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若兒給何岳說了這件事情以後,何岳想都沒想便給了程若兒一張支票。

可以拿錢解決的事情一切都不是問題,只要可以追程可歆,那麼花多少錢都是沒有問題的。

「給吧,這是二十萬。花完找我。」何岳給了程若兒一張支票,便轉身離開了。

何岳並不想要跟程若兒在一起,總覺得會增添一種莫名其妙的負擔感。

所以現在何岳能不跟程若兒接觸,那麼就少接觸。

程若兒也只是在沒錢的時候,才去找何岳,其餘時間並沒有那麼多閑工夫。

程可歆和顧遲每天也生活得甚是無趣,每天的生活顧遲兩點一線,家裡,公司。

只有跟程可歆和好的那段時間才會不上班在家陪陪程可歆的,但是現在,是不行的。

畢竟公司還是得運轉,家裡還上有老下有小的需要自己養活。

如果自己沒有能力的話,那麼便不能給萌寶打下一個好的基礎。

因為只有自己努力,自己的兒子以後也會更加努力。

顧遲這樣想著,工作的時候,也就更加認真了。

雖說前段時間公司因為重要文件泄露,導致公司出現問題,現在雖然在極力修復中,但顧遲還是非常忙的。

這麼大的公司還需要運轉,自己也不可能一點都不搭理公司的。

程若兒這邊也在努力進行著自己的聯盟組合戰隊。

這不,今天,程若兒又去監獄找到了顧肖。

「你好,我來看顧肖。」

程若兒找了警察,說出了自己要看的人,便走進了監獄里。

顧肖這是進監獄以來第一次有人看自己,但是沒想到卻是程若兒。

「你來幹什麼?」顧肖皺著眉,問著程若兒。

「顧肖,我只是想來看看你的。」程若兒柔柔地說著。

雖說是來看顧肖的,但是他一點也不相信,這個女人可能會無緣無故地來看自己。

「有什麼事情說吧。」顧肖雙手交叉,放在桌前,看著程若兒。

「無事不登三寶殿,既然顧肖你都這麼說了,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程若兒摘下了自己的眼鏡,認真地看著顧肖。

「今天我來是想要請你幫我扳倒顧遲,聯手讓顧遲的公司垮台。」程若兒眼中滿含怒火地說著。

聽到程若兒今天來的目的,顧肖有點不敢相信,以為自己聽錯了,在腦海中好好回味了一下,才知道自己聽到的便是這樣。

「為什麼?」在顧肖的腦海中,程若兒愛顧遲愛得死去活來,現在是怎麼了?因愛生恨?

「因為我要證明,只有我才是世界上最愛顧遲的人。儘管顧遲一無所有,我還是一樣愛他。」

程若兒眼神堅定地說著,看得顧肖也有點震撼,程若兒這份對於顧遲的愛。

這是多麼深的愛,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即使他一無所有,那麼我也是世界上最愛他的人。

這句話讓顧肖震驚了。

「你確定么?」顧肖以為程若兒就只是那麼一說,於是便再次詢問她是否是認真的。

他不是不可以幫程若兒,這樣幫下來對自己也並沒有壞處。

反而還有一點好處的。想到這,顧肖的唇角微微勾起。

現在只有看看程若兒的心到底堅不堅定了,如果程若兒真的是認真的,那麼自己便幫她一把吧。

看著她這麼愛顧遲,那麼便滿足她這個願望。

但是顧肖等了好久,程若兒都沒有說話。

就當顧肖以為程若兒要反悔的時候,傳來了程若兒的聲音。 「我確定。」程若兒這一聲,鎮定自若,不摻雜任何雜念。

彷彿世間的所有事情都與她無關一樣。

「好,既然你同意,那麼我們便商量一下到底該怎麼做吧。」

顧肖看著程若兒,非常讚賞她的這種勇氣。

像現在這種勇氣可嘉的女生真的不多見了。

畢竟這種事情,一旦暴露,那麼便有可能萬劫不復。

「好。」程若兒應了一聲,便跟顧肖仔細商量了起來。

整個監獄只有程若兒跟顧肖兩個人竊竊私語的聲音了,其餘聲音都聽不到了。

「暫且就先這樣做吧。」顧肖說了一大段話以後,用舌頭舔了舔自己乾燥的嘴唇,然後看著程若兒。

眼神里的審視一目了然,好像在看看程若兒到底能不能完成自己交代的這個任務。

或者是程若兒有沒有膽子這麼做。

但是程若兒的反應讓顧肖頗為震驚。

程若兒眼神中的堅定就連顧肖都為之震撼。

顧肖佩服的是程若兒的勇氣,而程若兒內心則想的是壓倒顧遲。

「看起來,你很有把握。」顧肖調侃地看著程若兒說著。

「恩,沒把握我也不會來找你。」程若兒說完這句話,便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

「你就這麼走了?」顧肖看著程若兒現在就已經打算收拾東西走人了,不由得有點無奈。

她這是來找自己幫忙,現在用完自己就要走么?

「難道要我陪你?」程若兒覺得顧肖的問題真的讓自己很是無奈。

不讓自己走,難不成要留在這裡陪他?

「不是。」顧肖搖了搖頭,而後程若兒便轉身離開開了。

顧肖理所應當地被警察送到了監獄里。

程若兒出來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要去顧遲的公司去看看,順便看看他們公司現在的狀況。

「你好,請問哪位,有預約么?」很是熟門熟路地到達顧遲的公司。

看著前台小姐禮貌地詢問自己,程若兒摘下墨鏡,看著前台。

前台自然是認識這位程家大小姐的,所以也就客客氣氣地讓程若兒進去了。

雖說現在顧遲正在找自己,但是他怎麼也不可能想到自己會來到他的公司。

程若兒也經過了一番打扮才來的,現在就算見到了顧遲,也不一定是可以認出來的。

程若兒走在公司的路上,看著認真工作的員工。

顧遲確實是有點本事的,不過因為畢竟年齡問題,所以一些問題還是沒有注意到的。

而經過剛剛跟顧肖聊天以後,程若兒也知道了現在公司的疏漏在哪裡了。

雖然顧肖在監獄裡面,但是他一早便知道公司的疏漏,剛剛又有著程若兒對於公司最近的形容。

便知道那個問題還是沒有解決,這個問題一旦解決,那麼公司便會朝著上游的方向進展。

其實一家公司,最重要的是員工,如果連員工之間的問題都解決不了的話,那麼這個公司也只是個空殼。

但這也是公司高層感受不到的,所以顧遲到現在為止也遲遲沒有發現。

程若兒看著他們員工之間的配合,完全沒有。甚至連員工之間的溝通都沒有。

也許顧遲看到這種狀況,以為他們只是因為害怕自己,不敢溝通而已。

其實不然,他們只是並沒有什麼交流溝通的話題而已。

即使有,那也是隨便敷衍幾句罷了。

總之,顧遲現在公司最大的問題,便是他們的員工。

而現在程若兒要做的,便是讓這個問題變得更大,從而導致公司垮台。

不過這件事情要辦起來,卻是很難得。

必須要買通公司的一名員工,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拖垮這間公司。

程若兒環繞了四周,找到了一名瘦瘦的男子,把他叫了過來。

「你好,遲耀員工?」程若兒只是打了個招呼,便看到那名員工看著自己,滿眼試探。

「是的。」那名員工仍舊緊張兮兮地看著程若兒。

他總覺得程若兒這個人,不簡單,內心裡想要防禦。

「你別擔心,我只是想讓你幫我做件事。」說著,程若兒便掏出了三萬支票,看著那個人。

「先說說你名字吧。「程若兒把支票推到了那名男子的面前,慵懶地說著。

「鄭彼。」鄭彼滿眼放光地看著程若兒,他雖然在遲耀上班,但是家裡條件貧苦,一個月的工資並不支持他養家糊口。

「現在,我需要你幫我做這些事情……」說著程若兒便湊近鄭彼,說著整件事情的計謀。

鄭彼聞著程若兒身上的香氣,頓時心馳神往,被程若兒吸引了。

所以不管程若兒現在說什麼,鄭彼也同意了。

程若兒要的便是這樣。

其實剛剛程若兒環繞公司一周,找到了鄭彼,也是有原因的。

其餘人穿的衣服牌子都要比他好,並且其他人坐在比較好的位置,可鄭彼卻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冬天寒冷,夏天燥熱的,所以一眼便看出來,他才是自己的棋子。

並不需要多麼聰明的,要的就是這種不起眼,並且需要錢的人。

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照樣可以買通任何人來為自己辦事。

現在的社會世道便是這樣的,沒辦法。程若兒只要達到自己的目的便是了,其餘的她不在乎。

就在一天的謀划以後,程若兒覺得肚子有點餓,便去了一家咖啡廳喝點咖啡,隨後再去餐廳吃飯。

不過,程若兒在進咖啡廳的時候,遇到了一個讓自己都驚訝的人,那便是蘇雅芬。

「媽,你怎麼在這?」蘇雅芬收拾好好的,坐在這裡,並且眼前還放著摩卡咖啡。

這讓程若兒震驚極了,她媽什麼時候,這麼有貴氣了?竟然喝起了摩卡。

並且看起來,她的氣色也好了很多,並不像自己今早起床時蘇雅芬臉色蒼白的樣子。

最主要的是,眼前的人穿著一身大牌,舉手投足之間是滿滿的優雅氣息。

程若兒叫了一聲,但是眼前的人並沒有回答自己,便又叫了一聲。

「媽。」程若兒這次坐到了那人的眼前,面帶笑容地叫著。 但是眼前的人並沒有答應程若兒,而是抬起頭,說了句:「小姐,不好意思,你可能認錯人了。」

說完這句話,那人便在桌子上放了一張一百,隨後轉身離開。

只留下程若兒一個人在那裡呆愣地坐著。

剛剛難道不是她的媽媽么?那麼既然不是,那個人是誰?為什麼可以跟蘇雅芬那麼像?

程若兒在心裡想著這個問題,但是想了很久都沒有想出來。

只能回家問問,看看蘇雅芬有沒有雙胞胎妹妹或者姐姐。

看起來那個人挺有錢的,那麼如果真的是的話,不是還能對自己有些幫助?

想到這,程若兒開心地回家了。

而程可歆因為在家待悶的原因,便告訴了顧遲。

顧遲當然知道程可歆一天什麼事情都不做,當然很悶,於是便答應後天的五一小長假,帶上她和萌寶一起旅行。

聽到要出去玩,程可歆頓時開心了起來。

程可歆好長時間都沒有出去玩了,現在自己終於可以出去走走,讓她怎麼能不開心。

「說說吧,想要去哪裡玩?」既然要出去,那麼便聽程可歆的。

看看程可歆想要去哪裡,那就去哪裡。

「我想去香格里拉。」程可歆不知道為什麼,想要去香格里拉看看景色。

現在是夏天,但是不太熱,去那裡,也是比較合適的。

顧遲也仔細思考了一下,覺得那個地方確實可以,也就沒有意見地同意了。

「你說,我們需要什麼時候訂機票呢?」剛決定程可歆已經開始考慮這些問題了。

「這個不用你cao心,我讓楊佐來吧。」顧遲看著程可歆現在就已經開始忙活,不由得覺得有點好笑。

程可歆真的是悶的時間太長了,導致現在一聽說出去玩,便異常開心。

「別什麼事情都讓楊佐做啊,你也得分我一些啊。」程可歆天天在家都要閑得發霉了。

現在好不容易出去玩,顧遲還要把這些事情交給楊佐。

那麼她不是又得閑上幾天?

想到這,程可歆就開始看著顧遲抱怨地說著,顧遲無奈,只能妥協。

把這些小事情,全都交給程可歆,看看程可歆可以做出什麼樣子來。

當然,這個前提便是讓楊佐在一旁協助。

第二天早上顧遲收拾收拾起床以後,看著程可歆已經在下面吃早餐了。

便趕忙坐下,跟程可歆一起吃。

快速吃完后,顧遲就要去公司上班了。

顧遲一般在公司領著楊佐,但是現在既然程可歆需要做事情,那麼便把楊佐留在家裡吧。

「不行,你帶楊佐走。」

程可歆這次想要獨立完成這件事情,誰都別想插手。所以家裡是容不下楊佐的。

楊佐欲哭無淚,這誰都不要自己,那麼自己該怎麼辦?

就當楊佐糾結的時候,便聽到了顧遲無奈的聲音傳來:「好吧,我帶著楊佐走。」

說完這句話,楊佐便覺得自己還是有點用武之地的。

顧遲帶走了楊佐,程可歆便在家裡準備旅遊要準備的東西。

因為萌寶上學早的原因,楊佐一大早就把萌寶送走了,這樣家裡也清凈,不會有萌寶來吵的原因,程可歆也就慢慢的有耐心地挑選了起來。

首先,就是出門要帶走的衣服,程可歆拿了幾件衣服,而後便是顧遲的。

程可歆不知道顧遲要穿什麼,就隨便拿了幾件。

最後是萌寶的,自己兒子要帶的衣服,她還是知道的,便挑選了幾件,裝進了行李箱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