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他在扯啥呢。

反正也是自己的內心獨白,沒人知道。

其實,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的。

這還源於昨日與和尚的那場比試,他查看系統時竟然無意中發現,「罐裝啤酒x1」竟然給出備註以及要使用該技能,所必備的條件。

「「罐裝啤酒x1」:飲用啤酒後,可在短時期內恢復體能,並且增強團隊意志。

適用條件:至少三人,共同完成一次項目。

時間限制:12小時。

註:滿足12個小時之後,系統將自動發放「罐裝啤酒x1」」

正好,經過幾天的觀察,他發現鄰鎮左家鎮最近有一絲的不太平。

所以,才出此下策,全部人徒步朝向三十里開外的左家鎮前進。

「隊長,難道左家鎮最近不太平?這麼著急地趕到左家鎮。」菜鳥二號壯漢問道。

「到嘴的肥羊,你們要不要。」宋凌雲反問道。

「有多肥?」菜鳥一號白面書生詢問道,那一雙清秀的眼神里,散出鋥亮的光。

「若干把九二重挺機關槍,擲彈筒、以及迫機炮,甚至還有自動化的火器。」

當然這只是他初步推測,這支部隊很可能就是山本支那小分隊,為了突襲總部,所以先從周邊的村鎮下手。

從小鬼子的裝扮以及武裝力量來看,全部是美式製造,這隻小隊應該就是山本的部隊。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麼這支部隊油水可不是一般的渾。

夫君是條龍 想到這裡,宋凌雲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進入左家鎮。

「休息好了,咱們就趕路。」宋凌雲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

「是!」四個人快速地從地面上爬起,排成一列,敬軍禮道。

……

一襲金黃的亮光,揭開了左家鎮白天的到來。

「隊長,你讓我們喝的那個東西,怎麼聞起來有股怪味道。」菜鳥三號使勁地嗅了嗅衣領,發現滴落的那一滴黃黃的液體,還並未被風乾,一股說不上的怪味隨著空氣,陣陣捲入他的鼻孔。

「這個味道,好像是有種馬尿的味道。」菜鳥一號跟著說道。

「我說這個味道,咋這麼熟悉呢,就是馬尿的味道,我們家可是游牧民族,之前家裡圈養過幾匹馬,每天後院散出的,就是這個味。」

宋凌云:……

啤酒被你們這麼說出來,他再也無法直視系統賜予的「罐裝啤酒」。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東西還真是有用,喝完之後我感覺不到一點的困意。」菜鳥四號小胖子開口道。

「我也觀察到,喝完這個飲料之後我們的行走速度,明顯加快。前買的村落就是萬家鎮,我們竟然只花了一個晚上就到達萬家鎮,這足以說明這瓶飲料的神奇之處。」

「還是菜鳥一號有學問,竟然都整上行走速度了。」菜鳥四號打趣道。

宋凌雲在前面行走著,後面四個人你一眼,我一語,嬉笑著。

聽到後面響起喧鬧聲,他也就放心了,沒想到「罐裝啤酒」的威力如此之大,不僅可以個人獲益,並且只要參與團隊任務的每個人,喝上幾口,也能獲得巨大的能量。

「砰——砰——」

「有槍炮聲。」宋凌雲迅速地趴在草堆后,其他四個人也瞬間反應過來,趴在地上。

萬家鎮處於一座山丘里,要想進入村子,還必須走一段下山路。

此時,正好宋凌雲帶著幾個人剛上到山的頂峰處,憑藉地勢高的優勢,他們無需做過多的掩護,只需趴在一堆草叢中即可。

「沒想到,這些小鬼子按耐不住了,已經開火了。」許是,受到槍聲的影響,菜鳥三號說話時,聲音不自覺地壓低了許多。

而這邊的槍聲,剛剛落地。

緊接著,另一頭,又傳來一陣槍聲,一發接著一發,許久之後,山澗才歸於平靜。 剛踏入自己的院子,就看見有人站在那裡等候,如月光一樣清冷,看上去有幾分寂寥。

聽到細微的腳步聲,他回首,輕聲問道:「合不合適很重要麼?」

「或許吧,但於我而言,只有我想不想。」

慕雪依知道他是什麼意思,這個話題是無解的,因為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

「那你……想嗎?」

該死的無限流 洛雨塵抿了抿唇,每次緊張或者情緒低落都會下意識抿唇,這個習慣已經很久了。

她的確太過於冷情了,讓他感到若即若離,患得患失。

他知道自己抓不住她,但是,他願意跟隨她,這樣也好,只要她不拒絕就好了。

就像現在一樣,已經夠了。

以前或許會不想,但現在,她想了。

慕雪依淡聲道:「想睡你。」

「……」

洛雨塵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不由得想起,前幾天她也是如此直白的問他想不想要。

他不知該如何回,但不管怎麼回答與他而言都是難以啟齒的。

洛雨塵的臉皮很薄。

慕雪依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她現在很喜歡逗弄他,每次都把他逗弄的面紅耳赤。

但也知道分寸,以免他羞得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說著,慕雪依也往房門處走去。

手被身後的人抓住,她停下來,沒有扯開他的手,而是轉身過來看他。

洛雨塵在她唇上落下淺吻,旋即便快步離開,看上去急匆匆的,似是身後有人追趕。

原來是想親她。

慕雪依低笑一聲,收回視線,推開房門進去,點開蠟燭,便有人出現。

「尊主。」

月抱著一隻小狐狸,而小狐狸看到慕雪依時,金色的眼瞳瞬間亮了,立馬跳過去。

冰這段時間一直待在邪月殿,就算慕雪依過去了,也是處理要事,所以也沒怎麼見過面。

它好想主人。

慕雪依不著痕迹的避開,它爪子上有污泥。

冰可憐巴巴的看著她,不懂主人為什麼嫌棄自己,難道主人有了新寵嗎?

慕雪依高抬玉手,示意她可以退下了。

月行了一禮,自覺退下。

熄了燈后,冰試圖爬上床,但多次無果后就只好趴地上睡了,嚶嚶嚶,主人嫌棄它。

等到第二天,慕雪依跟水炎冽說了出去遊玩的事情,他高興的不得了,瞬間溜回院子收拾東西。

「尊主,大人他沒回來嗎?」

夏無憂稱之為大人的人,就是冥。

「嗯。」

「可是明明我前幾天還看見了大人來著。」

夏無憂詫異道,在傳出攝政王遇刺而亡的時候,大人告訴了她,尊主沒有死,並讓她來水雲找尊主。

而且,前幾天她還碰到了大人啊。

「他不會回來了。」

慕雪依並不想解釋,隨後問道:「會駕車嗎?」

「會一點。」

夏無憂之前學過。

「你來駕車。」

「是,尊主。」

洛雨塵也上了馬車,雖不知那個暗衛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雪依有自己的想法。

「妻主,我來了!」

水炎冽拿著包袱上了馬車,坐在妻主的另一邊。 春天萬物復甦,各種名花開得正嬌艷。

落地窗外的空中花園,迎春花爛漫盛開,綠蘿傾瀉而下,牡丹驕傲綻放,月季不甘落後……

外面處處生機勃勃,這偌大的粉嫩房間內,卻一片死氣。

沅芷蘭飄在空中,看著躺在公主床上的自己,嘴巴一癟,蓄起兩泡眼淚。

她才二十歲,花一樣的年紀,就這麼香消玉殞了,她不禁替各位有為單身青年感到遺憾。

自己這一死,簡直是人間一大損失。

沅芷蘭張大嘴巴準備喊一嗓子,還沒來得及出聲,右腿猛地一沉,一個小胖孩掛在上面先嚎了起來。

「娘親,娘親,嗚嗚嗚…我終於找到你啦,娘親~」

小胖孩四歲的模樣,白嫩可愛,臉頰肉感十足,大眼霧氣瀰漫,小嘴紅嘟嘟的,脖子上戴著金項圈,項圈上掛著金鎖吊墜。

他身穿玄色小長褂,肚子前用白線綉著虎頭,黑色布鞋頂端有白色毛球,顯得相當可愛。

沅芷蘭顧不得哭,驚恐地瞪眼看他,纖長的食指顫顫巍巍地伸出去,「你是什麼東西?」

她很確定自己已經死了,而不是在做夢,餓了那麼多天,不死才奇怪勒。

可這小孩是個什麼玩意兒,居然能抱到她的靈魂!

他不會是那啥吧!

小胖孩只顧著哭嚎不回答問題,沅芷蘭壓下心裡的驚悚,吼了一聲,「閉嘴,再哭我…我打你啦!」

小胖孩擦了擦眼淚,抬起肉肉的小臉,濕漉漉的眼睛把沅芷蘭心都望軟了。

「娘親,我不是東西,我是……小仙童,叫夜…寶寶。」說到一半名字,他突然改口,「你可以叫我寶寶。」

小仙童?

聽他一口一句娘親,沅芷蘭有些羞惱,「你別叫我娘親,我沒你這麼大的兒子。」

雖然他長得確實可愛,糯糯的奶音叫得也甜,可哥哥盯得緊,人家戀愛沒談過,小手沒被哥哥以外的異性拉過,就這麼被個大胖小子叫娘親,她也會害羞的。

「娘親,你嫌棄我,不要我了嗎?」小胖孩委屈巴巴地對著手指。

沅芷蘭揉著他頭髮,有些刺手,嗯,看來這孩子家庭條件挺好,頭髮上都滿是營養。

即使不忍心,她也不得不跟他說實話,「我真的不是你娘親,你認錯人了,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她也是第一次當鬼,一點經驗都沒有,再帶個娃娃可不行。

寶寶剛想反駁,忽然想到什麼,哭得比之前還傷心,沅芷蘭捂住耳朵等他哭完。

寶寶抱著她的腿,哭得小肩膀一抽一抽的,「娘親,我奶奶說她被壞蛋盯上了,只有你才能救她。娘親,你幫幫我奶奶好不好?」

只有自己才能救,這是專程來找她的?

說實話,小胖娃說的話她一個字都不信。

她有心臟病,生來被拋棄於濕垃圾桶,被哥哥撿到,寵成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小公舉。

去她家方圓百里再從幼兒園到大學里打聽打聽,誰不知道她沅芷蘭是個……生活廢。

她之所以會翹辮子就是因為哥哥一個月前死了,而她又弄丟了卡號密碼,也不會打工,活活把自己餓死的。

不過這話沅芷蘭不打算跟小胖孩說,既然人家找上了她,那就說明她有自己都不知道的過人之處。

神仙奶奶有難,找她求助,聽著就威風。

有求於她,難怪一見面就叫媽,搞了半天是在攀關係,這小孩聰明,像她。

「你帶路吧。」把他從腿上扒拉下來,見他還抽泣,沅芷蘭轉移他的注意力,「哎,你真的是小仙童?那你奶奶也是仙人咯?你知道我已經死了吧,你是來帶我上天堂的?」

不管他說的是真是假,先把他送走再說。

一個月前她剛換了心臟,本以為幸福生活就要來了,不想卻…唉,說多了都是淚。

寶寶眼神亂飛,支支吾吾道:「奶奶說,救她之前要先考驗你,看你的智商夠不夠格,免得能力不夠被壞蛋摁死。」

對於自己的來歷,寶寶絕口不提。

沅芷蘭手一揮,「那你自己回去吧,你去找別人救你奶奶,恕我無能為力。」

哼,她也是有脾氣的,求人就要有求人的姿態,還提那麼多要求,以為自己是誰?

娘親不去,這可怎麼辦?

寶寶急得忘了哭,皺著小眉頭亂轉,看到床頭櫃的照片,眼睛一亮,「娘親,你跟我去做任務,完成任務我可以救你哥哥。」

「小胖孩,我懷疑你在監視我。」

不僅知道那是她哥哥,還知道她哥哥已經死了,萍水相逢的人不應該知道這些事情。

難道他們找上自己不是偶然,而是預謀已久?

小胖孩剛剛聽說自己不幫他,想辦法時虎頭虎腦的樣子特可愛,一看到照片就想出辦法也證明他是個聰明的孩子。

可這處處是漏洞的話,著實顯得他不太聰明的樣子,倒是平添了幾分蠢萌。

……小胖孩。

這是娘親對他的愛稱吧?

小胖孩本人捏了捏自己的肉肉,確實有幾分胖。

沅芷蘭也捏捏他的臉,「你叫我娘親,既然知道他是我哥哥,為什麼不叫舅舅?」

舅舅?

九重春華 照片上的男人眉目英朗,氣質儒雅,文質彬彬,衣著是一如既往的白。

寶寶想也沒想便脫口而出,「他不是舅舅。」

「知道不是舅舅的不能叫舅舅,那你幹嘛亂認媽?」

沅芷蘭一點不覺得自己欺負小孩,他自稱小仙童,說不定年歲比她大多了。

媽是什麼意思寶寶不懂,他現在滿腦子都在想怎麼讓娘親同意做任務。

想不出注意,他只能使用殺手鐧——撒嬌。

寶寶扯著沅芷蘭毛衣衣擺,搖啊搖,「娘親,你答應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