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着說話不腰疼,難道我不知道用丹爐煉製?要是能尋來丹爐,至於用這麼低級的砂鍋嗎?煉製出來的藥丸不但成色差,藥效失了一半。”

老者嘆息道。

“您老在煉製什麼丹藥?有效果嗎?”

夏凡相信了幾分,問出核心問題。

“我已古稀之年,仔細瞧瞧我這年紀有什麼與衆不同。”

老者自豪的伸出手臂。

入目之處,肌膚細膩,無褶皺,更是沒有老年斑,臉上脖子上乾淨光滑,白裏透紅,只是頭髮花白。

細瞧之下,果然發現不同之處,夏凡怔了下,帶着稀奇之色,道:“敢問您老這皮膚是如何保養的?”

“喏!”

老者看着砂鍋裏藥劑,顯得格外興奮,“這個藥方,我已經改良無數次,煉製了不下上百次,直到這最後的配伍,才初顯成效,上月,我服了一次,皮膚就成了現在的樣子,如果擁有一真正丹爐就好了,返老還童,指日可待!”

夏凡被老者的話驚到了,現代社會能煉製出如此的神藥,終於意識到老者不凡,怪不得從他身上隱約感受到仙風道骨的韻味。


“敢問你老可是神醫班的?”

“如果不是,怎能單獨擁有套房待遇,在過三月,老朽就結業,而且去處已確定。”

說話的時候,老者眼中充滿了期許之色。

“敢情甚好,恭喜哈!”

終於遇到一位老神醫,夏凡不免有些興奮。

老者難以掩飾內心的喜悅,話語多了起來,感慨道:“國家御醫院的大門,不是一般人隨隨便便能進的,像我這一屆,幾十號人中,只有我取得神醫證,也只有我有資格進入御醫院,可惜人老了,爲國家效力不了幾年。”

“您老身體這麼健朗,活到一百歲應該沒問題。”

國家御醫院,就像以前的太醫院,夏凡從張新民那裏聽說過,乃是神醫聚集的地方,專爲領導人看病,個個高不可攀。

“借你吉言,但願如此,對了,你年紀輕輕,是怎麼進來的?是***還是富二代?”

老者心情大好,認爲夏凡靠的是走後門拉關係。

夏凡搖頭否認,見老者心善,推心置腹的把自己如何進來的講述一遍。 得知夏凡是編外生後,老者對他的歷程是讚不絕口,他學了大半輩子纔有資格踏入的華夏神醫院,而眼前的小夥,二十郎當歲的年紀,都已經揚名立萬,被推薦來學習,如此殊榮,真是羨煞旁人。

或許因爲二人有了共同語言,彼此相互詢問了一些問題,說話的當兒,固態藥劑出鍋,被老者製成十多粒杏仁大小的黑藥丸。

老者拿過水杯,當即服了兩丸,打趣道:“看到沒,每一丸成本一千多,你說要是賣到市面上,還不得翻幾倍。”

“那是自然,少說也得零售七八千以上,甚至更多。”

夏凡心裏明白,藥效真如說的那樣神奇,去皮生肌,養顏美容,延年益壽,價值不可估量,每粒藥丸炒作到數十萬,上百萬,不是沒有可能。

“唉,要是能尋到丹爐就好了,起碼煉製出來的藥效,比這強上數十倍。”

老者唉聲嘆氣。


看到老者落寞的樣子,夏凡心思急轉,如果月嬋願意幫忙的話,應該不難,前提要有這種丹爐存在於世間才行,於是說道:“我幫你留意一下,一旦有了下落,我會及時聯繫你。”

老者聞言,臉上頓時有了喜色,“好好好,那就有勞小師弟了。”

“我姓夏,叫夏凡,敢問師兄貴姓?”

夏凡一抱拳。

“老朽的名諱早已被世人遺忘,好多年過去了,我甚至忘記我姓啥,你就叫我老譚吧。”

老者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傷感,不願重提舊事,更不願說出自己的名字。

既然人家不提,夏凡不便強求,彼此留下聯繫方式,準備告辭,被老譚叫住,隨即在夏凡注視下,揮筆寫了一個藥方,遞給夏凡。

“你我有緣,算是給你的見面禮吧。”

“這是?”

心道送我藥方幹嘛?我又沒病。


“這就是我炮製丹藥的方子,我老了,說不定哪天駕鶴西去,不怕你笑話,爲了醫道,我既沒有衣鉢傳人,也沒有親人,總不能眼睜着半輩子嘔心瀝血才研究出來的藥方,從此沒落人間,成爲一張廢紙。”

老譚發自肺腑的道出了遺願,這令夏凡非常感動。

夏凡推脫,“禮物太重,這可是你畢生心血,我不能奪其所愛,所以,不能收。”

老譚欣慰的點點頭,如果夏凡直接收下,他會覺得這人貪得無厭,就算給了他藥方,以後也會形同陌路,不會在有一絲糾葛,“記好了,還差一味獨活五克。”

千萬別小看這味藥,可謂起到承上啓下作用,沒有獨活,那麼這個方子,失了任何價值,只是普普通通的排毒養顏,達不到延年益壽之功效。

夏凡神情一滯,立即會意,不在推辭,“感謝賜方之恩,夏凡沒齒難忘。”

“不要客套了,在以後的日子裏,隨時歡迎找我探討,我會將所領悟到的一些心得與你共享。”

“太好了。”

夏凡欣喜若狂,常言道:藝多不壓身,天醫神術,加上現代醫學精髓,從醫的道路上便可得心應手,所向披靡。

末了,老譚目光深邃的說道:“你的左肺受到輕微震盪,氣血翻騰,呼吸的時候會有點輕微痛,吃些藥,會好的快點。”

夏凡一聽,心中爲動,受月嬋那一下,雖然運氣療過傷,只因太重,還沒好利索,竟然被老譚看出端倪,說明他的醫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這點小傷不礙事,過不了兩日,便可自愈,讓老譚費心了。”

“知道就好,去吧。”

老譚揮了下手,夏凡退出房間,隨手帶上門。

回到宿舍,歐陽雲朵正在嗑着瓜子,看着電視,旁邊站着一臉諂媚的月天華。

“傻站着幹嘛?還不趕緊給我倒杯水,想渴子我呀!”

歐陽雲朵不滿道。

“哎,是我想的不夠周到,讓女俠渴着了。”

月天華殷勤的斟茶倒水。

“女俠,冒昧的問一句,您什麼時候把蠍子送給我?”

月天華努力讓自己臉上擠出更多笑容來,不爲別的,只爲討好歐陽雲朵。

“你要它作甚?”

歐陽雲朵漫不經心的問了句。

“實不相瞞,我這張臭嘴得罪不少人,隨時都可能有仇家向我尋仇,有了這寶貝疙瘩,看誰還敢找我麻煩,我一個不高興,蜇死他我。”

月天華笑的很牽強,尋思着寶貝一到手,第一個拿夏凡練練手。

“理由倒是充分,不過,蠍子渾身都是劇毒,你就不怕傷到自己,丟掉小命。”

歐陽雲朵瞟了眼,幽幽說道。

“你有解藥不是,給我些不就行了。”

月天華依舊不死心。

“解藥給你了,萬一你對我下手怎麼辦?”

“我用人品作保證,絕不恩將仇報。”

月天華揚手就要發毒誓。

“去,你的人品不值錢!”

在這傢伙心性沒徹底改變之前,絕對不能信任,夏凡走過去,挨着歐陽雲朵落坐。


“你和我想着一道去了。”

歐陽雲朵撲哧一笑。

見夏凡回來,月天華意識到討要蠍子之事徹底沒戲了,灰着臉,回了臥室,砰地一聲關上門。

“這麼久纔回來,那邊怎樣了?”

歐陽雲朵直視着夏凡,輕聲問道。

“沈家鬧騰一會,在柳院長勸說下都撤了,柳院長拿到藥迫不及待去送了,那個長臉傢伙,只要吃了解藥,應該沒大問題。”

除了意外結識老譚的事沒說,就把送藥的經過講了一遍。

“看來這神醫院裏藏龍臥虎,家境顯赫的多如牛毛,往後小心謹慎纔是,一個不留神,死無全屍。”

歐陽雲朵感嘆着,眼神飄渺,不知回想起什麼。

“有我在,任何人休想傷害你。”

夏凡莫名的來了一句。

歐陽雲朵紅脣輕啓,欲言又止,想說連月天華的姐姐都打不過,拿什麼保護她,又怕傷了夏凡自尊,忍着沒說。

坐了一會,該到下午課了。

授課老師是一位年過花甲的老先生,手裏拿着一本厚厚的教課書,首先逐個點了名,只有喊到月天華的名字時,才見他從門外應着跑進來,眼屎還沒擦掉呢,一看剛睡醒。

“下面開始上課,今天咱們一起共同學習中醫鍼灸穴,以及養生保健常用穴,穴位是什麼呢?其實,早在二千多年以前,我們的祖先就已經知道人體皮膚上有着許多特殊的感覺點,《黃帝內經》也指出,‘氣穴所發,各有處名’並記載了一百六十個穴位名稱,《鍼灸甲乙經》裏,對人體三百多個穴位的名稱、別名、位置和主治一一論述,迨至寧代,王惟一得新釐定穴位,訂正論廖,撰著《銅人腧穴鍼灸圖位》,當然了,現在的人體穴位圖,是在此基礎上經過無數改良,修正演化而來。”

老教授打開一副人體穴位圖掛在黑板上。

“按照中醫基礎理論,人體穴位主要有三大作用,它既是經絡之氣輸注於體表的部位,又是疾病反映於體表的部位,還是鍼灸、推拿、氣功等聞法的施術部位,穴位具有按之快然,驅病迅速的神奇功效,然而,穴位的實質究竟是什麼。真是人體的特殊結構嗎?長期以來,人們對此推測紛紛,莫衷一是。”

對於穴位,大多數人都不以爲然,甚至認爲中醫鍼灸不過是打着治病的幌子招搖撞騙,真心相信的人,越來越少,所以,一些學員跟聽天書似的,心不在焉。

“用現代術語來形容,穴位是指神經末稍密集或神經幹經過的地方,學名叫腧穴,別名包括氣府、骨空、脈氣所發等等,人體周身約有五十二個單穴,三百個雙穴,五十個經外奇穴,一共七百二十個穴位,有一百零八個要害穴,其中三十六個致命穴,俗稱死穴,死穴又分軟麻、昏眩、輕和重四穴,各種皆有九個穴,合起來爲三十六個致命穴,生死搏殺中,做爲殺手使用。”

剛纔還死氣沉沉的氣氛,當老教授提及到死穴時,一個個如同打了雞血,哪還有半點睏意,生怕錯過什麼。

“請大家牢記歌訣,百會倒在地,尾閭不還鄉,章門被擊中,十人九人亡,在陽和啞門,必然見閻王,斷脊無接骨,膝下急亡身。其中涉及的穴位,我會一一講解,作爲未來的神醫,必須記住這些死穴,先從百會穴談起。”

老教授指着穴位圖道:“百會取穴在頭頂正中線與兩耳尖聯線的交點處,爲督脈,手足三陽、督脈之會,擊中此穴,中者會暈倒不省人事。”

衆人依老教授所述,在鄰桌腦袋上找穴,立時互動起來。

“神庭,頭前入髮際五分處,督脈與足太陽膀胱經之地穴,被擊中後,頭昏腦脹——”

“啊!”

一聲驚呼,打斷老教授的話。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只見月天華一臉歉意的對另一學員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