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走近登天梯,在登天梯處聚集了不少的人,像個小城鎮一般熱鬧非凡,之所以會有人聚集在此,主要是因爲登上自由之城有很多不便,必須得在地面處理好。

最簡單的,自由之城在空中,車輛之類的東西肯定是上不去的,只能放在地面,不過對此聖殿方面也有安排的,專門有寄存處幫你寄放,不過聖殿也會根據東西的佔地面積以及儲存時間收取不同的費用的。

還有就是有些人也在這裏擺了地攤出售東西的,這些人一般也都是出售受一些普通的東西而已,不可能出售很貴重的物品,因爲在這裏雖然很少有人會打鬥,但是聖殿沒有禁止,不受聖殿保護的,如果真有稀世珍寶的話肯點會有人出**奪的,出售貴重物品的人都會進城裏,到專門的地方去出售的,下面這些人都是物品利潤一般,不願出入城費的人。

另外就是登上自由之城也有不同的方法,一種就是自己從登天梯上走上去,這樣不用出任何費用,其它的就是乘坐聖殿的飛禽上去,這根據各人不同的要求聖殿會收取不同的費用,當然如果自己有會飛的坐騎或者自己能過飛行的話也可以自己飛上去,不過要進城的話坐騎也必須繳納一個金幣的入城費,而要想自己飛行的話就更難了,只有修爲達到尊者級別纔可能在空中飛行。

軒轅楓到了登天梯下沒有去乘坐坐騎,而是自己慢慢的從登天梯向上攀爬,這並不是它想省那點乘坐坐騎的費用,而是想親自感受一下這種登天的感覺。

花費了半個小時軒轅楓纔來到登天梯的頂端,他看着身前的就像久久不語,這景象實在太震撼了,軒轅楓看着腳下滾動的雲層,時不時的有一些飛禽從雲層下方冒出來,他現在有種來到仙界,站在南天門外的感覺。

軒轅楓靜靜的看着,眼前的雲層不停的變化,時而像連綿山巒,時而又變爲萬馬奔騰,時而聚攏時而有多多飄散,一直變換不定。

突然軒轅楓新生感悟,人生又何奇不時這樣能,變幻莫測,這一刻根本不知道下一刻的事情,只有真正的出現了才能知道事實的真相。在這是軒轅楓進入了頓悟之中,看着雲層的不斷變化,他的心境也開始慢慢的提升。

修煉之人其實最重要的也是修心一關,每個大小境界的提升莫不是心境的提升,這個心境就是一種讓人難以琢磨的東西,也正因爲這樣,所以很多人自己突破了,但是要讓他說的話根本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而修煉功法也就是引導修心的方法。

修心也就是修煉人心,用心去感受天道法則,然後把對天道的理解感悟融入了心中,然後掌握自然爲我所用,正因爲如此所以世界上纔會有“功法無正邪,正邪在人心”一說,說的也就是天道千變萬化,領悟全看自身,人心不正那麼人也就爲惡了。

看這這些讓軒轅楓突有所悟進入了所有修煉之人都夢寐以求的頓悟之中,使得他對天道法則的理解慢慢的提升,對那琢磨不透的天道法則,也有了更明確的感悟。

這就是心境在提升,因爲只有心境增進了纔會觸及天道法則,也只有觸及了天道法則自身才會捕捉到法則信息的感覺。


這時候軒轅楓已經忘了自己所在何處,他把這裏當成了一個世界,他就像一個旁觀者一樣,在觀看這世界法則的演變,看到了法則在不斷誕生又不斷覆滅。

軒轅楓猶如看到了這個世界的誕生,所有事情都在圍繞着法則在運行,根被不存在例外,誰在這個世界都必須遵從這個世界的法則,一切違規這都將遭到抹殺,毫不留情。

只有順應天道法則才能生存,只有你能感應天道你才能修煉,只有多理解一份天道法則才能多利用一份自然之力,也只有這樣才能得到更強大的力量,如果能感應並且理解天道法則從而順應天道,那麼就能夠比別人更快速的提升修爲,也就能更快的變強,這也就是所謂的天才,他們就是能夠比別人更多的感應到了天道法則。

現在軒轅楓就是一個旁觀者,他就像知道了一切,不過他也只是知道而已,他什麼也改變不了,當然,他現在接觸到了那麼以後感悟理解之時也就比別人容易不少。

軒轅楓無意識的感悟着天道法則,他也無意識調整着自己的心境,讓自己儘量的向天道法則靠攏,只有這樣纔能有利於修煉。

“唳!”

突然一聲長鳴傳來,軒轅楓也被從頓悟中拖了回來,清醒過來後軒轅楓看向聲音傳來之處,正有一頭巨鷹冒出雲層,雙翼數次震動,便是帶着風雷之聲,出現在了雲層之上。

當巨鷹透過雲層之後,軒轅楓的目光,第一時間便是凝在了那巨鷹之上,那裏,一個青年一襲黑衫,負手而立,輕風拂來,長髮飄動,顯得極爲的灑脫,那般氣質,看得不少人爲之折服。

巨鷹之上,黑衫青子微微昂頭,平淡如水的目光掃過城門處,然後便是收回了目光,給人一種睥睨天下的感覺。 “哎”

軒轅楓嘆息了一聲,被這巨鷹驚醒失去了一次頓悟的機會,這種機會實在是可遇不可求的,有的人甚至一輩子都沒有這麼一次機會,軒轅楓也許這輩子也就這麼一次機會而已,沒想到卻被這樣打斷了,但也沒有辦法,畢竟那鷹也不是有意的。

軒轅楓只能暗呼倒黴,軒轅楓搖了搖頭,然後運轉原力感應了一下自己的情況,發現境界有了不小的提升,頂得上他自己一兩個月的苦修了,他本來就在帝級巔峯的修爲現在隨時都有可能突破進入聖級了。

如果不被打斷的話軒轅楓肯定能直接步入聖級,甚至能夠進入聖級的中期或者後期也說不一定,這次軒轅楓真是損失大了。

這時,軒轅楓聽到了旁邊的議論

“你看,金鷹門的金少宇來了。”

“恩,這次熱鬧了,我剛纔還看見藍衣會的藍清河也進去了呢!”

“是啊,我聽說連西華帝國的小公主也來了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應該是,好像星河帝國的王家也有人來呢。”

“嗚!”

又是一聲悶吼聲響起,接着雲層裏再次竄出一個龐然大物,一頭長着翅膀的大蜥蜴飛了上來,很快就接近了城門。

蜥蜴背上,一襲白衫隨風飄揚,一個少年長髮飄飄迎風而立,臉上略帶幼氣,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他與他腳下的大蜥蜴給人一種很大的視覺反差。

“你看這不是北辰張家的小少爺嗎?”

“是啊,聽說他腳下的那頭青翼龍擁有皇級巔峯的實力呢,比一般的人類皇級高手厲害多了。”

“對,對,對,我也聽說了,在北辰年輕一代裏面他幾乎是難逢敵手啊!”


“恩,我也聽說過,他自己實力也是皇級中期的實力,在加上他的青翼龍幾乎能與帝級的強者爭鋒呢。”

“是啊,不愧出自大家族啊!”

“切,大家族也要看是什麼人呢,你看看星河帝國軒轅家的那個廢材,出身在大家族還不是一樣的窩囊。”

“額,這個,我好像聽說那廢材離家出走了,都半年了都還沒找到呢,也不知道是不是死在外面了。”

“哼,肯定是死了,只不過軒轅家可能怕影響家族所有沒公佈而已。”

“恩,這人死了也好,免得活着受罪。”

軒轅楓聽得非常鬱悶,本來聽着他們說到那麼多年輕俊傑這聽得正感興趣呢,沒想到兩人這說着說着就說到他自己頭上來了,並且還被左一個廢材右一個廢材的罵,這等於是當着面被罵。

軒轅楓聽他們談了這麼一會兒也大概明白了,這應該是自由之城最近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會有這麼多的人趕來,聽到兩人開始罵起他來,並且好像還罵上癮了似的,軒轅楓實在聽不下去了,於是走了過去道:“兩位兄臺,在下打擾兩位一下,不知道這自由之城是不是有什麼大事啊,怎麼來了這麼多名人?”

兩人聽到軒轅楓的話瞥了軒轅楓一眼,好像因爲軒轅楓打擾了他們罵人很不高興的道:“是啊,自由之城每年一度的超級拍賣會馬上就要舉行了,你不知道嗎?”

“哦,小弟這是第一次來自由之城呢?”

“我早看出來了,好了,沒事就去城裏長長見識去。”一幅看土包子的眼神看着軒轅楓道。


然後就轉頭與剛纔說話的那人道:“那個廢材……”

聽到這軒轅楓知道這兩兄臺還要接着罵,於是馬上打斷道:“兄弟,兄弟,先等下我這還得打擾你們下。”

這位兄臺聽了一臉不樂意的轉了過來看這軒轅楓,一幅有話快說有屁快放的表情。

軒轅楓裝作討好的要在,嘿嘿笑道:“兄弟,不知道這拍賣會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啊?”

“當然有啦,怎麼可能沒有嘛!”說完藐視的看了軒轅楓一眼然後又轉了過去接着和他旁邊那人道:“軒轅家……”

軒轅楓一聽這開頭就知道這兩人絕對還要接着罵,於是馬上又打斷道:“兄弟,兄弟,我還有話沒說呢?”

那位兄弟聽了這話也鬱悶了,這一句話都被打斷三次了,滿臉無語的看着軒轅楓道:“你能不能不要總是打斷我的話啊,你還有什麼事情快點說吧,說完了快點走。”

軒轅楓也有點無語,這人怎麼總想着罵他呢,於是道:“我是想問,這拍賣會壓軸的是什麼寶貝啊?”

“聽說是尊者級魔獸的血,你問這幹什麼,難不成你還能買得起不成?”

“呵呵,我就是問問而已。”

還沒等軒轅楓把話說完這位老兄有轉過去和旁邊那人道:“那個廢材……”

軒轅楓翻了翻白眼繼續道:“兄弟,你等下,我這還沒說完呢!”

聽到軒轅楓這話,那位兄弟都快抓狂了,沒好氣的道:“你還有什麼事啊,怎麼這麼麻煩啊?”

軒轅楓也想抓狂了,真想對他道:“小爺我就是你口中的那廢材,你能不能不要當着我的面罵我?”但是也只是想而已,表面還是笑着道:“兄弟,我想問那個拍賣場在哪裏啊,我想去長長見識,呵呵。”

那人掃了軒轅楓一眼,然後不屑的道:“你也想進去啊,那裏入場費都要五個金幣呢。”說完他就轉過去了,他覺得軒轅楓肯定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根本就沒必要浪費口水跟他說地址,轉過去後他又道:“那個廢材……”


軒轅楓淚流滿面了,他真想問:“老兄,你記性怎麼這麼好啊,都打岔這麼多次了你都還沒忘記這會事情啊!”

沒辦法如果沒聽到那也就算了,但是現在人家就在他面前罵他,軒轅楓總不可能等着他罵吧,於是又打斷道:“兄弟,你等下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

那位老兄一聽,也淚流滿面了,他黑着臉轉過來看向軒轅楓道:“我說你煩不煩啊,難道你還真想花五個金幣去看去啊。”


“呵呵,我不進去就去門口看看嘛。”

“進城之後第二個路口右轉,前行五百米就能看見了,實在找不到的話進城裏再問下別人就知道了,你快走吧!”

說完他又轉過去向另外道:“真麻煩,軒轅家……”

剛聽到前面的軒轅楓終於鬆了口氣,暗歎這仁兄終於換話題了,但是緊接着下面的話差點沒讓軒轅楓吐血,暗罵:“我靠,怎麼還沒忘記啊?”

於是軒轅楓只有咬牙切齒的道:“兄弟,你記性真好啊,我還有話想問你。”

再次聽到軒轅楓的話那位仁兄真的有殺人的衝動,還沒等軒轅楓問他就先道:“進門第二個路口右轉這也能叫記性好啊,你不要跟我說你記不住啊!”

“沒有,沒有,兄弟你誤會了,我不是說這個,我想問這個城裏什麼地方住店最便宜啊!嘿嘿。”軒轅楓裝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純粹就是沒話找話問。

“小華客棧,話有問題嗎?”這次這位仁兄決定了,一定要等軒轅楓問完了再轉過去。

軒轅楓想了想覺得如果想在這位仁兄轉過去的話肯定還會接着罵他,於是便問道:“這小華客棧怎麼走啊?”

“進城後第四個路口左轉,然後第二個路口右轉,然後第一個路口繼續右轉,接第一個路口左轉,然後第二個路口……最後在第三個路口右轉走五十米就到了。”

聽完一連串的左轉右轉軒轅都有點昏呼呼的,不過還好他正是亂問的,根本就不用記,最後那位指路的仁兄又道:“能記住吧,還有什麼問題罵?”

“這個似乎有點複雜啊,我還想問那小華客棧是怎麼收費的啊?”

“記不住的話進城問下人就行了,住宿費的話是一個銀幣一晚,還有什麼要問嗎?”

“怎麼這麼貴啊?快跟其他地方最貴的客棧差不多貴了?”這句是發自內心的問了。

“因爲這是自由之城,當然貴啦,還有什麼要問的?”

“這個自由之城有什麼要注意的規矩嗎?”

“沒什麼要注意的,只要不在城裏鬧事就行,問完了吧?”

“沒呢,城裏什麼地方吃的便宜啊?”

“阿三酒樓,完了吧?”

“沒呢,這收費怎麼樣?”

“五十個銅幣差不多就夠吃一端了,問完了吧?”

“沒呢,怎麼這麼貴?”

“不是說了嗎?這是自由之城。有什麼你一起問吧?”

“好的,兄弟你真是好人,那我問了,城裏什麼地方好玩,還有什麼地方能找工作,什麼生意掙錢,什麼人不能若,什麼……”

聽帶軒轅楓問個不停,指路人終於動容了,這樣問下去天知道要問道什麼時候起,於是打斷了軒轅楓的話道:“等等,等等,你怎麼這麼多問題啊?”

“不是你讓我全部問的嗎?”

“……”指路人無語了,有種想碰牆的衝動,最後平定了下心情道:“我建議你自己去城裏面找個嚮導吧!”

“找嚮導我要付錢給嚮導嗎?”

“當然要啊!”

“那算了,我還是問你吧!”

“爲什麼?”

“因爲問你不用出錢啊!”

“……”指路的仁兄想殺人,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

接着指路人轉身向他旁邊的那人道:“李兄,我媽叫我吃飯了,我先走了,我們過天又聊。”

說完他就像見鬼一樣的跑了。

“喂,兄弟你等下啊!”軒轅楓喊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