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死亡的竟然是因爲在躍過洞時被擠下洞而死,看來有時候太多也不是個好事。天上的飛翔雞先觸動了機關,一排排的飛翔雞從天下掉下來。可是再多的飛刀也阻擋不了它們前進的步伐,況且這些飛刀還只是有限的。

地面的部隊已經來到了那片帶着死亡的土地,這一次它們依舊沒有畏懼。走在最前面的靈獸一排一排的倒下,一排一排的飛刀機械般的下上。就在這機械運動下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永遠的倒下,但是如果這些靈獸不倒下那倒下的可能就是林瀟。

在這個實力爲尊的大陸,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憐憫真的不值錢。

前面的飛翔雞掉下去後面的飛翔雞又壓了上去,這是一個龐大的死神收割場。無數的生命在共同的演繹着一場死神的遊戲,而代價就是付出一批批生命的逝去。

地下的靈獸倒下後面的靈獸踩着它們的身體前進,倒下的靈獸爲後面的靈獸鋪出了一條血路。這場進攻一直到天上在也沒有飛刀射出,地上的飛刀也被屍體壓住而不在彈出。

所有的靈獸已經提足了勁,它們現在的機會是它們兄弟用生命製造的,所以它們也要拼盡全力去進攻。

看着一批批進攻死亡的靈獸,看着一批批又踏上死亡的靈獸。此時的苑青平靜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苦澀,如果苑青回頭的話可以看到在林瀟的雙眼已經微微紅了。這些靈獸爲了命令爲了完成任務而不惜一切代價,讓林瀟想起來自己在地球當特種兵和隊友一起拼命完成任務的種種。

其實林瀟早已從修煉中退了出來,他也已經成功的突破到那武者的境界。但是林瀟並沒有急着睜開眼睛看清自己身邊的情況,他只是在依然閉着眼熟悉武者的實力。可是他的意念早已臨駕戰場,他在看着這場死神的遊戲。

如果不是苑青看得有點入迷也不會沒有注意到從自己後面出去的意念,如果說林瀟沒有一絲情感那是不可能的。作爲一名有血有肉的地球軍人,又何嘗不是不願意看到這些。


靈獸已經到達了溫泉面前,它們要發動最後的攻擊。正準備阻擋靈獸腳步的苑青捕捉到了林瀟的甦醒,他看了看處於悲傷的林瀟只是嘆了口氣。

林瀟聽到了苑青的一絲嘆息就已經明白了很多,在這個世界真的不需要憐憫。即使憐憫那也要有足夠的實力,不然就是付出生命的憐憫。

睜開眼睛的林瀟從容的從空間腰帶裏拿出了嗜血刀,苑青看到這一切只是又堅定了很多東西。

剛突破的林瀟就要陷入苦戰,奇異果帶來的突破真的不會讓本身實力顯得漂浮嗎?武者的實力又會讓林瀟提升多少實力?林瀟面臨着千萬的一階靈獸又該怎樣脫險? 面對着面前成千上萬的靈獸林瀟有點不知從何下手,而且這些靈獸看到就在眼前的林瀟顯得異常的憤怒。也是林瀟不僅幾次向它們挑釁還害死了它們衆多的兄弟,仇人當前不眼紅纔怪。

“看來今天得殺出一條血路了,不然自己是耗不起的。”林瀟皺了皺眉,顯然面前的危機也讓他困擾。

這個時候硬拼是不行的,只有先逃出去保住命再說吧。林瀟簡單的看了看給了自己很多幫助的溫泉,也許這是最後一次看它了。

所有的東西已經被林瀟收入了空間腰帶,苑青也進了《靈術雙修》裏面。看來苑青的態度很明顯,林瀟沒有生命危險他是不會出手的。

完成了一切瑣事林瀟就準備開始生死逃亡了,出奇的是在林瀟處理這些的時候靈獸竟然沒對林瀟發動攻擊。

看來之前的機關還是能夠震懾到它們,而且現在的林瀟已經突破武者。本身的氣息比這些任何一隻靈獸強,它們也不知道林瀟真正的實力所以也不敢貿然行動。

林瀟仔細的看了靈獸的包圍圈,瞄準了一條容易點的路就帶着嗜血刀殺了過去。武者的實力也讓林瀟吃驚,碰到稍微弱點的那是秒殺。即使碰到厲害點的不死也是個大殘,在林瀟前進的路上已經鋪滿了靈獸的屍體。

可是正在突圍的林瀟可不覺得輕鬆,自己每砍下一刀就會消耗少許靈氣。雖然自己剛剛完成突破靈氣充裕,可是這樣消耗下去也不是個事。

況且這些靈獸是何其的多,每次都讓自己防不勝防。時不時還要抵擋天上的襲擊,那纔是致命的偷襲。在千萬的獸羣中那一個顯得單薄的戰鬥力在突然,如果不是林瀟已經突破武者,恐怕這個時候的他已經倒下。

嗜血刀已經被靈獸的鮮血覆蓋,此時顯得更加的恐怖。林瀟的身上也已經沾滿了鮮血,當然這不是他自已的。在衆多的靈獸包圍圈內一個血人拿着一把血刀在奮鬥,此時的情景顯得異常的詭異,又讓人不禁擔心包圍圈內那個血人什麼倒下。

越到後面前來圍殺的靈獸越來越多,林瀟的體力、靈氣也消耗越來越大。如果不快點突圍出去自己又要苑青出手了,他可不想總是要苑青出手,那樣只會表達自己的弱。

好歹自己也是一個偉大的穿越者,雖然還沒有發展起來,不過也不能總是要別人幫忙吧。

林瀟記性來到了包圍圈的臨界點,只要在努力衝一把就可以突破靈獸的包圍圈。

可是這個時候擋在林瀟面前的有兩隻有六重武徒實力的膽小兔,一隻有七重武徒實力的綠光貓。還有一隻有八重武徒實力的青紋蛇,在遠處還有一隻有九重武徒實力的飛翔雞在窺視這場戰鬥,誰也說不準它會不會參加戰鬥。

林瀟面前可是一階靈獸的精銳力量,看來它們在這裏等候林瀟多時了。如果是林瀟剛突破武者的話林瀟會毫不猶豫的開戰,可是這個時候的林瀟已經沒有多少實力了。

後面的靈獸已經追了過來,但是它們並沒有向林瀟發動進攻。只是在遠處看着這場戰鬥,它們是這場戰鬥唯一的觀衆,當然還有苑青。

看來這場戰鬥林瀟是不打也得打,打就更要打了。既然這樣林瀟還有什麼好退縮的,不戰就不是好漢。

如果這些靈獸能夠聽懂人類的語言的話,林瀟肯定會說一些“你們趁人之危、你們以多欺少”來瓦解對方的戒備。可是面對一羣聽不懂自己語言的靈獸林瀟也無計可施,其實這些靈獸對林瀟的仇恨已經上升到了一個頂峯,它們纔不會顧及什麼以多欺少。

其實靈獸也是能夠跟人類語言交流的,只是這些一階靈獸並沒有具備那些靈智。

要戰便戰,林瀟最擔心的還是天上那隻飛翔雞。它的威脅足以讓林瀟致命,這也是林瀟最頭疼的一個。如果自己在下面打得好好的它突然來偷襲,那可是很難支架得住的。

還是不想了反正等下隨機應變吧,但願那隻飛翔雞隻是來當觀衆的。其實林瀟自己的心裏早已有答案,那隻飛翔雞是這場戰鬥的關鍵。

林瀟直接出招秒了一隻膽小兔,另一隻膽小兔立馬像自己撞了過來。林瀟實在想不通平常那麼膽小的膽小兔,這個時候還是主動攻擊自己。

讓林瀟想不通的還有很多很多,也不能一個個去探索吧,誰叫這裏是天龍大陸。

面對着這隻膽小兔的衝擊林瀟立馬揚起了烈陽指,當烈陽指接觸到膽小兔的時候膽小兔就斃命了。烈陽指的威力林瀟早已見識,好像在林瀟突破武者的時候這烈陽指也突破到了第三重。

如果不是林瀟擁有嗜血刀和烈陽指這兩個利器在的話,恐怖突破這重圍那是難上加難。

就在林瀟剛解決另一隻膽小兔的時候,一顆綠光彈也到了林瀟的面前。林瀟迅速拿起了嗜血刀擋住了綠光彈,可是這顆綠光彈也不弱。林瀟也是匆匆拿起嗜血刀擋住的,雖然擋住了綠光彈但是林瀟差點被打倒。

看來林瀟還有點招架不住了,現在只剩下一隻青紋蛇跟一隻綠光貓了。當然還有天上的那隻飛翔雞,但是它遲遲沒有出手。

既然它不出手林瀟也不去管它,不過對它還是很警戒的。林瀟又把攻擊指向了綠光貓,它的綠光彈有點難應付。雖然青紋蛇的攻擊更難招架,但是遠程林瀟確實有點吃不消。

綠光貓就不像膽小兔那樣等着林瀟殺了,林瀟嗜血刀剛過去綠光貓就逃過了這次攻擊。林瀟也知道這綠光貓不是那麼好殺的,所以隨即又發動了第二輪攻擊。

可是林瀟的烈陽指還沒有攻過去綠光貓的綠光彈卻先攻了過來,林瀟又匆忙拿起嗜血刀擋住了這次攻擊。可是在綠光彈的後面還隱藏着青紋蛇一個大隱患,青紋蛇的攻擊已經攻向了林瀟的左手。

林瀟只有再度拿起嗜血刀砍向了青紋蛇,如果青紋蛇不躲那就兩敗俱傷。看來林瀟確實是一個跟角色,不過青紋蛇在攻擊下還是放棄了攻擊閃了過去。

這一次靈獸的聯合攻擊差點讓林瀟吃大虧,這下林瀟也不敢貿然的發動攻擊了。可是這樣僵持着也不是個事,如果靈獸突然沒耐心了那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林瀟也只有硬着頭皮再次向綠光貓發動了攻擊,這一次林瀟的前招只是一招虛招。可是綠光貓還有沒有看出來,綠光貓巧妙的躲過林瀟攻擊後正準備如法炮製的發動綠光彈。

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林瀟的嗜血刀已經到了綠光貓的面前,這一次攻擊綠光貓可是沒有躲過。嗜血刀的攻擊實實在在的砍到了綠光貓的身上,可是綠光貓還沒有死。

綠光貓並沒有膽小兔那麼脆弱,林瀟的一擊只是讓它半死。一擊得逞速度回防,根本不給青紋蛇偷襲的機會。這一套動作讓靈獸們看起來眼花繚亂,只是一瞬間自己一方的一員大將已經倒在了地上。

現在對方只剩下一個半戰鬥力了,但是林瀟並不打算讓那隻綠光貓繼續活下來。說不定那隻綠光貓什麼時候突然起來給自己一個綠光彈,如果碰巧招架住了還好。

林瀟又是一刀砍向了青紋蛇,林瀟的刀法只是簡單的砍、平、刺。並沒有什麼花銷的招式,這可是林瀟剛開始用刀。

青紋蛇看着向自己攻過來的嗜血刀只是輕描淡寫的閃了過去,看來這青紋蛇的身體還蠻靈活的。可是林瀟這次的目標並不是這隻青紋蛇,他把早已準備好的烈陽指賞給了半死的綠光貓。

剛剛還在喘息的綠光貓就在林瀟的烈陽指下永遠的閉上了眼睛,現在對方只剩下一個戰鬥力了。讓林瀟奇怪的是爲什麼天上的飛翔雞爲什麼還對自己發動攻擊,難道它有把握自己一個對付林瀟?或許又是它真的只是這場戰鬥的一個觀衆?

不管怎麼樣反正不攻擊林瀟更好,這樣也給了林瀟更多取勝的機會。

躲在《靈術雙修》裏看着林瀟這一系列戰鬥的苑青只是點了點頭心裏默唸了句:“此子心機很深,終究非池中之物!看來他的路確實還有很遠很遠,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看到他走到巔峯的那一刻。” 戰鬥還在持續,不管是圍觀的觀衆還是身在其中的青紋蛇和林瀟都感覺到了壓力。

青紋蛇的壓力是自己一個人單挑林瀟,剛剛可是一羣對付林瀟一個都沒有成功,何況現在是自己一個單挑。林瀟的壓力歸於遲遲沒有出手的飛翔雞和衆多的靈獸觀衆,這飛翔雞葫蘆裏面到底賣的什麼藥。還有如果等下自己贏了這些靈獸會不會一擁而上,那樣的話自己可能就跑不掉了。

雙方雖然有着莫大的壓力但是不得不出手,青紋蛇也只有硬着頭皮上了。對於自己面前剩下的一個戰鬥力雖然林瀟沒有多在意多少,但是自己也不能大意而陰溝裏翻船。

不管怎麼樣還是先解決掉面前的麻煩,林瀟又打起了十分精神。雙方已經準備好了戰鬥,可以說青紋蛇是準備拼命了。

沒等林瀟出手青紋蛇就先攻向了林瀟,青紋蛇上來就是纏繞攻擊林瀟拿着嗜血刀的右手。青紋蛇剛剛已經見識到了嗜血刀的威力,所以它的打算就是先把林瀟的右手攻下來讓林瀟用不了嗜血刀。

可是林瀟也不是吃醋的,看着向自己右手攻過來的青紋蛇只是笑了笑。

“既然你自己急着送死,那就不要怪我不成全你。”

林瀟只是一個小小的閃避就躲過了青紋蛇的一擊,剛落地的青紋蛇再度向林瀟的右手攻了過去。看來這青紋蛇今天是要跟林瀟的右手不死不休了,面對着不怕死的青紋蛇林瀟也有點頭疼。

一直是這樣被動也不是個事,可是青紋蛇一直都沒有給林瀟反擊的機會。不過林瀟也不急着佔據主攻,一邊躲着青紋蛇的攻擊一邊關注着天上的飛翔雞。


青紋蛇畢竟只是一隻一階靈獸,它的攻擊也是有限度的。一直到青紋蛇累到不能在發動主動攻擊,林瀟這個時候才瞄準時機發動了攻擊。

只是輕描淡寫的一砍林瀟就終結了面前一直攻擊自己的對手,林瀟也沒想到會這麼輕鬆的解決青紋蛇。這一次主要是青紋蛇的壓力太大,從而導致了青紋蛇的不理智。

青紋蛇也解決了可是林瀟並沒有看到一階靈獸爲自己讓出一條路出包圍圈,這個時候林瀟不得不打起精神警惕的看着四周。

“媽的這些一階靈獸不會這樣玩自己吧,現在是不是戲結束了它們該收場了。”看着面前的變故林瀟嘴邊不禁爆了句粗口,林瀟本來就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

罵歸罵可是林瀟不敢放鬆一絲警惕,如果等下所有的靈獸一起上的話林瀟就只有拼着殺出一條血路。

可是靈獸並沒有讓林瀟久等,只是它們在精心準備一個驚喜給林瀟。從千萬的靈獸中又從新走出了一支隊伍,這支隊伍就是剛剛被林瀟解決掉的陣容,不過這支隊伍貌似比剛剛那支要強很多。

看着自己面前再度出來的一支隊伍林瀟那是火冒三丈,難道這些靈獸就是打算這樣玩死自己。好歹自己也是一個堂堂的人類,這樣讓靈獸玩那還得了。

“一羣傻逼大爺可沒有時間陪你們玩,看大爺不殺出一條血路出來。”這次林瀟可是喊了出來,可見林瀟此時是多大的怒火。

被一羣靈獸耍着玩不發火纔怪,雖然林瀟喊出來但是這些靈獸又聽不懂,所以林瀟也不擔心這些靈獸這個時候縮小包圍圈。

林瀟一邊拿起嗜血刀一邊做着準備戰鬥的樣子一邊尋找突破口,還好這些靈獸的分佈跟規矩。一個種族的靈獸都是聚在一起的,林瀟瞄準了一堆膽小兔。那裏是這個包圍圈最脆弱的地方,還有貌似膽小兔沒有什麼攻擊力。

找到了理想的突破口現在只需要一個時機,林瀟還在琢磨着要不要先解決幾隻再跑。可是這次靈獸並沒有給林瀟殺自己同伴的機會,它們是直接全部一起向林瀟發動了進攻。

看着突然向自己攻過來的靈獸林瀟可是驚呆了,好歹這些靈獸在一階靈獸中也是有地位的,怎麼能夠幹出這麼無恥的事。可是吃驚歸吃驚戰鬥還是要繼續的,就在林瀟打算從自己面前這些不弱的靈獸面前打破一個出口的。

可是一直沒動的飛翔雞這個時候確動了,看來這次它們是想把自己一擊必殺。不過林瀟可不會如它們願,但是林瀟現在也沒有足夠的實力斬殺它們了。主要是剛剛的逃亡和戰鬥讓林瀟消耗了太多,雖然林瀟現在已經是一名武者了也禁不住這樣的消耗。

最大的威脅還是天上那隻飛翔雞,只有躲過飛翔雞的攻擊就有希望突圍出去。沒等林瀟做出什麼決定靈獸的攻擊已經到了林瀟的面前,飛翔雞是最後發動攻擊的確是最先到林瀟面前的。

面對着飛翔雞的空降擊林瀟立馬拿起了嗜血刀去擋,擋住了空降擊的同時林瀟也被擊退了幾步。不等林瀟站穩兩隻膽小兔的衝擊就到了林瀟的面前,面對着膽小兔的衝擊林瀟差點被弄倒在地。

還好林瀟及時的調整了身體,膽小兔的攻擊剛過綠光彈就到了林瀟的眼前。這一次林瀟反應再快也沒有辦法躲過了,躲不過林瀟只有用左手擋了一下。雖然林瀟用左手擋住了綠光彈林瀟本身沒有受到什麼重的傷害,但是林瀟的左手擋住綠光彈的那一部分衣服已經被燒焦。

如果不是林瀟用靈氣護住了肉體,林瀟的左手可就要受重創了。剛經受綠光彈的衝擊的左手又成了青紋蛇的攻擊目標,如果被青紋蛇的纏繞纏住那林瀟的左手可就吃不消了。


林瀟當機立斷用左手凝聚了烈陽指迎向了青紋蛇,如果青紋蛇不放棄這一次攻擊那它自己也會受重創。這一招貌似林瀟前面用過一次,可是這招用來對付這些沒有多少腦子的一階靈獸那是百試百靈。


青紋蛇果然收回了攻擊閃過了林瀟的烈陽指,躲過了第一輪攻擊的林瀟還是有損傷。就這第一輪攻擊林瀟似乎就已經有點招架不住了,可是這些靈獸明顯的是準備發動第二輪攻擊。

躲過第一輪攻擊的林瀟可是累的不輕,如果自己在這樣讓這些靈獸當靶子發動第二輪攻擊的話那林瀟絕對吃不消。

wωw ◆ⓣⓣⓚⓐⓝ ◆C O

林瀟沒有絲毫猶豫就向兩隻膽小兔的方向衝了過去,也不知道林瀟在想什麼,難道這樣就可以躲過靈獸們的第二輪攻擊嗎? 林瀟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反正如果自己還傻站在那裏的話就只有找死。他只有自己主動出擊,所以他選擇了最弱的膽小兔。

沒等林瀟先接近膽小兔那飛翔雞就發動了第二輪攻擊,面對着飛翔雞的攻擊林瀟只有拿嗜血刀去抵擋。林瀟一邊往膽小兔那邊衝去一邊趁機抵擋後面飛翔雞的攻擊。

飛翔雞的攻擊還是被嗜血刀擋住,但是這次林瀟是一邊向前面跑一邊在後面擋的。空降擊強大的衝擊力讓飛奔的林瀟摔了個狗吃屎,可是這個時候的林瀟並沒有時間把怒火發向後年的飛翔雞。


不過依林瀟的脾氣以後飛翔雞的日子就不好過咯,林瀟迅速爬了起來繼續往膽小兔飛奔而去。膽小兔看着向自己飛奔過來的林瀟從而放棄了進攻而就地防禦,這個錯誤的舉動就讓林瀟達到了他的目的。

林瀟的目的就是藉助膽小兔的身體擋住其它靈獸的攻擊,如果膽小兔向自己發動衝擊的話自己還有點不好辦。

這個時候林瀟已經來到了其中一隻膽小兔的面前,可是在林瀟的後面赫然有一顆綠光彈飛了過來。看着面前跟自己對峙的膽小兔林瀟只是輕輕的一躍就跳向了膽小兔的後方,看着突然往自己後方襲來的林瀟膽小兔瞬間向前方發動了衝擊。

這一下膽小兔就已正面剛好碰上了綠光彈,被膽小兔撞到的綠光彈在相碰的那一刻就爆炸了。一陣煙霧過後爆炸的地方只剩下了一具燒焦的屍體,那具屍體就是先前的那隻膽小兔。

這綠光彈的爆炸還是不夠給力,不然怎麼還會留下這一具完整的屍體,雖然已經燒焦了。

面對着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所有的靈獸並沒有什麼波動,它們只是把一切罪惡都歸到了林瀟的身上。

躲過了綠光貓的攻擊青紋蛇的攻擊可是沒有一絲停滯,這個時候的林瀟又把目標指向了另一隻膽小兔。這隻膽小兔是親眼目睹了自己同伴的死亡,偏偏這個時候林瀟又向自己衝了過來。

林瀟已經來到了另一隻膽小兔的面前,看着面前的膽小兔林瀟如法炮製的跳向了膽小兔的後方。面對着林瀟對後方的突擊膽小兔確還在猶豫,它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逃。

在膽小兔的猶豫之際林瀟已經來到了膽小兔的後方,看着一直沒有動的膽小兔林瀟微微一笑。其實這一切都只是林瀟的一個計謀,他先故意導演出第一隻膽小兔的死亡從而迷惑第二隻膽小兔。

他就賭經過第一隻膽小兔的死亡第二隻膽小兔不會做出一個決定,一個生與死的決定。其實如果第二隻膽小兔能夠像第一隻膽小兔那樣躲一下的話,或許它能夠過活下來。

因爲青紋蛇畢竟不是綠光彈,綠光彈是沒有生命的所以撞上了膽小兔。可是青紋蛇是有生命的,它可以在攻擊中調整攻擊。

但是現在一切都已經似乎晚了,只能說林瀟太狡猾了。林瀟已經輕鬆的抓住了面前的膽小兔,雖然青紋蛇的攻擊已經到了林瀟的面前。

林瀟抓起了手中的膽小兔擋向了青紋蛇,青紋蛇的纏繞纏在了膽小兔的身上。這隻膽小兔的死法似乎比第一隻要好一點,至少這隻只是內傷而已。

利用機智的頭腦林瀟不僅擋住了第二輪攻擊而且還解決掉了兩隻膽小兔,不過林瀟並沒有繼續在那裏等第三輪攻擊。林瀟挺住了力氣往早已看好的一個包圍口突破,林瀟拿着嗜血刀揚起烈陽指就殺進了靈獸堆。

面對着突如其來的變故所有的一階靈獸還差點沒有反應過來,等它們擔心過來的時候林瀟已經突圍到了包圍圈的最後一層包圍。林瀟選擇的是膽小兔的陣營,所以很快就被林瀟突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