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訊聯繫林洛嬌。

「林總,樓盤征地情況怎麼樣?」

不多時,平板電腦收到了郵件。

林洛嬌有些激動:

「宋先生,你也太神奇了!三環電器廠老闆娘袁金花,昨天上午就給我電話了,主動要求談談徵地征廠的事情。」

「我以為,她還要獅子大開口,結果,她問能不能給個七百萬?我當然同意了,七百萬,昨天已經辦理完了。只是征地事情多,沒來及彙報,請見諒。」

「接下來,是三環電器後面的那大片的荒地,在王家人手裡,這個很不好談。王霞開口要一億五千萬。不知道先生有沒有高見?」

宋三喜暗爽,這張紅梅果真能搞定袁金花,好事情。

不過,好像袁金花還是多要了一百萬?

但總比原來的六千萬,少多了吧?

他回復,「電器廠搞定了就好。王霞那邊,我再運作一下。接下來幾天時間內,你,又要忙一些了。成立容喜娛樂傳媒集團,下轄兩家影業公司,一家叫阿里,一家叫開心麻花。名字,有點隨意,但,我們能大賺!直到,對標紅日娛樂、華語國際等大型的娛樂傳媒集團。對了,你有沒有覺得,簡訊、郵件聯繫起來,並不便捷?」

林洛嬌驚了一小會兒。

宋先生大手筆啊!

林洛嬌回復:「好的,先生,傳媒集團的事,我盡量在一周之內完成。簡訊、郵件,的確是有些不太便捷。但,也還好吧?」

宋三喜回復:「農曆新年後,成立容喜互聯網公司,開發一款更便捷、強大的通訊服務應用程序。名字,我想好了,就叫喜信。具體內容、設計,我會詳細給你。」 陳立冬和一群混混都有些震驚,那被甩在車上的混混已經當場暈厥過去。

「草他娘的死撲街,該死的大夏國仔,敢先動手!」

一個混混頭子立刻大罵一聲,掏出腰間的蝴蝶刀直接朝着葉一鳴衝過去。

其他混混也是惱火,都掏出武器沖向葉一鳴。

可是這些混混根本不知道他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對手!

葉一鳴冷哼一聲,聲如炸雷。

衝上來的混混都彷彿被定住一般,僵在原地動彈不得。

就在幾個呼吸間,連續好幾道巨響響起!

砰——!

砰——!

幾秒鐘后,僵在原地的混混們已經換了位置。

此時周圍沒有任何一輛轎車的車身是完好的,基本都凹下去好幾塊。

在每一輛車的車頂上,已經多了痛苦哀嚎幾個人。

正是那十幾個混混!

前幾秒還在大笑的陳立冬,已經整個人石化在原地,甚至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是真的。

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

這個大夏國人竟然就在這十秒都不到的時間,把他叫來的人全部解決了?

這特么是超人?

陳立冬已經煞筆得無法動彈,這怎麼玩?

葉一鳴看到嚇得半死的陳立冬輕笑一聲,一個閃身出現在他身前。

陳立冬臉色一變,正要開口:「你……」

可他馬上感覺到雙腳懸空,迎面而來的是一個沙包大的拳頭,將他鼻樑骨直接砸斷。

陳立冬慘叫不已,葉一鳴可不搭理他。

看準了十多米外的一個垃圾桶,隨手一丟,一個完美的拋物線。

噗通!

陳立冬整個人被倒插進垃圾桶里,沒了聲響。

白芷若看在眼中,心中微驚,果然,這些人根本對付不了這葉一鳴的嗎?

就在她心中想着的時候,葉一鳴已經朝着她看了一眼。

葉一鳴看到陷入思考的白芷若,嘴角冷笑。

他早就看穿了白芷若心裏的小九九。

這個陳立冬就算和白芷若沒什麼聯繫,那也是白芷若故意引導的。

想借刀殺人,手段還是太嫩了點。

葉一鳴倒沒說什麼,將這些混混丟到一邊后,將這些車挪開。

三人再次在夜色下散步離開。

路上,白芷若走着忽然看向葉一鳴問道:「姐夫,你這麼厲害,在大夏國到底是做什麼的?」

葉一鳴淡淡瞥了她一眼,隨口說道:「就是個普通人,無業遊民,我老婆養著的。」

他知道這白芷若是想套出自己的真實身份,他當然不會說什麼。

林初唐此時噗呲一笑,白了眼葉一鳴說道:「你就別逗芷若妹妹了。」

又轉頭看向白芷若,笑道:「你是好奇一鳴的身手吧?」

白芷若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輕輕點了點頭。

她心中微喜,她其實最想知道的就是這個!

沒想到林初唐竟然還主動問了。

「一鳴之前是在部隊里待過的,不過芷若妹妹應該知道一些規矩,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林初唐很是善意的解釋道。

白芷若眼前一亮,彷彿若有所思。

葉一鳴撇了撇嘴,倒也沒攔著林初唐說這些。

他倒是不在意白芷若知道這個,就算查,白芷若也根本查不到什麼。

走了一段路后,白芷若便再次邀請林初唐去林家居住。

但是林初唐對林家已經沒有太大好感,當然不會回去,直接拒絕,白芷若只好作罷。

林家莊園,白妙萍的書房裏。

「怎麼樣,問出點什麼嗎?」

白妙萍問向女兒。

白芷若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開口道:「只查到那葉一鳴以前是大夏國軍方的人,後面不知道什麼原因被開除了,更具體的,根本查不出來。」

她一得到消息,就讓人查了葉一鳴的身份,可惜根本沒有收穫。

白妙萍皺眉,查不出來?

。 陸沉來到石碑前。

一手抱著『小王八蛋』,一手抓向混元巨劍。

陸沉正準備將混元巨劍抽出來,突然看到『小王八蛋』不停的轉折他的衣服。

陸沉停止手上的動作,轉頭看向風龍。

「風龍,如果我把劍抽出來,『小王八蛋』會不會直接消失呢。」

風龍搖搖頭。

「應該不會,我感覺『小王八蛋』的狀態,應該和我變成龍形玉牌時很像,要不問問它?。」

陸沉聽到風龍的話,低頭看向懷中的『小王八蛋』。

「你說會不會呢?」

「吱呀吱呀……吱呀。」

陸沉剛說出來,『小王八蛋』已經有了的反應。

「可以?」

「吱呀……」

陸沉一把抽出混元巨劍,周圍的時光加速消失。

『小王八蛋』化成一抹流光,瞬間回歸到星球凹槽中。

陸沉拿出星球玉牌,雙手像其中灌輸靈氣。

『小王八蛋』的虛影如同風龍一般,從星球玉牌中飛了出來。

旋轉兩周,落在陸沉的左肩膀。

「小東西,以後我就是你大哥了。」

看著『小王八蛋』的動作。

風龍直接飛到陸沉頭頂。

用龍尾掃過『小王八蛋』。

向它展示自己的獨一無二的主權。

「唧唧」

『小王八蛋』有些不滿意,轉頭朝著風龍叫了一聲。

「哈哈哈,我們走嘍,剛好出去試試星球玉牌有什麼能力。」

了解到開啟心境磨鍊的條件,陸沉對時光之塔暫時已經沒有需求。

陸沉也想快速和南天一劍會合。

隨即退出小世界。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