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陽聽了之後沉默,他的身體強度雖然強大,但都還在人類的極限範圍內,可這個飛天人,卻是全方位超越了。

“上面還說,這個飛天人本來是個探險者,這纔在服用了果實之後,身體速度大大長進。果實能強化多少,應該和強化前的身體素質有關。”

胖子又介紹到,這次他一次性將所有的消息都讀完了。

秦陽微微思考,不只是和強化前的身體素質有關,和果實在哪裏長的也有關。

飛天人吃下的果實長在樹上,果實上有濃郁的氣息,一看就非同凡響,包括他之前獲得的種子,樹上也是充滿了發光的紋路。

而胖子包裏的那顆果實,則只是普通的虎紋果實,沒有任何奇異之處,而且也只是長在草上的。

“陽哥,我要不要吃掉這東西?”胖子說道。接着,打開了揹包,露出那顆虎紋色的果實。

“胖子,我必須告訴你,果實的強大和生長的位置有關,凡是山上的,樹上的,都要更強一些,而你這個,只是草上的。”

秦陽戒告道。

胖子聽了也沉默,胖臉揉成一團,似是在斟酌。

“陽哥,我決定吃掉。沒有初始實力,後序就無法變強。”胖子一臉堅定。


秦陽也不多說了,胖子的決定很正確,確實該如此。

說着,胖子就摘下果實,幾口全部吃掉。靜靜等待接下來的變化。

“陽哥,好像沒什麼變化?”過了一會兒,胖子疑惑道。

秦陽環繞胖子一拳,確實沒有變化,飛天人吃下果實的時候臉色都變了,胖子卻屁事沒有。

“會不會是這東西根本就沒用?”胖子一臉懷疑盯着手中剩下的草,帶着掃興的將它扔在地上。

“多等等。”秦陽勸告。

撿起地上的草,這東西不適合人吃,但秦陽還是把它收了起來。

翻山越嶺,秦陽帶着氣喘吁吁的胖子一路前進。

一小時過去,他們翻過去的山有無數座。

“陽哥,咱們是不是走錯了?”胖子喘着氣,滿頭大汗。

秦陽看看手上的導航,沒有問題!

路是對的,只不過變長了,需要翻越很多的山,才能到達濟城。

粗略估計,光是翻越這些山脈的距離,就是之前從濟城到小鎮的距離。

地星變大了!

“我走不動了,陽哥,咱們休息一下吧。”胖子在後面哀嚎。

翻山越嶺,對於他這樣的胖子而言,實在是太不友好了。

“嗯?”胖子豎起耳朵,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

秦陽也聽到了,是古怪的長嘯。

“啊嗚~!”

狼嘯!

這新出現的大山內有狼?

顧不得多想,胖子感覺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渾身上下充滿了動力,催促秦陽趕緊走。

秦陽二話不多,帶了胖子快速趕路。

“神仙保佑,讓我平安到了濟城。”胖子邊走邊祈禱,看其來還像模像樣的。

瘋狂趕路,沒有絲毫休息,胖子居然堅持了下來。

直到羣星再次璀璨,二人皆是鬆了一口氣,一座龐大的城市出現,燈火通明的街道閃人雙眼。


二人漸漸放鬆,總算是看到了熟悉的城市,也就意味着不用在山脈裏繞圈了。

“吼!”

身後,傳來強烈的獸吼。

竟然是山脈中的野獸!它們也被城市的光芒吸引了過來!

二人快速前進,前往濟城。

秦陽朝後望去,山脈中,有密密麻麻的亮點,那不是螢火蟲,而是各種野獸的眼睛。

它們在窺竊繁榮的人類城市!

夜晚很寧靜,總算是趕到了濟城,胖子早先在城裏租下了一座房子,兩室一廳。

要不然怎麼說胖子家裏有企業呢,就連租房都是這種豪華的精裝。

秦陽住了一間臥室,並沒有返回郊區租的房子,現在城外有太多的野獸,郊區的危險性還是挺大的。

夜間,野獸不斷嚎叫,猙獰的聲音讓濟城失眠了。

人們都在擔心,在害怕,有人冒險拍攝了照片,發現那些野獸都要比尋常見到的大太多。

所幸,那些野獸只是圍在城外,並沒有敢進入城內。

一夜過去。

當太陽初升的時候,秦陽在房間內迎着紫霞修煉,明顯能夠感知到,自己的身體在強化。


這種能夠感受到的變強,讓秦陽頗爲興奮。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隔壁傳來一陣慘叫。

秦陽快速感到胖子門前,準備進門。卻感受到一股力量在門後阻擋他進入。

僅僅是一瞬間,秦陽就明白了,是胖子在堵着門。

“胖子,你怎麼了?”秦陽在門外大喊。

沉默一下,裏面傳來聲音:“陽哥,我好想不是人了!”

不是人!

怎麼個不是人法?

秦陽疑惑,催促胖子打開門。

過了一陣,在胖子多次檢點,秦陽保證不會做什麼出格舉動之後。

胖子終於開門了。

還是那個胖子,肥肥胖胖,圓圓滾滾,一張大臉上帶着一絲暗淡。

秦陽繞着胖子轉圈,終於是在胖子身後發現了異常。

只見胖子的褲子上破了一個洞,一條花斑的老虎尾巴從裏面探出來。

秦陽頓時忍俊不禁,極力憋着笑。

“陽哥!你說過不會笑的。”胖子大聲伸冤。

“好了,不笑不笑。這就是你吃下果實的變化?”秦陽看着那一條尾巴,猜測道。

怪不得那果實上都是虎紋,原來和老虎有關。

“陽哥,你說我是不是已經不屬於人的範疇了,早知道我就不吃那果實了。”胖子一臉難過,帶着懊悔。

“別急,先看看網上的情報。你這個肯定不是個例。”秦陽冷靜分析。

果然,手機上的情報已經鋪天蓋地。官方的消息還沒有,但是各種小道消息很多,官方似乎不再管這些情報。

也確該如此,現在整個地星都在變化,就算想管也管不了。

網絡上,昨天得到果實的人不少,只有極少的幾個吃下之後立刻就有了變化,更多的是像胖子這樣,過了一天才有了變化。


甚至有人發了一些照片,炫耀自己的變化。

有的人會噴火,有的人能在水下呼吸。

像是胖子這樣身體變異的人也有很多。

秦陽看到了有人的腦袋變成了鳥頭,有人下半身成了人馬。

最奇特的是,外國一個人吃下果實之後,整個人身上長滿了樹葉,活像是一顆大樹。

“你看,這個人比你慘多了,頭上都是綠的。”秦陽指着手機上的情報,安慰胖子。

而胖子也很快緩了過來,不就是一條尾巴麼?比他慘的人多了去了。

“陽哥,世界好像都變了。”胖子也端着手機查看新聞,然後感嘆一聲。

繼上一人定義地星異變爲靈氣復甦之後,又有人將吃下果子的變化定義爲覺醒。

有人傳播,這是地星的大變,是所有人的機緣,固有的階級將被打破,每個人都有重新定義階級的能力。

秦陽看到之後直搖頭。

打破階級不假,但最上方的那一層階級絕對穩固。

就像他之前見到的許天,應該很早就覺醒了,現在靈氣復甦,他能強化到什麼地步,還是一個未知數。

比如姚婉韻,背後有姚家,肯定也獲得了極大的進步。

靈氣復甦普通人在進步,那些原本就掌握資源的大勢力,進步更加飛速。

網絡上各種消息都有,無一不在刺激着大衆的神經。有些人懊悔,昨天天地變化的時候就該出去找機緣。

更有很多人,已經背上了行禮,快速出門去大山內尋找機緣。

一時間,尋找機緣成了主流。

秦陽關閉報道,他有些擔心了,未來會變成什麼樣?

各種覺醒,各種實力暴增,他的實力,又有些不夠看了。

他需要多做好一些準備。

最好實力再上升幾個檔次,也許就有了自保之力。

他想到了破壁,破壁之後實力進步飛快。

隨即,集中意識,破壁進度條已經快要充能完畢,馬上就可以再過去了。

接着,秦陽和胖子打了招呼,他準備回到郊區的租房了,租的房子是獨棟,帶有一個小院,人少的很,最適合他修煉和破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