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東已經絕望了,他覺得自己的生命就此會消失。這時,一個人出現了,他飛身上來抱住了自己,然後落到了地上。

程東記得,那就是自己後來的師父,他鬚髮皆白,仙風道骨。

「好了,沒事了,以後不要做這個危險的東西了!」 [吸血鬼檢察官同人]羽落卿心

「你說得輕巧,不做這個,我們如何吃飯啊!」戲班子師父一下子生氣了。

原本在程東快要出事的時候,很多看客都嚇住了,他們看到程東被救了。開始紛紛離場。

師父原本就很生氣,他拿著皮鞭就想打程東,「你這沒用的東西,好好的戲演砸了,我的錢又沒有了!」

可是他的皮鞭被師父拉住了。


「你是誰,不要以為你也會點功夫就亂管人家的事,小心我報官!」戲班子師父說道。

「這孩子我帶走了,這錠金子是給你的!以後不要讓人表演這個了。不然我看到了,會抽了你的筋!」師父說道。

他的手裡拿著一錠黃橙橙的金子。

「是,是,以後不讓他們做這個了。有這個金子,我可以回家買房子買地了,還可以買幾個奴隸幹活,哈哈!」戲班子老闆說道。

程東知道,他說的是心裡話,他早就想回家買房子買地買女人買奴隸了。

「那好吧,這裡還有一錠金子,你把其餘弟子都放了吧。讓他們自己選擇以後的道路!」師父說道。

「是,老神仙,我聽你的!」戲班子師父當時說道。

「你們聽著,你們自由了!自己想去哪裡去哪裡吧!我也回家了!」戲班子師父說道。

那些師兄弟聽到這個好消息,聚過來感謝老神仙。老神仙給了他們一些錢。大家各自去了自己想去的地方。

自己跟著師父回到了他的家,那是一個山嶺深處,從此開始了練劍生涯。

自己後來才知道,師父是一個絕世劍客,因為不想留戀塵世繁華,就隱居山裡。

師父一直沒有弟子,這次看到了自己也是緣分。自己一直學劍術,終於學成了世間少有的劍法。

一直到有一天,師父去世了,自己在山裡守了三年孝。

自己覺得要出去闖一闖了,就下了山,來到了楚王城。當時也是奇怪,自己看到軍隊招賢的布告,就準備從軍。

只是自己剛剛給招募士兵的人表現了一手劍法,那個人就驚呆了。他馬上將自己介紹給了大王子怒人。

當時大王子怒人正在軍隊主持訓練。大王子先是看了自己的劍法,他也很讚歎。然後他叫了幾個軍中劍法高手和自己比試,那些高手紛紛敗在自己劍法下。

從此怒人公子就把自己調到了府邸里,當他的秘密侍從。

只是自己已經累了,自己不願意做那些秘密事情。自己要的不是這些。自己刻苦學劍,要的不是那些賞金。自己想要一個前程,一個燦爛輝煌前程。

不知道為何,看到了小白公子,自己突然心裡一動。自己想要的那個燦爛前程,也許只有小白公子這樣的人才能給自己。

但是此刻自己要去刺殺他!如果自己殺了小白公子,還有誰能給自己那樣的感覺?那樣的國士的感覺?

程東嘆息一聲,他心裡無比矛盾。只是不管他如何想,小白的車隊已經到了。


當小白的車隊到了功臣牌坊下,突然,沒有任何的預兆,黑壓壓衝出來很多人。那些人都是手拿長戈的蒙面武士,他們拿著長戈沖了上來。

「有刺客,大家保護公子!」盤人大喊一聲,他衝下馬車站在馬車前。


其餘那些小白的武士都紛紛沖向了那些殺來的蒙面武士。

敵人武士人數很多,小白的武士人數少。一般武士武功都差不多,所以小白這裡的武士紛紛倒下。

「盤人,我們如何辦!」小白有些緊張。

「我們撤!」小白對公子說道。

「車夫,趕緊走!」盤人跳上車說道。

車夫急忙打馬,馬車往前飛速前進,想要來攔截的武士都持戈而來。盤人的手裡多了一副弓箭,他不斷地射出箭矢。

那些攔截的武士紛紛被射中,慘叫著倒地。

「程東!該你上了!」一個武士來到了程東身邊,傳達了大王子的命令。

程東才反應過來,是該自己上了。他下意識拿起了劍,他飛身而下。

劍去如流星。這劍是專門經過了處理的,劍上有毒,目的就是要一劍刺死小白。

盤人正在小白的車前座對付攻來的武士,車廂里只有小白。這個時候只需要一劍刺去,小白必死無疑。

程東的劍已經刺到了車廂里,可是那個時候,他遲疑了一下。當他遲疑時,他的劍已經把一劍斬上。

程東急忙收劍,他看到了一個蒙面人。蒙面人對著他一劍刺來,程東急忙回劍。

他們打了幾招。

「好劍法!」來人說道。

程**然心裡一陣感動,對敵之間,這個人真的發自內心欣賞自己的劍法。

「可惜再好的劍法也只能殺人!」程東說了一句。

他繼續出劍。

「未必,可以做更好的事業!」來人說道。

高手對決,一兩句話之後就是專心比劍。

來人正是許風,當他看到小白遇到襲擊時,他知道,最大危險會來自一個獨特的刺客。

刺客也許就是怒人府里宴會上出現的那個程東,所以許風一直在等待。

當程東一劍刺向小白時,許風撲了過去。原本許風想一劍刺死程東,可他看到了程東的猶豫。

那一刻程東臉上是複雜的表情,雖然程東也蒙面。但是許風知道程東心裡在猶豫。一個殺手,如果殺人時猶豫,一定是心裡不願意殺這個人。

許風想到了程東的劍法,有些惜才。在和程東比試了幾招之後,許風越發欣賞他的劍法。這個劍法一定是在一種無欲無求中練出來的。

只是許風知道此刻環境險惡。公子小白在疾奔,雖然自己讓冰兒和夢兒跟隨保護,可是他還是很危險。


許風看著程東,「你有絕世劍法,奈何做賊!」

程東一下子好像被擊潰了!他一下子滿臉愧色。

「我看你有悔意,好,我將你暫時擊暈掩人耳目!你要是想擺脫這樣的生活,就今晚五更,到東門外等我。我給你一個前程!」許風說道。

程東下意識點點頭。

許風突然隱身向前,程東根本無法看到,他對於法術修為還是很皮毛。那些大王子的人都在驚呼,他們看到了許風的法術。

許風突然出現在程東面前,他一掌擊向了程東,程東一下子被打暈。

許風知道,他不久就會蘇醒。許風看著公子小白馬車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公子小白的馬車正在狂奔,剛才那一劍太危險,公子小白在車裡都驚呆了。他手裡也有劍,只是當時對方那一劍太快,如果不是外面來人救了自己。自己根本反應不過來。

小白知道自己在車廂里更危險,他也來到了前面座位上。盤人已經到了車廂頂上,他對著追來的武士不斷放箭。

可是突然前面衝來了一支軍隊。小白大驚,他知道如果這支軍隊是怒人調遣來殺自己的,自己必死無疑。 獸魔大陸,西南邊陲。

一座由青石磚搭建的村落裏面,有一座頗爲宏大的建築。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人前來此處,但是大都是一些年方十五六歲的年輕一輩。

今天也不例外。

天剛微微亮,三三兩兩的少年便結伴來到這裏。不約而同的聚在這建築物的院落中央,圍成一個圓圈。其中不時傳來聲聲低喝,彷彿在進行着什麼較量。

在這些少年圍聚的不遠處,有一座頗爲幽靜的小屋。看似清淨,實爲重地。


這一點從這些少年不時投來的敬畏目光就可以看出,這座房屋之中必定有着不同尋常之處。

事實也確實如此。

就在衆多少年圍聚在一處,進行着某種較量的時候,這間房屋之中也正在進行着某種激烈的爭吵。

兩道沙啞的彷彿經歷了無盡歲月的蒼老之聲,慷慨激昂的你來我往、爭吵不休。

“我說不參加,就是不參加!難道連輸了兩屆還不夠丟人麼!”

一道略顯尖銳的蒼老之聲,兀然從一名神態蒼老但滿面紅光的瘦削老者嘴中傳出。一邊說着一邊用力的拍打着座下之物。奇怪的是隨着老者手中的動作,在其身下竟然發出嗚嗚的低吼聲。

與此同時,坐在這名瘦削老者對面的一位身材微胖的老者嘴角不可察覺的抽了抽。眉頭輕挑的看向對面之人座下之物,撇了撇嘴角。

寂寂如風夜雨默 ,也就你這傢伙能想得到。”

聞言,那名瘦削老者立刻發出一聲冷哼,似乎在說我的封印獸,你管得着麼……緊接着再度義正言辭的盯着對方,不依不饒道。

“我跟你說話,你沒聽到?”

直到這時,那名體態微胖的老者這纔將目光從烈風虎的身上離開,轉而看向瘦削老者,神色堅定。

“我還是原來的態度,無故不參加比輸了比賽更可恥。況且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們燕家年輕一輩的水準?”

“我不相信?你看看那羣崽子現在的樣子就知道到底行不行了!”

看着對方執意要參加宗族比,那名瘦削老者顯得極爲氣憤。吐沫橫飛的一邊說着,一邊指向窗外圍在一起的一羣少年,發出一聲嗤笑。

“一羣人連一個一級魔獸寒冰蠶都收服不了,拿什麼和雲氏、林氏的族人比。知不知道人家就連三歲的娃娃出門都帶着封印獸。”

瘦削老者言辭激昂,一臉的憤怒。雖然言語之中有一些誇大的成分,但是有一點卻是真的。

林氏和雲氏族人的年輕一輩卻實比燕氏宗族的年輕一輩要厲害一些,因爲其他兩大宗族已經有年輕一輩成功封印了魔獸,而燕氏宗族的年輕一輩之中還無人有此成就。

究竟是何緣故,身爲大獸使的兩位老者研究了兩年也無從得知。若是說風水的緣故,那爲什麼前幾年燕氏宗族還有幾位天資聰穎之輩,但是這兩年卻一個沒有出現呢?

順着瘦削老者手指的方向,那名體態微胖的老者目光微移,看向窗外。當看到一羣少年圍在一處,對着地面之上的一隻小小的寒冰蠶束手無策抓耳撓腮之時,這名體態微胖的老者的面色也有些不自然。

不同的是,這名微胖老者並沒有表現的極爲氣憤,而是眉頭緊鎖還在想着究竟原因爲何。

正當其苦苦冥思之際,一聲奇怪的響動突然傳出。

咕……咕……

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向身旁靜靜盤臥在地上的一隻泛着銀光的三尾狐。那名體態微胖的老者順手摸了摸腰間的布袋,然而空癟的感覺從手掌之上傳出的時候,老者面色顯得有些尷尬。

“還有多少魔晶,借我一點。”

然而還不等微胖老者說完,那名體型瘦削的老者立刻打斷了對方的要求,失聲尖叫道,“我的烈風虎都餓了半個月了,魔晶都支付給雲、林兩家,哪裏還有餘糧!”

說完,一臉氣憤的轉過身去,再度不停地拍打身下的烈風虎,低吼聲再度傳來。

讓人驚奇的是,儘管讓人如此蹂躪,這隻看上去十分兇惡的烈風虎,始終如一的不爲所動。彷彿被磨滅了獸性一般,異常溫順。

若非要究其原因的話,似乎這隻烈風虎額頭上的一團清晰可現得複雜紋印就能說明一切。

聽聞對方的說辭,那名體態微胖的老者神色也有些不自然。但是沒有魔晶就沒有辦法維持魔獸所需,這是鐵定的事實。唯一的辦法就是將其封印到馭獸鎖中,減少消耗。

旋即,那名體態微胖的老者,從懷中掏出一把環形鎖狀之物,赫然是獸魔大陸最爲神奇,又最爲基礎的器物-馭獸鎖。輕輕一晃,一絲淡藍色的幽光悄然浮現,瞬間將地上的那隻三尾銀狐吸納了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