浩最後一個退出大廳後,趙小川的拳頭狠狠地落在了大廳中央。

地板開裂,房屋震顫,大廳中心如同紙糊的一般深陷下去。

趙小川半眯着眼睛,完全無視了四周倒塌的房屋,順着自己的拳頭望去,當他看到一條黝黑的通道顯現後,腳下的踏天靴金光一閃,消失在原地。

大廳房屋“轟隆”一聲倒塌了下去,整座山峯都不由顫了顫,如同地震,凌影咽咽口水,小聲說道:““趙小川的動靜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崔美美連忙點頭贊同她的觀點,成浩和王燁等人則緊鎖眉頭,看着滿天激起的煙塵並不說話。

反倒是賈志文撇撇嘴,將背上昏迷的龍三整了整,道:“這算什麼?只要鬼王境全力出手就有這樣的威勢,況且下面還有個通道!”

“下面有通道!”成浩恍然,道:“原來如此!”

其他人也漸漸漏出了恍然的表情,明白剛纔爲什麼成浩找不到葉楓的藏身之地了。

然而還沒等四周的煙塵散去,遠處幾個人影快速地向着這邊飛來,正是龍傲天和星兒等人。

“你們在做什麼?”龍傲天一上來便是質問的口氣。

成浩上前一步,將衆人護在身後。

賈志文後退一步,表示和這羣人沒有任何關係。

不過很快賈志文又是眼中一亮,向着龍傲天的方向走去,準確地來說是着龍傲天身後的人走去。

“喂,胖子,你怎麼在這裏?是來看你的好兄弟麼?”賈志文笑着說道。

“喂,胖子,你說誰呢?”那人回道。

“胖子說你呢?”

“哦!原來是胖子說我啊!”

賈志文愣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自己被耍了。

不過他並沒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起來,走到那人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不虧是趙小川的好兄弟,哈哈,郝大寶你的嘴果然夠損的!”

來人正是郝大寶,當他聽到賈志文的話後,嘴角也微微露出一絲微笑。

他和賈志文曾經在貴族校園的晚會上見過,彼此映像都不錯。

畢竟兩個體型相仿的胖子在御鬼師界還是不常見的。

不過很快他便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目光,問道:“胖子,我問你,小川是不是在裏面?”

說這話的時候,郝大寶正指着倒塌的金家大廳,滿天煙塵之中。

“胖子,放心吧!”賈志文壞笑道:“你的好兄弟是不可能有事情的,他可是可以屠龍的存在。還有看到我背後的女子了麼?她可是一條龍……” 在格蘭塞堡城的列車站前,石大壯等人,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表情。

「隊長,這些日子,俺們都快想死你了,尤其是猴子,天天念叨你。」

石大壯笑道。

「想我?你小子什麼時候這麼會說話了?」

「看來,是我在訓練場上對你們的要求還是太鬆了,哈哈……」

秦穆然笑道。

石大壯等人開懷一笑。

「隊長,老石是真的想你,聽說我們這次來西方執行任務你也在,他激動的一晚上沒睡覺……」

猴子笑道。

「行,算你們這幫小子還有點兒良心,走,上車,我自掏腰包,請兄弟們改善伙食。」

秦穆然豪爽說道。

「隊長,你這麼一說,俺們還真是餓了,在軍營天天訓練吃壓縮乾糧,俺都餓瘦七八斤了……」

石大壯委屈說道。

秦穆然細細打量一眼石大壯,整個人黝黑黝黑,看樣子在訓練場上,龍女沒少整他們。

「走,今天帶你們吃大餐,讓你們好好改善一下。」

秦穆然笑道。

言罷。

眾人將行李放進後備箱,上車陪秦穆然離開,徑直朝東方酒店而去。

車上,秦穆然坐在後座,臉上洋溢著愉悅的表情。

能在西方遇到自己的東皇小隊,並且能夠一起執行任務,這讓秦穆然感到很是親切。

「大壯,這幾天東皇小隊訓練的如何了?」

秦穆然問道。

「隊長,我們自從上次離開洋城后,一直抓緊訓練,從來不敢懈怠,尤其是城市特種作戰,戰鬥力提高很快,這次藍天行動,我們可是代表著夏國的形象出戰,絕不會給你丟臉的……」

石大壯自信滿滿說道。

「厲不厲害不是嘴上說的,我得看你們的表現,要是敢在西方給我丟臉,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們這群兔崽子。」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

「哈哈……」

「隊長,放心,俺們絕對不會給你丟臉,不過兄弟們現在餓的頭暈,咱們還是先吃飯吧!」

石大壯耍嘴說道。

此刻,坐在駕駛位上的李伯,微微笑道:「兄弟們別急,秦會長已經在東方酒店安排好了接風宴,咱們馬上就要到了。」

聽到李伯的話,石大壯神情一愣,有些發懵。

秦會長?

什麼情況?

堂堂夏國百將之首的東皇,什麼時候成秦會長了?

「隊長,幾天不見,你咋還成秦會長了?」

石大壯詫異問道。

「沒什麼,就是玩玩而已,哈哈……」

秦穆然笑道。

在一路閑聊當中,車子快速行駛在格蘭塞堡城的公路上,幾十分鐘后,停在了東方酒店外。

車門打開。

石大壯等人陪同秦穆然下車,個個伸了個懶腰,站在西方的土地上,深深呼吸著空氣。

「隊長,我們在國內,有些人說西方連空氣都是香甜的,來這兒一看,也不是那麼回事兒。」

猴子說道。

「猴子,一群崇洋媚外的貨色,他們的話你也信,虧你還是咱們東皇小隊最年輕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