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下來,自己這個家族存在的意義是保護老張家的後人,到張昊天這一代,也只有他自己了,所以,自己還要保護他。

周瑩瑩忽然覺得自己很心累,或者說,自己的這個家族是個心累的代表。

這麼多年了,兩家人從來不是一家人,但是還要一直捆在一起,爲了張家的人做各種事情。

不知道爲什麼,當週瑩瑩想到這個的時候,腦海裏忽然出現了一個聲音,在不斷的告訴她,是啊,這些全都是老張家的錯,要不是因爲他們家,老周家何至於這麼犧牲?

從前多少的祖先都是爲了保護老張家的人犧牲的,遠的不說,說近的,不管是爺爺,還是父母,都是爲了老張家的人,現在好了,要不是要一次救兩個人,父母何至於一起魂飛魄散?

這些想法一個接着一個的從腦海裏冒出來,周瑩瑩自己都覺得怪。

怎麼可能啊!自己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想法,更不可能這麼想,爲什麼現在腦海裏會出現這樣的想法?

周瑩瑩開始慌亂了,總覺得像是有個什麼人,正在自己腦袋裏說話一樣。

但是很快的,這些想法全部消失,也沒有再增加更多,這讓周瑩瑩漸漸的放心了下來,想着肯定是發生了太多的事兒了,所以自己纔會胡思亂想的。

爲了不讓自己繼續這麼亂想一氣,周瑩瑩乾脆,重新躺回去,閉雙眼,逼着自己儘快睡着。

可越是這樣,周瑩瑩反倒是越是睡不着了,腦袋裏也開始漸漸的出現了更多家人爲了老張家人犧牲的畫面。

周瑩瑩快瘋了,不斷的告訴自己,別去想了,這些都是已經過去的事情了,自己算是再想起來也沒什麼意義了,再說了,兩家這麼多年的確是一直纏繞在一起,但是這也都是互相扶持的,並不是自己家單方面犧牲的。

但是算是周瑩瑩極力的想要說服自己,也還是不行,腦袋裏的這些想法一個接着一個,按都按不下去。

這一次,周瑩瑩真的要瘋掉了,躺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總之,不管周瑩瑩做什麼,這些想法根本沒辦法停下來。

爲了讓自己不繼續想這些沒用的,周瑩瑩乾脆,直接去客廳打開電視,隨便找了個無聊的電視節目,認真的看了起來,希望可以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不得不說,這個辦法還真的是不錯,一看電視,腦袋裏的那個聲音瞬間停了下來,並且還沒有再重新開始了。

張昊天這邊也遇到了幾乎一樣的問題,只不過,他腦袋裏的那個聲音變成了一個女聲,在不斷的提醒着自己,說是周瑩瑩是個禍害,要不是因爲她,很多的事情都不會變成現在這樣的,要是想以後都安安穩穩的,一定要讓周瑩瑩離開的遠一些!

對於這些想法,張昊天都覺得無語,這真的是自己腦袋裏想出來的嗎?這不可能啊!周瑩瑩對於自己來說,真的不僅僅只是好朋友這麼簡單了,這絕對是生死之交了。

還有,現在的事情很麻煩,要不是因爲這些麻煩事兒,估計都已經開始追求周瑩瑩了,所以她怎麼可能會是個麻煩!

要真的說是麻煩的話,那應該是自己纔對吧,畢竟幾乎每次出現問題的時候,都是自己拖後腿,反倒是周瑩瑩好多次都在救自己。

張昊天不斷的在跟腦袋裏的那個聲音辯駁,希望可以把那個聲音徹底的壓制下去。

但是在辯駁了一會兒之後,張昊天覺得這事兒沒這麼簡單了。

如果那個聲音是自己心裏的聲音,那爲什麼自己不能控制呢?再者說來,自己心裏是不可能會出現那樣的聲音的,自己也不是傻的,也不是腦袋有問題的。

思來想去,張昊天覺得,這當肯定是有什麼問題了!

算下來,這個聲音也是剛纔突然出現的,在這之前,從來沒出現過,所以會不會是因爲今天墳地裏的那些鬼被放出來了,所以,有一些心情不好,想要鬧騰出一些什麼事兒來?

這或許是個惡作劇,也或許是有什麼詭計在裏面。

只是,這到底是什麼,張昊天自己也不是很知道了。

李不忘那邊雖然是睡着了,可跟沒睡着也差不多了,他經歷的,顯然要張昊天和周瑩瑩還要多許多!

在李不忘的腦海裏,這會兒正在映着一些怪的畫面。

那像是一個很大的房子,非常大,大到一扇門都有兩個人那麼高了。

李不忘彷彿站在那扇門的前面,伸出手,像是要打開那扇門,但是那扇門沒有任何把守,更沒有任何標記。

在李不忘猶豫着要如何打開這扇門的時候,有個聲音告訴他,說是他身沾有大將軍的鮮血,所以他是打開這扇門的鑰匙。

這段話反覆的在李不忘的腦海裏重複着,以至於即便是李不忘睜開了雙眼,回到了現實生活,也還是一樣的能聽到那個聲音。

李不忘瞪大了雙眼,死死地盯着天花板,想着剛纔那句話的意思到底是什麼。

自己身沾有大將軍的鮮血?難道那具骸骨裏面的東西,竟然是大將軍的鮮血嗎? 李不忘覺得這個事兒實在是太扯了。

大將軍的鮮血,會在人家的骸骨裏面嗎?

還有,算是那是大將軍的鮮血,爲什麼又要融合到自己身,這是要寄生在自己的身嗎?

李不忘腦袋裏開始越來越混亂,想出來的問題也開始越來越詭異了,但是雖然很鬼意,李不忘還是覺得這些事情是真的,畢竟自己之前的改變也是真的,尤其是那種疼,真的像是有什麼東西鑽進了自己的骨頭裏面。

難不成,自己是打開大將軍墳墓的鑰匙了嗎?

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豈不是不用依靠任何人,隨時可以打開大將軍的墳墓了?

想到這個,李不忘心裏瞬間開心了不少,甚至忽然覺得之前的疼痛也都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兒了。

甚至,李不忘還迫不及待的想要趕緊去嘗試一下,看看這些想法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是,要怎麼做,才能丟開那些討厭的傢伙,挖出大將軍的棺槨呢?

李不忘猛的想到,其實這個事兒,之前已經有了計劃了,只不過,因爲一些原因,一直到現在也沒真的開始,或許自己可以把這個計劃給提前一些了!

想到大將軍即將要真的回到人世間,李不忘覺得這個世界都美妙了!

或許,等到大將軍重新回到人世間的那一天,是自己變得更加強大的那一天了,大將軍肯定不會虧待自己的!

李不忘暢想着自己美好的未來,嘴角不禁翹,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眼看着天快要亮的時候,張昊天和周瑩瑩終於有了要睡覺的意思,結果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下午。

張昊天睜開眼睛看到時間的時候自己都嚇了一跳,真的已經很久沒睡到日三竿後了,自己是怎麼做到的?

因爲墳地那邊還有一些事情沒解決完,張昊天急匆匆的從牀跳起來,之後又急匆匆的洗臉刷牙,連飯都沒吃,直接衝到了墳地了。

此時六叔已經忙活了一個午了,看到張昊天來的時候,臉雖然也是掛着笑容的,但是這個笑容明顯充滿不了不高興了。

“你來了啊。”六叔沒什麼語氣的說着,手還不忘記繼續填充面前那個已經被徹底挖開的墳。

“是是,睡過點兒了,還有哪兒沒弄,我來。”張昊天趕緊去拿旁邊的鐵鍬,想要一起幫忙。

六叔倒是不以爲意,“呵呵,你們年輕人啊,睡懶覺也沒什麼的。”

這話一出,張昊天的腦海裏瞬間出現了一個聲音,“六叔這是什麼意思?這是看不起年輕人呢,還是看不起你呢?這話帶刺的,還當誰聽不出來嗎?”

張昊天被腦海裏的聲音嚇了一哆嗦,這根本不是自己的想法好不好,自己從來不會這麼想的!

六叔看着張昊天稍稍遲疑了一下,還以爲張昊天不高興了,“我這人啊,也是嘴不好,要是有什麼得罪的地方,你還要原諒我這個老頭子啊!”

這話說的,聽到張昊天耳朵裏的時候,莫名的也變得陰陽怪氣的,並且剛纔的那個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這一次,乾脆直接開始懟六叔了。

張昊天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自己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想法啊,這些想法都不是自己的,爲什麼自己腦袋裏會出現這些想法?

或許,是自己沒睡好的緣故吧。

張昊天直接把這些全都歸咎於沒睡好的原因,想着六叔是長輩,算是真的看自己不順眼,教育自己幾句,那也是很應該的,自己不應該頂撞六叔,反倒是應該虛心接受六叔的批評。

“沒有,六叔說的都是對的,也都是爲了我好的。”張昊天趕緊解釋,希望六叔不要多想,該教育的時候,還是要多說自己幾句。

然而,此時六叔的腦海裏也還是有一個幾乎一模一樣的聲音在告訴六叔,這個張昊天是嘴說的好聽,實際,根本不是這麼想的,他肯定是在覺得年歲大的人都較麻煩。

六叔抿着嘴,沒吭聲,任憑張昊天在那兒忙着,心裏有一種解氣的感覺。

張昊天忙活了好半天,因爲一直沒吃東西,這會兒是又餓又累,在擦拭了兩下額頭的汗水之後,張昊天擡頭又問了六叔一句,“六叔,有吃的嗎,我餓了。”

這種事兒換做是從前,根本是經常發生的事情了,但是現在,六叔腦海裏的那個聲音不等六叔反應過來呢,直接告訴他,張昊天這是在偷懶,還沒等做什麼呢,先學會偷懶了,真是年輕人啊,沒什麼用啊,懶惰啊!

六叔聽信了那個聲音的話,直接氣沖沖的回了張昊天一句,“沒有!年輕輕的不好好幹活,總找什麼理由!”

這話要是張昊天真的偷懶了,也那樣了,至少是被六叔說了!

可這會兒張昊天是真的沒想偷懶,甚至還想多做一些活兒,這樣六叔不用那麼辛苦了,結果被六叔這麼一說,張昊天心裏瞬間不舒服了。

“六叔,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張昊天想要解釋,自己真的不是想要偷懶,不過是真的餓肚子了,因爲起來的較晚,早飯沒吃了,午飯也沒吃,現在肯定是要餓的啊!

“不是那個意思,那又是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我冤枉你了嗎?”六叔也來了脾氣了,耳邊的那個聲音還在不斷的對六叔說着張昊天的壞話,甚至還把一些之前的事兒也全都說出來了,這讓六叔直接變得更加生氣了。

張昊天知道六叔脾氣一向是很好的,現在變成這樣,肯定是有什麼原因的,想要心平氣和的跟六叔溝通一下,看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了,但是六叔根本不給他任何機會,直接又是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

被罵的莫名其妙的張昊天站在原地,是往前也不是,離開也不是,根本已經不知道應該怎麼做纔好了。

這會兒六叔也不管那些了,看着張昊天不說話,直接當張昊天是默認了,於是罵的更兇了。 第128章永遠陪我在身邊好不好

這段時間每天晚上謝半雨都會去給段景霽送晚餐,自然也看到了他每天的工作有多麼累。

他明明有更好的人生,卻被她拖累了。

段景霽聽到謝半雨的這番話,直接一把將謝半雨摟進懷裡。

「一點都不累,每天能看到你,我都覺得好開心,半雨你不要去見那個管家了好不好?」

謝半雨周身都充斥著段景霽的味道,那樣的他讓她充滿了安全感。

「你永遠陪在我身邊好不好?」

「你真的不要Y國的權利了嗎?」

「那些都沒有你重要。」

謝半雨聽到段景霽的這番話,最終還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好,我答應你,再也不會把你送走了。」

他願意為了她不要任何東西,那麼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第二天在學校姜南初剛進入教室,汪寄真就走了過來。

「南初,我已經查到了那個小號的主人。」

「是誰?」

「唐婷婷。」

姜南初聽到汪寄真口中說出這個人的名字有些懷疑。

唐婷婷是被自己第一個排除在外的人選,怎麼會是她呢。

「南初,我就說吧是唐婷婷,你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情。」謝半雨詢問道。

「不急,等我有了好的計劃就告訴你們。」

姜南初推脫道,隨後等第二節課下課時,姜南初拉著謝半雨離開了汪寄真的視線。

「南初,你有什麼事要和我說嗎?怎麼不帶著寄真一起。」

「半雨,其實我還是有些不相信唐婷婷就是正義使者。」

「為什麼,難不成是寄真在騙你嗎?」

「唐婷婷和潘曉曼是好友,潘家破產之後唐家也受到了影響,如果唐婷婷想要黑我,她肯定會拿潘曉曼的事情出來說,但你看正義使者完全沒有提起潘曉曼事件。」

「有幾分道理,可是我們沒有辦法驗證啊。」

「我打算綁了唐婷婷,正義使者每天都會發帖,只需要困住唐婷婷一晚上我們就能知道她是不是正義使者。」

「這的確是最快的辦法,就是我怕把她綁了,你會有麻煩。」

「這點不用擔心,我能制住她,不過這件事情先瞞著寄真吧,畢竟我如今做出這種事,就等於不相信寄真的調查。」

「好,我不會告訴寄真的。」

姜南初謝半雨商量好之後,立刻進入了教室,免得讓汪寄真起疑。

放學的時候,謝半雨拖住了汪寄真,姜南初一路跟著唐婷婷,在一條小巷子內找幾個混混綁了唐婷婷。

唐婷婷從來沒有被人綁架過,如今經歷了這種場面,整個人都慌張到不行。

「姜南初,你想做什麼?」

「噓,別喊,你們幾個把她給我帶到勝山路別墅。」

姜南初發布指令道。

半個小時后,唐婷婷狼狽的被扔進別墅的小黑屋。

「姜南初,你這是犯法的!趕緊放開我!」

「再吵,我就割了你舌頭。」

姜南初手中把玩著水果刀說。

唐婷婷聽到這句話,額頭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放心吧,我只不過是請你過來調查一些事情,只要一切清楚了,立刻放你離開。」 張昊天原本夠莫名其妙的了,現在直接變得更加嚴重了。手機端

六叔這到底是怎麼了,好好的,爲什麼要罵自己?到底是因爲更年期到了,情緒不穩定呢,還是因爲一些其他的什麼事情呢?

張昊天摸不着頭腦,但是想着六叔是長輩,讓他罵幾句也不會掉肉的,不疼不癢的,這麼罵着唄,左右六叔也沒什麼親人,自己跟他親兒子一樣,老子教訓兒子還用什麼理由嘛,老子開心好了。

抱着這樣的態度,張昊天態度很好的站在那裏,期待着六叔的訓斥。

然而,這一切落在六叔的眼睛裏面,直接變成了張昊天這個傢伙厚顏無恥了!

“你說你有沒有一點自尊啊,我都這麼說你了,你不知道說點什麼嗎?”六叔有些罵不下去了,這傢伙這個態度,真的是沒救了。

尤其是耳朵邊的那個聲音,此時還在不斷的說着張昊天的壞話,絕對的雞蛋裏面挑骨頭。

六叔還偏偏相信了那個聲音的話,越來越覺得張昊天這個孩子不咋樣了。

“不是,六叔,您要是想罵我啊,直接罵行了,我聽着。”張昊天的態度仍舊是很好。

但是張昊天耳邊的那個聲音不怎麼美好了,不斷的在跟張昊天說着六叔的壞話,說六叔是倚老賣老,根本是沒事兒找茬兒,還說這樣的人啊,不應該搭理他了。

張昊天半夜的時候開始跟這個聲音做鬥爭,到現在多少還能有一些“經驗”在裏面,所以現在這個聲音不管說什麼,張昊天都是不相信一個字的。

可張昊天不知道的是,六叔腦海裏的那個聲音此時正在各種使勁兒的想要說服六叔,畢竟在那個聲音看來,六叔似乎更好忽悠一點兒,也更能相信自己一點兒。

這也完全是因爲六叔此時的意志力較薄弱,纔給了那個聲音可乘之機。

“呵呵,說的那麼好聽,我還不知道你啊!你小子從小不喜歡聽長輩說話,不管長輩說什麼,都像是在害你一樣。”六叔在那個聲音的提示之下開始翻舊賬。

小時候的張昊天的確是不太聽話,甚至還可以說有些叛逆了,當是還有很多人都覺得張昊天長大之後,一準兒要鬧騰出什麼事兒來,好在長大之後,張昊天並沒有像那些人想的那樣,出現各種問題。

但是小時候的事兒,張昊天也都是記得的,現在聽到六叔提起小時候的事情,心裏忽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六叔,小時候的事兒別說了吧,這都是一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了,再說了,我都這麼大了,早不是小時候的我了。”在張昊天看來,誰還沒有個過去啊!再說了,做那些壞事兒的時候,自己也才幾歲啊,還什麼事兒都不懂呢,至於現在還拿出來說嗎?

Www ☢тt kдn ☢¢O

“什麼不說,什麼陳芝麻爛穀子,這都是你自己做的事兒,問你承認不承認吧!都時候三歲看到老,你三歲的時候,真的是個不怎麼樣的孩子,長大了,也不見得有多好。”六叔撇着嘴說着,臉更是一臉的不削。

腦海裏的那個聲音聽着六叔這麼說,瞬間高度的讚揚了六叔,甚至還不斷的告訴六叔,這個張昊天必須好好教育一下,不然這往後,更目無尊長了。

六叔十萬分的贊同這個想法,實際,六叔也是因爲三叔的出現,開始擔心自己的養老問題了,要是這個張昊天能養活自己那好了,要是不能呢?

本來這件事兒可以直接跟張昊天說的,但是六叔這個人又不好意思直接開口跟張昊天說這個事兒,所以本身有些矯情,現在被那個聲音攛掇的,更加矯情了。

張昊天被六叔說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回話了,乾脆尷尬的微笑了兩聲,“行吧,你今天心情不好,我不跟你說了,我現在真的是太餓了,我去找吃的。”

這話說完,張昊天放下手的鐵鍬,轉身要朝着墳地外面走。

一邊走,張昊天還一邊在心裏納悶兒,心說六叔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這是發的哪門子脾氣啊!

心裏雖然不明白,但是有件事兒張昊天是知道的,是自己必須要讓着六叔,人要是了年紀,多少都有些像小孩子,所以啊,又能怎麼樣,當小孩子哄着行了。

眼看着張昊天漸行漸遠,六叔耳邊的那個聲音開始不斷的告訴六叔:這小子根本沒把你放眼裏,還什麼指望他養老,我看還是算了吧,說他兩句,還是爲了他好,已經這樣了,回頭要是真的有個什麼事兒,還不把你直接丟到大馬路去啊!

在六叔看來,現在這事兒啊,弄不好還真的這樣了,自己現在還能動能什麼的,要是回頭自己真的癱瘓了,或者是有個什麼病的,不能自理了,這個張昊天啊,真的不是自己最合適的選擇了。

越想,六叔心裏越是難受,自己從前對張昊天這麼好啊,還以爲這小子有良心,能給自己養老送終呢,現在居然是這樣的。

耳邊的那個聲音還在不斷的提醒六叔,甚至還說了不少讓六叔心涼的話,要是正常的時候,六叔肯定能分辨出來這些是不是好話的,但是現在,六叔早被這個聲音洗腦了,根本分辨不出來了。

所以這個聲音說什麼,六叔相信什麼,根本不去判斷這個聲音到底是要幫助自己,還是要傷害自己。

張昊天離開了墳地的範圍,只是他沒直接回家,而是近找了一家麪館,打算隨便吃一些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