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走到我們面前,已經恢復了絕世傾城的模樣。

“陛下,您的心可真狠啊!”她撩撥了一下發絲,笑得風情萬種。

“你果然不好對付!”不化骨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慢慢鬆開環在我腰間的手,把我推到一邊。

失去了他支持,我搖晃了幾下就要掉到湖水裏。

雲如雪卻擺了擺袖子,我腳下的湖面頓時變成水泥地一樣的僵硬,足以支持我的重量。

“好戲沒有觀衆怎麼行?”她對我笑了笑。“好好看着!”

說着她飛快後退,把一樣什麼東西拋到了天空中。

漆黑的夜幕下,那東西越飛越高,突然在半空中爆開,千萬到耀眼的白光如同節日的煙火照亮夜空。

那是什麼?

我的問號剛剛升起,就看到夜空中迅速盤旋起巨大的雷雲,亮紫色的電光在烏黑翻滾的雲層裏盤繞,湖面上頓時狂風大作,樹木被吹得呼啦啦亂搖。

雲如雪遠遠站在一旁,髮絲和衣服也被吹得亂舞。“陛下,上次的天雷傷不了您,是因爲我手下留情,這次恐怕您不會那麼輕易躲過了,這些凡人的力魄,我收集了那麼多年,現在就送您上路吧!”

她笑着,眼角卻流出淚水。“我說過,您會後悔的!”

天上的烏雲越聚越多,旋轉着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的中心像張能吞噬一切的大口,紫色閃電在雲層裏呼吸糾纏摩擦,發出爆裂的巨響。

天地間被照得一瞬黑暗,一瞬光明。好像地獄和人間交疊着重現。

“快跑啊!”爲什麼不跑?爲什麼定定站在那裏?我朝不化骨嘶吼,想過去拉開他,可旋轉的風把我和他阻擋開。

他轉頭看了我一眼,眼中的意思是讓我別管他,快自己走。

可這個時候,我怎麼能走?

“我催動了他身上的禁制,他現在走不了!”雲如雪笑着對我說。

“你不是愛他嗎?爲什麼要殺他?” 不敗刀狂 難道得不到就要欲滅嗎?這樣的愛太殘忍!

“他不能爲我而生,”雲如雪把視線轉向不化骨,悽迷的望着他。“至少要爲我而死!”

天空中一陣炸裂,地面在顫抖,湖面上爆起無數巨大水柱,一道巨大紫色閃電朝不化骨劈了下來。

周圍的一切好像都消失了,不化骨站在亮光中心,身體好像都要被這亮光侵蝕殆盡。

腦子突然一空,我朝那道亮光撲了過去。

“你瘋了!”

“回去!”

耳邊似乎傳來雲如雪和不化骨的聲音,可我什麼也聽不見了!眼中只有那道亮光中的身影! 好亮!

在我的手環上不化骨腰間的那一刻,只看到被亮光映襯得異常蒼白的臉和睜得大大的眼睛,眼中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他的嘴巴在動。

可我聽不見他的聲音,耳邊好像有風呼呼吹過,把所有的聲音都吹散。

然後,他的臉,他的眼,都消失了,眼前只有一片白光。

在然後,醞釀了很久的雷電終於劈下來,連白光的都消失,我被黑暗包圍。

紫色天雷,天道最嚴厲的懲罰,幾乎能毀滅一切。

我以爲會很痛,可是沒有!真的沒有!什麼感覺都沒有!

隨着雷電的劈落,有什麼東西撞入我的身體,速度很快,力量很大。

我覺得自己像是被以一百二十碼的高速疾馳的汽車撞到一樣,整個身體飛了起來,翻滾着朝另一邊甩去。

快速下降後並沒有被摔疼的感覺,整個身體好像沒有重量一樣,居然飄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又能看到東西了。

湖面被閃電整個照亮,強大的電流在湖水中亂竄,湖中的錦鯉紛紛跳出水面,五彩斑斕的身上電光環繞……雲如雪不可置信的看着湖中心,那裏是一條几十米寬的光柱……光柱中有模糊的人影,是不化骨和……一個我無比熟悉的人。

那個人,就是我自己!

畫面好像被定格,整個空間中,只有我是可以移動的。

這是這麼回事?我明明在這裏,爲什麼紫色天雷中還有另一個我?

我想撲過去,腳剛一動,身體就整個飄了起來。

低頭去看,腳是半透明的,我的手也是,而且湖面上沒有我的倒影。

我死了嗎?

心中一悲,又一痛!

首先想到的是我的母親,她剛剛失去姥姥,如果再失去我,她怎麼辦?我怕她經受不住打擊啊!還有父親,和他之間多年的誤會纔剛剛消除,曾經想過以後要多瞭解父親,和他多溝通的……

可是現在,沒有以後了吧!

心裏無比難過,手已經伸了出去,對着亮光中的自己。

耳邊頓時噼啪亂響,強大到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電流通過手指傳導過來,我又被甩了出去。

湖面水柱不停炸起,定格在半空中的錦鯉也跌落水面。

“哈哈哈,你以爲你能救得了他嗎?傻子,真是傻子。”雲如雪楞了一瞬後突然笑了起來,指着紫色閃電中的“我們。”

“靈力強大的人自願奉獻出自己的靈魂能解開封印,可你是嗎?雲家人血液中的靈力,你幾乎沒有!死了也是白死,哈哈哈,傻子,傻子!”

她笑的前仰後合,眼淚都被笑了出來,用手不停擦拭。“死吧!你們都死了吧! 總裁盛寵讀心甜妻 全都死了,我也就無所畏懼,無所顧忌了。這個世間,現在由我做主,哈哈哈哈……”

不化骨佈下的結界一陣晃動,成爲魂體之後,我能看到那個結界了,像一個玻璃罩子般罩住整個湖面,有白光一波一波的閃爍。可這個結界在紫氣天雷的轟擊下,已經快要破碎,閃爍的白光越來越快,也越來越弱。

耀眼的雷電光柱中,我沒有動,緊緊抱着不化骨,把頭埋在他的懷裏。

不化骨也愣愣呆呆的,一動不動,過了好一會兒才擡起頭摩挲着懷中人的發心,低低嘆了一聲:“傻子!”

我被電光隔得遠遠的,不能靠近,可他的話卻聽得一清二楚。

連他都說我是傻子,那說明我真的很傻吧!

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那麼奮不顧身的撲過去,雲如雪說得對,我體內的靈力太過微弱,即使犧牲自己,也解不開不化骨身上的封印,爲什麼那麼做?我並不明白,還來不及考慮,身體就自己做出了反應,就像在那個奇怪的夢境之中一樣,我的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心裏十分難過,卻奇怪的並不感到後悔。

魂體並不能流淚,可現在的我的確有想哭的衝動。

天空中的雷雲還在旋轉,越來越厚的烏雲快要壓到湖面,那到巨大的閃電似乎成爲了天地的支柱,撐在水面和雲團之間,被壓得愈來愈短,卻更加耀眼。

一直罩在不化骨和我周圍的金光閃爍了一下,徹底的消失。

我眼睜睜看着不化骨,和自己身上迅速被火焰點燃,頭髮,衣服,皮膚被幾乎透明的紫色火焰燎燒、包圍。

接下來看到的一切,讓我幾乎懷疑自己是在夢裏。

我的身體,居然擡起了頭!

失去靈魂支撐的身體,竟然自己動了?

“陛下,我回來了!”是我的聲音,可憐我並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雲如雪的笑聲戛然而止,和我一樣睜大眼睛看着光柱中的那個“我”,邊搖頭,邊嘴裏低喃着:“不可能! 煙雨江湖 不可能!這不是真的!”

不化骨疑惑的點頭看着“我”,眼神很迷茫。

“陛下,您還是認不出我嗎?”“我”悽婉地笑了一下,環在不化骨腰間的手收得更緊,把頭重新埋在他的心口。“沒關係!沒關係!冰兒不後悔!”

說着,擁抱着一起的兩人開始旋轉起來,速度越來越快,隨着他們的旋轉又白光劃過的軌跡,很快我就只能看到一團旋轉的白光。

閃動爆裂的聲音更加強烈,轟得我的魂體一陣搖晃,湖面似乎沸騰了,湖底的泥土隨着翻滾的水花被翻上來,又攪下去,清澈的湖水變得泥漿般渾濁無比。

雲如雪並不比我好多少,她幾次想撲過去,卻都被光柱彈了開來,不甘心的嘶吼着:“不可能,不可能,我不相信!你死了,你已經死了,你魂飛魄散了……”

我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就重新把注意力投注在光柱中。

那團旋轉的白光已經變成半透明,因爲旋轉的速度太快,把周圍的雷電之力也帶着一起旋轉起來,很快,那道紫氣光柱變成一個高速旋轉且倒掛着的“光龍捲”,逆衝而上,錐子一樣的尖端直直插到盤旋的雷雲中。

“轟隆隆”“噼啪”

雷聲和閃電爆炸的聲音交織在一起,天地劇烈震顫。

湖水被吸到半空中,讓我看見光禿禿的湖底,結界徹底破碎,流行雨般的光粒灑落,失去了結界的保護,湖邊的草地樹木瞬間倒伏。

我和雲如雪都被彈得遠遠的。

末日般的雷雲終於炸開,光波掃蕩開去,我渾身一震顫動,眼前被閃過的白光照得一片白茫茫,什麼都看不見。

光波漣漪一樣一圈圈襲來,就在我懷疑自己的魂體要被徹底擊碎的時候,刺眼的白光終於變弱,消失。

我的耳邊還在“嗡嗡”作響,卻也顧不得別的,趕緊朝湖心撲去。

被吸到半空中的湖水已經重新落下,水量卻少了一半,露出光禿禿的部分湖底。

整個湖心花園像核爆掃蕩過一眼,滿目瘡痍。

湖心卻靜悄悄的,那團白光還在旋轉,速度卻越來越慢,漸漸停止。

兩個人影像是練成一體又重新分開一眼,原本在不化骨身上閃爍的金色龍氣傳導到“我”身上。

“我”的手從他的腰間鬆開,仰起頭,身體中像是有耀眼的光源被點燃,金光從眼睛鼻子嘴巴耳朵的七竅中射出。

哪怕是無比熟悉的自己,這一幕還是讓我覺得毛骨悚然。

半歡半愛 雲如雪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旁邊,也傻愣愣看着,嘴巴半張着。

“我”被蔓延的金光逐漸包圍,變成一個“光人”。

等到一切徹底平靜的時候,不論是不化骨和是雲如雪都呆楞住了,我也是。

因爲我看到自己的身體踏着水面走了過來。慢慢走到雲如雪面前,伸手摸着她的臉。

“如雪,我們又見面了!” “姐……姐姐?”

雲如雪呆立在那裏,像個委屈的小女孩終於見到親人一樣,流着淚擠出一個笑容,擡起手想覆在“我”的手上,卻在手指即將碰到“我”手背的時候突然回過神來,猛的飄後幾米。

“不可能!我的姐姐已經魂飛魄散了,是我親眼所見。你是誰?”她厲色指着“我”。“不管你是誰?你都騙不了我的。”

我也傻了。定定看着自己的身體,看着她露出悽婉的表情。

難道,佔據我身體的人,真的是雲如冰?真正的不化骨王妃?

我望向不化骨,他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不知道是不能動,還是也怔滯住。

他的眼神有些迷惘,還閃爍着希望的亮光。

過了許久,纔開口說出兩個字。“冰兒……”

連不化骨都這麼說,看來現在操控着我身體的人,或者說是魂,確定是雲如冰無疑了。

雲如雪並不能接受這個現實,她一個勁的搖頭,不停尖叫。“不是!她不是!我姐姐死了,消失了!你到底是誰,竟然敢跑到這裏來轉身弄鬼,信不信我滅了你?”

說着,她的手心升起一團焰火,半透明的,像不化骨當成在企鵝館庫房和剛纔施展過的一樣。

不化骨的眼睛微微眯了眯。“真火!難道朕的真火燒不死你,原來你偷取朕的天魂就是爲了煉製真火。”

雲如雪笑起來。“現在才知道嗎?遲了!”

說完一甩手,那團焰火像箭一樣朝“我”,不,現在應該說雲如冰射去。

“冰兒閃開!”不化骨厲喝。

可雲如冰沒動,微笑着站在那裏。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雖然現在支配這具身體的人是雲如冰,可那是我的身體啊!要是被燒壞,我就徹底變成遊魂了。燒得半壞不壞,破相了倒黴的人還是我啊!

蒸騰的火焰轉眼間就來到雲如冰面前,她從容伸手,火焰居然跳到她掌中,很快就熄滅了。

“這,這……”雲如雪張口結實,說不出話來。

“如雪,你直到現在還不明白嗎?我們是孿生姐妹,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痛的時候你也會痛,你哭的時候我會跟着流淚,你會的,其實我都會。”雲如冰幽幽看着她的妹妹。“只要你還在,我就不會真正消失!”

“不會的,你胡說,我不會相信你說的話。”雲如雪一邊說嘶吼一邊後退。

六零俏軍媳 雲如冰嘆了口氣。“如雪,你最終還是看了那本禁書對不對?凡是雲家子孫都不能修習‘化屍古書’,這是雲家的祖訓,每天早上起牀我們都要背誦三遍,你忘了嗎?還是你的心已經被慾望所矇蔽了?你說你愛陛下,如果你是真的愛他,我怎麼會和你搶呢?從小到大,凡是你真正喜歡的東西,只要我有,都會讓着你,陛下自然也不例外。可是你問問自己,你是真的喜歡陛下嗎?還是喜歡他的地位和權利?”

“我喜歡他,也希望他的地位和權利,這兩者有什麼矛盾嗎?”雲如雪大聲說,那麼用力的聲音,不知道是說服別人,還是說服自己。

“冰兒,你說如果她是真的喜歡朕,你就會把朕讓給她?”不化骨不可置信的的看着雲如冰。

雲如冰回頭,幽幽看着他,眼淚滑落。“陛下,我對你的心是真的,可我愛護妹妹的心也是真的。我以爲如雪愛你,你們再一起會很幸福,可是我錯了。我的錯害了您,害了妹妹,害了我們三個人。陛下,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您,其實您的禁制是我下的,目的是爲了阻止妹妹的詛咒在您的身上發揮作用,可是我一個人的力量到底不能和雲家世代血脈中的精魄之力相抗衡,害您變成現在的樣子。如雪說得對,還有一種方法可以解開您的禁制和詛咒……陛下,冰兒犯錯誤,冰兒來彌補!”

她的眼中還含着淚水,卻突然對不化骨笑了。

“冰兒,你要做什麼?”

“姐姐,你不要做傻事!”

不化骨,雲如雪,包括我,心裏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如雪,不要在執迷不悟,姐姐以後再也不能保護你了。”雲如冰最後看了妹妹一樣,突然轉頭朝我的方向看來,嘴角勾起,露出笑容,嘴巴張合了幾下,似乎說了些什麼,可是我沒聽到。

雲如冰對着天空伸出手,口中唸唸有詞,說着我聽不懂的語言。

開始她的聲音很小,語速也慢,到了後面越來越快,聲音和天空中盤旋不去的雷聲相呼應,轟隆隆的,震得人骨膜發痛。

“冰兒,快停下來!”不化骨嘶聲阻止。

雲如冰卻好像沒有聽見他的話一樣,語速越來越快,臉色在重新凝聚的雷雲閃電映襯下愈發蒼白,幾乎半透明。

“轟!”

一道巨大的閃電劈落在雲如冰的指尖,她的七竅中頓時溢出鮮血,卻仍然咬牙堅持。

下一道閃電又轟了下來。

我很清楚的看到,雲如冰的身體,或者說我的身體像一個瓷器逐漸皸裂開,裂縫中有耀眼的光射出。

第三道閃電轟擊在她身上之後,那具蓄滿了電力的身體就快要繃裂之前,她極其艱難,極其緩慢的望了不化骨一眼。

“陛下,不要恨我,也不要想我,忘了冰兒!”

說完整個人化成一道虹光朝不化骨射去。

不化骨渾身上下除了嘴巴之外,沒有一處可以動。

我只聽到他撕心裂肺的怒吼着,最終也只能眼睜睜看着虹光撲到他的身體中。

黑色的戾氣和金色的龍氣互相激盪,化成十幾丈長的一條巨大的龍形,盤旋在不化骨的頭頂。

不化骨像承受了什麼巨大的痛苦一樣嘶吼了一聲,一聲龍吟與之相呼應,巨龍頓時搖頭擺尾的遊動着身體,垂直朝天空中的雷雲躥去。

第四道雷電還沒來得及劈下,那團烏壓壓的雷雲就已經被巨龍纏攪得分崩離析。

我傻了一樣看着那具因爲失去雲如冰魂魄支持而掉落到湖中是身體,想動,卻動不了。

不化骨卻終於能動了,他撐開雙臂,周圍的空氣被他撐開一般,膨脹着衝擊一切,包括我和雲如雪。

我看不見自己,卻能看見雲如雪像風箏一樣飛出去,又被不化骨一收手扯了回來。

他獰笑着。“你害了你姐姐兩次,看着她的份上,朕只殺你一次。”

說着把她朝空中盤旋的巨龍扔去。

巨龍甩着巨大的腦袋,瞪着朝自己迅速接近的雲如雪,突然張口,一道閃電從它空中吐了出來,正正擊打在雲如雪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