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很快就知曉了,陳小東打開門之後,看到了張立凡站在裏面,隨後想到張立凡不是已經死了嗎。

如果是沒看到,那還好,但是現在看到了,李肅他的心裏面,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傷心的,陳小東,他到底是哪裏。

就在這時,站在裏面的“張立凡”突然伸手,一隻手臂快速的直接被陳小東的後背進入,然後從腹部出來,陳小東直接被無面鬼一個腹部洞穿,這時,陳小東再也不用害怕了,只是睜大的眼睛裏留有最後一絲的恐懼和不甘。

這陳小東突如其來的死了,倒把李肅和朱有爲二人驚醒了。本來李肅看到了俱樂部,還以爲時間到了,任務完成了,可以迴歸原來的世界了,但聽到無面鬼和陳小東發出的動靜之後,李肅立刻恢復了正常狀態。

隨後,看到陳小東被無面鬼直接洞穿腹部之後,李肅意識到,門裏面的場景,都是假象,時間應該還沒到可以迴歸原來世界的時間。幸好自己沒有冒然走進去,不然,現在可能也和陳小東一樣,直接死了。

但馬上就被陳小東那邊的動靜驚醒了,隨後又看到陳小東被無面鬼虐殺了之後,心裏就更加害怕了,因爲朱有爲進入了這麼多次任務世界,所以他知道,越是到這最後的幾分鐘,就越是非常的危險,隨時都有可能死掉。

於是,朱有爲馬上就想進去門裏,希望馬上能到魚塘那裏。朱有爲可能是因爲太緊張、害怕的原因,所以,他犯了一個低級錯誤,那就是,你朱有爲可以進去門裏,然後馬上到魚塘那裏,難道死神和無面鬼就不可以嗎。

但是,朱有爲此時根本沒有想到這一點,所以說,越是危險,緊張的時候,就越是要保持冷靜,只有冷靜下來了,才能好好的去考慮任務中的細節,然後根據任務中發現的細節,從而活下來。

陳小東,他是沒有錯的,錯在魔王,是魔王把他拉進任務世界的,那麼,他的死,就都是魔王一手造成的,所以。

一般人只要一進入魔王的化骨水潭,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就會立刻化爲一灘血水。化骨水潭裏的水,此時已經很紅了,就和血水沒有什麼區別,這裏面的血應該都是進入任務世界之後,死在任務世界裏的人身上的。

水已經不是水了,或者稱它爲血更合適,水已經紅成了血,可想而知,這裏面到底死了多少人。魔王是什麼時候開始有的,沒有任何人知道,傳說也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但現在最重要的是,它還在繼續殘害無辜的人。

李肅和朱有爲二人立刻緊張的看向無面鬼,無面鬼走出來之後,並沒有走向李肅和朱有爲,而是向死神所在的地方走去,李肅和朱有爲二人就一直緊張看着無面鬼走到死神的旁邊,馬上兩隻鬼一起往回走。

直到看到兩隻鬼都已經走到看不見了爲止,李肅和朱有爲二人才稍微放了一點點心,但還是時刻注意着四周。

這時,距離迴歸原來的世界只有半分鐘的時間了,只要度過這最後的半分鐘,這次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這半分鐘的時間,對於李肅和朱有爲來說,每一秒都是非常的危險和恐怖,儘管兩隻鬼都已經走遠了。

看到這裏,李肅他知道,最後那兩隻鬼,它們沒有過來了,但是,陳小東和張立凡二人,他們二人則是永遠都。

“今晚九點鐘,進入任務世界,請做好準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真的是來得急,剛剛看完一次任務,它就。

走了大約兩百米,李肅和朱有爲二人隱約看到前面有兩個人影正在向自己這邊走來,於是,再次加快腳步向人影走去。等走近一點以後,李肅看到慢慢清晰的兩個人影,竟然就是陳天文和陳婷二人。

如果運氣不好,死在了任務世界裏,那也就是真的死在了這裏面,永遠也回不到原來的世界了。

儘管朱有爲早就知道這個規則了,但聽李肅說完,還是和陳天文父女一樣,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恐懼和害怕。

陳天文說完之後,李肅和朱有爲兩個人差不多明白了,這時,李肅等人也剛好看到了前面不遠處有一張桌子。 此時,兩名保鏢殺氣騰騰地向著蘇青竹走了過去。

蘇青竹雖然說身手不錯,可是在這兩名二流高手的面前還就真的不夠看的,根本就不可能對付的了兩名二流高手。

「來我的包廂,抓我的人,你們問過我了嗎?」

秦穆然突然抬起頭,臉色陰沉地看著孫全梁問道。

「你算什麼個東西!這個臭娘們打了老子,老子非要好好教訓她不可!」

孫全梁看到秦穆然,以為是蘇青竹養的小白臉,頓時不爽地說道。

無論長相,還是身材,孫全梁都覺得秦穆然沒有一點比的上自己的。

若是秦穆然知道此事孫全梁的想法,估摸著直接會氣的跳起來!

特么到底是給你的自信,你會覺得哥沒有你長得帥?

搞笑呢吧!不會自己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長什麼樣,心裡沒點數嗎?

「哼!」

秦穆然冷哼一聲,手中的筷子當即射了出去。

鋼鐵蒸汽與火焰 「嗖!」

兩根銀筷有如離弦的弓箭,橫空而去,刺進了孫全梁的身體裡面。

剛剛還桀驁不馴,不可一世的孫全梁,直接承受不住筷子傳來的強大衝擊力,整個人飛了出去。

兩雙筷子刺入孫全梁的身體之中,劇烈的疼痛,讓原本囂張跋扈的孫全梁冷靜了下來。

這到底是什麼人?一雙筷子能夠刺穿自己的身體!這還是人嗎?

「你們兩個還愣著幹嘛!那傢伙才是威脅!給我弄掉他!」

孫全梁大喊道。

看到孫全梁被秦穆然用一雙筷子給擊飛了出去,兩名二流高手的保鏢也是眼中一亮,即便現在實力如他們也不敢輕易地說能夠做到扔出筷子刺入人的身體,這對於力道的把控可以說爐火純青。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孫全梁看不出秦穆然的厲害,但是不代表兩個保鏢看不出來。

「這位先生,你出手打傷我們大少的朋友,還是請你跟我們去一趟吧!」

兩個保鏢本著能夠不跟秦穆然動手就不動手的原則,語氣稍微緩和地說道。

因為此時哪怕是他們,心裡都沒有底能夠將秦穆然給擒拿住。

「跟你們走一趟?憑什麼! 重生藥廬空間 哪家的大少,好大的架子啊!」

秦穆然冷哼一聲,目光看向了他們,強大的氣場,壓迫的兩人竟然是全身一顫,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王家,王亮少爺!」

兩名保鏢忍著壓力,說道。

「王家?沒聽過!」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跟自己接觸的都是什麼中海四大家族之類的,王家這種小家族還就真的沒有進入過秦穆然的眼中。

「王家在中海也算是一流家族,還請這位先生去見見我大少,否則的話,後果自負!」

雖然秦穆然的實力給他們壓迫感,但是若是真的動起手來,他們兩個打一個還是有勝算的!

「你在威脅我?」

秦穆然反問一句。

「你跟這個女人有什麼關係?如果沒有關係,就不要插手!雖然你的實力很強,但是我們也不是你能夠得罪的!」

另外一名保鏢冷哼一聲,看著秦穆然說道。

「呵呵!那你就去死吧!」

秦穆然說著便是將手中的玻璃杯扔了出去,利用腕力將玻璃杯高速旋轉,同時利用丹田之中的暗勁注入其中。

看起來玻璃杯能夠輕易地接到,可是不是古武者根本就接不下來,這其中蘊藏的力量根本難以想象。

果然不出秦穆然所料,在杯子飛出的時候,那名自負的保鏢竟然冷哼一聲,毫不在乎地探出一隻手,想要輕而易舉地接下秦穆然的玻璃杯。

只是,當他遞出的手觸碰到秦穆然的玻璃杯以後,臉色大變,因為他發現,原本可以輕而易舉接下來的玻璃杯,竟然……竟然蘊藏著如此大的力量!

「啊!」

當那名保鏢的手觸碰到秦穆然的玻璃杯后,強大的力量直接將他的手給震碎了!

玻璃杯也在剎那崩潰啊,破碎的玻璃有如射出的子彈,高速地旋轉,刺入到了那人的身上。

「噗!」

一口逆血直接噴吐了出去。

那名受傷的保鏢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連秦穆然扔出來的一個玻璃杯都接不住,就受了如此重的傷。

「你…..」

剛剛沒動手的保鏢看到自己的同伴這樣,頓時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同伴的身手他是清楚的,與自己可以說不相上下,但是現在,卻輕而易舉地敗在了秦穆然的手上,豈不是說,秦穆然也同樣可以輕而易舉地殺了自己!

「讓你們的少爺滾過來見我!我倒要看看是誰!」

秦穆然看著剩下的那名保鏢,道。

「是……」

那名保鏢心中一稟,他對於秦穆然身上的氣息太熟悉不過了!

強者啊!實力至少都在一流高手啊!這個孫全梁怎麼惹了一個一流高手啊!

不過,如今孫全梁和自己的兄弟都落在了秦穆然的手中,那人也不敢怠慢,迅速向著王亮所在的包廂奔了過去。

此時的王亮正和懷中美人調戲著呢,那名保鏢的突然闖入,讓王亮好不爽!

「什麼事!」

王亮不耐煩地說道。

「大少爺不好了,踢到鐵板了!」

那名保鏢急匆匆地說道。

「怎麼會死?孫總呢?」

王亮看了看保鏢,皺眉問道。

「孫總被人傷了倒在地上,另外一個人手被廢了!對方讓你過去!說您不過去的話,後果自負!」

保鏢如實將秦穆然的話告訴給了王亮。

「什麼?他說本少爺不過去,後果自負?你可告訴他本少爺的身份?」

王亮聽到這話,氣憤的直接站了起來,下手也自然重了幾下,疼的懷中的美女直叫。

「說了,可是他依舊讓你過去。」

保鏢額頭上已經冷汗都出來了,剛才秦穆然給自己造成的陰影實在是太大了!

「哈哈!不怕死的傢伙!敢動我的人,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了!走,跟本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口氣!」

說著,王亮便是憤怒地將懷中的美人一把推倒在了地上,隨後踏步走出了包廂,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的口氣,敢這麼跟自己說話。

王亮也是紈絝子弟,因為王家的寵愛也是無法無天,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當即心中發狠,見到秦穆然後,一定要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走到桌子前,李肅等人看到桌子上面擺着一部錄像帶的封面,準確的說是一部恐怖片的封面,因爲封面上有着一隻看上去很恐怖的殭屍,但這還不算奇怪,奇怪的是上面竟然還有李肅、朱有爲、陳天文和陳婷四人。

這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每報一個數字,都給李肅等人的心裏帶來巨大的壓力,等報到一的時候,大家的心裏反而變成沒有壓力了。這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沒有報零,然後大家就立刻進入了這部恐怖片之中。

在剛剛進入影片的時候,這部電影的全部內容在每個人的腦海裏快速的放了一遍,雖然只放了一遍,但大家都印象深刻的全部記住了,這可能也是因爲方便接下來的表演,所以大家才能這麼深刻的全部記下。

聽到這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到“立刻全部抹殺”六個字的時候,在場的三人感覺到了一絲死亡的氣息。

隨後,大家的心裏都感到非常的害怕,包括李肅也是,這時,陳婷心裏已經做好接下來被李肅非禮的準備了。

想起那一次的任務,李肅的心裏真的是,百感交集,陳婷她,人漂亮,又可愛,又聽話,可唯獨的是,她是那個。

陳天文一進入影片的場景,就發現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自己身後還有一羣站立的屍體。

想起之前腦海裏的錄像畫面以後,陳天文知道,接下來自己該帶着這一羣屍體一起跳回去。

於是,陳天文開始按照腦海裏的畫面開始念臺詞,然而陳天文唸完臺詞之後,這羣屍體並沒有像平時電影裏放的一樣,跟着陳天文走,而是沒有任何反應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時,陳天文感覺到有一絲的不對勁,隨後掐了掐這羣屍體的身體,掐完之後,陳天文發現這羣屍體中,每一具屍體全身都是僵硬的,就彷彿是一羣被符紙定住了只要一撕掉符紙,就會馬上屍變的一羣殭屍一樣。

這時候,陳天文還看到,每一具屍體的指甲也是非常的長,陳天文立刻知道這羣屍體可能隨時都會屍變變成殭屍。

就當陳天文在想應該怎樣把這羣屍體帶回去的時候,就在這時,穿着一身白色衣服的女子從陳天文的身後飄過。

學道之人對妖魔鬼怪特別的敏感,陳天文也是如此,所以,陳天文馬上就感覺到身後好像有什麼東西穿過。

但由於身在任務世界裏,周圍除了自己,就只有一羣僵硬的屍體,所以一時間陳天文竟然不敢回頭去看。

過了半分鐘之後,陳天文感覺身後的東西離自己越來越近了,這時,陳天文立刻回過頭去。

回過頭之後,陳天文看到的是一個美麗的女子,這個女子穿着一身的白色衣服,臉的顏色也和衣服的顏色一樣白。

原來陳叔那時候,遇到的就是這個女子,只可惜,它其實是一隻狐狸精,後面,李肅和朱有爲還有陳婷,他們三人。

就當陳天文馬上要和狐狸精親上時,這個時候,狐狸精突然一口咬向陳天文的脖子,而這個動作在陳天文的眼睛則是以爲這個美麗的女子想要來吻自己的脖子,於是,陳天文絲毫沒有反抗,任其吻向自己的脖子。

當陳天文感到脖子疼痛的時候,立刻清醒了過來,隨後看到自己面前竟然是一隻很大的狐狸,此時正咬着自己的脖子。陳天文立刻想要甩開這隻狐狸,可這隻狐狸一直咬着陳天文的脖子不放,此時,陳天文陷入了絕境。

後來,陳天文費了全身的力氣,才把這隻狐狸精甩開,但陳天文的脖子處,被狐狸精硬生生的咬下一塊肉來。

雖然,陳天文和陳婷只和李肅在一起認識沒多久,當對第一次到大城市裏來找工作的李肅而言,早就覺得陳天文對自己有知遇之恩,所以,在心裏一直將陳天文當做自己的叔叔一樣去尊敬。

此時,陳婷的心裏面是非常的傷心欲絕,不過,我想換了是誰,換了是任何人,他此時的心中也是和陳婷一樣的。

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就已經不容易了,現在還要經常進入任務世界裏去給別人演戲,被別人玩弄,這讓從小就生活在大山裏的李肅,感到非常的難受和不甘。

三國之隨身魔法塔 但如今除了心裏有些不甘以外,自己也沒有能力去阻止什麼,改變什麼,自己現在就連道法都失去了,自己還能去做什麼,阻止什麼,又能改變什麼,李肅一邊尋找法寶的時候,心裏一邊這樣想着。

他們三人趕到的時候,那隻狐狸精它已經現出了原形,所以,李肅、朱有爲還有陳婷,他們三人那時候並沒有看到。

風,此時像不要錢一樣,拼命的刮,越刮越高,越刮越急,就彷彿是一頭驚世異獸一樣向着李肅等人的房子襲來。

本來,在暴風雨來臨之前,一切都該是平靜的,安靜的,但此時看來,暴風雨應該是提前趕到了。

突然之間颳起了這麼大的風,在房子裏找法寶的李肅,立刻走到窗前,把差點被風吹爛的窗戶關了起來。

隨後心裏想道:難道這麼快就來了。接着又想道:來就來吧,該來的,總是要來的,還不如痛快一點得好。

李肅想到這裏,立刻走到大門前,透着較寬的門縫往外看,還好,門外什麼也沒有,沒有殭屍也沒有狐狸精。

隨即,李肅立刻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之前在找法寶的時候,發現了一罈堪比五零二膠的麥芽糖。

李肅、陳婷還有朱有爲三人,還是繼續在找屋子裏的法寶,但找來找去還是每戶只找了一件法寶。

本來,李肅在給地上刷完麥芽糖之後,還想找到那些符紙,然後把屋子裏都貼滿,可是,一直都沒有找到。

陳婷和朱有爲那邊,也是一樣,找到了那串佛珠之後,就一直沒有再找到那張對殭屍有效的捆屍網。

儘管那時候,並沒有馬上就找到法器,但是,李肅他知道,自己、朱老闆還有婷婷,三個人是沒有死的,所以。 王亮帶著那名保鏢走出了包廂,他的目光之中透露著一股桀驁不馴。

來到秦穆然的包廂,王亮一腳便是毫不客氣地踹開了秦穆然包廂的大門。

「誰敢打我王亮的人!」

王亮踢開大門,便是以極其高貴的姿態冷聲道。

可是沒有等到秦穆然的回應,迎面撲鼻而來的,便是那濃重的血腥味兒。

「這…….」

當王亮注意到包廂裡面的場景后,整個人都愣住了!

孫全梁倒在地上,他的身上插著兩根明晃晃的銀筷子,而自己的保鏢,那個剛才朝秦穆然出手的二流高手,一隻手已經廢了,鮮血橫流,臉色慘白。

「你到底是什麼人?」

王亮目光冷冷地看著秦穆然。

在中海,他王亮還沒有吃過這樣大的虧呢!竟然被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人給打了自己的手下!

連一個人都罩不住,這件事要是傳出去,還不得笑掉一群人的大牙?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件事,你想怎麼解決?」

秦穆然看著王亮,淡淡地說道。

「呵呵?問我怎麼解決? 在霍格沃茲平靜生活 你知不知道,我長這麼大,你還是第一個敢這麼跟我說話的!」

王亮冷哼一聲。

自己的保鏢什麼水平,他是知道的,也就是二流高手而已,王家作為中海的一流家族,怎麼可能沒有一流高手呢!

「小宋,打電話給羅叔,就說我遇到麻煩了!讓他馬上過來!」

王亮看了眼剛才找自己的保鏢,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